棱镜|打通最后一公里:数十亿民间捐赠如何到达受助人手中?

作者 | 陈弗也 周纯子

编辑 | 杨布丁

出品 | 棱镜·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河南遭遇的特大暴雨灾害,牵动着国人的心。短短4天时间,社会各界筹集的几十亿善款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这个中原大省。在一些知名企业纷纷宣布捐出成千万上亿的捐款之后,资金是否到位也变成了网络社会关注的焦点。

刚刚因为捐款5000万元而“出圈”的鸿星尔克就经历了这样的质疑。7月25日,有网友称在公开渠道可查询到的鸿星尔克物资捐赠金额仅有20余万,引发舆论关注。随即壹基金和郑州慈善总会公布了鸿星尔克的捐赠明细,称其中300万人民币已经到账,剩下的4700万元物资将根据物资到达情况和灾区需求分批次接收和发放。

据作者了解,慈善捐赠有一系列的流程,包括签订捐赠协议、盖章生效、资金对公转账等等,物资捐赠从采购、运输到发放到受助人手中,则可能耗时更长。

1亿资金如何一天到位?

在河南遭遇特大水灾后,7月21日凌晨,腾讯在互联网公司中首家宣布捐赠1亿元。随后阿里巴巴、字节跳动、拼多多、美团、滴滴都先后捐出上亿的资金,小米、联想、快手、OPPO等企业也各捐出5000万,支援河南防汛救灾。各家的反映速度之快也体现了互联网行业的特征。

互联网大厂们捐赠的巨量物资,如何最快地到达受助人的手里?

据作者了解,大厂们大都通过自家的公益基金会,向河南省的慈善机构捐款。例如阿里、拼多多、小米、联想、OPPO、VIVO都将全部或者大部分资金捐给了河南省慈善总会,美团捐给了中国红十字会。一家互联网大厂基金会的相关负责人对作者表示,把钱捐给当地的基金会是最科学、也能让钱花到最需要的地方的方式。

也有互联网公司将款项捐给不同的慈善机构,例如,腾讯基金会根据救灾一线需求,联合河南省慈善总会、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红十字会等10家慈善组织,共同确定首期8100万捐赠资金的使用方向,并于7月22日完成资金拨付。

上述鸿星尔克也将5000万款项分别捐给了壹基金和郑州慈善总会。根据郑州慈善总会的官微公告,7月21日,鸿星尔克与郑州慈善总会初步签订捐赠框架协议,约定协议签订5日内捐赠100万元人民币到郑州慈善总会指定账户,剩下的2900万元物资,将分批次捐赠。

作者从某企业公益基金会相关人士处了解,不同的基金会有不同的特点,比如红会和壹基金属于救灾型基金会,救灾经验比较强;中国福利基金会有较强的采购和发放物资体系,在抗灾疫情中能动员自己的力量。目前,中国扶贫基金会已联合全国曙光救援同盟,从江苏、山东、安徽、河北等地派出16支队伍赶赴河南郑州。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重点针对乡村地区开展联合救灾救援工作,三支蓝豹救援队以及当地民间救援力量,已在郑州市周边、巩义市周边、荥阳市周边等地开展工作。

据作者了解,具体的捐赠流程为,捐赠一方先联系基金会表达捐赠意向,然后双方签署捐赠协议,上面会约定资金的大致使用范围,如用于灾区的应急救援、物资采购、灾后重建等等,以及查询资金使用的情况。

北京一家互联网平台的相关负责人告诉作者,他们此次向河南慈善总会捐款上千万元,按照正常的流程,应该在协议盖章生效后才走付款流程。但由于此次河南慈善总会也受灾了,快递文件不太方便,因此付款和合同盖章基本上同步进行,整个流程走下来需要一两天时间。

据悉,河南省慈善总会一度临时租用郑州某宾馆的会议室办公,据河南省慈善总会会长邓永俭介绍,虽然办公地断网、断电,但来自全国各地的爱心不断。截至7月25日下午6点,河南慈善总会已筹款27.8亿元。

河南省慈善总会官网刊登了一则比较典型的捐赠案例:辽宁方大实业集团为了在7月21日晚进行即时捐赠,在银行大额支付系统关闭的情况下,为了确保1亿元资金能在当晚顺利到达河南,他们分了100笔、每笔100万元进行银行转账。

目前河南多家慈善机构分次公开了捐款去向。根据捐赠人意愿和慈善捐赠资金拨付审批程序,按照省抗洪救灾指挥部批准的拨付方案,河南省慈善总会在7月22日第一批拨付资金6.28亿元,7月23日第二批拨付资金11.7亿元,7月24日第三批拨付资金4亿元,其中拨付给郑州市的资金累计为7.34亿元。

其中,河南省慈善总会接收企业、个人首批定向捐赠资金1.134亿元,例如个人捐助者李西廷就将400万元捐款定向给郑大一附医和省医各200万元。河南省慈善总会方面表示,会根据捐赠人意愿,向省抗洪指挥部报备后,拨付相关市县慈善会落实到位。

截至7月24日15时止,郑州市红十字会共计接收社会各界捐款9.31亿元。第一批已划拨捐款6660万元,第二批3.986亿元,第三批捐款下拨2.75亿元。

50台发电机如何到达新密?

对捐赠方而言,与向基金会直接捐款相比,物资捐赠显然更耗时耗力。

7月21日上午,在看到新闻报道之后,光源资本CEO郑烜乐问手下河南籍员工,怎么能帮上河南?抗灾一线最需要什么?在评估了公司的能力以及咨询了一些大企业的慈善基金会之后,他们决定在捐款的同时,也捐一些前方最需要的物资。

就这样,他们成立了一支由河南籍员工牵头的应急小分队,开始了一场和时间赛跑的物资捐助。

了解到新密市是除郑州以外受灾较严重的地级市之一,当天中午12点,他们联系上新密市政府办公室,得到的反馈是急缺物资,并且让新密市应急管理局的相关人员跟他们对接。

下午1点,应急管理局向他们反馈需要50台排水泵、50台发电机,以及若干船及救生衣等物资。随后他们接到新密市应急管理局书记的第一个电话:“这些救灾物资非常急需,能越快到位越好。”

在网上联系供应商、在朋友圈发布寻找排水设施的消息,下午3点,该团队接到第一个供应商的电话,一位同样来自新密的商家承诺,在22日中午之前将50台水泵、600套排水管送到新密市应急物资接受点。“我现在开始盘货,连夜调货。争取尽快送到!”对方说。

这期间,团队还接到了来自沈阳、北京、深圳等多家供应商的电话,得知是为了河南救灾,都表示可以最低价和最快速度调出物资来救灾,但由于地理位置的限制,最快也需要2天运输时间,考虑到防汛物资的时效性要求,团队一一婉拒。

下午5点半,团队又找到了一家名叫华荣电力的河南本地的电机组批发商,得知是捐赠救援物资后,对方立马答应可以调配来50台50KW的柴油发电机。后来团队才得知,河南省内早已经没有货了,这家批发商找了武汉和潍坊的厂商,连夜制作赶出来的50台机器。

晚上8点,团队通过朋友圈找到了救生船供应商,彼时店里只剩8台国产机了,但船店老板愿意以国产机的价格额外补两台进口发动机,帮忙配齐十艘橡皮艇,并以比成本价还低的价格帮忙凑齐了150件救生衣和60个游泳圈。

一直到凌晨12点半,三家供应商的合同才全部确认完毕。7月22日早上9点起,发电机、橡皮艇、排水泵开始陆续装车发货。从联系上第一家供应商到第一批货物送达,一共历时24小时。

一个较为感人的细节是,在新密市应急管理局清点上述捐赠物资时,发现多出了50桶机油,原来是华荣电力的老板私下捐赠的,这些机油的成本在1万多元。团队后来才了解到,老板一直有捐赠的想法但没有捐赠渠道,得知这次是给市政府捐赠发电机,他立即想到了“搭车捐赠”。

“自然灾害面前人类很渺小,但人性很伟大。”郑烜乐感慨道,“这次接触到的不管是自发要捐钱捐物的合作伙伴,还是不计成本、日夜兼程的供应商,都让我们再次真切感受到这种力量。”

民间救援队伍涌向新乡

更多的援助还在路上。

目前,河南洪灾的“危险”之地已由郑州转到了新乡。7月21日,新乡市区牧野气象站2小时降水达到267.4毫米,超过了郑州此前创下的262.5毫米的记录。在郑州雨势渐弱之后,新乡仍然连续暴雨。随后,新乡启动了一级应急响应。

7月24日,新乡全市迎来了久违的晴天,滴雨未降,烈日当头,但这座城市的危机并未解除。

洪水尚未离开,一些村庄因为道路被冲断而与外界隔绝,仍然泡在水里;更为严重的是,7月24日下午,新乡市区被洪水倒灌。根据中新网报道,这是因为卫河新乡段决口,导致共产主义渠和卫河河水互相倒灌,新乡市内积水无法排出。

菏宝高速是一条连接山东菏泽、陕西宝鸡的高速公路,途径新乡市。7月24日至25日,一辆又一辆打着救援条幅的重卡、皮卡、SUV从这里驶向新乡。

修武服务区位于新乡隔壁的焦作市,很多陕西方向驶来的救援车会在此休整。7月24日上午,这个不大的服务区很快就挤满了来自陕西、甘肃的救援车辆。有的车辆载满了泡面、矿泉水、面包,有的则是平板车,拖着沉重的挖掘机、铲车。

来自陕西铜川的刘海是一位民间爱心人士。他是越野e族的成员,1970年出生,喜欢玩车。他的个子不高,皮肤已被晒得黝黑,只有脸上的痘印可以看出年少时的影子。

人生五十年,他经历了非典、汶川地震、新冠等几次特大灾难,从汶川地震开始,他就一直想在灾难发生时能够出一份力。几天前郑州暴雨,他感触颇多,想要前去救援。当新乡成为重灾区后,他决定改变方向。

7月23日上午,他在微信群里转发了一条信息,号召兄弟们跟他一起去支援新乡,很快就得到了25个朋友的响应。他们当天下午6点集合,分别带来各路筹集的三辆挖掘机、三辆铲车、一车专供挖掘机和铲车使用的柴油、一千个铁锨、10万个编织袋。3个小时后,这支民间队伍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7月23日下午6时,来自陕西的延长石油油气勘探公司也组织了救援队奔赴新乡,他们除了带来大量的生活物资、救援物资之外,还带来了35名训练有素的救援突击队员。

这支救援队的领队杨承欣向作者表示,这些队员是公司各生产单位的消气防队、维修大队、采气大队、油建大队的消防员、采气工、施工员、驾驶员等特殊工种。他们中有参加过汶川地震救援的志愿者,还有参与过抗洪抢险的退伍军人,以及工作能力突出的共产党员。

“我们来到这里就是希望前往最危险、最需要救援的地方。”杨承欣说。

除这些规模较大的专业救援者之外,在新乡市区还可以看到一些小型的民间救援队伍。比如,一些网红的支援车辆都会打着“某某哥救援队”、“某某姐救援队”等字眼的条幅。此外,还有一些乡村、超市、门店组成的支援队,也在捐款捐物、运送物资。

越来越多的民间救援者驶向了新乡,甚至造成了一些路段的堵塞。

新乡市辉县的高速路口就排起了长龙,大量的救援车辆堵在那里。一位负责疏导交通的工作人员向作者解释,这是因为当地手机信号弱,收费站无法接受微信、支付宝收费,一些司机没带现金,在收费口就造成了堵塞。

从7月23日下午开始,收费站对于前来志愿救援的车辆免收高速费,但依然没有缓解拥堵的情况。交警、政府工作人员不得不跑到距离收费口三四百米处提前收卡,让车辆可以迅速通过。

打通捐赠最后一公里

如何将物资精准快速分配下去,是捐赠者最关注的问题。

根据作者的了解,对于民间捐助者来说,他们有的会对口将物资运送到具体的求救人群,有的则会统一将物资捐给当地民政局、红十字会等,再由这些部门进行分发。无论是特定人群还是机构,都会为他们提供一个接收证明。

但当物资大量涌入时,有时会超出当地的接收、分发能力。

在新乡一些区县的物资仓库里,作者看到,仓库里堆满了矿泉水、面包、火腿肠、泡面等生活物资,并且聚集了大量前来帮助卸货的志愿者。有的仓库甚至因为卸货人员太多,导致仓库内弥漫着浓厚的汗臭味。

但是,一位仓库工作人员向作者表示,他们辖区目前不缺生活物资,最缺的是皮筏艇、冲锋艇、铲车。很多道路被冲断了,他们需要这些交通工具将被困人员转移出去,并将物资送到那些被洪水阻断的农村。

“并不是说,我们不需要这些物资,这些物资灾后重建非常重要,只是现在面临的困难是如何分发下去。”这位工作人员说。

杨承欣所带领的延长石油救援队,在到达辉县后的第一天,最主要的工作是分发他们带来的物资。为了使得这些物资能够被充分利用,减少接待单位工作,他们将物资送到了3个地点,分别为民政局的仓库、武装部、市行政服务中心。

第二天,救援队的35名成员就带着他们的设备奔赴到辉县积水严重的地方进行排水。

虽然与郑州红十字会相比,新乡红十字会所获捐赠数额不大,但依然超过了他们的接收能力。

他们在公布捐款明细时也都会注明一条信息:因近日物资接收、发放数量较多,暂时无法公布详细情况;因近日单位停电、办公电话无法接听,公示不及时请谅解。

“我的手机都要被打爆了,那条信息是几天前的,现在物资很充足,请大家将物资运往更需要的地方吧。”一位新乡的求救者也向作者表示。

及时更新求助信息,成为了一些志愿者重要的工作。他们在微信群、汇总文档里不断强调哪些信息已经过时,请爱心人士及时注意。同时,每次发布求救信息时,也都会标明“核实时间”,以供爱心人士参考。

如今,在一些信息汇总群里,求助的信息在减少,支援的信息在增多。

“7月25日,我这里有25人专业救援队,有砂土车一辆,挖掘机两台,冲锋艇10艘,目前在新乡红旗区待命,如有需要请联系。”7月25日中午,在一个信息汇集微信群里弹出了这样一条“支援信息”。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为救援队服务的信息开始在群里出现,当地人为这些四面八方过来的救援者提供热饭、休息的房间。

根据新乡红十字会公布的数据,截至7月23日24时,他们所获捐赠约2500万元。而郑州红十字会的官方统计,7月21日开始募捐以来,至7月24日15时,其累计接受社会各界捐款9.31亿元。

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