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开庭!先杀子后假哭,这个父亲何时死刑?

作者丨杜都督 小伍工编辑丨闫如意

知乎上有一个浏览超过1.4亿的问题:你见过的最阴暗的事是什么?

评论里有人说是杀妻骗保,有人说是朱令案。而最近,这个问题有了新的答案:

一个父亲,为了讨好情妇,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两个孩子。

2020年11月2日下午,小区邻居听见一声闷响,寻声发现有小孩坠楼。

当时的新闻里还记录了一个崩溃的男人,他穿着睡衣,匆匆从15楼下来,拖鞋都跑丢了一只。他一边哭号一边用头疯狂撞墙,像极了一个自责疏忽,悲痛欲绝的父亲。

谁都想不到,就在几分钟前,是他亲手将两个孩子从15楼抛下。

这起重庆姐弟坠亡案今天上午终于开庭。两个孩子的生父张波和女友叶诚尘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提起公诉,案件将择日宣判。

从公诉机关的指控,我们也许可以看到这个丧心病狂的父亲,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杀子的。

“孩子从楼上摔下来了”

2020年11月2日,这对陈美霖来说,是一个噩梦般的日子。

下午三点多,正在上班的陈美霖突然接到婆婆电话:“快回来,孩子从楼上摔下去了!”

陈美霖赶到医院的时候,两个孩子正在抢救,张波双手捂脸,陈美霖反复诘问他,他只是说:“你把我打死好了”。

张波是陈美霖的前夫,两人在2020年2月办了离婚手续。虽然离婚时两个孩子都判给了陈美霖,但是两人商量好,大女儿归陈美霖抚养,小儿子在六岁前归张波抚养。

事发前一天,张波主动联系陈美霖要接女儿过去,陈美霖同意了。没想到,这竟然成了她和女儿见的最后一面。

陈美琳从没想过,她曾经的“知心爱人”,也许是个魔鬼。

2017年,她跟张波初识,张波对她一见钟情,热烈追求,又是陪她加班整理资料,又是等她下班送她回家。陈美霖被他的温柔和细心打动,两个人开始交往。

交往后没多久,陈美霖怀孕了,她询问张波的想法,结果张波说,这个孩子要不要他都尊重陈美霖的意见,他可以养她。

陈美琳大为感动,辞掉了工作,打算和张波结婚。

其实在外人看来,两个人并不般配。陈美霖父母是搞科研的,而张波农村出身、小学学历,当时在小贷公司当业务员,无论家境还是工作,都远远比不上陈美霖。

结婚的时候,陈美霖一分钱彩礼也没有要,还补贴了好几万给张波家办酒席,甚至连婚戒,都是陈美霖自己买的。因为在陈美霖眼里,外在条件不重要,只要相爱就好。

2017年8月,两个人结婚;2018年3月,大女儿出生;19年1月,陈美霖又生下了小儿子。

婚后,张波开了自己的小贷公司。他开始不断应酬,越来越晚归,还以投资为由,用陈美霖的身份证办信用卡,供自己使用。

而慢慢地,两人的矛盾也开始浮现。张波对妻子极尽利用,对孩子也没什么感情。

张波一回家,要么径直睡觉要么玩手机,陈美霖再三要求下,才会敷衍地抱一会女儿。

2019年4月,才三个月大的小儿子生了一场大病,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但张波只在医院出现过3次,问他原因,他说自己“很忙”。

小儿子出院的前一天,陈美霖还没出哺乳期,张波迫不及待地提出了离婚,他给陈美霖的原因是:“我想要大富大贵,而你只要平平淡淡。”

陈美霖苦苦哀求,甚至下跪,张波依然没有回心转意。为了逼陈美霖快点离婚,张波将手机背景换成了情妇的照片,对陈美霖恶语相向:“赶紧离吧,我跟你多待一秒钟都觉得恶心。”

当初的温柔,这个时候全变成了狠绝。

婚最终还是离了。张波需要支付80万抚养费,小儿子6岁前也会跟着张波。但张波最终只给付了3万元的抚养费,对跟着他生活的小儿子也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陈美霖每周会去看望小儿子,偶尔会带着他出去买点东西、散散心,她觉得孩子在张波家“很可怜,连一个完整的玩具都没有。”

11月1日,对孩子从来不闻不问的张波突然主动联系陈美霖,要求她“把女儿带过来耍”。

晚上陈美霖有聚餐,原想把女儿提前接回,张波却强烈要求她把女儿留下过夜,“想让姐姐和弟弟多玩会儿”。

陈美霖以为张波突然良心发现,又想到女儿曾经对她说“想爸爸,但不知道爸爸是谁”,于是答应了张波的请求。

结果第二天下午三点,陈美霖得到了孩子出事的消息。

孩子是从阳台摔下去的,张波解释说自己当时感冒了在客厅睡觉,两个孩子在飘窗上玩、自己没有发现,孩子从楼上掉下来的事情,还是邻居告诉他的。

医院宣布孩子抢救无效的一刹那,陈美霖眼前一黑,她的天要塌了:离婚后,两个孩子成了她唯一的精神支柱,她只想好好生活,护一双儿女健康长大,为什么命运总要和她开这种玩笑?

当时,她还没有想到,这也许并不是一场意外。

随着案件调查逐渐深入,疑点一一暴露了出来。

首先,案发时间段张波在做什么,他每次都说的不一样。一次说自己在睡觉,一次说自己在吃饭,再问就是“真的不记得”。但是孩子摔下楼,这对人来说是刻骨铭心的事情,张波为什么记忆如此模糊?

其次,两个孩子几乎是同时坠地的。事发时大女儿已经三岁,是上幼儿园小班的年龄,对15楼有了一定的危险认知,怎么会轻易摔下楼?而如果是小儿子不甚摔下楼,三岁的姐姐真的有“抓住弟弟将他拉上来”这种复杂的思考能力吗?

还有,家里的飘窗不算低,两个孩子很难爬上去,之前也没做过这样的事情;摔下楼时,姐弟俩都是面部朝下,正对着窗外摔下去的;事发那天是周一,张波居然也没有上班……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猜测,陈美霖焦灼地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

亲生父亲,为了女友杀掉孩子

案发后10天,警方拘留了张波,事情的残忍一面被逐渐揭开,陈美霖不知道的那部分事实,开始一点一点浮出水面。

2019年4月,在张波向陈美霖提出离婚的前后,他开始追求网友叶诚尘。害怕对方不接受自己,他刻意隐瞒了自己已婚有孩子的事实。

两人很快开始了恋爱,但是纸里终究包不住火,19年年底,叶诚尘知道了张波已婚、有孩子的事实,但依旧没有分手。

张波离婚后,叶诚尘告诉他,她接受不了张波有小孩,如果要考虑两个人的以后,那必须得“一了百了”。

从那时候开始,为了和新女友的“未来”,张波动起了谋杀一双儿女的非人心思。

张、叶拟了两个方案:要么是将车开进水里伪装车祸溺死,要么是把两个孩子推下楼摔死。前者不好操作,两个人选择了后者。

从二月到六月,叶诚尘一直在催促张波动手,两个人中间发生过争执,还分了手,但是9月和好以后,两个人仍然在共谋杀掉孩子。

无论按人伦还是常理,“杀子”都是令正常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但在叶诚尘的鼓舞下,10月25日,张波以给女儿买衣服为由联系了陈美霖,想把大女儿接回家。

他求了陈美霖好几遍,迫切到陈美霖的妈妈觉得有些不对劲:为什么平常不闻不问,忽然想起来买衣服这件事?陈美霖妈妈要求她盯住女儿,全程和她在一起,果然,因为陈美霖一直在,张波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第二周,张波又故技重施,再一次请求陈美霖,将女儿接到了家里,但是张波的母亲又一直在家,不方便作案。

他一直在等。第二天下午,张波母亲终于外出,家里只剩下了他和孩子们。

陈美霖说,作案之时,张波和叶诚尘一直通着视频,叶诚尘一直催促要他赶紧行动,为了逼迫张波,叶诚尘直接割了腕,“血流出来了,张波被吓到了,把手机一丢”。

几番刺激下,张波走近儿女。

孩子们当时正在次卧玩,张波一把抱起儿女的双腿,走向了飘窗,或许是不忍,他将孩子们面朝窗外,抛了出去……

杀人后,为了让这出戏更逼真,张波佯装毫不知情,直到7楼的邻居高喊:“谁家孩子摔下来了?”张波才穿着拖鞋从楼上跑下。

他假装把鞋跑掉,假装看到孩子后惊讶崩溃,假装失声痛哭、反复撞墙,表演得声嘶力竭、悲痛欲绝。

直到拙劣的谎言被戳穿,张波被警察带走。

没有人知道,两个孩子的最后一刻是怎样度过的。

儿子一岁多,他的身体还是软的;女儿快三岁了,已经懂得问:爸爸在哪里。

最后被张波抱上飘窗的的那一刹那,可能是她幼小人生中,为数不多被爸爸拥抱的亲昵时刻。

他们或许以为爸爸会亲亲他们,但是等来的,只是一双将他们掷向空中的黑手。

虎毒不食子,但人呢?

坠楼案刚刚发生的时候,很多人怀疑孩子坠楼和张波有关。

但是这些留言都被陈美霖很快反驳了:毕竟是孩子的父亲,何至于下此毒手?

“虎毒尚且不食子呢。”更何况,张波以头抢地的悲痛太过真实,令闻着动容。

没想到,人真的可以残忍地杀死亲生孩子,悲痛欲绝也都是绝妙的表演。

都说血浓于水,但回顾历史,类似的残酷案件却也不少见。人性中掩藏的丑恶与兽,远比我们想象的久远与普遍。

最常见的一类杀子案,是出于经济动机——“杀子骗保”,父母将自己的亲生孩子杀死,为了骗取保险费用。在近年来的新闻报道中,就能搜索到不少,比如:

2003年:江苏丹阳父亲将5岁儿子推进池塘溺亡,14份意外伤害险,急于理赔现原形

2017年:为骗取保险金,27岁男子狠心捂死7岁亲生子后伪装煤气中毒现场

2020年:湖南男子与人合谋,将智障儿退落大海骗保

其中,最骇人听闻的,要数中国台湾的陈瑞钦案,因为他杀人众多,一度被称为 “保险业的连续杀人魔”。

从1985年至2003年,他连续杀害六人,除两任妻子外,还杀害陈姓女友、两名养子、一名亲生子。中间警方和保险公司也不是没有过怀疑,但都苦于没有证据将他定罪。

〓 陈瑞钦一共残忍地杀害六人,包括两任妻子、两名养子、一名亲生子,最后因为杀害女友时,抛尸出现意外,被警方找到证据

杀害两妻三子的五起案件,发生地点都在家里、车里或者医院。陈瑞钦每次都拖延到受害者死亡后才报案,报案后又立刻安排火化。这样一来,他所宣称的意外现场早已被破坏。

此外,陈瑞钦看起来老实巴交,总是装可怜来博取同情。

而且,有几次的保险金额并不大(以下金额已换算为等价人民币):

1985年,第一任妻子死亡,作为配偶,陈瑞钦得到保险理赔金约47万。

1988年,第一个继子死亡,陈瑞钦得到保险理赔金约12000。

1995年,亲生儿子死亡,陈瑞钦得到保险理赔金约95万。

1996年,第二任妻子死亡,陈瑞钦得到保险金约223万,并继承了财产,包括一处房产。

1998年,第二个继子死亡。陈瑞钦申请理赔310万,但保险公司因为他有多名亲属死于头部外伤并理赔,只赔付5万。经过百般要求索赔后,他得到保险金约95万。

更离奇的是,陈本人的收入也算优渥,月薪一万有余,在当地已算不错。正常人很难想到,他会为了金钱利益,就向身边的亲人痛下杀手。

说到底,是他已经对生命失去了应有的尊重。生命,不过是他索取金钱的工具。

杀子案中第二高的诱因,便是父母另结新欢,他们认为孩子是自己通向新生活的阻碍——就像张波案。

会如此狠心的,也不止是男人。

清末曾有一起著名的“杀子报案”,当时与杨乃武与小白菜并称四大奇案。

粮油店的店主徐氏在丈夫病重时便与来家中念经的和尚私通,丈夫去世后,徐氏更加无所顾忌。偶然的一天,儿子撞破了他们的奸情,徐氏便残忍地将8岁的亲儿子杀害,还强迫12岁的女儿一起参与碎尸灭迹。

〓 后人编撰成书时,此案因“内容过分残忍,不宜渲染”一度被移除出四大奇案

杀子案确实比我们想象的要普遍许多。根据美国司法部的数据,在1976到1997年之间,共有11000名儿童被其父母杀害。略有不同的是,母亲杀子多发生在孩子婴儿期——多与产后抑郁相关联,而父亲杀子多是针对8岁以上的儿童。

父母,本该是孩子的守护者,然而,却有那么一小部分恶魔,把孩子带到人间以后,又不负责任地加以戕害。

人性,应该有底线。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配被称之为人的。

说到这里,不由想起一段中学课本里的诗: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

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

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

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人要是没有了人性和脸面,真是连牲畜都不如。

像张波这样为了一己私欲戕害两名幼子的父亲,像陈瑞钦这样为了骗取保险精密谋划谋杀孩子的渣滓,还有为了掩盖丑闻就把亲情人伦置于不顾的徐氏,不要说为人父母,他们都配不上“人”这个称呼。

很多文化中,我们都把孩子视作父母生命的延续。

但他们首先是独立个体,独立的生命。孩子不是附属于父母的财产,他们的生命应当由自己支配。

不要把孩子轻易带到人间,但如果他们降临了,请对他们温柔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