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坚持女儿上“职高”

*本文为「三联生活周刊」原创内容

金洋洋个头接近1米7,梳个长马尾,还没说话先张嘴笑,笑起来也很有感染力。2021年这个暑假,她跟班上的其余37位同学一样,拿到浙江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的录取通知书,将按计划进入“3+4”中本班的第二个阶段学习。

“3+4”中本班,指的是杭州市人民职校“学前教育”专业从2018年开始实施的一个专项计划,与浙江师范大学合作,高中3年在职高上学,大学4年到本科院校就读。这一计划的上一个版本是,2000年就开始的“3+2”班。

金洋洋是“3+4”中本班的第一届学生。2018年,她在金华市永康参加中考,成绩573分,上了当地最好的重点高中永康一中,读了一个礼拜后,接到杭州市人民职校的录取通知,随即退学转校。

因为坚持选择职高,她被同学称为“追梦少女”。洋洋的选择得到了自己家人的全力支持,洋洋妈妈说自己是“农村人”,但她在教育上有种朴素的信念,觉得死读书不好,应试教育不好,她担心孩子自卑,认为相比于考高分,培养自信心才应该放在优先级。

讲述 | 洋洋妈妈

记者|驳静

实习记者|申三

成为一个自信分比较足的孩子

洋洋读的是我们永康市最好的公办初中。初中第一次分班考试,考了49名,这个成绩是要冲重高的。到了初二,班上有个调查,收集孩子们的志向,目标学校,洋洋老老实实填了一所职高的学前教育专业。

上职高,我们原来是商量过的。

我和洋洋爸爸都在外面打工,工作不稳定,一下子做这个,一下子做那个,洋洋我就留给她外婆带。孩子直到5岁半才读幼儿园,直接读中班。小学也完全是放养的,乡下小学没什么人在乎成绩,抓得松。但洋洋运气好,小学遇到了很好的老师,很有爱心。比如她的语文老师,是个刚毕业的学生,自己还没结婚没有孩子,可带起学生来那种付出就像个年轻的妈妈。她带睡椅到教室,跟孩子们一起午睡,他们睡不着,就给他们讲睡前故事。

图 | 视觉中国

这些老师让洋洋对这个职业很有好感,想读师范。上初中的时候,听说有“3+2”,到处找,看到人民职校的学前教育专业特别好,就开始对幼师感兴趣。但人民职校的“3+2”只在杭州本市招。我们就看中金华最好的职校,去那里和配套它的大专都去考察过,有点偏远,校舍也旧,但我们讨论说,为了读学前教育,受苦受累也要去。后来我们去面试,也通过了。所以即便没有人民职校的“3+4”,洋洋或许就去金华读了。

洋洋想读职校的事在学校传开。班主任跟洋洋说,“那种地方”是学校500名之后去去的,绝对不能到那种学校去。初三换了一个班主任,也听说我们家特殊,读书这么好,要求这么低。家长会的时候还特地找我聊天,讲到最后说,“这个女儿是不是你亲生的,如果这样选择的话,她未来要被糟蹋掉的”。家里亲戚也说,别人都往高处走,你怎么往下看,说到这个都是摇头的。

《小别离》剧照

但我们还是比较坚定地要读职高。我心里面对应试教育是很反感的,我自己从前读书的时候读得很压抑,就千万百计地想给女儿找到一条不同的路,快乐一点的路。人是会自卑的,只会做题,只会考试,就像社会上在吐槽的小镇做题家,会在大学里败下阵来。我很怕孩子也是这样子。可如果文化课平平无奇,但会滑板车,会唱歌,会弹琴,都是自信的加分项。我就希望洋洋能有一技之长,成为一个自信分比较足的孩子。

我今年快50岁,比我年长那一代人,学木工,学雕工,都是初中毕业,十五六岁开始学。我认为那是学手艺的黄金时间。洋洋有艺术细胞,喜欢唱歌、跳舞和画画,但我们家里条件不好,从小也没给她上过什么兴趣班,我就想给她抓住最后学习艺术的时机。现在看到学前教育有这种路,我就很希望给她走一走。

录取一波三折

像我们永康应试教育都要冲重点的。初中的时候,每个班主任对录取率,学校很重视,是有光荣榜的。到了初三,学校希望大家去补习,说是自愿的。我就跟女儿说,我有点反感,如果班上有一半的同学去,那我们就去,结果一报报了四十多个,那洋洋也只好去。一学期是20个周六日,一开始没说收钱,有一天洋洋回来说,妈妈,这个补习班可能要交4000多块钱。第二学期,洋洋就没再去了,(几乎)成了班上唯一没参加周末补习班的同学。

死读书读到抑郁的例子也能看得到的。有个亲戚的孩子,三岁就会认千字,家里条件好,给孩子弄了个书房,整个房间满满当当都是书,期待很高。初中读书是很好,考进重点高中,读到高二就开始抑郁了,孩子后来就退学了。我害怕会给孩子读出抑郁症。

《小舍得》剧照

还有个亲戚的孩子和洋洋同岁、同校,但恰好在两个不同的实验班,全校七百多个学生,这两个班成绩最好。这个亲戚跑来和我说,她女儿那个班更好,因为老师布置的作业很多。我的想法不同,我不喜欢洋洋那么多作业,我因此反而觉得很庆幸。看中考成绩,洋洋班上48人,考到最好高中的有14个,是远超出平均水平的。所以说作业少点,最后成绩还是很好。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天天在那里题海战术,也不一定最合适。

录取也是一波三折。我们永康市的中考录取是有点特别的。洋洋中考的2018年,6月18日晚上出中考成绩,隔一两个小时,永康一中就把录取名单发出来了,说第二天10点之前来报道。永康一中分数线569,洋洋是573分。人民职校按道理是提前批,当时志愿都还没有填,我们不知道这个分数能不能上。那一中考上了,肯定要去报名的。

人民职校的中本班在7月1日做了毕业汇报演出,很多家长都到现场观看。图为排练时班主任做总结(于楚众 摄)

第二天我们就去报名,几百人涌到学校,着急忙慌,什么都是人生第一次,现在想想真是仓促。报完名,急急忙忙回来填志愿。填志愿的时候,把洋洋急哭了,因为填完一中,发现就填不了人民职校了,(电脑页面)选择的地方灰掉了,她是一心一意要读学前教育。我们也谁都不认识,只好给班主任打电话。班主任叫我们不要担心,给我们一个电话号码,说打过去,跟他说一说情况,可以重新开权限的。结果真的重新又填上了人民职校的志愿。

过了大概一个星期,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说他是人民职校的,金洋洋被“3+4”录取了。我太兴奋了。电话又说,你不来也是可以的,但要5分钟之内做决定,他过5分钟再打电话过来。村里人都说,5分钟做决定?这只怕是个骗子。我们当然说要去,可还是很不放心,光凭一个电话,怎么去一中退学。我跟老公两个人急急忙忙赶到金华教育局,想去开一个证明,看看是真的录取了,才拿着证明给洋洋办退学。

教育肯定要适合孩子

录取结果出来之前,洋洋就去永康一中报道了,因为一中要立刻开始上课。洋洋后来回来说,进度太快了。化学课一开始就讲“摩尔定律”,她没有立刻听懂,后来到了职校,到第6节课,才讲到这个知识点。英语课,每天一篇作文,老师第一节课就要求大家好开始练习“衡水体”(有人也称之为“手写印刷体”,强调整体统一,没有连笔),“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了!”洋洋办退学后,后来听同学说,他们在她走后送她一个外号叫“追梦少女”。

我身体不太好,只有老公一个人打工挣钱养家,我原来就想,那我就在家,好好给洋洋研究路要怎么走。我研究了很多东西,《世界的孩子:我在美国读高中》和《他乡的童年》这两个纪录片让我感触最深,中考前我还拉着洋洋一起看《世界的孩子》,看了两三遍。我最大的感触是,教育肯定是要适合孩子。大家都是从众心理,主流都是读重高,别人怎么样,那我也要怎么样。我在网上看,德国的职业教育很好,他们从孩子很小就开始规划职业,按他们的兴趣爱好来。看到这些我就有点喜欢,我就想,人生的选择是大于努力的。

黄卓颖、金洋洋、何林颖(左起)三人都是杭州市人民职校学前教育业“3+4”班的第一届学生(于楚众 摄)

洋洋读的这个学前教育专业,专业课要学声乐、舞蹈、钢琴、画画,洋洋是零基础,她班上好多同学都有童子功。是去追梦了,但我看孩子是痛并快乐着。我有时觉得对不起洋洋,专业课要求是很高的,但家里没条件让她上一对一补习班。我就鼓励她自学,对着手机上的视频跟着跳舞,这是很难的,我看她为专业课考试哭了好几次。但她做事认真,韧性很好,像皮球掉下去会弹上来那种。

洋洋读职校第一个学期放假回来,带了学校资料回母校宣传。她找原来的班主任,给她班上讲了讲,留了QQ号,最后只有一个同学加了她。她温州的同学回去讲就很受欢迎,隔壁班还有班主任让她去介绍。像我们永康,不管是家长还是老师,到现在对职校还是很难接受,不像杭州、温州、宁波那些地方,经济条件好,职业教育发展也快。我们这里,对职高的观念到现在还没扭转过来。

END

本文作者:驳静

微信排版:然宁

微信审核:王海燕

本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文末分享、点赞、在看三连!转载请联系后台。

作者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