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更高,更快,更离谱

作者|司南 编辑|三三

这届奥运会的离谱,大家有目共睹。

比赛进入到中期,裁判的骚操作不断。

水球小组赛上,日本选手整个人压在了未带球的中国运动员身上,中国选手被压在水中很久,双手高举,令人心疼。

日本选手明显犯规,裁判却跟没看到一样,无动于衷。

按东京奥运的防疫规定,乒乓球比赛中选手不能吹球或接触球台,否则将会被警告。

在比赛中,突然叫停很容易影响选手心态,打乱节奏。

然而,在乒乓球混双决赛中,日本选手水谷隼吹球,裁判再次消失,没有叫停。

当然,主场优势肯定是会有的,08年我们也吃过主场优势的福利。

但这么明显的包庇,甚至水球这样危害到中国选手安全的情况下,还不叫停,实在离谱。

有网友提议:日本不如把奥运金牌私下分分得了,还办啥比赛啊!

这届奥运会的离谱基调,其实从很早就已经奠定了。

体坛赛事or生化危机?

8年前,东京申奥成功。

日本民众纷纷涌上街头庆祝,支持率高达77%。

8年后,东京奥运开幕。

日本民众围住东京国立竞技场,“不要奥运会,打倒菅义伟”的口号此起彼伏。

80%的日本公众,实名反对举行东京奥运会。

所周知,防疫是举办奥运会的首要课题。

东京奥组委亮出了所谓的“气泡防疫”。

简单理解就是全面隔离,不让运动员与外界产生联系。

然而,理想和现实总会有差距。

按东京奥组委的意思,奥运相关人员从入境开始就处于隔离环境。

可这一切都是纸上谈兵。

在机场,我国女乒运动员刘诗雯被不戴口罩的日本网红们强行合影,韩国乒协主席在机场溜达一圈就成了核酸阳性……

入住的酒店更是漏洞百出,运动员与无关游客混住,人员流动也不受管理和监督。

巴西运动员下榻酒店爆发集体感染,7人确诊;乌干达4名运动员就有俩核酸阳性,另有1练举重的黑兄弟轻而易举逃出酒店,计划偷渡打工。

跑了4天才被找到的乌干达举重选手塞奇托莱科。

奥运村自然也问题重重,入住第一天就有人确诊,然后以每天7.7人的感染速度蔓延。

而作为东道主的日本队,却毫不担心。

因为他们根本不入住奥运村。

美国体操队觉得日本在害人性命,选择搬离奥运村。

目前,奥运村确诊人数已达到198人,其中运动员不少于20名。

眼看奥运村里的疫情逐渐加重,东京奥组委却很淡定:

“比预想的少,也没想过所有人员都是阴性。”

精明的东京奥组委,或许对气泡防疫的破裂有先见之明,所发布的《安全导览书》中明确写着:如若感染新冠肺炎一切责任选手自负。

当然,让民众从支持到反对的根本原因,是奥运村外面的防疫稀松。

迄今为止,日本完成2剂疫苗接种的人数仅占总人口的20%左右。

民众认为,这种疫苗普及程度,举办奥运会等于引火烧身。

甚至接种疫苗,还闹了不少乌龙。

有错将生理盐水当疫苗打;有冷藏库温度不达标导致疫苗失效;有冰箱电源插头脱落导致疫苗报废;有接种浓度不足;误给人一天打两剂疫苗致接种浓度过高;重复使用注射器接种等等。

为此,日本网友还创作了一副才华横溢的讽刺对联。

上联:浓度太高浓度太低浓度不高不低

下联:冰箱太冷冰箱太热冰箱不冷不热

横批:私密马赛(抱歉)

还有更离谱的是,日本还有4000万剂疫苗库存下落不明。

目前,日本疫情正迅速恶化,东京已经连续三天刷新单日新增确诊,29日新增确诊3865例。

全日本的新增确诊人数也已破万人。

是体坛赛事还是生化危机,眼看要分不清。

不少人已经开始把挂在嘴边的“为国争光”变成了“保命要紧”。

现在看来,当初朝鲜宣布不参加东京奥运会,也许是明智之举。

引人入胜or引人入土?

5年前,里约奥运会闭幕式。

将高科技与二次元结合的《东京8分钟》吊足了全世界人的胃口。

既然安倍都能COS马里奥,那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等一波奥特曼,也是情理之中喽?

事实证明,是大家伙想多了。

奥运会开幕式和东京8分钟相比,就等于毕业论文之于开题报告。

不能说一模一样吧,简直是毫不相干。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开始前,诡异的氛围就已经弥漫开来。

7月16日,东京涩谷公园飘起一颗硕大的人头。

它表情严肃,面色煞白,冷漠又阴郁的俯瞰万物。

到了晚上,它还一闪一闪地泛着黄光,有一种肝硬化还不愿认命的坚强。

可以想象,方圆5公里内的小孩都得被吓得直喊娘。

第二天,一个叫做“Mocco”的巨型木偶又来作妖。

它高10米,重1吨,眼珠能转,四肢会动,张嘴还吐气,像剥了皮的惊悚娃娃。

第三天,东京奥组委继续延续惊悚、阴间的艺术形式,举办名为“Wassai”的文化节目。

不少人坦言,这是他们离地府最近的一次。

最可怕的噩梦,怕也不及这画面的十分之一。

正所谓艺术可以有灵气,但不能有灵异,以艺术为由吓唬观众,就很不讨喜。

前面的铺垫已经把气氛烘托到了极致。

终于到了开幕式,人们反复确认这是场体育赛事,而不是在看《午夜凶铃》。

有网友表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人类最后一次办奥运。”

的确,能把庆典办成“葬礼”,着实让人始料未及。

隔天,日本著名导演北野武便在节目中吐槽:“丢脸死了,我以后都不敢出国了。”

表演搞得阴风阵阵,奥运村也好不到哪儿去。

又窄又小的纸床,2米高的房间,没有电视,没有冰箱……

让运动员怀疑自己是不是住在了墓室里。

参加过9届奥运会的俄击剑联合会副主席、国家队队长伊里加尔·马梅多夫表示:

“这里简直不是21世纪的日本,而是中世纪。”

生活条件差劲,伙食也成问题。

日本官方为了彰显福岛的复兴,决定用福岛食材做菜给运动员们吃。

反应最激烈的韩国人一边挂条幅骂日本,一边自行组建料理中心,实现吃喝自理。

〓 条幅内容是“臣还有5千万国民声援和支持”,这句话引用了朝鲜王朝时期,守护朝鲜海的抗日名将李舜臣将军的名言,相当于在日本放《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

除此之外,在奥运赛场上,东京奥组委也搞了些毁人心态的幺蛾子。

因为疫情原因,东京奥运会几乎都是空场比赛。

也就是说,除了选手、裁判、录像、摄影以及工作人员外,场馆里没有多余的人。

于是东京奥组委开始“关心”运动员。

他们打算引进能够传输观众在观看比赛时鼓掌声音的系统,保证运动员能和观众情感共鸣。

但说实话,在空无一人的场馆里传来掌声和欢呼声,并不是会让人舒服的事情。

尤其是部分区域还有假人的存在,就更阴森了。

也有人表示可以在看台上布置跳舞机器人,为运动员加油助兴。

虽说科技改变生活,但这诡异劲儿,不是引人入胜,更像是引人入土……

就在这样从各个层面上都有些“艰难”的局面下,截至目前,中国奥运健儿们依旧拿到了本届奥运奖牌榜的第一名。

为了应对面东京奥运会的一地鸡毛,中国早已做好了周全的应对。

777人的代表团,疫苗接种率高达99.61,所有运动员都接种了新冠疫苗,所有人全程佩戴医用标准的绿色N95口罩,且标配防护镜或面罩。

比赛重要,安全更重要。

去年3月,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曾致信运动员,称人的性命高于一切,保护所有相关人员的健康是首要原则。

他将疫情比作一条黑暗的隧道,他不会取消东京奥运会。“无论这条黑暗的隧道有多长,我们都会一起走过尽头,奥运圣火就是隧道尽头的光。”

而一年后,东京奥运在期待中开幕,但在混乱中走完了大半的路。

不论是对运动员的保护,对疫情的控制,还是对奥运精神的诠释,日本的这一张奥运答卷,不知是否能让人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