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了,生娃发补贴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张旦珺

8月2日,四川省最南端——攀枝花,出现了第一个成功申请育儿补贴金的家庭。

这是7月28日,攀枝花在全国首个公布为二、三孩家庭每孩每月发放500元补贴金、直至孩子3岁的政策后,当地第一个成功申请育儿补贴金的家庭。

根据攀枝花出台的《关于促进人力资源聚集的十六条政策措施》,对按政策生育第二个及以上孩子的攀枝花户籍家庭,在2021年6月12日及以后生育的孩子,将获得补贴1.8万元。

该项政策对攀枝花正在备孕的王立与妻子来说,就是锦上添花。

“正在准备要小孩,应该是赶上趟了”,王立对南风窗记者说:“攀枝花人还是很期待的,男女老少都在讨论。”

就在攀枝花出台育儿补贴金政策前一星期,《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正式公布,在重申三孩政策的同时,明确取消社会抚养费等制约措施,并配套实施积极生育支持措施。

《促进人力资源聚集十六条》中,明确了对攀枝花两个以上孩子家庭每孩每月发放500元育儿补贴金直至孩子3岁的政策

攀枝花响应国家政策,成为目前国内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发放生育补贴金的城市。

有人称,此举意味着中国正式走入了“生娃发钱”的时代。

01

“要加速生娃了”

和中国许多四五线城市一样,在攀枝花这座安静的西南城市,新鲜事物总是来得更晚一些。

土生土长的攀枝花人屿山回忆,17、18年左右,移动支付和网约车才在攀枝花逐渐铺张开来,比成都慢了三四个年头。

尽管已有建设高铁站的计划,攀枝花至今还未实现高铁通车,他去省会上大学时,仍要乘坐旅途长达13个小时的绿皮火车。

“不像大城市,小城市居民普遍还是愿意去生育的”,屿山对南风窗记者说。

在攀枝花,年轻夫妇的生育意愿并不低,王立与妻子从结婚之初就计划生两个孩子,听说育儿补贴金政策出台后,他半认真半开玩笑道:“要加速生娃了。”

经历过去数年几轮房价上涨,目前,攀枝花市区平均房价维持在六千元每平方米左右。

2020年,攀枝花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为44209元,高于全国同期水平,相当于每月人均收入3684元,对这里的普通居民来说,购置房产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2020年8月至2021年7月,攀枝花房价走势(来源:楼盘网)

总体而言,王立对当地养育孩子的环境感到满意:“(房价)算是很低了,教育医疗也还行。”

攀枝花在过去几年大力发展康养产业,“主要吸引老年人”,对于1991年出生的王立来说,育儿补贴金是近几年来为数不多与他相关的福利政策。

按照规定,他和妻子所生的第二个孩子,在满三周岁前共可领取1.8万元补贴金,如果他们生育三孩,总共可领取3.6万元。

除了补贴金之外,攀枝花同时承诺,为满足条件的产妇提供住院分娩免费服务,符合医保报销外的资金纳入市级财政预算。

攀枝花卫健委发布的发放育儿补贴金实施细则介绍,领取补贴金,需满足夫妻双方户籍均在攀枝花且均参加攀枝花社保、按政策生育第二个及以上孩子并落户攀枝花。

男女双方未履行结婚登记手续之前共同生育的子女不计入子女基数,补贴金按照自主申报的原则进行实施。

“(500元),大家说一罐奶粉都不够”,王立说。

但对他而言,这更像是调侃的说法。事实上,对于本就需要承担生育成本的家庭来说,真金实银的补贴没有理由不受到欢迎。

王立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政府有意打造一个对生育更友好的环境,“(补贴金),象征意义更大吧”。

02

为什么是攀枝花

根据媒体的报道,在“十六条”出台之前,攀枝花市卫健委就开始着手有关生育补贴金的工作,包括征求政府相关科室意见,召开基层座谈会以及专家论坛会。

生育补贴金创举的背后,是攀枝花的人口危机。

“这是攀枝花出台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的政策,可能也说明近些年攀枝花人才流失确实很严重。”王立说。

一直以来,攀枝花都是人口规模较小的地级市,想通过一群四川人找到一个攀枝花人并不容易。

2020年,攀枝花常住人口121.22万人,仅占全省人口的1.45%。

攀枝花市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显示,与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相比,攀枝花的常住人口减少了1918人。

这样看来,攀枝花过去十年来的人口流失不算严重。然而,根据政府披露的数据,攀枝花在2018年年末的常住人口为123.6万人,比七普数据多出2.38万人。

攀枝花市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显示,与2010年相比,攀枝花的常住人口减少了1918人

对一个人口规模维持在一百万左右的城市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攀枝花是与大同、鞍山、包头一同被写入地理课本的资源型城市,它的建立与发展都依托矿产资源的开发与利用。

几乎所有资源型城市都要面临资源开采中后期的转型问题,2017年,攀枝花推进供给侧改革的步伐,当年的改革方案提到,坚决关停淘汰落后产能,严厉打击“地条钢”,目标关闭退出7处煤矿、化解煤炭产能87万吨左右。

王立记得,大约就是从那时起,一批民营企业撤离攀枝花,带走了一部分人口。

人口流失导致城市活力衰减,普通人的感受更为直观。

屿山,95后,从小住在攀枝花老城区的瓜子坪街道。他观察到,攀枝花老城区的面貌已不同以往,“城乡结合部的老房子成片地荒掉,还包括我小时候读的幼儿园”。

攀枝花

过去几年,成都作为新一线城市发展迅速,也吸引了众多人才。和许多年轻人一样,屿山在大学毕业后留在了成都工作,户口也一同迁了过去,在他认识的同龄人中,留在老家的不超过十人。

这是中国四五线城市普遍存在的现象,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攀枝花,奔向更大的城市寻求发展机会。

尽管留在家乡的年轻人仍然秉持生儿育女的传统观念,攀枝花的结婚登记人数明显下跌。2015年,攀枝花登记结婚对数10064对,到了2020年,这一数字下降到6827对,意味着未来出生人口可能会持续走低。

从人口结构来说,攀枝花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根据七普数据,在全市常住人口中,60岁以上占比19.76%,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15.88%,超过深度老龄化的标准14%。

攀枝花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城市。在1965年建市之前,这里还是一个偏僻荒芜的山村。1965年同样是攀钢集团成立的时间,五十多年前,天南海北的人们奔赴此地从事钢铁生产事业,屿山说:“(攀枝花)绝大多数家里的老一辈都和攀钢有点关系。”

“十三五”期间攀枝花出生人口情况(来源:攀枝花市统计局)

人力资源对攀枝花的重要程度可见一斑,它也是这所城市转型、实现“十四五”规划目标的保障。

在日前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攀枝花市人民政府秘书长申剑表示,2025年攀枝花人口总量要从目前的121万增长至150万,这也成为攀枝花未来的工作重点。

由此来看,育儿补贴金不仅是攀枝花对国家三孩政策的响应,它出现在“促进人力资源聚集”的政策条目之下,是出于留住本地人才的实际需要,以实现当地的发展战略。

03

能不能推广

育儿补贴金,无疑是一次鼓励生育的破冰式探索。

西南财经大学社会发展研究院人口所教授王学义认为,每月每孩500元的补贴,对个体家庭来说意味着多少并不好说,但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压力并不小,可见“攀枝花下了大决心从多方面进行配套”。

人口影响经济可持续发展,在人口老龄化、生育率持续走低的社会背景下,促进生育已经成为一项公共的事业。

国务院对三孩政策及支持配套措施提出具体要求后,全国各地势必将推出更多有关鼓励生育的举措,补贴金政策可能在全国其他城市推广吗?

王学义对南风窗记者表示,配套措施需要相应的地方财政能力。从经济总量上来说,攀枝花表现并不抢眼。2020年,攀枝花GDP总量在四川21个地市州中排名第15,但由于人口总量较小,它的人均GDP高于成都,在全省排名第一。

2020年四川省21市州GDP排名(来源:川观新闻)

王学义在肯定育儿补贴金积极意义的同时,也指出这一政策具有局限性。

其一,在实践中无法保障家庭领用的补贴金真正用于育儿;

其二,它很难激励城市里的中产家庭进行生育。

“绝大部分的中间人群(不生孩子),是迫于城市生活中工作、孩子养育的压力”,王学义说。他认为,配套政策更应以构建家庭福利为核心,将地方财政用于减免个税、租房补贴、购房补贴、增加女性就业发展机会等方面。

攀枝花从淘汰落后产能到吸引人才的政策变化,实际上反映出存量人口资源与现代化建设的矛盾,如何推动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更需要统筹考虑。

西方国家的例子表明,在现代化社会中,人们的生育观念已经发生改变,完善的生育配套措施并不能彻底解决低生育率问题。

王学义认为,改善人口结构、增加社会效益,不仅局限于生育政策的调整,还应当推进科技创新、政策创新与制度创新,让人口数量红利转变为人口质量红利。

而至于生育补贴金能产生的实际效果,还需通过时间来检验。

(文中王立、屿山为化名)

编辑 | 何子维

排版 | 张茜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