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与基层:一场丑闻“撕裂”阿里

文|刘丹如

访谈|刘丹如 邓咏仪 苏建勋 吴睿睿

编辑|杨轩张信宇

不眠夜

上周六,许多阿里员工被朋友同事转发的一条消息拉回公司内网。

这条消息来源于匿名职场社区脉脉,8月7日晚上八点左右,一位实名认证阿里巴巴员工的用户突然爆料“阿里领导要求下属KTV陪客户,被客户猥亵,领导开房后实施强奸,向HR、p10 反馈都无结果”。

在评论区,这位爆料者再次强调事情的恶性程度。“我希望公司同事,不要用吃瓜心态看这个,这不是吴亦凡,这是活生生的身边的同事被性侵。”

阿里员工文颖是在晚上九点看到朋友转来的这条信息,与此同时,亲朋好友来询问的信息已经多到爆炸。文颖马上打开了阿里内网,此时阿里内网排在第一位的帖子,已经是当事人“阿悦”发的自述贴(为保护受害者,阿悦为化名),六点四十就已经发出。

在这个自述贴中,阿悦不仅陈述了自己被性侵的前因后果,更使人颤栗的是,当她向上级、HR求援后,这件事一直被压制,事发长达10天都没有进展,“无人问管”。不少阿里员工对36氪表示,“从看到阿悦的自述开始就气的发抖”。

在帖子发出一个小时后,同城零售事业群的HR负责人丁冬代表官方进行了回复。丁冬表示:“8月2日,阿悦通过钉钉群指控同团队同事曲一强奸(后改为猥亵),当时阿悦已在济南报案,济南警方正在调查中。因阿悦指控同事涉嫌犯罪,事情重大,次日,阿悦的主管和hr联系双方当事人了解情况,但双方各执一词,差异巨大。我们联系了济南警方,济南警方表示需要时间调查 ,暂未出结论。目前公司已经要求曲一暂停工作,接受警方调查。”在最后,他表示会密切关注警方进展,如有涉嫌违法犯罪,公司一定会根据警方调查结果对违法犯罪人员做出公正处理。

文颖看完丁冬的回复,却火冒三丈:“太冷漠了,这么恶性的事件,居然给出这样的回应,没有丝毫对同事的关心和同情。”

更多人的不满集中在丁冬加在括号标明“后改为猥亵”以及“双方各执一词、差异巨大”的说法——有人不满于这在暗示阿悦言辞不实,有人不满于,虽然是否性侵还有赖警方调查,但根据阿悦的陈述,显然构成性骚扰,公司一方却对此没做出应有的判断和反应。

汹涌的骂声涌向了丁冬,陆陆续续赶来内网的阿里员工们开始疯狂给丁冬扣芝麻(芝麻代表阿里内网的认可度)。截止到周日,丁冬的芝麻分已经被扣到负12000,质疑和批评他的楼层高达八千层。“我怀疑这是阿里历史上被扣得最惨的一位高管,毕竟也没有哪件事比这个更恶劣。”

丁冬是阿里被称为“政委”的HR体系最早的员工之一。他的阿里工号是499 ,这一数字在阿里意义非常重大,淘宝都没有的时候就有丁冬了。“一个工号499的人这么处理和看待问题,所有人都愤怒了。”

而丁冬的回复侧面证明了阿悦在自述帖子说出的几个关键事实,比如事发后立即在济南当地进行了报警、警方正在调查中,以及她赶回杭州后找到了“加害方”曲一的上司、部门HR进行了反馈,但没人对曲一立即进行处理。

尽管警方的最后通告还没有定下,但大部分人都相信阿悦说法,想要为她讨回公道,其中一些员工激动表示:“如果这件事得不到彻查,我立刻辞职。”

将近十点时,阿里首席人力资源官童文红以更为严肃的态度也进行了回应,她表示“无论是猥亵还是性侵,都是非常严重的犯罪行为,公司坚决不会容忍,即使构不成法律犯罪,也会根据调查情况做严厉处罚直至开除。”

但她在回复中提到了的一句“对此事以及处理过程中是否存在问题做 Review”又一次惹来了阿里员工的抨击。“我们的高管已经不会说人话了。”

阿里高管们陆陆续续赶来,表态也越来越严肃谨慎。

而阿里员工们怒火并未平息。他们强烈要求所有涉事高管以及HRG辞职,即便是与同城零售业务或者HR不相关的高管也都被纷纷@出来表态。阿里基层员工将逼问和抨击高层视作“冲塔”,而内网凡是号召大家“冲塔”的帖子都能挤上热门。

文颖说同事们一整夜都没有休息。他们一直在等待内网上高管们如何回应这件事,有的人“气到一边看帖子一边哭”,还有的人原本在外地出差,“恨不得立刻回到杭州”。

不少阿里员工忍不住在朋友圈发泄:“真的丢人,太丢人,不想再说自己是阿里人。”有些人表示未来都不愿意戴着工牌去吃饭。

一位女员工的妈妈很快打电话问她“你没事吧,你们现在做业务都要去陪酒吗?” 这位女员工妈妈跳广场舞的朋友甚至还专门在群里@她,“你女儿是在阿里吧?”

丑闻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流转到全国微信群,微博、抖音、快手上关注这件事的人数爆炸式增长。

震惊和羞耻感冲击着阿里人,他们一边向在这件事里不作为和冷漠的中高层表达愤怒,老鼎、童文红、丁冬等涉事的中高层在那一夜被扣去了成千上万的芝麻分,这是一种明晃晃的指责,但指责还不足以表达人们的愤怒,要求他们辞职的声音一波高过一波。

深夜两点,阿里集团董事长张勇出现在内网,在阿悦的帖子中用震惊、气愤、羞愧来表达他得知这一事件时的心情,他表示该道歉的不仅是HR团队,各级业务主管都应该为冷漠、没有及时处理而道歉,“从我开始,从管理者开始,我们每一个人必须有深刻的触动、反思和行动!”

张勇发言后三个小时,被阿悦控诉在钉钉上接到投诉消息“已读不回”的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老鼎终于进行了回应,尽管他表示了歉意“在处理问题的过程中,我本人把身份定位在积极配合警方立案调查,这本身就是缺乏同理心,缺乏人为人的关怀。”

但这份歉意无人买单,不少员工嘲讽他良心长在微博上,不上热搜已读不回,上了热搜突然找到良心。员工们甚至编了一些针对老鼎的段子,比如“老鼎:一夜之间良心觉醒”、 “已读不回,稳如老鼎 ”来专门嘲讽他,等到8月9日张勇宣布辞退老鼎后,无数员工前来回帖“拜拜您嘞”。

很多阿里人刷完内网刷微信,他们需要高层给出满意的答案,丁冬、童文红、老鼎的回答都让人不满意,就连成立了专案组进行调查的蒋芳也因为一句“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被不少员工回怼 “你管的林子,你选的鸟。”“无论写得多有逻辑,一句随口的话反映内心潜意识的想法。”

蒋芳的花名是“姐姐”,因为内部反腐铁面无私而出名,此前甚至被评价为”阿里巴巴价值观的坚决守护者。”但在阿里价值观轰然崩塌这一夜,风评极佳的元老级合伙人也扛不住猛烈的内部抨击。

为什么阿里数位高层发声却屡屡被员工抨击?一位员工的发言得到了许多阿里人的认同:“公司某些元老脱离基层佛化了,你们脱离一线业务太久了,往往无法共鸣一些问题反映,只能从公司大框架去看,角度就像俯视众生的菩萨,不仅不能共情一线员工,甚至还会有你是来捣乱污蔑公司、好走不送这样的傲慢心态。”

一道明显的裂痕横亘在阿里高层与基层员工之间。

压力再度给到张勇,尽管他已经表达重视和彻查的态度,但这一次是不是高举轻放,所有人都绷紧了弦。有人在他的回应下计时,“已经过去24小时,还不出结果么?”

基层在奋战,最高负责人在回应和查案,中层去哪儿了?阿里员工们不止关注着高层如何处理这件事,同时也在等待P8以上的中层们如何表态。在阿里,P8以上就进入了管理层,算是大家公认的高P;P10以上则进了组织部,业务总裁和职能线负责人基本都是P11以上。

在西溪园区工作的重扬说“我们大老板(P10)直接就在群里表示这个事非常的恶劣,群里的同事们也跟着群情激愤。”但让他很不爽的是直属领导(p8)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表示。“你能感觉到他很怕犯错,怕伤害自己的利益。”

另一个加入阿里不久的员工也观察到了现象:“像老逍(张勇)他们和基层员工都很积极在面对这件事,但内网帖子除了一个P8表示不怕被影响,坚持发声之外,其他中高层几乎都没什么动静。”

沉默可能意味着麻木,也有事涉生存和利益,职场人的无奈和投鼠忌器。不敢说话,怕秋后算账,怕失去好不容易打拼来的财富地位和权力,这是典型的阿里高P在面对这起事件时的反应。最基层没有这些担心、全凭本心行事,而最高层则无法选择沉默。

一些中层会默默点赞某些非阿里人评论阿里事件的朋友圈,有些甚至会在半夜发出莫名感慨,但天亮前就删除了,连阿里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在次日下午发的两条相关社交动态,也很快删除了。

群情激愤的基层员工、坚定但迟来的最高负责人、以及集体失声的中高层,谁是真的义愤?谁想要彻底改变和解决问题?谁担心的仍旧是个人利益或者公司的商誉?

这桩涉及刑事犯罪和公司组织管理系统性失误的丑闻,把25万阿里人卷入了空前的批判和争议中,被伤害的早已不仅是阿悦自己。

对阿里抱有热忱理想和荣誉感的年轻人,曾坚信公司价值观并为之奋斗的老员工,都因为阿里在职场性侵丑闻中暴露出的管理失当和企业文化问题产生了幻灭感,而与其声誉绑定越紧密、投入感情越深的人则感受到更深的伤害。

内部已成为炮火横飞的阵地,基层员工四处开战,为阿悦“冲塔”,对中高层管理者和组织文化的质疑和探讨动辄几百上千楼。

在阿里人集体卷入“无人问管性侵丑闻”的48小时,一种明显的撕裂正在显现。

“早干嘛去了”

代表着平等开放的互联网文化,高薪待遇,以及阿里反复强调的价值观,阿里巴巴某种程度上寄托着大众对于理想职场环境的众多期待。2015年到2020年,在各种应届毕业生的入职倾向调查中,阿里都名列前茅。“因为信任所以简单,因为相信所以看见”,这是阿里价值观提倡的职场文化。

价值观神话破碎的场面,太过难堪。一家5000亿美元市值的大公司,女员工被上司强迫参与酒局、被灌酒、被客户猥亵,后又被上司侵犯,报警后立即向公司汇报,事发十天内无一人能给出及时响应和正面回复,直到受害者本人在公司食堂呼喊、在内网发出自述贴,丑闻登上热搜后,所有的应急机制才开始工作。人们自然会怀疑,应急应的是员工的急,还是丑闻的急。

8月9日上午八点,距离阿悦在内网发帖不到48小时,张勇在内网发布对这次事件的处理结果,开除曲一、永不录用,同时,阿里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老鼎)和HRG徐昆(丁冬)引咎辞职,阿里巴巴集团首席人力资源官童文红受到记过处分。

张勇还表示,事件对这位女员工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无论警方的调查结果如何,“我们会尽全力关心和照顾好她。”

几乎所有阿里相关的受访者都认为,如果阿悦被侵害的事件能得到更及时的处理,没有拖到第十天,哪怕是在前五天,阿悦上报后公司立即派人进行处理和安抚,这件事的恶劣程度都不会发展到如此程度。

这十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曲一仍在活跃工作?为什么淘鲜达的领导和hrg无法帮助阿悦?为什么其他员工乃至张勇对此都一无所知?

该事件的相关当事人、包括阿悦本人目前都没有再发声,但根据脉脉上另外一位阿里匿名爆料者称,阿悦在内网发帖的前一天,有人发了她在阿里8号食堂内高声呼喊“阿里高管强奸女下属,公司无人问管”的事情,但一下都清空了,只剩下“已结帖”。

再往前推,根据阿悦的自述,她前后与性侵嫌疑人曲一的直属领导、业务hrg(人力负责人)、事业线领导、事业群总裁、事业群hrg都进行了沟通,这一条线的领导都没有给出合理的答案。而阿里停职和开除曲一,包括处理涉事领导的动作,做出回应都是发生在阿悦发帖引起轰动后。

高效与低效同时发生在一家公司。同城零售事业群中的中高层和HRG的冷漠和不作为,与以张勇为代表的高层们的完全不知情和雷厉风行,知道该事件后迅速组成应援群和冲塔队伍的基层阿里员工也形成鲜明对比。

无论阿里内外,对于“之前十天阿里在做什么?”充满了疑问。

外部质疑整个阿里早已成为一个沆瀣一气的泥潭,质疑本次事件与此前阿里发生过的员工私德问题、以及阿里著名的破冰文化息息相关。

但大部分阿里员工不应当承担污名。近两年阿里的破冰活动在受到外界争议后,在逐渐减少,也有人在反思。在阿里工作过四年的王喜对36氪解释说:“参加过很多次破冰、让人把最隐私,最羞耻的事情说出来,让团队的成员互相说。”这种行为被美化为把后背交给团队,大家能建立更深的信任,但这几年经历过一轮又一轮的社会探讨,王喜也开始反思,“我们都是这种文化的参与者、传承者、与助长者,真的很抱歉。”内网上也越来越多要求禁止破冰文化的建言。

更多质疑,则集中在业务线领导、HR体系,是否涉嫌包庇性侵嫌疑人曲一(王成文)。

根据当事人阿悦的自述:在她向阿里业务线领导、HR提出申诉后,曲一的直接领导P8阿甘(甘启梁)依然让曲一继续如常工作,表示“工作很重要,不是说交接就能交接完的。”并在3天后给结果时没有做出开除曲一的决定,因为“考虑到我(阿悦)的名声”。

阿悦在自述贴中,直接对其领导涉嫌包庇加害人提出了质疑:“我知道曲一是你一手带到淘鲜达的人,跟了你好几年,可是这个事涉及到刑事犯罪啊,也要这么来包庇吗?”

有人猜测曲一有非凡背景,但据阿里内部人士透露,此次涉嫌性侵下属的曲一在阿里内部的层级是P7,并不属于阿里的管理层(P8及以上)。

一名阿里HR的员工对36氪分析:“包庇是不可能的,曲一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之所以这么处理,我猜测是他们是认为直接开除需要警方确认后再处理,这是一个司法程序上的事情,司法没有确认,公司只能在道德上谴责。”

根据阿悦的自述文章,其所在淘鲜达业务线的领导的反应,似乎并不认为这是个大问题。P8阿甘回应受害女生的诉求说,“都是业务性质的问题,经常要出差,我早就知道要出问题。”“现在我已经开始有意识的只招男生不招女生了,女生不适合这个工作。”

根据阿悦的自述,她把问题从淘鲜达BU向上反映到BG(阿里本地生活集团)层面,但是BG业务负责人老鼎和HR负责人丁冬均已读未回。过了一会儿后丁冬致电受害女生,表示“开除不了曲一,这个事情他们处理不了”。

由于未能联系到本事件的各名当事人,36氪对无法核实以上事实。如果基于阿悦的陈述,则可以推论,至此,业务线、HR线,对于此次丑闻的反应双双失灵。

怎么“视人为人”

“我遭受了一次又一次伤害,从身体到心理……而此时我的加害者呢……他的同事不知道他的恶行,他的领导处处维护他,他逍遥自在的像在家度了个假……这就是阿里的价值观和处世态度?”在自述贴末尾,阿悦如此反问。

“价值观培训的时候,说和客户吃饭都算违规。在公司乱搞是红线,现在居然可以把同事送到客户面前直接强奸?”一位阿里员工如此质疑。

阿里巴巴以强调价值观著称,这贯穿在从新员工入职破冰、业务领导言传身教、公司正面反面案例反复宣导、HR体系、业绩考评打分、乃至惩戒犯规员工的全过程。正因为如此阿里如此强调价值观,所以当这次这个远在一般人道德底线之下的丑闻发生时,才让信守价值观的阿里人格外震动。

被阿里人反复强调的价值观究竟是什么?除了官方发布的“六脉神剑”外,民间叙事对此也自有定义。

一位十年前在阿里B2B业务线工作过的阿里人对36氪如此回忆:当年一个老中供铁军带他走访一个文具店,当时他想要一支印有客户logo的笔做纪念,同行人提醒他这要付钱,最后他自己掏2块钱买了这只笔。拜访客户时,大家也都拒绝在客户那吃饭,加上阿里中供由于客户分布广,其实没有“酒桌文化”。“他们都非常淳朴,每个人都自觉地去遵守(价值观红线),就觉得不能为了一件小事情搞得自己有瑕疵。”

到了淘宝天猫大发展时代,因为电商平台属于强势一方、掌握流量资源,风险主要来自不定期发生的贪腐,阿里为此数次劝退、开除自己的高管与员工,将诸如前聚划算总经理等人送入了监牢。这些行为都被阿里认为是踩了价值观的红线。

到现在,阿里电商平台业务流量见顶,过去几年全力开拓新业务,其中重头戏就是本地生活,而此次爆出丑闻的淘鲜达业务正是本地生活业务的一部分。

本地生活、地推类业务向来以打法野蛮著称,此次涉嫌性侵的曲一此前曾在饿了么任职,很难说他们没有带来以往的工作习气。而淘鲜达业务形态类似京东到家,但在行业内排名靠后、竞争力弱,单量大部分来自阿里系大润发门店的订单,需要放低姿态请求商家入驻。

于是就有了阿悦自述那一幕:她刚到饭桌,就被领导曲一介绍,“给你们‘送’来一个美女”,并和商家强调她酒量特别好。而阿悦面对劝酒“不敢拒绝,不能拒绝”。新京报事后采访事发当日饭店值班人员,佐证了这一点:该女子在包间已处于醉酒状态,“包间只有一位女士,他们七八个人喝了四五瓶白酒”。

曲一的直属领导阿甘事后回应受害女员工阿悦说:“你觉得不喝酒,这个济南华联和一些北方的商户以后的业务能谈下来吗?”——这恐怕正代表了该业务线对这类工作的态度。

在新的业务形态下,阿里的价值观红线,显然需要重新定义。

关于价值观红线,阿里过去已经出现过几次内部观点冲突。“低P碰红线,低P没了;高P碰红线,红线没了。”在上次蒋凡出轨网红张大奕事件时,阿里高层处理蒋凡时手下留情,这句话在阿里内网一时传唱。

但在淘系流量见顶,急需懂得算法和效率调优的战将稳住核心电商业务时,对蒋凡手下留情,可以视作为了业务而对阿里价值观的一次妥协。换句话说,当增速放缓,在业绩与组织文化价值观互搏时,阿里也难免捉襟见肘。

因此,在阿里董事长张勇此次公布,阿里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老鼎)引咎辞职——这则信息别有深意。

一位曾经接触过九戎与老鼎的阿里前员工王喜对36氪表示,在他眼里,九戎是情商很高的人,而老鼎(李永和)在公司内很受器重。在国美电器、京东工作过的李永和于2018年加入阿里,当年底出任张勇助理。李永和熟悉物流和采销体系,正是阿里从电商平台业务向陌生领域拓展时所急需的人才,李永和先是成为了以B2C配送为关键能力的天猫超市事业群的负责人,今年7月,他又升职为本地生活公司的 CEO,兼管淘鲜达和本地生活新零售团队。

老鼎引咎辞职,有人担忧原本处于弱势地位的本地生活业务雪上加霜,也有阿里员工觉得爽、解气,但还不解决根本问题。

王喜认为,他在阿里本地生活工作期间,部门内一直存在过于注重短期结果而不是长期目标的问题。他以美团、百度、饿了么、淘点点同时做外卖时期的竞争为例,他当时注意到对手主要在自建物流体系,为此还要补贴骑手,订单也不多。但淘点点不建物流,只看重数据,甚至做假外卖,把堂食消费计算成外卖订单,订单数很高,但业务长期失去了竞争力。

“KPI导向导致所有人只关注业绩,甚至都不关注业务,何况是人?”王喜说。

如果说业务领导难以避免地以KPI为重,那为什么阿里引以为傲、价值观第一的HR体系,在此次丑闻中也全然失灵?

王喜认为症结在于,如今的HRG是业务的搭档,更多时候是业务的附庸,“他们完全不会在员工的角度上看待问题。他们要看人员结构、年龄、离职率、业务数据、搭档关系等等,员工就只是工具。”

王喜的说法并只是个人观点,阿里内网上最大的声讨同样冲着HRG而来。

HRG(Generalist)是阿里一种独有的职位,通常会被称为阿里政委,也会被认为是HR多面手,什么都能管,但其中最重要的职能是人力资源管理和价值观管理,尤其是后者,在阿里内部“价值观”始终被视作绩效考核甚至进入阿里的重要指标。

一位老阿里对36氪回忆,早期虽有破冰活动,但都以尊重员工意愿为前提;也发生过在团建酒桌上,男性借酒抓女性手的越界行为,但早期阿里的HR与业务主管,接到投诉在当天就立即处理,哪怕忙到凌晨3点,也迅速给出了以女方为重,即刻给男方停职调查的处理结果。

他随后感慨,“今天的阿里比以前是更像机器。它成长到25万人体量的速度太快了,没办法一点点去完善和改变,原来的以人为本在今天的体量下很难实现。”

有阿里员工提出,此次事件之所以发生一个重要原因是,阿里HRG对一线员工的基础关怀不足,而HRG之所以无法兼顾“对业务负责“和“对一线员工基本关怀”,则是因为没有跟上业务发展的速度。“早期平均50人一个政委(hrg),后期100多人一个政委,现在200多人一个hrg,以前服务一线员工多一些,现在更多服务管理层,变成东厂打手。”

“HRG到底是对谁负责的?”有员工发出质疑:如果是对一线员工负责,为什么不是有一线员工给他们来打绩效?如果他们绩效只是BG领导来打分,他当然会为了KPI去专门服务管理层。

很多问题不是基层员工冲塔能够解决的,内网不少评论都表示,阿里想要改变,必须直面管理者和HRG等关键问题。一位阿里员工表示“最新的声明里,张勇只是提到我们要健全性骚扰机制,丝毫没有提到管理层和hr的问题。”

纵观过去两年引起极大舆论风波的互联网大公司事件,很多都与HR体系、员工关系密切相关。

2019年,一篇《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把网易送到风口浪尖。

今年年初,一名拼多多员工因在脉脉上发布同事被抬上救护车的消息,而遭到公司辞退。据这名员工称,在辞退他的过程中,数名HR和其主管以“写进档案”、“背调”等理由相威胁,以“允许你签订协议并主动离职”。

许多人认为,HR的表现,本质上是公司意志的体现。在阿里, 原本对HRG的价值观要求是对关怀一线员工和帮助整体业绩“同等重要”,但有阿里员工对36氪表示,在业绩的压力下,后者明显更重要。

“为什么阿里要提倡说视人为人,就是因为太容易不把人当人看。”一位阿里员工如此总结。

这个问题不唯独事关阿里巴巴一家公司。“不关注人、不把人当人、不尊重人的感受” ,而是把员工作为冲业绩和KPI的工具,是996、卷学、职场pua、乃至侵犯女员工权益等事件频繁出现的关键,而这些故事在很多企业和角落在上演。

这可能是我们的时代病。而且几乎不难预见,因为“不把人当人”、爆发员工关系危机的情况还会发生,还会有公司因此被送上热搜。

这最终将伤害所有普通人的权益。而为此次阿里性侵案愤怒的每一个我们,都可能成为“阿悦”,遭遇上下奔走、但“无人问管”的境况。

而在劳资关系中处于强势地位的大公司,如果不能由此反思和正视真正的问题,下一次冲上热搜后,人们是会感到麻木,还是会再次发出无用的集体悲鸣。

(本文特别感谢董洁、王毓婵、彭倩、连冉的参与贡献。阿悦、王喜、文颖等文中出现的阿里相关人士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