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疫情严峻 医疗系统承重压:“自宅疗养者”人数超10万

8月13日,人们戴着口罩在日本东京浅草寺附近游玩。新华社

据外媒报道,目前在日本大约有10万名新冠感染者因医院病床不足而不得不在自己家中养病。没有办法去医院接受治疗而最终死在自己家里的感染者人数不断增加。另外,感染了新冠的孕妇因无法入院,在家中发生早产、流产甚至新生儿死亡的案例也在不断增加。

日本医学专家现在有一种普遍的担忧,他们认为:“如果这种现象继续下去的话,日本的医疗系统不仅仅会面临崩溃,可能还将面临彻底瘫痪的风险。”现在,日本社会的不安情绪也在不断加剧。越来越多的声音担忧:“日本的新冠疫情是否已经陷入了失控的状态?”

感染者爆发式增加,医疗系统承受重压

据外媒报道,8月21日,日本新冠单日新增感染者人数为25292人。前一天新增感染者人数为25871人,已经连续两日新增人数超过25000人。最近7天,日本平均每天的单日新增感染者人数为21865人,比东京奥运会开幕之前宣布紧急事态时候增加了7倍。7月12日-18日,日本的感染者人数仅仅只有2988人。

感染者数量呈现爆发式增加,然而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规定,那些没有症状或症状不严重的新冠感染者,原则上都待在自己家里实行“自宅疗养”。到目前为止,这种“自宅疗养者”的人数已经达到了10万人之多。另外,8月21日日本的重症患者累计达到1888人,连续9天刷新了纪录。

现在的问题在于,那些“自宅疗养者”一旦病情出现恶化、血液中的氧气饱和度低于危险水平,恐怕都很难入院接受抢救治疗。在感染者人数最多的东京都、神奈川县、千叶县和埼玉县,上周重症患者的病床利用率超过了70%。但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看来,实际上的重症病床利用率已经达到了100%。

“日本医疗系统崩溃论”正在逐渐成为现实

据报道,在东京都,本月9日至15日期间,在自家疗养中突然病情恶化需要紧急送往医院抢救的感染者人数达到了2259人,其中1414人最终没有能够进入医院接受治疗,占整体比例的62.6%。每10个人里就有6个人虽然给119打了求助电话,但最终没有得到任何救助。

另据统计,被送往医院的845名重症感染者里,有280人花了3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才被安排到了医院。在上个月,东京都以及神奈川县、千叶县和埼玉县这三个“首都圈3县”,至少有18名“自宅疗养者”死在了家里。

还有一些感染者即便是被送到了医院,后来也因为得不到有效的救治而死亡。17日,千叶县一名在自己家里疗养的感染者在怀孕第8个月的时候出现了早产,她的孩子因得不到治疗而不幸死亡。在2天前,这名孕妇曾打电话给医院和保健所要求住院,但是最终没有找到能够让她住院的地方。

东京都情况最严重,处于“失控状态”

据报道,日本的防疫专家们相继警告称:“日本的疫情扩大状况达到了灾害级别。”还有一些观点认为:“作为疫情最严重的地方,东京都已经处于失控状态。”

虽然50%以上的日本国民都至少打了一针新冠疫苗,但这并没有起到预料中的防疫作用。感染者人数激增的理由主要还是跟变异的德尔塔毒株有关系。据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发表的最新统计显示,95%的首都圈感染者以及80%的大阪近邻感染者都是德尔塔毒株的感染者。

在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群的疫苗接种率要比20-50岁人群要高得多。但问题在于,20-50岁年龄段的人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减少户外活动。7月日本政府对包括东京都在内的多个地区发布了紧急事态宣言,日本政府的目标是“要把在东京都内主要街道的流动人口数量降低到宣言前的50%不到”,但最终以失败告终。8月初,日本政府虽然把紧急事态宣言的地区扩大到了6个地区,但随着东京奥运会的召开,紧急事态宣言实际上没有起到任何防疫效果。

目前东京都疫情最为严重

不少观点认为,在这一年半时间里,日本政府几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这导致其效果已经名存实亡。有些人甚至嘲讽说:“这是个做与不做都无所谓的宣言。” 鉴于紧急事态宣言的防疫效果不断变弱,一些日本地方政府的负责人向菅义伟提议“把禁止外出的封锁政策用法律条文固定下来”,但遭到了菅义伟的拒绝。作为替代方案,日本政府计划到今年10月把全体国民的新冠疫苗接种率提高到80%。

为解决医疗系统崩溃的问题,从本周开始,东京都开始设立了一些可以给新冠病毒感染者提供吸氧服务的临时氧气站。另外,日本政府内部也在讨论把防疫政策的基准从现在的以新增感染者为中心变成以重症感染者为中心。

四分之一医护人员成“燃烧殆尽症候群”

根据日本仓敷中央医院急救中心栗山明主任等人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新冠病毒防疫一线进行抢救工作的日本医护人员里,有四分之一的人成为了“燃烧殆尽症候群”。由此可见,日本的新冠病毒防疫一线,形势已经到了非常严峻的地步。

据了解,所谓的“燃烧殆尽症候群”指的是,从一开始是对某些事抱有高度的热情,但后来自己被累到筋疲力竭,到头来反而令自己不得不放弃的一种巨大心理落差。

据栗山明介绍,为了掌握日本全国医护人员的身心状态,他们对日本15个都道府县的867名医护人员进行了网络问卷调查。主要对象包括医生、护士以及放射科技师等人。有24%的受访对象认为自己现在处于“出局状态”,觉得自己“很多时候首先会考虑到工作上的压力,处于某种需要别人帮助的状态”。

对于新冠病毒的担忧,84%的受访对象担心“自己会把病毒传染给家里人”;70%的受访对象担心“自己会把病毒传染给同事”。另外,约70%的受访对象表示“会因为患者的原因见不到家人而产生抵抗情绪”;有40%的受访对象甚至表示:“想离开工作岗位,不想干了。”

红星新闻记者 罗天

编辑 任江波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