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后退,韩国大踏步前行|篮球联赛改革篇

CBA的新赛季即将到来,中国球迷、媒体甚至是俱乐部都在关心这样的3个问题:一是恢复主客场制还是延续2020-2021赛季的赛会制?二是允许外援参赛还是全华班?三是周琦未来何去何从?

所有的问题至今都还没有明确消息,一地鸡毛,大家还是耐心等待吧。

现在看,始于2020年初的新冠病毒其影响将是长期的、世界性的,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的经济、文化、社会乃至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受到了巨大干扰,只是各自国情不同,采取的防疫政策及方式方法也都不同罢了。

今日我要打算聚焦的是《东亚超级联赛》的直接对象——篮球,尤其是亚洲篮球,日本、韩国、菲律宾及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都依然身处困境,但是,大家都在努力寻找摆脱困境的方法。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眼前的最大麻烦是疫情,但疫情能看得到尽头;可亚洲篮球的没落并非始于疫情,大概率也不会随着疫情的好转而结束——这,才是亚洲篮球、中国篮球长远发展的重点。

至少,一度是中国篮球的最大敌人——韩国篮球就是如此总结、规划并即将付诸行动的。

责任编辑 | 瓷器 视觉设计 | 采馨

2021年的夏天即将成为历史;如此特殊的夏天,韩国男篮绝对是东亚传统篮球强国最更郁闷的,没有之一。

2020东京奥运会男篮落选赛韩国被分在考纳斯赛区的A组,该赛区不仅有强大无比的斯洛文尼亚,还有传统豪强更兼坐拥东道主身份的立宛陶,明明知道根本就没有出线的可能性,但还是得硬着头皮冲啊,结果——

先以80:94输给委内瑞拉,后以57:96输给东道主,和远征加拿大的中国男篮非常的类似,小组赛2战全负不仅没有等到半决赛的机会,而且,两场比赛的过程与结果还都是半耻辱性的;

之前的亚洲杯预选赛,杜锋首次带队的中国男篮好歹还能两胜日本,尽管,对方派出的充其量只是日本二队,并且该日本二队也还雪藏了个别主力;相比杜锋和他的中国男篮,韩国男篮的亚洲杯预选赛则是丢人丢到家同时也是悲惨到家了——

居然!遭菲律宾!!双杀!!!

尽管两场比赛的比分分别是77:82、78:81,单场都输得不多,总共输了你以自娱自乐可以阿Q式的认为这是运气不佳或裁判不偏袒的缘故,但毕竟是全输了啊。

结果,根本不是所谓的韩国体坛大地震,而是青瓦台大地震。

大地震的结果则是2021年7月1日,也是彻底无缘东京的当日KBL新总裁金熙玉走马到任——如此迅捷的动作,自然是要从根源、从顶层设计的高度来解决问题了。

联赛强,则国家队强,这是篮球的公理之一;该公理只在封闭程度如朝鲜、天赋多如斯洛文尼亚的极少数国家遭遇了水土不服。

现年73岁的金熙玉先后获得了首尔大学文学硕士和东国大学法学博士等学位,一生都在韩国的检察和司法系统浸润,居官高至韩国司法部副部长,之后又担任过东国大学校长、韩国国立佛教大学校长会主席等职务,其身份,很是符合韩国国情的;

而在执掌KBL的同时,他还同步执掌了韩国职业体育协会,纯理论的角度,此等人选改造KBL甚至韩国篮球是最合适的。

因为,纵贯政、检、法、教育等领域的他深知国家荣誉都来自社会的最基层,甚至是最底层,于是,正式上任的他经过全面调研,并与多方进行协调于8月18日同时推出了KBL的新标语和3年路线图。

其中,KBL的新标语如下——

Re:bound KBL

在这里需要我给大家特别说明的细节是新标语本来就是英文,要表达的意思相信能够跨越国界、填塞代沟,任何球迷都能够领悟,不需要额外加注脚了。

围绕新标语而设定的3年路线图,核心思想是KBL经历了长期的停滞后现在需要大反弹了,需要在后疫情时代坚定不移走改革开放的道路从而实现韩国篮球的复兴了。

我写正经文字的时候几乎不搞幽默——真的,3年路线图的最终目标就是韩国篮球的复兴,不信?就看具体到执行层面的3个关键词吧:

恢复,改革,复兴

对于3个关键词的解读,首先是针对即将到来的2021-2022赛季,KBL必须坚定恢复疫情前的正常赛制,并且还要朝前跨越,这就包括了:

1)在赛季开始前,各俱乐部通过选秀挑选年轻球员并针对性的进行赛季前的职业培育;

2)完善KBL以及其他各种联赛的裁判队伍,加强KBL各层面的球迷沟通与互动;

3)营销推广方面,一定加强新媒体的内容以及新媒体营销手段;

4)建立和完善韩国青少年篮球发展体系。

以上4点,是为疫情后的恢复。

按照金熙玉提出并已经全面通过、进入执行阶段的3年线路图,KBL的2022-2023赛季主题是:全面改革。

该赛季结束,金熙玉就将迎来自己的摸底考试——2023篮球世界杯。

韩国被分在了A组,他们的同组对手有新西兰、菲律宾、印度,按照小组前3名晋级次轮的规则,只要与印度同组韩国就不太可能止步于首轮;但次轮也和中国类似,直通巴黎有相当的难度。

到目前为止韩国上下还没有就本届世界杯对韩国男篮提任何的硬性指标,毕竟以他们的现有实力直通巴黎是极不现实的,不如专注于眼前的KBL,“广积粮,缓称王”而绝对避免“高筑墙”。

围绕这样的思想,KBL目前确定的改革性事务选项主要包括了:

5)KBL扩军,并更多的参与国际性赛事;

6)增加KBL联赛的亚洲外援名额;

7)调整外援的工资帽。

以上3点,是为2022-2023赛季的改革要点。

金熙玉的任期为3年,很显然,2022-2023赛季的改革年是至关重要的——

他以73岁的高龄出任KBL总裁,其目标肯定不是个人名利,而是韩国篮球的复兴。

复兴的根本就是改革,只要改革的方向与步调是正确的,未来的爆发/不爆发都是必然的,他连任/不连任根本就不重要——毕竟,韩国篮球的群众基础比较好,并且是传统强队。

2023-2024赛季是金熙玉现有任期的最末赛季,赛季结束就是2024巴黎奥运会,如果之前未能通过世界杯实现直通巴黎的目标,纯理论的角度韩国打奥运会落选赛还是有机会的——尽管亚洲球队在奥运会落选赛基本处于劣势。

所以,此时就应当是金熙玉的补考了。

能否在3年的时间实现复兴,此时可见分晓,也会最终决定他的去与留,为此,他为此阶段制订的以复兴为主题的选项包括了:

8)提高KBL的国际地位;

9)与社会各界联合推广;

10)重塑KBL的文化、历史、社会责任,全力提高KBL的商业价值。

对于KBL全新的标语以及3年路线图,金熙玉表示:

“新冠危机仍未平息,但我认为现在提出我的任期方向是适宜的,所以我准备了这样的计划。”

其中,3年路线图不仅体现了金熙玉的个人想法,制订过程更是收集了KBL秘书处、位于京畿道的KBL总部高管以及业界人士的想法。

不管蓝图多么宏伟,人们关注的只是眼前,所以,2021-2022赛季才是至关重要的;限于篇幅,今日我拎出重要的几条作简要介绍,以后或许有专门的文章涉及:

KBL杯。这是上赛季创办的,并且当时是出于疫情导致赛季不完整的折衷办法,到了新赛季则更为稳固了——

9月11日开赛,今年额外邀请了1支来自韩国武装部的球队,算上KBL的10支俱乐部球队共11支队伍角逐5000万韩元(人民币大约28万元)的总冠军奖金,MVP奖金则为300万韩元(人民币大约1.7万元)。

选秀。已结束。

外援。KBL总共10支球队,按规则每支球队最多可以拥有2名外援,这样总共就是20名,目前20名外援已全部到位。

其中,11名曾经征战过KBL,9人是新面孔,最大牌当属CBA的老面孔米罗斯拉夫·拉杜利察,新成员的代表则是奥马里·斯佩尔曼。

24岁的他是NBA的2018年30号新秀,先后效力于亚特兰大鹰、金州勇士、明尼苏达森林狼、纽约尼克斯,拿到亚洲管用。

亚洲外援政策。该政策本是CBA的独家发明,现正慢慢弃用,之后却被日本的B联赛发扬光大;

KBL于2020-2021赛季模仿,但只针对日本球员,并且每队只允许1名亚洲外援,目前看,该特殊政策有望在2021-2022将适用范围扩大至几乎亚洲所有的国家和地区。

尽管目前只是猜测阶段,但此事已经受到了菲律宾媒体和球员的高度重视,有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呢。

版权声明:《东亚超级联赛》独家稿件,写作过程中引用了naver、basketkorea、jumpball以及韩联社、《朝鲜日报》等多家韩国媒体和KBL网站的素材,并且得到了东亚超级联赛韩国同事的支持,一并表示感谢。图片主要来自basketkorea、jumpball的网络截图。如对版权有疑问告知即处理,其他媒体或自媒体如需转载请事先沟通。

更多,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