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晋江文学城,仍是网文的乌托邦吗?

那个传说中不会打球的胖子又上了热搜。这次的标签却与众不同:#刘国梁 晋江在逃写手#

网友们挖出了刘国梁以往的采访和写过的文章,将里面的金句作了集合,然后感叹:“好家伙,不写文可惜了!”

写王皓和张继科:

一个坚持,一个追赶,他们那么努力,硬是创造了属于他们的半个时代的相遇。

写张继科和马龙:

如果不在你对面的时候,你非常欣赏他;如果站在你对面的时候,你非常……讨厌他。

写圣勃莱德杯:

圣勃莱德杯是一个人的婚礼,127个人的葬礼。

尽管只是网友片刻的评论狂欢,当「晋江」的字眼重新进入视野,我们才发现原来这个标志就如时光胶囊一般,仍封存着最初的网络文学形态。

撑起IP影视半壁江山的晋江文学城

每个看过网络小说的人,都绕不开一个里程碑式的名字:晋江文学城

在鱼龙混杂的互联网文学世界里,晋江文学城可以说是中国最大的女频小说基地,在这里发表的小说多以情感路线为主,风格更贴合女性心理。

甜文当道,快穿扎堆,典型的傻白甜女主和霸道总裁爱上我,是绝大多数人眼中的「晋江文」。

△ 曾经的晋江文学城。

晋江文学城的前身是晋江电信局信息港下一个小小的文学版块,很长一段时间里,晋江都以扫校+文学论坛的形式存在着,论坛有一个粉红色的界面,包含著名的网友留言版「兔区」。

2001 年,初代站长辞职离开,网站停更。为了让晋江「活下来」,几位资深读者发起「拯救晋江计划」,并发展出绿色界面的原创文学网。

那时,恐怕无人能预料当时的几万读者会扩张到今日的规模。

尽管到了5G时代的2021年,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似乎并未改变晋江文学城的时间速度,点开它的主页,界面仍然是web2.0的粗糙质感,简单直接的配色仍保持着古早朴实的画风。

△ 2021年的晋江文学城。

但发展到如今的晋江文学城,有意思的梗早已不限制于“带球跑”。

在日新月异的影视市场里,IP改编仍占据极大比例,而其中源自晋江文学城的作品则数不胜数。

赵丽颖2014年凭晋江作品《花千骨》一炮而红,2018年一部《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好评如潮。杨紫成为炙手可热小花的路上,两部晋江作品《香蜜沉沉烬如霜》《蜜汁炖鱿鱼》(剧名《亲爱的,热爱的》)必不可少。

还有引发饭圈狂欢的网剧《山河令》《陈情令》《镇魂》,最具国民性的电视剧《甄嬛传》《琅琊榜》,以及现实题材的《少年的你》《欢乐颂》《大江大河》……

这些看似毫无联系的IP改编作品,它们的原著都曾在晋江文学城发表过。

曾经的那些爆款网文从这里延伸出去,被改编为热门的影视剧,再一次走到年轻人的屏幕前。

网络文学的乌托邦

如今的互联网世界里,时间速度按比特级计算。在众人都风风火火的互联网世界里,唯独晋江走得不急不慢。最晚实行网文付费,也最晚被资本收编,甚至连APP也最晚推出。

十多年前的晋江文学城曾是网络文学的乌托邦。

拥有海藻般长发的尹夏沫,在霸道总裁欧辰和大明星洛熙之间摇摆不定。张晓穿越回四百多年前的皇宫,以马尔泰·若曦的身份与九个阿哥开启了罗曼蒂克故事。何以琛和赵默笙的爱情故事仍激起无数人的少女心……

△ 《泡沫之夏》曾具备「总裁文」和「娱乐圈文」的雏形。

繁杂的网络世界里,这些故事在晋江文学城得以自然生长。

据《1987-2016中国网络文学大事年表》,网络文学的诸多类型都在这里发端——

《梦回大清》开创了「清穿文」的先河;《花容天下》里的「男男生子」情节元素一度引起议论;《木槿花西月锦绣》成了「宅斗文」的经典作品;《佳期如梦》之后「高干文」开始盛行……

越来越多风格各异的作者陆续登台。

专注“虐恋”的匪我思存,《千山暮雪》《东宫》等作品“虐”人不轻;桐华文笔流畅,凭借《步步惊心》一举成名,《大漠谣》《云中歌》也备受追捧;写商业社会题材得心应手的阿耐,笔下的《欢乐颂》《大江大河》《都挺好》已搬上荧幕……

不急不慢的晋江文学城一度给创作者们营造了良好氛围,作者不存在“日更”的压力,而读者也对“用爱发电”的大大们有一种天然的尊敬和维护,不会“催更”,更多是调侃。

网络文学的生产机制重构了读者和作者的关系,对比如今的网络舆论环境,曾经乌托邦式的晋江文学城友好到“不可思议”。

当热文规律有迹可循,

同质化创作没有胜利者

曾经的晋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爆款,一个又一个的大神。

如今,网络文学在类型上变得愈加丰富,比如都市异能、网游竞技等题材,都是过去所没有的;但内在却变得非常保守,读者对于内容开始施加越来越多的思想限制,平衡被打破了。

网文世界浩如烟海,绝大多数却是质量一般的口水文。热文规律开始有迹可循,创作的套路变得同质化,如今榜单上的热文、新作重复率极高。

“不管是甜文还是虐文,只要是感情线,热门的人设总是霸道总裁爱上我。”

前瞻产业院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4.55亿网文用户中,读者收入主要集中在较低收入人群,分布在三线以下城市。

同样的套路和梗,在不同的作者笔下,就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在下沉市场,简单粗暴的东西总是更能吸引读者的关注。

△ 图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近些年来,随着时代潮流迈向商业化的晋江文学城也并不是一成不变。

从2008年宣布实行VIP付费阅读;到2015年,晋江论坛从纯匿名的讨论转变为注册实名制;再到经过几轮大范围的「净网行动」,诞生出「脖子以下不能讨论」的梗;直到现在,“抄袭判定规则修改”、“签约作者合同的不合理条款”等与作者利益推拉的纠纷仍被议论。

这种对立的情绪,在这几年随着消极用户体验的慢慢积累,而愈发膨胀。

作为网络文学行业的一大巨头,它所经历的可能只是很多事情的前奏和缩影。这些变化多是被动的,也映射出一个原本小众的社群在进入主流视野之后面临的挑战。

平台、读者、作者之间的关系如何平衡,是网文平台长久的难题。

曾经的网文“乌托邦”晋江文学城,我们仍期待它会有更多优秀的作品,更多优秀的作者,开启下一个黄金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