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绝一时的台湾“四大美人”各自有怎样的人生……

七月末,久未露面的胡慧中陪同丈夫何志平出席了一场活动,这也是何志平身陷牢狱风波从美国服刑回港后的首次公开亮相。

▲ 夫妻俩穿得很搭,一个一身唐装,一个是改良旗袍,大气端庄。

面对到场媒体的关心,胡慧中作揖表示感谢:

能明显看到她摇曳的钻石耳坠、右手无名指上巨大颗的蓝宝石戒指,还有跨在胳膊上隐隐显出鳄鱼皮纹路的白色爱马仕包:

▲ 后面一身蓝裙的是他们的独生女,媒体资料显示姓名为何淦璇,不过她个人社交账户用的名字都是何嘉珍。

可见,虽然退出影坛许久,虽然这两年家庭遭遇了不小的风波,她依旧是那个富贵阔太,是大众记忆里的港警“霸王花”。

事实上,在进军香港影坛之前,胡慧中在台湾文艺片市场也是相当吃香,靠着“小林青霞”的名号出道,拍的第一部电影《欢颜》就为她赢得了亚太影展最佳新人奖。

这次影展也算是齐聚了当时台湾最亮眼的一众美人。

▲ 从左到右:胡因梦、周丹薇、林青霞、胡慧中(最右是主持人侯丽芳,当年因为酷似“一代妖姬”崔苔菁出道,相比其他几位演员实在不够有名,今天就不展开聊了)。

四位之中,胡因梦、林青霞的故事,我们聊过了太多遍:

▲ 1977年同游意大利的两人,一个24、一个23,都是最美好最耀眼的年华。她们的打扮放今天看,丝毫不过时。

▲ 80年代,胡因梦和才子李敖闪婚闪离,后半生都没能逃脱李敖的那张嘴(点这里回顾)。

▲ 林青霞呢,和秦祥林订婚又解除婚姻(点这里回顾),最后放弃了纠缠二十载的秦汉嫁给了其貌不扬的邢李 。

今天就让我们着重聊聊剩下的两位,胡慧中和周丹薇。

看看同为那个时代最漂亮的女明星,她们的人生故事有着怎样的幸与不幸。

先说胡慧中吧。

1958年出生于台湾眷村,祖籍江苏淮安。

她还有个身份是孙俪的姨奶奶:

▲ 孙俪的祖母是胡慧中的亲姐姐,一个留在了上海,一个生在了台湾。

1977年,尚在北一女(台北最著名的女子高中)夜间部读书的胡慧中,就被选中参与了多部广告片的演出。

后来她考上了台大历史学系的夜间部,也算是标准高材生一枚。

▲ 她和胡冠珍(图左)并称为“台大二胡”。再加上胡因梦,合称为台湾影坛“三胡”。

1978年,胡慧中受邀初次触电就挑大梁担任女主角,搭档张国柱(张震他爹),主演了电影《欢颜》。

选她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彼时,林青霞因为被传介入秦汉婚姻形象受损,观众又对大小电影都是标准“二秦二林”的配置颇感厌倦,影坛亟需新鲜血液加入。

而胡慧中,有着和林青霞如出一辙的侧脸,同样清新脱俗的气质:

她在电影里,一袭白衣,抱着吉他,婉婉道来,歌声悠扬:

▲ 由齐豫代唱的《橄榄树》、《欢颜》等歌,成了街头巷尾最热门的单曲。

凭借此片,胡慧中彻底一炮而红。她的笑容、她的哀伤,撩拨了无数观众的心:

她也因此收获了金马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和亚太影展最有前途新人奖。

▲ 那届金马奖斩获最佳女主角的是在《小城故事》里饰演哑女阿秀的林凤娇,坐她身边的胡慧中满脸笑意,鼓掌恭喜。

要知道,比她大3岁,早出道六七年的林青霞,这些年始终和奖项无缘,1979年一整年更是经历数次票房折戟。也难怪,媒体会认为胡慧中的出现对林青霞而言是个莫大的威胁。

新闻局更是安排了她俩和周丹薇、胡因梦一起前往新加坡出席亚太影展,便有了开头的那张合影。

此次影展,风波不小。

备受情伤困扰的林青霞被当地媒体爆出“服药轻生”(当然官方说法是她单纯没睡好),有好事者抑或早年眼红之人,借机安上了“林青霞受胡慧中威胁想不开”等字眼,抬得胡慧中人气暴涨。

当时有记者问她,很多人觉得你像林青霞,做何感想?

她的回答:你们说我像林青霞,这是在抬举我。但是,我是胡慧中,你们说我像林青霞,这似乎又是低估了我。

有人夸她八面玲珑不愧是台大高材生,也有人觉得她只是初生牛犊没看清形势。

事实上,被“小林青霞”的名号遮蔽了光芒,胡慧中在台湾文艺片的发展之路并不顺利。

与其说她的前辈们像是座座大山,难以逾越,不如说是整个台湾电影在当时都陷入了瓶颈。电视、电影录像带的空前发展导致电影市场和票房收入日益减少。拍电影拍一部赔一部,当然也就没人乐意大费周章了。

与此同时,大批台湾艺人来到更广阔更充满希望的香港市场谋求出路。

林青霞先行一步,在《新蜀山剑侠》里小试牛刀。

1985年,胡慧中也跟着进军了港片。她没有继续选择温文尔雅的文艺片风格,而是在洪金宝的培养下,学习广东话,迎合市场,走“打女”路线。

她参演的第一部港片是《福星高照》:

▲ 片子讲述“鹧鸪菜”(洪金宝)、“花旗参”(秦祥林)、“罗汉果”(曾志伟)、“犀牛皮”(冯淬帆)、“大生地”(吴耀汉)组成的“五福星”奉命到日本追捕犯人“鸡骨草”(成龙)的故事,而与他们同行的特警队女警“霸王花”扮演者便是胡慧中。

这部大咖云集的电影上映后广受好评,胡慧中的“霸王花”形象更是深入人心,此后,她出演的多部电影都与此角色息息相关。

▲ 比如1988、1989年专门聚齐了吴君如、惠英红拍摄的电影《霸王花》和续集《神勇飞虎霸王花》。

也是1989年,她和李赛凤、吕良伟合作了电影《猎魔群英》:

电影里有大量激烈的打斗场面和震撼的爆破戏。要知道,当年的演员大多亲自上场,不像现在一众明星,连走位都能用个替身。

结果他们三人就因为爆破师不慎提前引爆,受伤严重:

▲ 从左到右是:李赛凤、胡慧中、吕良伟。吕良伟受伤最轻,而胡慧中最晚跳下,受伤也是最严重,能明显看到被大火覆盖了全身。

而今市面上能找到这部电影的版本,正是以这个惨烈的爆破场面收尾,还写着对他们三位的崇高敬意:

但对于靠脸吃饭的明星而言,所谓“敬意”实在不值一提。肉体的痛苦、身心的折磨,还有对会否毁容的恐惧,如影随形。

▲ 网上流传的李赛凤的烧伤照。

走运的是,两位姑娘的后续复原似乎都还不错。

这里插播一个李赛凤的八卦,作为当红动作武打女星,她在此事之后,虽然继续有拍片,却没能延续上升的势头。2001年,选择嫁给了富商罗启仁。

结果六年后,被丈夫爆料出轨干儿子宗天意,闹到沸沸扬扬。罗启仁甚至还出了本双语版本的书,《双面人生》将个中经过描述得是绘声绘色。

▲ 李赛凤和宗天意。

相比之下,胡慧中拍片数量未减,反倒如一些报道所说,是“越烧越旺”了。

▲ 1992年,她还登上了央视的春晚,演唱《城市行囊》。

即便事业发展不错,到了三十多岁,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总会有声音催促着她考虑个人问题。

这时候就出现了一段堪比小言的凄美爱情故事。

一次偶然的机会,胡慧中遇到了初恋男友在海关工作的哥哥,从对方口中得知,这些年他一直在等她。

两人在多年之后辗转重逢,旧情复炽。

这位男友不是别人,正是台湾北联帮的帮主,唐重生。

两人是自幼相识的邻居,青梅竹马的恋人,两小无猜,因为考学各奔东西。再相逢时,一个已是光芒万丈的大明星,一个则是黑帮的核心头目。

这段纠葛会被外人如何描述,会对她的事业发展带来何种不可估量的结果,似乎都在失控范围内。

但失而复得的爱情就是如此充满蛊惑。

1994年,他们跑去台北士林法院公证完婚,就差去户政事务所登记更改配偶栏了。

而胡慧中的母亲,自始至终都对这段关系强烈反对。

1996年,唐重生交出了帮主之位,还在隔年成为了第一位率帮众去警局自首、办理脱离帮派手续的黑道人物。

坊间都认为这要归功于胡慧中的规劝。然而,官方把此举界定为“为了躲避政府扫黑的表面解散,私下活动依旧”。

不确定两人到底是在何时、何种境地下因为何故分道扬镳的。只知道1996年,胡慧中向媒体重申,自己单身;而另一厢,唐重生还在念念不忘,强调“对胡慧中的爱始终也没有改变”。

1998年,40岁的胡慧中嫁给了香港城中著名的眼科医生、全港首位眼外科教授,何志平。

▲ 当时《明报周刊》起的标题:治愈岳母,迎娶胡慧中。

▲ 婚礼上的她,一如既往,明艳动人。这张照片角度问题,看得好像陈数啊…

在她完婚的第二年,唐重生在一场枪击案中不幸身亡。

曾经青梅竹马的爱人,自此之后阴阳两隔。顾及夫家,胡慧中并没有现身出殡现场送别他最后一程。

淡出荧幕的她在2000年底生下了女儿,何嘉珍。

▲ 作为42岁的高龄产妇,怀孕生产面临的困难烦恼一大堆。她也信誓旦旦表示还要再生,可惜未能如愿。

夫妻俩对独生女儿很是宠爱。

▲ 女儿发在社交平台的合照(鉴于她是素人,码掉了账号)。

再之后,何志平放下他医生的工作,选择步入政坛,担任了五年香港民政事务局局长。

这个期间,胡慧中的公开露面就更少了。

▲ 05年,她受邀担任港姐选美评审,黑珍珠耳环、黑珍珠戒指、新潮宽表,一身行头彰显富贵。

在港媒的报道里,她从曾经风光无限的女明星变成了善于钻营的阔太、贤妻,常在自家半山豪宅组织牌局,笼络了一票老友为丈夫仕途所用。

可惜,这些过去嘘寒问暖的交情在丈夫落难时却显得脆弱易碎。

2017年,何志平在美国因为涉嫌行贿被捕,一度面临超过20年的刑罚。

港媒说,胡慧中卖了好几套房,出钱出力,想方设法盼着丈夫能减刑,还亲笔向法官写了请求信,言辞恳切:

▲ 可以向下滑动查看全文。信中她夸赞丈夫多年行医治病救人是医者仁心,强调他是现代世间罕有的君子,之所以放弃医生的高收入(100万美金年薪)选择从政(年薪100多万港币)也是出于服务社会的信念。她坦言,过去的很多朋友认为丈夫落了难,以后没了前途,便对她的央求无动于衷,但她作为太太不能轻言放弃,她希望自己的丈夫、孩子的父亲,可以早日回家!

最后,法官看在何志平过去行医所作贡献的份上,从轻发落,以判刑3年,罚款40万美金结案:

等待丈夫归来期间,久未露面的胡慧中受邀开设了抖音账号,偶尔营业,更新她的生活日常。

去年6月,何志平出狱回到香港,总算是一家团聚了。

▲ 港媒拍到他们一家三口外出吃饭的照片,何志平看起来比之前消瘦不少,而一旁的胡慧中素面朝天,也被写作“疲态尽显”。坐在对面桌子看手机的小姑娘是他们的女儿。

▲ 八月,女儿在社交平台晒出了和父亲爬山相拥的背影。

撇开外界纷纷扰扰,对至亲家人而言,一家团圆才最重要。

不管媒体总用“发福”、“臃肿”、“老态”等字眼形容年逾六旬的胡慧中,或是继续拿她和林青霞比较,在女儿眼里,她还是过去那个最美的“霸王花”,永远挺拔、一身贵气:

说完胡慧中,再聊聊周丹薇,同样的外省人第二代,1957年出生在台湾眷村。

周丹薇的父亲是空军将官,特殊时期跟随部队来到台湾,留下了在大陆的妻儿。

她是父亲重组家庭开始新生活后生下的独女,自小备受宠爱。

因为遗传到了父亲的身高优势,从小学开始,周丹薇就比平辈的男同学高了小半个脑袋:

▲ 照片里的男同学是她小时候的邻居,后来成为民歌歌手的王梦麟。

初中时期的她,留着一头俏皮短发。因为1.72m的大高个儿,长相清秀、五官标致,16岁就被相中邀约拍广告、当模特。

只是苦于父亲始终对演艺圈抱持成见,早期抛来的好多次机会就这么付诸东流了。

在好不容易说服父亲、再三保证不会误入歧途后,周丹薇才算是正式开启了演艺生涯。

▲ 1976年,19岁的她担任广告片女主角,镜头里,灵气逼人。

▲ 隔年,她在甄珍、秦汉主演的《烟水寒》里首次触电,饰演了个小小的配角,竟然还凭借此片拿了个巴拿马国际影展最佳新人奖。

▲ 之后又在《流水落花春去》有了“特别客串”之名。

如果说之前都是小打小闹。

1979年,她凭借陈鸿烈执导的《花落水流红》一举拿下了第25届亚太影展悲剧片最佳女主角,就是开头那张合照里胡因梦、林青霞、胡慧中都在的那届亚太影展。

▲ 同届得奖的除了上文提到得了最有前途新人奖的胡慧中,还有钟镇涛(左一)、秦汉(右二,最佳男主角)。

▲ 只是这部电影,除了出现在她的个人履历外,压根找不到任何资料和图片。

▲ 最后好不容易在1979年的《星洲日报》记录里,找到了这部电影真实存在的痕迹。男主角疑似是刘尚谦,即演员刘至翰他爹。

对当时的周丹薇而言,22岁就拿了奖绝对是个不错的起点,大概谁也没料到,她在电影界的辉煌时刻会如此短暂。

因为个性自我,之后几年,她做的选择可以说是“一步错步步错”。

先是跟随大部队勇闯港圈,结果在记者会召开前无故失踪,得罪了邵氏电影公司,从此被封杀:

回到台湾拍戏后,又为了处理私事,任性丢下整个剧组飞去美国,从此得罪了中影,戏份全部被删光:

在人才济济的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漂亮姑娘。

就算坊间夸赞她的美,多么不落俗套多么有味道。世人只会记住那些大红大紫的明星,“曾经红过”,这几个字眼说起来倒像是不堪回首的往事重提。

但周丹薇依旧是幸运的,一则“澎澎沐浴露”的广告让她的演艺生涯有了新的转机:

▲ 广告片里大胆前卫的裸背,虽然用的是替身,仍让当时保守的社会大众眼前一亮。

▲ 她的笑容,叫人如沐春风。她的身姿,简直就是健康阳光的代名词。

而彼时的周丹薇,也在演艺圈摸爬滚打了好几年,不再是过去那个顺风顺水顺到得意忘形的小姑娘,面对新的邀约,她格外珍惜,时刻铭记“攒钱才是硬道理”。

正式搭上台湾秀场年代最后的末班车,周丹薇开始了白天拍戏、晚上做秀的生活:

▲ 伴舞男演员穿的渔网透明装好前卫。

后来她上《猪哥亮歌厅秀》重现了当年的风光扮相,艳丽明媚,一颦一笑都叫人挪不开眼睛。

同时期,她还开始做生意,开模特公司、开服饰店,可惜大多是铩羽而归。

眼瞅着快要奔三,个人问题也被心急如焚的父母提上了议事日程。

当时的周丹薇有个稳定交往的男友,张佩华,琼瑶剧的男主角,台湾八点档的常客。两人曾经以情侣身份出双入对,登上过多本杂志封面:

不过这段外界看来登对的关系,没能熬过“七年之痒”,最终以分手收场。

张佩华移情别恋爱上了刘雪华,琼瑶还为他们写下了电视剧《雪珂》,可还没等到真正开机,两人就已经迅速把关系回到了“朋友而已”。

▲ 当然,他们还是相当敬业地完成了《雪珂》的拍摄。

再之后,刘雪华爱上了刘德凯,在怀孕期间惨遭抛弃,最后选择嫁给了编剧邓育昆。

至于张佩华,淡出演艺圈后,他的事业变成了经营狗场、专职养狗。

▲ 张佩华和他的藏獒。

多年后,周丹薇、张佩华重逢,虽然早已时过境迁,为避免尴尬,愣是拉着同场老友才肯合拍了一张照:

有网友留言,当年两人分手的原因不为别的,正是男方实在太小气,连家里添置卫生纸的钱都要斤斤计较。

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让周丹薇下定决心在之后的感情里找个富裕大方的对象。

1991年,36岁的她在恋爱一年半后嫁给了三福集团的萧俊郎。

三福集团是台湾省经营大宗物资的老字号,而萧俊郎是总裁萧火绵的次子。

熟悉台湾的想必都听过,嘉义地方派系有个著名的“萧家班”,各方势力盘根错节。也难怪,台媒对萧火绵的形容是“白手起家、政商通吃、低调神秘”。

▲ 今年3月,91岁的萧火绵离世。

周丹薇嫁过来后,财大气粗的婆家甚至施压把她婚前拍的沐浴露广告全部撤下。

出嫁当天,母亲为她悉心打扮:

父亲则在一旁耐心叮嘱,盼望她嫁过去为人妻为人媳能做到事事周到:

但一个外省媳妇,不会说台语,嫁入本省人的家庭,要面临的考验岂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

外界眼中,丈夫在人前对她宠爱有加:

支持她做自己的事业,开花艺公司,经营生技产业。

还曾跑来电视台专门给她送结婚周年惊喜:

▲ 结婚14周年,萧俊郎意外现身摄影棚献花,还许上了“我会爱她一生一世”的承诺,感动得周丹薇泪水涟涟。

夫妻俩在人前出现,简直是“强强联手”的富贵登对模范。

▲ 周丹薇的珍珠耳环、鸵鸟皮爱马仕,都在彰显她的阔太身份(图源:自由时报)。

然而富贵之下,鸡毛一地。

结婚多年始终没有怀孕,变成了丈夫花名在外的借口。在民风淳朴,甚至可以说是守旧落后的嘉义,“无后”似乎成了周丹薇在这场婚姻里的原罪。

她想当母亲,想得发疯,不止为了留住丈夫,也是为圆自己的梦。

于是在9年内做了14次试管手术:

吃药、打针,成为了家常便饭。除此之外,还要尝试各种所谓的民间秘方,比如生饮鸽子血:

一系列的副作用让曾经消瘦的她体重直逼80公斤,更可怕的是,没能盼来想要的孩子,却等来了乳腺癌的噩耗。

所幸,发现及时,开刀后便痊愈了。

只是开刀当天,丈夫没有在手术室外陪她经历生死,而是以出差为由北上找了小三。

该新闻一出,这段婚姻幸福的假象,在大众面前被彻底戳碎了。结婚19载、原谅无数次的周丹薇,这次终于死了心。

她又一次跑去了美国,和早年的任性而为不同,这回她是深思熟虑,专程去疗伤的。

一年之后,她回到台湾,重振旗鼓,开始回归演艺事业:

▲ 比如在《我可能不会爱你》中饰演了李大仁的妈妈。

但当接到丈夫病重的消息时,还在分居中的她选择推掉了戏约,全程陪护住院、照顾左右:

2014年,周丹薇在社交媒体含蓄宣布了离婚:

▲ 图源:东森新闻网。

没过多久,她的前夫萧俊郎因为癌症离世,享年58岁。

▲ 眼睛哭得通红、喘不过气来的周丹薇仍旧以“未亡人”的身份在灵堂90度鞠躬答礼。

也难怪媒体和大众都夸她是标准的“台湾好媳妇”,就算送走了前夫,和萧家再没关联,她还是会定期回到嘉义探望曾经的公婆。

▲ 2019年,她在前夫母亲的告别式现场三次跪拜送别。

周丹薇曾在采访里说,自己的前半生就一个字,“笨”:

这些年,心中的苦楚只有午夜梦回时的眼泪最清楚。除了郁郁寡欢隐忍不发的婚姻,还要面临投资失败的巨额亏损:

▲ 她的生技公司赔掉了1亿八千万新台币。

还有不得不与至亲分离、被迫长大的痛苦。

▲ 2002年,父亲确诊肝癌末期,被通知时仅剩下几个月寿命。她特地把父亲遗落在大陆的子女接到台湾团聚,也算是圆了他老人家最后的心愿。

▲ 而她相依为命的母亲,也在2017年撒手人寰。

如果说前半生是最受宠爱的独女,在父母庇护下无忧无虑,而今的周丹薇,却只能一个人面对孤苦伶仃的境地。

她不得不成长,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开始学习努力充实自我。

因为想要精进演技,于是就去上学,考取了台艺大的戏剧硕士:

凭借满腔对琉璃工艺的热爱,专门前往日本、意大利拜师钻研学艺:

对周丹薇而言,琉璃成为了她全部情愫的寄托,让她可以尽情将对生命的体悟领会诠释在作品之中。

▲ 放两张她的作品。

去年她还办了一场名为《异花异象》的古焰琉璃创作展:

▲ 甄珍、情同父女的李行导演都有到场捧场。前几天我们聊李行导演去世消息时(点这里回顾),还提到了痛哭流涕的周丹薇特地为导演送去了生前最爱吃的红烧肉。

可见,纵使前半生命途多舛,纵使而今孑然一身,想要重新起步,永远不嫌晚。

她依旧是那个大众记忆里的“七十年代台湾第一名模”,依旧像过去一样,大方敞亮地活着,痛快开怀地笑着。

说完胡慧中和周丹薇的故事,再回到开头的这张合照。

大众总爱对“四位美人里到底谁最美”讨论得兴致勃勃,实际上,答案永远是各花入各眼。

1978年,就有台湾报纸做过一次“十大美人评选”,邀请来的都是像李行导演、琼瑶、邓光荣等知名演艺圈人士。

最终结果,票数最高的当之无愧是林青霞,24人中得了20票;排第二的是胡因梦(18票);第三名甄珍(17票);第四名林凤娇、何莉莉并列(16票);第六名是张艾嘉、王钏如并列(12票);周丹薇得了11票,排在第八。胡慧中因为后一年才横空出世,并没有出现在榜单中。

怎么说呢?

演艺圈的美人们如过江之鲫,甭管得票多少,能被叫得上名号、拥有不错资源的绝不在少数。但像林青霞这样凭借绝对美貌,红得发紫、红足几代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正因为竞争激烈难出头,古往今来,才会有那么多女星,在适婚年纪,把“泊个好码头”当成了人生目标。

可她们忘了,婚姻从来不是女人的终点,而是新考验的起点。

▲ 榜单里排行第三的甄珍,和谢贤离婚后,嫁给了绝非良人的刘家昌,彼此纠葛了几十载,最后闹到鸡飞狗跳(点这里回顾)。

▲ 排在第四的何莉莉,25岁嫁给了船王之子赵世光,此后几十年都在忍受着丈夫无止尽的绯闻,还有时不时冒出来的私生子(点这里回顾)。

▲ 还有排第六的“鬼后”王钏如,嫁给了蔡万春的三子蔡辰洋,结果“十信案”爆发,被迫远走他乡,再回来时,丈夫已然有新人在侧,离婚成了不二选择(点这里回顾)。

可见,美貌、姿色,从不能保证婚姻的一劳永逸。

最好的婚姻,是在彼此相爱基础上的共同进步,而进步和成长是为了服务自身,绝非出于取悦对方的目的。

偏偏女性常常容易被过度的自我牺牲精神所困。

用萧红的话说,“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这不是勇敢,倒是怯懦,是在长期无助的牺牲状态中养成的自甘牺牲的惰性……不错,我要飞,但同时觉得……我会掉下来。”

看看在婚姻里哑忍多年的周丹薇,直到撞了南墙,才终于晓得要回头。

而因为丈夫身陷牢狱之灾焦头烂额,还要面对记者咄咄逼人追问的胡慧中,何尝不是一样饱尝苦楚呢?

只能说,人活一世,想要舒坦过好这一生,有相知相许的伴侣相伴到老,除了读懂各种大道理外,还得要那么一点点小运气。

比如嫁入豪门的女星里也有幸运儿:

同样是通过李行导演电影走红的彭雪芬,24岁闪婚嫁给了新光吴家的吴东亮:

▲ 在今年的福布斯富豪榜上,作为台新金控董事长的吴东亮排在第34位,身价15.7亿美金。

曾被夫家嫌弃演员出身,也被限制各种条条框框,但最终还是靠着自己,在吴家彻底站稳了脚跟,成为了台媒口中的“最美董娘”。

他们的故事,我们留到下回慢慢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