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姚洋建议“取消中考”,实施十年义务教育,官方回应来了

为减轻学生负担,北大教授提议“取消中考”,家长对此表示很赞同。

一直以来,中国在基础教育层面都采取9年义务制教育,孩子从小学到初中期间的教育全隶属于义务教育,是必须接受的。

在义务教育期间,每一位学生的受教育权都会得到相关法律的保护,任何人不得阻拦或中断。不仅如此,义务教育期间的所有学费都是免费的,即使是私立学校,每个月在相关费用上也会给予学生一定的补贴。

总而言之,九年义务教育的意义是十分巨大的,它的存在让很多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拥有了改变命运的机会。同时,9年义务教育的存在,也极大地提升了中国的整体教育水平。

伴随着九年义务教育的好处日益显露,有越来越多的家长们认为:9年义务教育实在是太短了,一旦孩子中考结束之后,就享受不了这种教育福利政策了,万一中考被刷下来,就只能面临着直接进入社会或去往职业技术学校的命运了。

正因如此,现在越来越多的家长都将中考看得特别重要,面对中考总是如临大敌。很多家长为了提高孩子的学习成绩,不惜花费重金请各门学科的老师来给自家孩子进行考前突击。有些家长还会在考前大搞封建迷信,求神拜佛,以保佑我自家孩子顺利通过中考。

面对中考,很多家长都表现得过于紧张了,这份紧张的情绪也会相应地传递到孩子身上,让他们面临着更加巨大的学习压力。基于这样的现象,目前我国一些发达城市也在尝试着进行12年义务教育的试点工作。至于最终的成效到底如何,目前还不能定论。

前段时间,北大教授姚洋针对这样的社会现状,提出了一种改革措施,即废除九年义务教育,实行十年义务教育。在他看来,目前国内中小学生群体当中,存在着严重的内卷现象。这种内卷现象,并不是学生自发参与其中的,而是被学校强迫参与的。

也正是因此,很多中小学生都在本该充满天真烂漫的年岁里,过早地承担了学习压力和竞争压力。这对于广大中小学生的身心健康发展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

很多初中生在这一阶段,仍处于自控力普遍不高的状态,叛逆心理也常有。这些都是导致他们学习能力普遍不高的主要原因,对于学习以及如何学习,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

目前,很多初中生,都是在家长的引导或逼迫下,给自己树立了一个概念——我要上高中,且要上好的高中。

事实上,每位学生的发展状况都是不一样的,并不是每个学生都适合学习。

按照国家最新发布的普高职高1:1录取的政策来看,未来中考的竞争压力将会更加激烈。只有50%的学生能够有机会进入普通高中继续学习,而剩下的50%将会被送到职高学校学习专业技能。

在家长看来,进入职高学校就等于是失败,不会有什么好的未来,事实并非如此。与其将一个不爱学习的孩子送进高中,继续读那些枯燥乏味的书,不如趁早将他们送入职业学校,学习一个可以傍身的本领。

伴随着国家对于职高学校教育资源的不断倾斜,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职高学校将会拥有更高的教学水平和更加完善的管理制度,实现转型升级的职高学校,也将会有能力培养出越来越多的大国工匠。

姚洋所提出的十年义务教育,其实就是将小学的学制从6年变成5年,再将初中与高中合并在一起为一个新的5年学制。在他看来,这一阶段的学生能对学习有更加深入的认识和了解,也将会有更强大的心理抗压能力来应对各种内卷和竞争。

同时,他不建议在教育当中设置更多的分层教育,认为分层教育不仅会让社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也会影响到综合素质教育的发展。出于这两方面的考虑,他建议取消中考。

这一倡导,一经发出就得到了很多家长的赞成,他们纷纷表示,此举不仅能够帮助自己缓解和孩子之间剑拔弩张的紧张关系,也能给孩子充足的时间来思考自己的人生目标和未来发展方向。

从初中就开始对孩子们进行划分,实在是为时过早。一旦孩子被送进职业学校之后,由于素质教育的不完善,对很多事情的认知将会落后于那些进入普通高中的孩子。

如此一来,两者的差距又进一步被拉大,又有什么教育公平可言呢?

我国教育部也对此建议作出了官方回应:现阶段我国的基本国情仍然不支持实行十年义务教育,因此我们仍旧继续实行九年义务教育。

对于教育部的相关决定,广大家长和学生们要予以一定的支持和理解。不管是9年义务教育、12年义务教育抑或是10年义务教育,都是有关部门经过反复的研究和实践,得出来的最佳结论,不会因为个人的呼声而轻易改变,它们经得住时间考验。

北大教授姚洋建议“取消中考”,实施十年义务教育,官方回应来了。事实上,无论国家对于教育领域做出什么样的调整,学生和家长都不应该过度依赖于政策,要将重心放在自己身上,搞好学习、引导好孩子才是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