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威心里苦,北海舅舅建议换工作,未来需要仔细考虑

6月15日,郭威和生母许敏、生父姚师兵还有妻子田俊一家人,一起度过了一个温馨感人的生日。据说蛋糕是北海舅舅定的,这个舅舅对外甥的爱,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北海舅舅在6月15日已经回到了广西。坐着高铁,一张照片就打脸了那些说他欠债失信只能坐绿皮火车的人。而北海舅妈一句话,信息量极大。

郭威被人利用?

舅妈说,舅舅劝郭威换个环境,郭威心里太苦被人利用。郭威现在驻马店当辅警,据说工资不高,只有2000多。但是从之前寻亲以及他的领导同事都会来他家里做客看,郭威的工作环境应该还行。就是收入不高。

还有一个问题,这个工作是杜新枝或者郭希宽的朋友安排进来的。当然有参加考试,但是能有这个机会,首先是郭杜二人得知了消息。如今杜新枝跟许敏互相控告,郭威的前途势必有影响。

许敏和田俊家人聚餐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单位和领导、同事都好,但是如果真有郭杜的关系在,郭威的处境很尴尬。他29年生长于斯,自己过去的生活到底如何,比外人更清楚。如果没有对比,他也不知道自己或许被薄待了,或者被教唆而不自知。

郭威到底怎么被利用,是指20多年来被当作养老工具,还是最近被杜新枝说“撕掉了诉状重新改一份”,亦或是车来车往的接送?

杜新枝

北海舅妈点到为止,却留下了巨大信息量。不可直说的郭威,原来比大家看到的苦闷得多。各种批评也好,赞美也罢,29岁的人,在父母眼里,还是孩子。从稀里糊涂被喊去见姚师兵,当时的郭威,自认为自己很明白,但是很快就迷惑了。

北海舅舅一家

认亲之后发生的各种事,一定不停在冲击他28年来的三观。现在是他从迷惑又走向明白的时候。田俊一家人的支持也给了最有力后盾。

郭威生日蛋糕

没有人能指导郭威怎么做,因为没有先例,没有参考。心里再苦,只能先承受,再看究竟要怎么做才能顾到自己的小家庭和岳父母、亲父母的大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