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尽的红四方面军——开国四位女大校之一的老红军林月琴

林月琴(1914年1月18日-2003年11月22日),罗荣桓元帅的夫人。出生于安徽省金寨县一户小商人家。积极投身革命,是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总政治部干部部原顾问(按原副兵团职待遇),红军长征女干部。

林月琴像

父亲林维尹,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以开杂货店为掩护,秘密做党的交通工作。林月琴同志在小学读书时,受父亲和校长詹谷堂(中共党员)的影响,接受了反帝反封建的启蒙教育,思想进步,同情革命,向往着自己也能成为一个为穷人打天下的革命者。1929年5月,中共商城县委发动了立夏节起义,林月琴同志参加了起义游行,显示了不凡的组织才能,被推举为县苏维埃儿童团指导员,并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满腔热忱地投身于革命活动。同年10月,任鄂豫皖边区特委儿童局局长,组织儿童团员站岗放哨,维护治安,为根据地政权的巩固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后因其父被错划为“地主”和“改组派”,林月琴同志受到牵连,被免去儿童局局长,送“劳改队”。红四方面军主力向川陕边区转移,“劳改队”解散,人员遣送回家。林月琴同志坚决跟着红军走,组织了一些命运相同的姐妹跟在红军队伍后面,帮助部队烧水、做饭、洗衣、护理伤员。进入四川后她们被编为红四方面军的一个分队,由林月琴同志负责。

林月琴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03年11月22日6时33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

中国工农红军的女营长

1929年立夏节暴动(立夏节起义),詹谷堂率领南溪200多名农民和学生,参加了红军第三十二师。15岁的林月琴,这时也剪了长辫子,理成了新式的剪发头,从南溪跑到几十里以外的斑竹园,参加了妇女运动讲习班。

妇女运动讲习班的领导人名叫陈觉民,是个二十三、四岁的知识女性。陈觉民可以说是林月琴人生的第一位启蒙老师。她不仅提倡妇女剪辫子、反对缠脚、废除封建礼教,还宣传妇女翻身解放、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并号召女同学参加红军,为创建苏维埃政权而战。在陈觉民的教育和影响下,林月琴加入了共青团。1931年初冬,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三师在金寨麻埠建立缝纫兵工厂时,林月琴带领10多名青年男女前去参加。工厂领导给每个人发了个红袖标,就算是正式参加红军了。

红军时期的林月琴

1930年1月,林月琴同志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任红四方面军政治部宣传队宣传员,她和队员一起贴标语、作宣传,使劳苦大众了解了红军,看到了革命的希望。1932年9月下旬,红军主力部队过境后,皖西北苏区到处都是扶老携幼、提包推车,仓皇逃跑的老百姓,哭喊声连成一片。此时,林月琴也投入到“跑反”逃难的人群之中,跟随在红军队伍后面向西走。她还要干革命,还要当红军。

在沿途结成的“跑反队”中,林月琴从鄂东北就跟上了红军队伍。

林月琴因为有点文化,知道的革命道理也多,就主动承担沿途的联络工作。行军路上,尤其是越过平汉铁路以后,几乎每天都受到部队领导的劝阻。她们当然不肯回去,红军前面走,她们后面跟着走;红军途中休息,她们也就地休息;红军驻扎后,她们就主动帮助挑水、拾柴、烧火、做饭,或帮着做点针线活儿。

林月琴后被收留在七十三师政治部宣传队。师政治部主任张琴秋(后为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师师长)问情况时,林月琴高兴地说:“我是在去年这个时候当的红军,就在七十三师缝纫工厂当缝纫工,现在正式归队了!”

1931年12月任红四方面军后勤供给部妇女工厂厂长,后改任妇女工兵营营长,妇女工兵营,这个番号在中国工农红军的战斗序列中实属少见。工兵者,乃是担负野战工程保障任务的部队,主要用于构筑工事、抢修道路、架设桥梁、开设渡场、设置和排除障碍物。而冠以“妇女”称谓的工兵营,主要任务则是缝军衣、做军帽、织绑腿、打草鞋,以及担负后勤运输任务等等。妇女工兵营属于方面军总供给部编制序列,原本就是由随军被服厂改建扩编而成的,集建制军事化、生活集体化、行动战斗化于一体的特别“兵种”。她带领大家想方设法,克服困难,赶制衣帽、鞋袜、被装,解决了数万指战员的穿衣问题,受到了前方将士发自肺腑的称赞。在工作的同时,与时任后勤供给部总经理部军需处处长,总兵站部部长的吴先恩相识并恋爱结婚。1935年1月,随红四方面军主力参加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率领妇女工兵营担负筹备粮草,运送弹药等繁重、艰苦的人力运输保障任务。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曾担任过粮食局妇女运输连连长,后调中央卫生所护理班任班长。在长征中两爬雪山、三过草地,历尽艰辛,经受了千难万险的严峻考验。红二、四方面军会师后,随红军总部到达陕北。1936年10月经何长工同志介绍,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同年12月,调中共中央妇女部工作。1937年1月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

再嫁罗荣桓,前夫归来,毛泽东亲自解围

1937年5月16日,政治部内一片欢声笑语,罗荣桓的宿舍被林月琴打扫得一尘不染,因为这里将成为他们今后共同的家。

当时红军条件艰苦,一切从简,罗荣桓夫妇只能用家里仅有的白面做了一顿面条,招待前来祝贺的战友。

尽管如此,大家也是吃得津津有味,他们发自内心地祝福这对新人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婚后不久,罗荣桓奉命率军出征,林月琴独自留守延安,就在此时,一个意料之外的人突然出现,给他们的婚姻带来了危机。这个人就是吴先恩。

原来西路军兵败祁连山后,吴先恩并没有牺牲,而是率领残部冲出重围,进入祁连山深处,几经周折,历尽艰辛,终于到达延安。

到延安不久,吴先恩听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那就是林月琴已嫁作他人妇,成了罗荣桓的爱人。

与此同时,吴先恩死里逃生回到延安的消息惊动了毛泽东主席。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单单是林月琴三人的家事了。

罗荣桓和吴先恩分别是红四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的将领,这件事一旦处理不好,就会使两个部队产生嫌隙,不利于革命大局。

于是毛泽东主动找到林月琴,询问她的想法,没想到的是, 林月琴已经私下找过吴先恩,将事情的经过和盘托出。

听完事情的经过,吴先恩并没有像林月琴想的那样大发雷霆,虽然心中满是不舍,但他还是对林月琴表示理解,并痛苦地选择了放手。

毛主席听完林月琴的讲述,连连夸赞吴先恩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好同志。

后来罗荣桓回到延安,听说了这件事,就托人去请吴先恩到家里做客,想同他好好聊聊。

但吴先恩并没有接受邀请,只是让人转告罗荣桓,自己没有怨恨任何人,既然林月琴找到了归宿,他愿意祝福罗林两人一生幸福。

罗荣桓听后十分感动,发誓要守护林月琴一生一世。

1937年5月16日,林月琴和罗荣桓终成眷属。新婚之日,前来祝贺道喜的红军战友络绎不绝,欢声笑语、很是热闹。所谓“婚宴”,也只是用一位老战友从西安捎来的半袋白面,让伙房做了一大锅汤面条,拌以白菜和萝卜做成的酸菜,算是款待了前来贺喜的各方宾客,以及机关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当时才23岁的林月琴,跟着已经35岁的罗荣桓。

抗战时期的罗荣桓和林月琴夫妇

1937年年5月,在西路军覆灭,谣传吴先恩已经战死的情况下,林月琴与时任军委后方政治部主任的罗荣桓相识并结婚,不料吴先恩只是被国民党抓进了监牢,严刑拷打而坚贞不屈,后被中共营救回延安。林月琴闻讯几乎惊呆了,由于这个事件牵扯到两个方面军的恩怨,罗荣桓的朋友毛泽东亲自出面调解才让没闹出事来。后转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在校期间,系统学习了马列主义基础知识和党的历史,提高了思想理论水平和文化水平。

参与创办十一学校

1947年5月,组织上拟安排林月琴同志任东北野战军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罗荣桓同志知道后,考虑到前线干部的子女无学可上、无人照顾,为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要林月琴同志去办一所子弟学校,更好地培养革命后代,她愉快地接受了这项任务。同年7月,林月琴同志创办东北野战军干部子弟学校并任校长。办学初期,生活艰苦,条件简陋,她怀着对党的教育事业的满腔热情,亲自筹集教具营具,精心选调教员和医护人员,带领全体教职员工竭尽全力,不断改善教学和生活条件,把一个母亲全部的爱倾注在几百个孩子的身上,孩子们都亲切地称她“林妈妈”。她的出色工作,得到了时任中央妇委书记兼东北局妇委书记蔡畅同志的赞扬。

1951年初,林月琴同志提议,经中央军委批准,创建了北京十一小学,任校长。她提出要创建一流的学校,培养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继承和发扬人民解放军的光荣传统,把十一小学办成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园地。她关心同志,疼爱学生,任劳任怨,为学校全面建设呕心沥血,勤奋工作,以自己的模范行动,塑造了一个令人敬佩的模范校长形象。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十一学校已成为北京市一所闻名遐迩的重点学校,为国家和军队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

建国后首批授衔的大校

1961年林月琴被授予大校军衔,她是当时全军43名校级女性军官之一,并获得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1961年2月,林月琴同志任总政治部主任办公室副主任兼罗荣桓同志办公室主任。在照料罗荣桓同志生活的同时,为他承办文电,协助处理日常工作。她始终把自己作为一名普通工作人员,重要问题及时请示报告,并按规定程序办理。她还是罗荣桓同志联系群众、团结干部不可缺少的助手,对向罗荣桓同志请示工作和上门来访的客人,无论是高级干部,还是普通群众,都能热情接待,并协助罗荣桓同志解决了客人提出的问题。

建国后的罗荣桓和林月琴

1961年2月,林月琴担任总政治部主任办公室副主任兼罗荣桓办公室主任,由于罗荣桓身体多病,她任此职是为了方便照顾丈夫的身体。

其实,罗荣桓到苏联做手术后,身体一直没有得到完全康复,随着年龄增大,加上他的工作狂,身担要职(曾两度出任总政治部主任等),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后来他的肾脏完全坏死,丧失了基本功能,只得住院治疗。

而林月琴,这个事业心很强的女人不得不放下自己的工作,在这段时间她的主要任务就是照顾丈夫和儿女了。罗荣桓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需要她跑前跑后,而家里几张嘴也需要她张罗。

林月琴共生育了2子4女,其中长子罗北屯和长女罗林都是寄养到老乡家后不幸夭折的;次女罗南下身体多病,在15岁时得了恶性骨瘤,于1955年去世。罗南下是罗荣桓最喜欢的孩子,她的早逝令罗荣桓夫妻极其悲伤。另外,林月琴还有两个小女儿,生于1949年的罗北捷和生于1951年的罗宁。此时,唯一幸存的儿子罗东进已经22岁;但两个小女儿,一个10岁,一个12岁,还基本处在“嗷嗷待哺”的状态,够林月琴忙活的了。

其实,罗荣桓的结发妻颜月娥也给他留下一个女儿罗玉英,罗玉英在建国后来到北京找父亲,罗荣桓没有亏待她。因为她没有文化,罗荣桓把她接到家里教育,林月琴为了给她辅导功课,也没少费劲。1954年,罗荣桓把这个女儿安排到北京南郊的一个农场工作。

从罗荣桓的家庭来看,他们当时生活的并不容易。元帅又能怎样,罗荣桓向来是一个很讲原则的人,他一直保持着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林月琴怎能不配合?她只有跟着艰苦朴素,费尽心机把一大家子伺候好,她可是没少受苦。在家里,她不是个女强人,不是女大校,她只是一个淳朴勤劳的母亲。

不过,林月琴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被病魔纠缠的罗荣桓身上。在罗荣桓生命的最后阶段,他的肾脏完全坏死,不仅疼痛难忍,有时候还痒得要命。疼可以让人死,而痒可以让人疯。那时罗荣桓一旦痒起来,没有任何办法,是生不如死。看到丈夫难受,林月琴更加难受,为了缓解丈夫的痒,她就不停地,不厌其烦地用水给他一遍遍地擦洗身子……

那时林月琴也患有高血压,她不顾自己的身体,日夜坚守在丈夫身边。但罗荣桓最终还是没有挺过来,于1963年12月16日与世长辞,享年61岁。他是十大元帅中去世最早的,也是生命最短的。他的早逝,令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极为悲伤,当然最为痛心的就是林月琴了。她嫁给罗荣桓后,双方携手走过26个春秋,不离不弃,却没有能白首偕老,这是她永远的痛。

令林月琴最刻骨铭心的是罗荣桓临终前说的这样一句话,当时丈夫拉着妻子的手嘱咐道:

“我死后,分给我的房子不要再住了,搬到一般的房子去,不要搞特殊……”

罗荣桓去世家人守候在起身边

当时林月琴流着泪重重地点了点头,孩子们都伤心地大哭……

罗荣桓去世时,林月琴才49岁,她没有任何别的想法,只有沿着爱人罗荣桓没有走完的路继续走下去。干革命没有终点。

自觉抵制文革错误

“文化大革命”中,林月琴同志对林彪反党集团进行了坚决的抵制和斗争,受到林彪、叶群的打击迫害。1966年12月,叶群将林月琴同志打成“寡妇集团”的头子,并唆使一些人开会批斗,随后软禁在西山,家里受到非法搜查,子女亲属也受到株连。1969年10月,林彪背着毛主席以紧急战备的名义,将林月琴同志遣送到广东省从化县。面对逆境,林月琴同志非常坚强,从未动摇对党和共产主义的信念。

1978年5月,林月琴同志任总政治部干部部顾问,认真履行职责,为冤假错案的受害者反映情况,转递信件。许多历史遗留的老大难问题,都在她的奔走呼吁下得以解决。她十分关注军队干部制度改革,关注干部队伍建设,积极提出了一些有益的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