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无人机反恐,是保护平民还是滥杀无辜

就在美英澳组成新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并决定为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后没多久,美国五大军火巨头之一波音公司日前又宣布,打算在澳大利亚建立首家武装无人机“忠诚僚机”的海外总装厂。

据说现阶段,澳大利亚空军是“忠诚僚机”唯一的确认客户。

美国”军事“网站报道截图

这不能不让人想到美军无人机刚刚欠下的最新一笔血债……

无人机记录下的罪恶清单

上月底,在美国狼狈撤出阿富汗之际,美军以保护安全撤离为由对所谓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阿富汗分支(ISIS-K)目标发动无人机空袭,结果反而炸死10名阿富汗无辜平民,其中包括7名儿童。

总台报道员8月30日现场直击美军29日无人机空袭现场视频截图:附近居民还在整理轰炸后留下的车辆残骸。

在国内外舆论压力之下,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后来终于承认这次无人机空袭并没有消灭所谓的“恐怖分子”,并称误杀平民是“悲剧性错误”。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随后表示,此次“误杀”平民并非美国在阿富汗犯下的唯一罪行,过去20年美国在阿富汗发动的战争已经欠下累累血债,必须为此负责。

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

美军在“反恐”行动中使用无人机始于小布什政府时期。2016年,为缓解舆论压力,奥巴马政府曾要求美国军方和情报部门定期公布无人机攻击造成的平民死伤情况。但这一政策在2017年被特朗普政府废除。由于特朗普政府放松了空袭的交战规则,导致阿富汗平民死亡人数大幅上升。

无人机以其“超视距”打击能力著称。所谓超视距打击,说白了就是从人眼可见距离之外的很远处收集情报和发动攻击。美国越来越多使用无人机执行作战任务,一个重要理由是减少美军士兵和“平民”伤亡。但实际上,无人机作战方式本身就决定了其必然会殃及无辜。

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报道截图(题图为美军MQ-9"死神"无人机)

据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新闻调查社”统计,从2004年2月到2020年2月,美国在阿富汗、巴基斯坦、索马里和也门的无人机空袭造成910名至2200名平民死亡,其中包括283至454名儿童。

“新闻调查社”统计截图

还有媒体援引美国军方统计称,自2001年以来,美军在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也门和利比亚等国已经进行了近10万次空袭。美国布朗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在美国发动的所谓“反恐”战争中,估计有38.7万名平民死亡。

“新闻调查社”披露的在一次美军无人机空袭阿富汗行动中丧生的阿富汗儿童照片(从左至右,这些孩子遇难时年仅5岁、4岁、8岁、10岁、7岁)

曾在2006-2011年间担任美军无人机操作员的布兰登·布赖恩特多次参与过针对阿富汗等国的无人机袭击行动。退伍之后,他一直在反思和反对美军漠视生命和嗜血杀戮的做法。

前美军无人机操作员布兰登·布赖恩特

布兰登·布赖恩特:“(上级命令我)你的工作就是杀人和破坏,美军无人机操作员都是在刚刚高中毕业的男女生中招募。他们并没有丰富的社会经历,基本上也就是电子游戏玩家。但经过四个月训练,他们就可以决定人的生死。”

澳大利亚“对话”网站日前刊发的《关于无人机战争的五大神话已告终结》一文称,无人机已成为美国军队在“反恐战争”中的标志性工具。美国为使用无人机炮制了很多谎言,但它们已全部被事实戳破。

澳大利亚“对话”网站报道截图

文章指出,无人机战术在物理上的“偏远和隐蔽”性质阻止了对死伤人员的透明统计,剥夺了被袭击者的个人尊严;无人机袭击导致大量平民丧生,却没能创造出和平的国家,也没有击败恐怖分子,反而给几代人带来战争创伤。

无人机战争不会奏效——这是文章最后得出的结论。

拜登政府还要继续犯罪?

目前,美国国会正施压军方,要求其强化反恐战略,以应对美军撤出阿富汗引发的一系列风险。

为了挽回因“喀布尔溃败”而丢尽的政治颜面,美国总统拜登“誓言”将继续通过“超视距”方式在没有地面部队介入的情况下“反恐”。但专家警告说,拜登的策略可能会导致更多无辜平民丧生。

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报道截图

在美国知名网络杂志slate的文章中,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分析员布鲁斯·里德尔的观点很简洁: “超视距”打击并不精确。

文章披露,在8月29日喀布尔无人机袭击发生之前、期间和之后,美国官员没有获得任何情报。在有关平民伤亡的新闻报道发表后,美军中央司令部甚至“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美国网络杂志slate报道截图

迫于舆论压力,美国国防部发言人约翰·柯比9月21日宣布,将用45天时间对8月底“误杀”事件展开调查。但他同时表示,这项调查的目的是“提出建议,而不是采取行动”。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约翰·柯比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报道认为,柯比的表态意味着,这项所谓的调查只是表面功夫,并不会追究任何个人在杀害平民问题上的责任。

右为“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政治评论员卢·罗克韦尔

卢·罗克韦尔:“这就是典型的美国反应,他们(美军)经常空袭家庭野餐和婚礼现场,结果甚至没有人被追责。就算有人被追责,也只会是某个军衔很低的士兵,绝对不会是将军、上校。这起事件很可怕,但这只是美国一长串战争罪行中的最新一起而已。”

虽然柯比向记者辩称,“在避免平民伤亡方面,地球上没有任何军队比美国军队更努力”,但全世界都看到,在以往的无人机杀戮中,美国即使面对确凿证据,也往往会拒绝承认受害者是平民,而且几乎从未向平民受害者提供任何形式的赔偿或援助。

事实上,美国政府近年来多次表示不会就美军的战争罪行与国际调查机构合作,甚至对调查美军罪行的相关人士大肆报复。美国前空军情报分析员黑尔因感到良心不安而向媒体披露军用无人机滥杀无辜的机密信息,结果在今年7月被美国法院裁定违反《间谍法》,获判45个月监禁。

美国“拦截”新闻网(The Intercept)

对于8月29日的喀布尔无人机袭击,虽然美国军方最终在舆论压力下承认“误炸”并道歉,但阿富汗舆论担心美国“想用一个道歉了结一切”。

作为受害者的亲属,阿富汗人穆罕默德·纳西姆在接受总台记者采访时不停地重复着“战争”和“罪犯”两个词。

穆罕默德·纳西姆:“那些美国人通过电视或媒体说一句‘对不起我错了’就够了吗?美国应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策划并实施这次袭击、导致悲剧发生的人带上法庭,这就是我最想让美国政府、想让全世界和联合国做的事情。”

来源:环球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