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暖被窝”背后的真实湘阴:未婚老男人很多,相亲没人要

红星资本局原创

记者|杨佩雯

责编|任志江 编辑|余冬梅

近日,湖南湘阴县民政局在回复相关建议时称,农村大龄未婚男性的婚姻问题正在逐步由个人问题转化为社会问题,“要鼓励农村女青年留在家乡。”

而后,学者姜文来发表评论《“暖大龄男被窝工程”很有必要》,称“社会开展‘暖农村大龄男被窝工程’很有必要,让广大农村大龄男感到更加幸福。”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网友们的质疑下,上述评论标题改为《“解决农村大龄男娶媳妇难”很有必要》,与“暖被窝工程”相关的文字表述也已删掉,但对于此事的议论却没有结束。

“暖被窝工程”为什么会被提出?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过去三年,湘阴县不仅是结婚登记的夫妻数量在下降,就连出生人口也在连年下降。

资料图 图据IC photo

还原一个真实的湘阴

出生人口5年下降43%,没结婚的大龄男人很多

在“暖被窝工程”相关评论引起热议后,湘阴县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县城,也引发大家好奇。

10月11日,红星资本局辗转联系到傅大伟(化名),他是湘阴县石塘镇的村民,出生于1974年,至今仍是未婚。

傅大伟告诉红星资本局:“相亲没人要、相不中。原因可能有很多,具体我也搞不清楚,可能是现在的女孩子眼光高。”

“我自己没讨到老婆,像我这样的‘老男人’很多,30多岁、40多岁还没结婚的。”傅大伟说。

当问及是否有很多女青年外出打工时,傅大伟称确实有很多人外出打工,但是他现在在家做农活,没有外出打工。

2020年9月,红星资本局走访湘阴县附近的村落时发现,湘阴县大多农户家中都修有风格各异的新式自建房。有农户家中或农村超市中,都有多个男士围坐打扑克牌或麻将。

数据也显示,湘阴县结婚的夫妻数量从2018年起不断下降。2018-2020年,湘阴县全县的结婚登记数量分别是6620对、3958对和3700对。

结婚夫妻数量下降的同时,湘阴县出生人口也不断下降。

红星资本局翻阅湘阴县的统计公报发现:从2016年到2020年,该县的出生人口连年下降,分别是11000人、10875人、9188人、7705人和6312人。

单比较2016年和2020年,湘阴县出生人口在这5年的时间里,下降了约42.62%。

今年10月,在回复相关建议时,湘阴县民政局称,目前农村大龄青年择偶难问题比较普遍和突出,农村大龄未婚男性的婚姻问题正在逐步由个人问题转化为敏感的社会问题。

“教育和引导农村女青年热爱家乡、建设家乡,鼓励她们留在家乡,改变家乡的面貌,努力降低农村男女青年失调的比例。”湘阴县民政局回复称。

需要说明的是,以湘阴县2020年的出生人口来看,男女性别比仍然处于失调状态:每出生100名女婴,就有110.77名男婴出生。

而据第七次人口普查公布数据,全国的总人口性别比为105.07:100,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1.3:100。

湘阴经济情况如何?

紧邻省会长沙,GDP为岳阳中上水平

“鼓励农村女青年留在家乡”的建议提出后,大多数人或许都认为:湘阴县可能是个贫穷、落后的小县城,但真实的湘阴县并非如此。

公开资料显示,湘阴县隶属于湖南省岳阳市,并且紧邻湖南省的省会长沙市,县城距离长沙的中心城区只有38公里。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湘阴县隶属于岳阳市,但仍被纳入长株潭区域一体化发展,全域处于长株潭半小时经济圈,被认为是长株潭城市群融入长江经济带的“第一站”。

据湘阴县官方披露,在2020年,湘阴县完成地区生产总值339.80亿元,在岳阳市13个区县中,属于中上水平。其中,湘阴县的第一产业增加值71.67亿元,第二产业增加值124.88亿元,第三产业增加值143.24亿元。(注:第一产业是指农、林、牧、渔业;第二产业是指采矿业、制造业、电力和热力等的生产和供应业;第三产业即服务业。)

以同属岳阳市的平江县来看,其在2020年完成的地区生产总值330.79亿元,低于湘阴县。其中,第一产业完成59.75亿元,第二产业完成118.86亿元,第三产业完成152.18亿元。

有经济学家认为,和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第三产业仍有较大发展潜力,因此常使用第三产业占比这一指标来判断中国及各省份的经济发展质量——第三产业占比越高,经济越发达。

以湘阴县公布的数据来看,其第三产业占比约为42.15%,高于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

其中,旅游业也属于第三产业,而湘阴县共有8个旅游景点,包括一家4A级景区和三家3A级景区。仅在2020年,湘阴县共接待463万游客,旅游产业总收入约为45.15亿元。

2021年3月16日,湖南湘阴斗米咀的油菜花吸引游客游玩。图据IC photo

湘阴县民政局回应:

只是鼓励,不是强制要求留在家乡

在此事发酵后,网上的质疑主要集中在于相关评论涉嫌物化、歧视女性,把女性看做是“暖被窝”、生育的工具人。

有网友认为,既然农村大龄未婚男性的婚姻问题不好解决,为什么湘阴县民政局不鼓励他们走出去,而是鼓励女性留在家乡?

10月8日,红星新闻曾采访湘阴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此前发布内容并非物化女性、歧视女性,仅为倡导和鼓励,而非强制性要求农村女青年留在家乡。

“如果都去一线城市,小县城怎么建设呢?都集中在大城市,人口怎么管理呢?建设家乡,本来就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上述工作人员称。

另外,提出“暖被窝工程”的姜文来也曾回应媒体称,希望大家能够将焦点放在关注部分地区农村大龄男娶媳妇难上,但并未进一步回应其所写评论引发的争议。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除了鼓励农村女青年留下来,湘阴县民政局还提出了四点:

通过宣传活动引导人们逐步摒弃农村结婚的繁杂仪式和昂贵的彩礼聘金,树立节俭的婚姻观;

简化投靠手续,方便投靠落户;

搭建相亲平台,创造交流机会;

做好就业工作,提高收入水平。

官方调研农村男性结婚难

大龄男青年择偶难,经济是首要限制条件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农村青年结婚难的问题,也并不只存在于湘阴县。

据媒体报道,国家统计局今年部署了一项“农村青年婚姻关系”调研,部分地区的调研报告已经出炉,结果显示:农村青年结婚难、结婚费用高、生育意愿不强是当前较为突出的问题。

以青岛市农村青年婚姻关系的调研报告为例,已婚占比约为52.63%,未婚有恋爱对象占比为15.48%,未婚且无恋爱对象占比为29.41%,离异占比约为2.48%。

一方面,女性的婚姻更趋于稳定,男性离婚占比(3.35%)比女性离婚占比(1.39%)高1.96个百分点。

另一方面,大龄男青年择偶困难,未婚且无恋爱对象的男性比女性高6.71个百分点。细分来看,在31-35岁未婚且无恋爱对象的人群中,男性的占比比女性高7.57个百分点。

上述报告还指出,缺乏经济基础、没有稳定收入、经济条件差是当前农村男青年择偶困难的首要限制条件;个人形象或能力差也是农村适龄男青年未婚绊脚石。

与此同时,“天价彩礼”也是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

报告指出,农村青年结婚费用包括置办独立婚房、彩礼礼金、置办婚宴酒席、置备家用汽车和购买金银首饰等,平均费用30万元以上。

报告还称,结婚花费以男方家庭承担为主,总费用男方承担全部或绝大部分的占比分别为17.42%和55.06%。51.69%的调查对象系双方家庭协商确定彩礼,24.16%和19.1%的调查对象按家庭经济情况和按“约定俗成”的价位确定彩礼。

上述报告建议称,要发展经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要推动农村精神文明建设,提升农村青年能力素养,并推动文明婚俗改革,给农村青年牵线搭桥以提供精准婚姻服务。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红星新闻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