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岁大爷坦然谈性生活 凭什么老年人的欲望叫“为老不尊”

“性”这个词语似乎天然不会与“老年人”挂钩。

当它们并排出现的时候,会有人问:老年人也需要性吗?

老年人有怎样的欲望?

他们渴望怎样的性生活?

他们如何在身体机能衰退的情况下解决需求?

……

在大多数人的误解里,性是年轻人的激情和欲望。而老年人的性需求,消失在我们的讨论范围里。

困境和欲望

《一条》曾经做过一份在线调查:“你认为你的父母还有性生活吗?”

近1000份答卷里,有85%的年轻人认为父母已经没有性生活。

“父母身体都不太好了,应该不行了吧。”

“他们早就分房睡了,应该没有那方面的冲动了吧。”

……

真相可能与年轻人的想象相去甚远。

潘绥铭教授的《给“全性”留下历史证据》中写道:在中国55-61岁的老年人中,53%的人每月至少有一次性生活,还有14%的老年人可以达到每星期1次以上。

同时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 ,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中 , 丧偶的老人达到4747.92万 , 占比26.89%。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速,丧偶数字还在继续攀升。

一边是普遍的误解和忽视,一边是客观存在且难以排解的需求。独身的老年人往往以自己的方式向外试探。

访谈节目《和陌生人说话》讲述过这个颇具争议的话题——“老年人无处安放的性与爱。”

节目中反复出现的北京菖蒲河公园,又被称为“老年相亲角”,常年聚集着来相亲的大爷大妈们。他们不仅寻求情感慰藉,也追求炽热的“性”。

节目里64岁的胡大爷,做过最浪漫的事是鸳鸯浴,情到浓时会当街热吻。

他说:“我有一颗滚烫的心,随时想献出来。”

老人们对于性的需求是客观存在的。

英国学者曾对7079名50岁以上的老年人进行了调查。绝大部分80岁以前的老人都“性趣盎然”。

但相比年轻人的亲热,大家更容易替老年人的需求感到尴尬。

大多数人的潜意识中,性仍然是繁衍的代名词,人们羞于谈论性的愉悦,更羞于谈性欲望。

同时,年轻人的性意识解放也远未普及到老年人群体,即便是以青年群体居多的网络空间里,关于老年人的性新闻也常常会出现“为老不尊”“老色鬼”这样带有侮辱性的标签。

在这种“尴尬”下,大家避免谈论老年人的性,更多将他们塑造成为含饴弄孙、内敛温和的刻板印象,他们的性与爱被模糊至无形,甚至自身也被去性别化。最原始的生理需求,被无端地消解了。

人本能的欲望并不会随着机体的衰老就褪去,他们在逐渐老去,但他们也同样需要爱、陪伴和性。

疾病

与社会其他人群相比,老年人拥有的需求出口少之又少。

他们往往对自己的性欲有着很强的羞耻感,再加上没有合适的出口,转而选择商业性性行为。这指向了另外一个有关性的困境——艾滋病。

世卫组织数据显示,中国自我报告因商业性性行为感染艾滋病的老年男性患者比例达到了60%。

2017年,《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第一次提到,将老年人列入艾滋病重点宣教人群。

2019年,中国新诊断报告艾滋病感染者中,25%都是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其中男性感染病例报告数量增长尤其明显,2019年新诊断报告60岁及以上男性艾滋病感染数是28700例,较2010年增加500%。

老年艾滋病患者数量连年增长,已经成了全球性的公共卫生问题。

并且,《2005-2012年中国老年人艾滋病流行趋势及空间分析结果》显示,7年间,性行为传播在老年艾滋病感染途径中的占比逐年增长,到2012年近90%老年艾滋病都是由性行为传播

稍微不同的是,根据杭州疾控中心统计数据,老年男性艾滋病感染主要是与婚外异性有性接触,其中也有一部分是同性行为造成感染。而老年女性则多是婚内性行为。

原因一方面是老年人对安全套的重视不够:美国芝加哥曾有学者做过调研,60岁以上单身女性,在性行为中使用安全套的,仅有40%。

据京华时报报道,北京爱心传递老人关爱中心曾接触过一位50多岁的李先生,他在跳广场舞时结识了许多性伴侣。李先生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早就没法让人受孕了,就没有使用避孕套。在查出感染艾滋之前,他已经和50多名女性发生过关系。

在很多老人的观念里,安全套就是避孕工具,当女性已经闭经,不用担心怀孕风险时,就不必使用;男性可能因勃起功能问题,无法有效使用安全套。预防艾滋病的最主要工具,就在老年人的性生活中被忽略了。

另一方面,很多老年人面对性欲有强烈羞耻感,找不到出口时,他们会选择风险极高的商业性性行为,来满足性需求。

很多老年人受经济能力限制,只能选择便宜的性服务,这无疑也增加了感染风险。数据显示,收入越低的女性性工作者,感染艾滋概率的风险越高。

这些都在证明一件事——我们当前这一代老人,才是最缺乏正规性教育的一代人。

性学专家马晓年曾把中国的性教育分成三个阶段:

1949-1977年,是性教育禁闭阶段,人们对性的认知仅限于“生育手段”;1978年-1987年,是性教育萌芽阶段,人们开始慢慢意识到,性除了生育,也可以是追求身心快乐的方式之一;1988年以后,才算是性教育发展阶段。

而这一代老年人,大多出生成长在禁闭阶段、萌芽阶段前期,他们的青少年时代基本没有接受过正规性教育,所以很多老年人现在就是“性盲”。

王兵的《老年人群的性教育》里提到一项调查,他的受访者是341名60岁以上的男性,在健康组的171例中,有73.1%的人是由心理因素导致性生活障碍,16.4%是配偶因素,只有10.5%是生理因素所致。

在果壳的报道中,生殖男科的方祺医生聊起自己接诊过的一些老人:大多数都很扭捏,总是先自我批判一番——“怪不好意思的、医生你别笑话、这把年纪还有那方面需求”……

方祺医生说,面对这些患者,他首先会从心理上帮老人减轻负担。可也有不少同行,会在背后调侃笑话这些患者。“老年人不该拥有性生活”依然是“主流思维”。

偏偏,老年人又是性生活更容易出问题的群体。

衰老改变了身体,例如,女性在闭经后,子宫萎缩可能会导致阴道角度改变,外阴脂肪退缩使得缓冲作用减少,阴道变干等等现象,都可能导致性交疼痛,影响性欲和体验。

而男性则多要面对“力不从心”的困扰,睾酮水平下降导致男性容易出现前列腺增生。性功能障碍、勃起困难则可能导致无法有效使用安全套等等。

一些求助无门的老人,会选择自己解决。

2017年,密歇根大学全国健康与老龄化调查对65-80岁的老年人进行了一系列调查,受访人群中,有18%的男性和3%的女性都曾服用药物或补充剂来改善性功能,在这些人中有77%都认可药物有帮助作用。

但是,未经医嘱擅自服用这类药物,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尤其是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等慢性疾病的老人,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的药物可能会带来很多副作用。

当年轻时的正常需求,变成了一种社会性“罪名”,很少有老人能够坦然面对。

当他们的性生活出现问题,性需求得不到满足时,就很忌讳向医护人员、子女求助。

也有些老人会默认这些偏见,自觉接受“主流”的规训,他们赞同“老年人要清心寡欲才能养生”,觉得“老年人过夫妻生活是不正经”……

社会学家孙歆雨评价老年人感染艾滋时说:“片面地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老年人没有多大意义。”。

理解、关爱、引导老年群体,通过正规安全的行为,满足性需求,是更重要的事。

更广泛,更亲密

医生方祺曾经将一个人的性生活历程比作是开车看风景。

“年轻的时候,油门踩得比较狠,甚至还会飙车,有时奔波于旅途之中,根本来不及欣赏风景;老了之后,有些零部件出了问题,但这不代表车只能报废了,而是代表保养和维修的频率会比以前高、部位比以前多,你仍旧可以开着它去欣赏风景。”

现代人满足生理需求的手段越来越多样化,老人的性行为也正在变得更加丰富。

在电商平台,我们可以透过购买大数据看见老年人性生活的一角:润滑液是“人气最高单品”,消费人次比例占到25%,且购买过成人用品的老人中,有15%都购买过情趣内衣等“助兴”类商品。

事实上,老年人的性行为不必被年龄所僵化限制。相反,他们可以利用更合适的性行为来满足情感愉悦。

在对身体健康的影响上,性并不是负面的。

一项关于《老年男性和女性合作性行为和心血管风险的全国研究》的数据显示,能通过性生活感到愉悦的女性,晚年罹患心血管疾病的可能性更低。

心理健康上,性生活稳定、和谐的老年人,生活质量和自尊感更高。老年人退休后时常出现的焦虑、抑郁、孤独,一定程度上都能通过健康的性生活去缓解。

身体机能上,适度的性生活,还有助于刺激中老年人身体激素分泌,调节大脑神经系统,增强机体适应性,延缓衰老。

并且,老年人不一定要通过普遍认知中的性行为来得到满足。英国一项针对6879名老人的调查显示,老年女性对性生活的满意程度,跟拥抱、抚摸、亲吻呈高度正相关。

也就是说,当生理机能衰退时,除了寻求专业医护人员的帮助,老年人还可以通过一些广泛性、边缘性的动作,来寻求满足。

英国皇家护理学院曾列举过老年人性行为行动指南,拥抱、接吻、跳舞、赤裸相见、同床共枕……都可以是满足老年人性需求的行为。

显然,人们对于亲密接触的欲望并不会随着身体机能的衰退而萎缩,甚至会因为这样的亲密而得到慰藉。

性治疗师童嵩珍接受果壳采访时,聊起自己曾接诊过的一对80岁老夫妇。

患有脊椎炎的老奶奶,20年前中风过的老爷爷,一个走一段路就得停下敲敲背,一个半侧身体没有力气。他们找到童嵩珍,想让她帮助他们完成人生最后一个心愿——再进入彼此的身体一次。

老人很愿意配合治疗,对童嵩珍布置的“课后作业”极为认真,三四个月的诊疗后,他们成功了。

对于性与爱的需求,并没有因为日渐松弛的肌肤和衰老的机体而丧失。

他们与爱人不断磨合、发掘出身体更多可能,寻求更广泛、更亲密的性生活方式。

对老年人来说,年龄可能不是影响性与爱的关键因素,忽视和偏见才是。

有些时候,我们在谈论老年人的性需求,也是在谈论他们的孤独和寂寞,谈论那些无人倾诉、无人理解、不懂表达的时刻。

*参考资料

潘绥铭.给“全性”留下历史证据[M].香港:有限公司,2017.

金宗兰, 陈萍萍, 陈梅霞, 汪蕾, 傅敏燕, 纪周琴, 周华琴, 张贤生. 中国女性性功能障碍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公共卫生.

王兵.重视老年人群的性教育[A].

果壳:假装“无性”的中国老年人:谁来关心他们的需求和愉悦?

https://mp.weixin.qq.com/s/y_Uwcq89olIIEtK6x7yt2A中国老年人性生活真相

https://zhuanlan.zhihu.com/p/51558152?utm_source=wechat_session

National Poll on Healthy Aging,2018.

https://www.healthyagingpoll.org/reports-more/report/lets-talk-about-sex

Tetley, J. W., & Lee. ‘How long will I love you?’Sex and intimacy in later life.[D], 2017.

Lee DM, Nazroo J, O'Connor DB, Blake M, Pendleton N. Sexual Health and Well-being Among Older Men and Women in England: Findings from the English Longitudinal Study of Ageing. Arch Sex Behav. 2016 Jan;

出品人丨杨瑞春 主编丨赵涵漠 责编丨郝昊 运营丨菜菜 数据丨数可视uki 撰文丨今鱼、凡子 设计丨数可视翁卓异 数可视谭静 编辑丨菜菜 出品丨腾讯新闻 谷雨工作室

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