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中快速形成的民间救援网:正骨店理疗师“秒变”救援队员

山西霍州山头村灾民安置点,村民挥手送别救援队。图/北京平澜公益基金会

10月9日,山西遭遇极端暴雨灾害引发全民关注,汛情严重、群众被困的消息陆续传来。

早在10月3日,暴雨就已开始侵袭山西。随着灾情加重,来自社会各界的救援组织、志愿者开始加入到救灾行动中,线上协调、实地支援……在政府救援之下,一张巨大的民间救援网络自发地形成了。

第一反应

洪水是缓慢累积起来的。 从9月末,山西省内就开始了断断续续的降雨,水量逐渐突破历史极值。零星有桥梁被冲垮、山体滑坡的新闻传出来,起初并没有引起大家过分担忧。10月3日开始,持续性大暴雨不停歇地下了三天,情况逐渐严峻起来。

山西临汾市永和县城,山体滑坡后,大片黄土裸露。图/齐水勇

10月6日早上7点多,山西洪洞曙光救援队队长、康复理疗师贾晋正在自己的正骨店里忙碌,突然接到当地110指令:洪洞发生两处窑洞塌方事故,两名村民被埋,情况危急,急需支援。“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带装备救人”,贾晋说。

山西洪洞曙光救援队队长贾晋,是一名康复理疗师。民间救援队员大部分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受访者供图

随即,接二连三的受灾消息陆续传来:一处桥梁被冲垮,交通阻断,有两个小孩被困在村中孤岛上;一处煤矿附近的山体有移位可能,附近407户村民急需转移至安全地带……

山西暴雨后被冲断的桥梁。图/北京平澜公益基金会

贾晋率领的山西洪洞曙光救援队成立于今年6月,正是在前不久援助河南水灾的行动中组建起来,由27名经过专业训练的救援队员和261名志愿者组成。

身处受灾一线,他们和山西当地的天龙救援队等团体,是第一批开始行动的社会救援力量。

必须要做点什么

10月6日下午,在得知山西洪涝灾情严峻,意识到“灾害来临”的时候,厦门曙光救援队队长、全国曙光救援同盟指挥长王刚正在厦门防疫现场布置工作。他马上召开线上会议、部署抗洪行动。但棘手的是,不久前的河南抗洪和当下疫情防控,已经使队伍过度消耗,资金、物力短缺。

想到之前在河南救灾时,山西的队友们也曾奔赴一线支援,“这次山西有难,我们不能不管”,王刚没什么犹豫,启动团队备用金,尽全力支援山西,“能做多少是多少”。

在河南暴雨救援现场的王刚。图/商华鸽

6日当晚,紧急会议一直开到了凌晨一两点钟,王刚和队员们分析这次山西灾情集中在汾河、沁河流域,于是决定先驰援受灾严重的霍州、洪洞等地区,把有限资金用在刀刃上。

会议开完的7日早上8点,第一批支援的曙光救援队已在赶赴一线的路上。前方172名队员实地行动、后方67名队员线上协调,一支由社会成员组成的专业救援队就这样迅速、高效地运转起来。

山西洪洞曙光救援队队长贾晋在一线沟通救援事宜。图/曙光救援队

差不多和曙光救援队同时,在西安读大学的山西籍学生小祁正着手创建“山西暴雨求助文档”。家在太原的小祁国庆假期虽未回家,却一直关注家乡的暴雨情况。看到网上越来越多水灾求助消息后,她意识到“这不是单纯的暴雨”,而是一场灾害,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

6日晚22点36分,小祁在朋友圈提出:“山西暴雨,在想要不要建一个像河南暴雨那样的腾讯文档,不知道会不会对救援人员有帮助”。

小祁此前并没有从事社会救助的经验,出于一名大学生的满腔热情,她用了不到1个小时,搭建起了最初的求助表框架。23点21分,她已经将表格发布在个人朋友圈和微博上。

小祁创建的山西洪灾求助文档。

出乎意料的是,表格传播速度极快,刚发出去就陆续有几十个人联系到她,大多是和她一样关注山西灾情的大学生。当晚小祁就组建起了一个100多人的线上志愿者工作群。

参与编辑、上传信息的人越来越多,汇集到的求助信息、受灾路况、物资捐助等关键内容迅速丰富起来,信息核实、表格维护工作量也越来越大。难度超出预料,小祁找到更有经验的河南暴雨救命文档创建者李睿帮忙,一起理顺文档思路,管理社群。

有不少留学生也关注到了灾情,大家按照中美时区分成12小时值班小组,两班倒,分工进行信息搜集、核实、整理等工作,确保24小时有人维护表格更新。

10月7日上午,距离表格建立过去不到10小时,数百名线上志愿者的工作就已井然有序。为了避免在线编辑人数太多造成卡顿,他们及时调整编辑权限,设立5个灾情信息登记入口,分类收集、缓解主表格压力。

这份求助表格很快得到腾讯文档官方关注,成功对接到前线救援人员,为实施高效救援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10月9日早,临汾蓝天救援队接到求助信息后,帮助霍州市王庄村尿毒症患者张海霞紧急转移,前往医院做透析。图/临汾蓝天救援队

动起来就不冷了

山西地形复杂,多山地、丘陵,受灾点分散在各个村落,救援队必须分成多个小组,力量分散;加之乡村之间道路塌方、桥梁被冲毁,交通受阻,山区通信不发达,更对救援人员进入现场造成了极大困难。

一辆运送物资的皮卡车陷入泥泞中。图/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

在冲到一线展开救援的途中,贾晋和队员们想方设法克服困难,和湿滑的路面、湍急的泥流作斗争。绳索、橡皮船、挖掘机,都是他们前进的交通工具。

降雨时断时续,又赶上北方寒潮来袭,气温骤降,队员们在寒夜里穿着被淋湿的衣服作战,冷得直打哆嗦,而御寒的方式就是多干活,“动起来就不冷了”。

救援队夜晚涉水作业,前往救灾地点。图/曙光救援队

这次山西水灾降雨量和伤亡情况不及河南暴雨,但救援工作难度更大、保暖等各项物资输送需求量更广。这一实际情况在灾情开始阶段,由于社会关注度太少,仅凭当地救援力量远远支撑不住。

10月7日左右,身在北京的山西籍公益人王忠平收到来自山西抗灾一线救援队的求助讯号:家乡灾情严峻,物资和人手严重短缺,急需外界支援!

王忠平是合众泽益志愿服务中心的创始人、全国志愿服务培训专家,在公益行业积累了广泛的资源和影响力。收到灾情求助消息,他立即筹划动员当地和省外公益组织一起联合支援山西。

10月8日,王忠平与同为山西籍的公益人吕全斌、张强等,四处联系公益组织和志愿者,筹备救援协调平台;10日,筹备工作完成,“社会力量支持山西抗洪协调平台”正式成立。作为民间自发的协调组织,主要对接省内灾情需求和省外社会救助资源,充当信息中枢。

参与“社会力量支持山西抗洪协调平台”工作的志愿者们。受访者供图

王忠平作为发起人和总负责人,初始阶段几乎全天都待在书房电脑前工作,召开视频会议、回复30多个微信工作群里的上百条消息。

需要协调对接的事项异常繁杂:救灾资源来自社会组织、企业、个人,而这些资源又需要对接到当地政府和救援组织,确保精准落地执行到灾区,每一个环节沟通量巨大,耗时耗力。

王忠平将自己100%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志愿救援工作上,每天忙到半夜两三点才睡,第二天早上6点多又被各种信息催醒,睡眠时间压缩到极点,本职工作只能暂时抛在一边。

但救援协调工作中让王忠平觉得最困难的,不是自己有多辛苦,而是数千名一线志愿者们的保险问题。有志愿者开车奔赴灾区救援,结果车被泡在了水里;有女志愿者在前线断水断电的帐篷里执勤,坚守一星期没下岗......看着这些自发自费去帮助灾民的“最可爱的”志愿者们财产和人身安全没有保障,王忠平很忧心。

一直以来他都希望推动政府或保险公司让前线志愿者们能购买一份保险,但因为灾情救援属于“主动涉险”,且志愿者数量庞大,没有哪一方愿意承担。

山西天龙救援队转移受灾居民。图/壹基金

救援队员协助山西介休市桑柳树村进行农田排涝。被淹过后,这一季农作物面临绝收。图/赵明庭

热血和坚持

构成这张民间抗洪救援网络的,是一个个充满热血、怀揣理想的个体。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鲜活的、正在发生的故事。

10月8日,正在前线救援的贾晋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奶奶因病去世。 他甚至没时间悲伤,请了半天假,连夜开车四小时回到山西忻州家,第二天中午出完殡,又立即返回前线继续战斗。队友们劝他先在家料理完丧事,前线的工作大家分担,他没同意。

贾晋从事社会救援工作6年,让他感触最深的一次,是他和队员们搜救一位溺水失联3天的人,找了很久一无所获,但他们没有放弃,最后打捞上来时,旁边的家属情绪激动到跪地感谢,“没有经历过的人可能无法理解家属的那种心情”。这一幕是他坚持下去的动力。

领到保暖物资的受灾村民。图/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

王刚是退伍军人出身,参与过2008年汶川地震救援,2014年成立厦门曙光救援队。他还记得队伍的第一次行动是去支援云南鲁甸地震,他和伙伴们只有两台二手越野车,连头盔都凑不齐。而7年后的现在,曙光救援队已经发展成一支专业的综合性救援队伍,具备山地、高空、心理干预等多方面专业救助能力,队员遍布全国。

王刚记得很清楚,从2015年5月到2016年7月,他有超过10个月都在灾区奔波,西藏、缅甸、尼泊尔;地震、难民、水灾……只要能出一一份的他都往前冲。

为了支持救灾工作,他负债累累,借钱救援,能找的朋友都找遍了。走投无路的时候,他卖掉了自家两套房子。同为救援队员的妻子罹患癌症,他婉拒了接受队员的捐款,“这些钱应该给更需要的人”。

王刚与同为救援队员的妻子。受访者供图

和王刚一样,王忠平也参与过汶川地震救灾,曾在四川绵阳灾区待了一年时间,和当地灾民们同吃同住。那段经历他记忆深刻,在夏天热、冬天冷的板房里,他和当地居民、志愿者一起做灾后重建工作,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正是那段经历让他决定从事社会公益事业。

暴雨过后,乘坐救援队车辆转移的村民们。图/曙光救援队

小祁同学还记得自己建立山西暴雨文档后搜集整理的第一条灾情求救信息,是她在微博上看到的一则晋中地区寻人启事。在核实时,怕贸然打电话打扰对方,她设法添加了微信,核实了对方身份、失踪人员具体信息。这条求救信息也由其他志愿者,给到了前线救援队。

这段时间小祁一边上课一边维护运营表格,她刻意避免去看新闻,害怕看到不好的消息会忍不住哭。但她的眼泪还是没能忍住:

10月13日,一位村支书加了她微信,问:“你就是祁一菲?”在得到肯定答复后,他说:“太感谢你了,有你的帮助,我们全村老百姓有救了,太感激了。”

小祁被感动到抱着手机坐在电脑前哭。

撰文|刘瑞编辑|周维

出品|腾讯新闻

特别鸣谢|社会力量支持山西抗洪协调平台 曙光救援队 中国扶贫基金会 北京平澜公益基金会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 山西天龙救援队 壹基金 介休市红十字救援队 北京红十字基金会 临汾蓝天救援队 爱德基金会 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 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以及所有助力山西抗洪的民间救援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