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对朝阳群众来说,举报失德艺人根本不算事儿

手莫伸,伸手必被朝阳群众捉——这不,被坊间戏称为“世界第五大王牌情报组织”的北京朝阳群众又立新功了。

这回被捉的是“钢琴王子”李某迪,10月21日晚,微博账号“平安北京朝阳”发布通报称,朝阳公安分局接群众举报后,依法将卖淫违法人员陈某卉(女,29岁),嫖娼违法人员李某迪(男,39岁)查获。

舆论瞬间沸腾,议论方向则兵分两路:一是吃瓜,浓眉大眼的同志也“叛变”了,好一番慨叹;二是夸夸,对朝阳群众表达敬仰,认为他们的情报搜集能力过强,戏称朝阳群众堪比美国中情局、以色列摩萨德、英国军情六处和前苏联克格勃,是“世界第五大王牌情报组织”

(图源:网络)

从近年朝阳群众的战绩看,这戏称也有道理。自2013年起,演艺圈一干名人,如李代沫、宁财神、高虎、宋冬野、尹相杰、王学兵、毛宁、黄海波、柯震东、房祖名、满文军、张博等,或涉黄或涉毒,都是经朝阳群众举报而被警方查处。这些折戟朝阳的明星似乎总想着以身试法、挑战朝阳群众威名,结果排队认罪、挨个入监。

朝阳群众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强?可以从三个维度观察。

首先,人多力量大,监控无死角。朝阳群众通过人海战术,为维护社会治安布下天罗地网。据相关统计,截至目前,朝阳区实名注册的“朝阳群众”已超20万人,而朝阳区面积470.8平方公里,相当于每平方公里就有数百人。

无处不在的天眼系统本就强力震慑了犯罪,再加上朝阳群众,一个阵地战,一个运动战,让不法分子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其次,大隐隐于市,难以分辨。朝阳群众大致由5类人构成,包括治安志愿者、党员巡逻队、专职巡逻队、义务巡逻员、治保积极分子。治安志愿者在明,带着胸牌巡逻;暗里,小区门口坐着聊天的大爷大妈,送货上门的快递小哥,商场、超市的保安,甚至路人甲乙丙……都可能是朝阳群众。

其中的“精锐力量”,多是能进入室内的人群,如房管员、电梯工、维修工、保洁员、房产中介乃至收废品人员。有社区民警说,“抄水表的到人家里闻到味道不对,可能是吸毒,都会跟我们反映。”由此看出,只要作奸犯科,总会留下痕迹,有朝阳群众在的地界,不存在什么“完美犯罪”。

最后,又机智又善分析,罪行无处躲。既有案例表明,朝阳群众逻辑分析能力很强。

例如,有位年过七旬的王大妈,堪比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马普尔小姐,有次她发现小区新搬来一个小伙子,年纪轻轻不上班,无论白天晚上,总能看见出来进去,还和路上遇到的男人鬼鬼祟祟地交谈。最让王大妈感到蹊跷的是,小伙子每顿饭都订外卖,每次至少七八份。起疑的王大妈联系了社区民警,经过缜密侦查,警方发现这是一个卖淫窝点,在行动中当场抓获15名嫌疑人。

还有社区民警介绍,“有人把自行车10块钱20块钱就卖给收废品的,朝阳群众便会察觉这可能是小偷,跟我来反映。”

社区治安志愿者们(图源:网络)

人数多、难识别、善推理。有了这三件法宝,再狡猾的不法分子也难逃朝阳群众的眼睛。而且,这是有悠久历史传承的——

1974年,《人民日报》发表通讯《苏修间谍落网记》。文中,40多年前的朝阳群众就配合公安机关,在太阳宫抓获了6名间谍。再往前,新中国成立之初,随着各级政权建立,基层治安借助群众力量,也曾揪出大量受过特殊训练的特务。

可见,举报几个嫖娼吸毒的艺人,对朝阳群众来说根本不是事儿。

当然了,“朝阳群众”只是中国基层群防群治体系的代表之一。光在北京,就还有“西城大妈”“通州百姓”“海淀网友”“丰台劝导队”“东城守望岗”等群众安保组织,全国各地类似的组织也有不少。2017年初,北京市公安局还上线了“朝阳群众”手机应用,广大群众可在线上发送图文证据,随时向警方提供线索。

正如朝阳区一名警官所说,警力有限,民力无限,推动城市发展和社区治理,还是要以群众为根本。从这个意义上讲,依靠“朝阳群众”等群体群防群治,不正是中国共产党为民执政、靠民执政的生动体现吗?

文/田获三狐

编辑/点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