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因好赌落马的贪官:有人骗取、挪用上亿公款前往境外赌博

10月2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援引自云南省纪委监委消息,云南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张胜震被“双开”。

经查,张胜震违反政治纪律,与他人串供,订立攻守同盟,转移、隐匿违纪违法所得,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说明掩盖事实,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放任下属单位违规发放津补贴;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家庭财产情况,利用职务上的影响违规为他人职务晋升谋取利益;违反廉洁纪律,通过民间借贷获取大额回报,影响公正执行公务,违规从事经商办企业、参股非上市企业股份等营利活动;违反群众纪律,在退役士兵教育培训工作中放任中介机构违规向参训退役士兵收取培训费用;违反工作纪律,违规干预和插手建设工程项目发包和政府采购项目;违反生活纪律,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追求低级趣味,多次到澳门赌博;利用职务便利以及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纪监部门点评:张胜震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背离初心使命,思想上政治上蜕化变质,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蔑视纪律规矩,在组织审查调查时不思悔改,四处打探案情,组织专业人员“对账”,组织模拟审讯“培训”涉案人员,处心积虑对抗组织调查;经济上肆无忌惮聚钱敛财,亦官亦商,甘于被“围猎”,把手中的权力变成攫取利益的工具,大搞权钱交易;生活上腐化堕落,道德败坏。“六项纪律”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项项违反,其行为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乃至十九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性质恶劣,情节严重,应予严肃处理。

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等有关规定,经云南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张胜震开除党籍处分;由省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上述通报提及,张胜震“追求低级趣味,多次到澳门赌博”。像张胜震这样被赌博拉下马的的官员,近年来被查处过多位,甚至有省部级“老虎”。

就在张胜震被“双开”通报发布前几天,贵州省纪委监委通报了“六盘水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杨龙政被开除党籍”的消息,也明确提及其“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违规参与赌博活动”。

在本月稍早前,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在通报黑龙江省交通运输厅原党组书记、厅长于飞被双开消息时也提到,其“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参与赌博”。

例如,2016年被“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降为科员”的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赖德荣也是一名赌场“常客”。

中央纪委当时的通报提到,“赖德荣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纪律意识淡薄,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接受公款宴请;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严重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金;多次到境外赌博。”

2018年1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了贵州原副省长蒲波被双开的消息。通报中着重提到了他“违反廉洁纪律,以赌博方式敛取巨额钱财,通过‘大赌’‘假赌’大搞权钱交易,违规经商办企业,违规拥有非上市公司股份股权和购买定向增发股票”。

曾经被中央纪委点名的好赌贪官,不只有上面两只省部级“老虎”。

人民网2008年曾刊文披露,沈阳市原副市长马向东,喜欢读指导赌博一类的书,即使在中央党校深造期间,也随身带着《赌术精选》、《赌术实战108招》,日翻夜看,爱不释手,多次飞到澳门狂赌。

2009年10月,湖南郴州中院通报了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主任李树彪及其同伙涉案情况。明确提到,李树彪利用其担任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的职务便利,采取用住房公积金存款作抵押、质押等手段从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非法贷款6205.5万元进行营利活动和境外赌博等非法活动,案发后虽经司法机关多方追赃,仍有1900.5万元无法归还,其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同时李树彪还采取虚构单位名称,私刻单位印章,编造虚假贷款理由和贷款资料等手段,骗取公款5667万元用于境外赌博,造成公款5517万元损失无法追回,其行为又构成贪污罪。李树彪所有犯罪金额高达1.18725亿元,其中司法机关共追回4455万元,但仍有7417.5万元无法追回。李树彪后被判处死刑,并于2010年3月执行。

2014年10月,中央纪委在官网发布《中央纪委通报六起党员干部参赌涉赌问题》,点名通报了6名参赌涉赌的官员。分别为江苏省无锡市南长区第三机床厂厂长盛浩民,重庆市沙坪坝区山洞街道党工委书记郭卫,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正处级检察员张宝仁,江西省南城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曹志刚,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红寺堡区水务局局长周刚,湖北省襄阳市高新区国土资源分局副局长李开勤。

中央纪委在这篇文章中评论:赌博是社会一大公害。中央三令五申严禁党员干部参赌涉赌。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后,这些党员干部仍然我行我素,顶风违纪,性质恶劣,影响很坏,必须严肃惩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