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测算:2028-2050年23年,养老金大概累计缺口100万亿

10月24日,建信养老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总裁曹伟在由《财经》杂志、《财经智库》主办的“2021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提到:根据社科院郑秉文教授团队的一个测算,基本上城镇职工的养老金到2028年将出现一些缺口,从2028年到2050年一共23年,大概累计缺口有100万亿。如果按照4%的折现率折现,到2028年大约需要40万亿左右。而我们现在从实际的情况来看,目前第一支柱大概有10万亿,第二支柱大概3.5万亿,加起来就是13.5万亿,缺口非常大。

根据曹总介绍的情况,如果按照4%的折现率,到2028年大约需要40万亿左右。我们现在从实际的情况来看,第一支柱大概有10万亿,第二支柱大概3.5万亿,加起来就是13.5万亿,缺口非常大。那么如何解决如此大的养老金缺口呢?曹总介绍了他的想法:

曹总说:我们做了一个研究,在现在比较权威的一些研究报告中,中国房地产的市值报告2020年是400万亿左右。400万亿的存量,这些人基本上资产就是这些房子,我们叫五六七,包括四五六七都是老年人持有的,当然后来90后大多数都在里面,这批人面临着退休的问题,400万亿的房子,如果我们拿出10%就是40万亿。按照刚才朱海扬总说的,如果40万亿年回报率10%,就有4万亿

中健联康养研究院在对行业研究的过程中发现,房子确实是当前最大的资产,如果能发挥这笔庞大资产的资本属性,能够带来资本性收入,一定是对养老金不足,一个非常好的补充,但当前在推的以房养老,一个是小众产品,不符合国人的思想观念,同时定位的目标客户少,另一个,目前的以房养老发挥的是房子的资产属性,打个比喻是以房养老是在“吃房子”,即将房子作为一个蛋糕,吃多少,然后如果还有剩余价值,则退还给家属,家属除了能得到可能的剩余价值以外,房子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而在多数国人的思想中,老人的房子是应该继承给子女的,子女希望拿到的是房子的产权,而不仅仅只是一些房子的剩余价值。

如果如曹总所说,能够发挥房子的资本属性,也就是说,通过房子带来资本性收入,然后用资本性的收入来补充养老金不足,而房子本身不变,等老人走了以后,房子还可以继续由子女继承,这样的以房养老,才是有中国特色,符合国人思想观念和社会实际的以房养老服务,如果在这方面有所突破,将能够很大程度上,通过盘活房子的资本属性,通过房子带来的收入,来补充养老金,这是一个可行的方向,至少比目前试点的以房养老,更能够解决具体的问题。

以下为发言原文:

曹伟:我们公司比较特殊,目前是国务院批准的唯一一家专门做养老金管理的公司,是国内的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这一块国务院给我们提出了一些试点、探索的要求,公司5年以来做了大量的工作,也做了很多思考。刚才主持人说到了这个问题,我想把一些数字跟大家简单的汇报一下。

根据社科院郑教授团队的一个测算,这是我们国家很有名的专门做养老金的测算,基本上城镇职工的养老金到2028年将出现一些缺口,从2028年到2050年一共23年,大概累计有100万亿的缺口如果按照4%的折现率,到2028年大约需要40万亿左右。我们现在从实际的情况来看,第一支柱大概有10万亿,第二支柱大概3.5万亿,加起来就是13.5万亿,缺口非常大我们为什么要做第三支柱?跟我们整体养老金的结构非常有关系,这是非常必要的。

如何来做这个事情?钱从哪来?除了通过国外的税收地缘慢慢攒之外,我们也在想一个问题。因为现在来说,我们很多中老年人大部分都是有住房的人,有一些人还不止一套,有几套住房,所以中国居民家庭的资产负债表跟外国各方面差距比较大。我们可能60%、70%的资产都是在房产上,这些资产如何盘活变成养老的钱,这是很重要的一块。因此,对于这一块来说,作为我们第三支柱的来源,我感觉到可以做一些探索。我们公司也做了这方面的一些安排。

总的来说,第三支柱非常重要,但是,如何能把第三支柱来源解决了,如何把第三支柱收益做好,这还是一个很重要的需要解决的问题。

主持人(姚余栋):公司成立5年来据说收益挺高的。

曹伟:基本上我们公司管的这几年,大概平均下来7%点多的收益。去年我们管的不错,整体12.5%左右,均下来大概7%。

主持人(姚余栋):第三支柱跟共同富裕有没有关系?曹总先开始回答吧。

曹伟:我觉得还是有很多必然联系的。我们作为试点公司,在全国各地做了7000多人的调查,养老金的收入未来到3000块钱的人不是很多。同时这7000多人中,有46%的人现在的收入不足以支撑以后的养老,我感觉这是一个非常重要、需要解决的问题。

关于养老金的覆盖问题,有很多灵活就业的人员,只有第一支柱,第二支柱没有,如何把他们的第三支柱建立起来?可以帮助这些灵活就业的人员,尤其是一些小商小贩,还有在一些互联网平台的快递小哥,帮他们做好这个工作,这是很重要的一块。从共同富裕的角度来说,除了企业、个人要交这个钱以外,在财政政策上国家还应该做一些顶层设计,对这些人能不能提供一些建立第三支柱的激励政策。

主持人(姚余栋):曹总,咱们说说这个事,在我们第三支柱漏了李斯特计划,只强调了税收递延,李斯特计划讨论不够,所以我作为主持人有特权,咱们重点说说。

曹伟:实际上刚才几位嘉宾就李斯特计划谈了很多事情,我个人觉得,说白了咱们现在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了,实际上真正最急的就是老龄化社会马上要退休的人,怎么办?这是最着急的事。这一块来说,我要谈谈我个人的想法。结合刚才我说的情况,第三支柱除了税收收入,有一些快退休的老年人不够怎么办?刚才我就说了关于资产负债表固定资产、家庭资产负债表固定资产的事,房产的问题。我们做了一个研究,在现在比较权威的一些研究报告中,中国房地产的市值报告2020年是400万亿左右。400万亿的存量,这些人基本上资产就是这些房子,我们叫五六七,包括四五六七都是老年人持有的,当然后来90后大多数都在里面,这批人面临着退休的问题,400万亿的房子,如果我们拿出10%就是40万亿。按照刚才朱海扬总说的,如果40万亿年回报率10%,就有4万亿。

主持人(姚余栋):我认为第三支柱推出相对晚了,60后快退休了,70后还有10年,他们很多持有房子,现在不给机会了。

曹伟:这里面刚才在讨论一个事情,对这个事情来说,现在房子的问题是如何拿出钱来解决老年人养老的问题。但是老年人过世之后呢,这房子谁继承?是我们年轻人。而年轻人又到老年了,这房子还是在的,年轻人到的时候可能房子不止一套,这就是代际财富传承的问题。实际上对于我们作为国务院批的养老金公司,我们做了这方面的尝试,基本上我们是存房养老,这些老年人把多余的房子交给我们下面的一家住房租赁公司,我们把钱一次性的给他,他可以每个月领,一次性拿也行。这样去支付他的养老金,他一次性拿房子给我们了,我们拿出100万、200万,假如说我们要做这些的话,100万房子做投资10%就是10万块钱。除了我们替他做投资之外,我们还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拿这些钱购买那些最优质的、性价比最高的养老服务提供给他。实际上我感觉到养老问题终极来说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一个服务的问题,用什么样的价格买到最好的服务也是养老的痛点。我们存房养老给他解决养老的问题,老年人过世之后他儿女拿完之后还可以解决他儿女的养老问题,这可能是解决我们现在财富的传承和管理问题的一种方式。

主持人(姚余栋):我再问一个问题,养老个人账户应该选什么样的产品?是保险、公募基金、理财产品,还是其他?还得考虑回撤呢?曹总先来。

曹伟:个人账户制,除了给一些政策上的税优之外,实际上它是一个组合的概念,可以根据它的流动性,配点流动性好的存款。

主持人(姚余栋):我没有认知,不会配。

曹伟:所以这个账户是一个组合的概念,核心是谁来帮他做这个组合,这是很关键的。我们作为一家养老金公司,做了这么一个类似的想法,对一个人来说,养老无所谓“一二三”的概念,养老的储备规划是个整体,我感觉要把“一二三”最终打通才可能真正反映一个人养老的抗风险能力的状态。作为国务院试点机构,我们试图把“一二三”统一管理起来,根据风险偏好和年金特征的流动性要求在市场上选一些适合他们风险流动性、收益性相平衡的产品。所以养老账户来说,管理人是非常重要的,未来也是所有金融机构竞争的一个很重要的核心。

作为一家专职养老金的公司,我们还是本着我们公司的宗旨,不辜负养老中心所托,我们的理念就是不辜负广大人民群众的所托,把我们的本职事做好,用专业的方式替大家养老做一些应尽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