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还剩最后一次机会

作者丨崔力文

责编丨徐进凯

编辑丨朱锦斌

“从我上次祝贺特斯拉突破1000亿美元市值,到突破1万亿美元市值,仅仅才过去21个月,这是一个足以载入新能源汽车历史的时刻。特斯拉成为继苹果、微软、谷歌、亚马逊之后第五大市值过万亿美元的科技公司,同时,也超过了丰田、大众、通用、福特等11家传统车企的市值总和。可见,互联网产业变革传统产业所带来的巨大社会价值,已在各大科技巨头的市值中得到体现。”

一天以前,作为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背后真正的决策者,贾跃亭位于其个人微博向特斯拉市值突破万亿美元大关表示祝贺。内容的最后,依然是那熟悉的环节。

“我们坚信,FF未来主义者们最终所要创造的社会价值,一定会得到广大用户和资本市场的不断认可,最终在公司市值上得以体现。”

言外之意,通过破产重组、借壳上市得以重新复活的FF,将会继续朝着特斯拉所艰难走出的方向所努力。必须承认的是,多年过去这位“演讲家”的表述能力,几乎没有退步。

“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

2017年,当输的一塌涂地得贾跃亭,踏入飞往美国的航班。那一刻,何时才能归来已是未知。这位曾经的乐视“帝国”掌门人,为他不切实际地“造车梦”付出了惨痛代价。

4年之后,看似东山再起的他,只身回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终端市场留给迟到许久FF逆袭的机会,或许也仅剩一次。

没有谁是“傻子”

其实,除了特斯拉本轮股价、市值逆势上扬外,蔚来、小鹏、理想这些纷纷赴美上市的中国新势力们,同样表现令人欣慰。而资本市场热情激增的关键,还是因为它们在终端交付量、季度营收、品牌声量甚至后续新品规划上,令前者看到了足够充沛的可增长性。

“因为存在这些领跑者作为范本,投资人对于新创车企的审视标准正在变得愈发严苛,没有谁是傻子,所以对于那些仍抱有投机心理入场的角色,遮羞布很容易被彻底揭下,大环境变了。”

或许正是基于上述背景,位于纳斯纳克敲钟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发展稍显缓慢的FF,即遭遇知名空头“做空”。

北京时间10月7日晚间,相关机构美奇金投资发布一份关于FF的报告,其中宣称:这是一场新兴的电动汽车诈骗。

“FF永远也卖不出一辆车。到目前为止,它不过是一个从美国投资者那里募集资金的桶,然后把钱倒进其创始人、中国最知名的证券诈骗犯贾跃亭创造的债务黑洞。”

随即,作为当事人,贾跃亭位于朋友圈回击道:“此份做空报告为,完全是冷饭热炒,无稽之谈,该机构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打脸了。”针锋相对之下,双方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其实,作为旁观者,并不想去“站队”,究竟FF本轮造车梦重燃,具有多少含金量?时间将会给出答案。而对于身处美股的许多企业,遭遇空头“做空”已是家常便饭,亦如特斯拉也曾被逼迫至悬崖边上。

所以,怎样找到有力的论据证明,自身发展仍处在正轨之上,并做出行之有效的回击,才是打破质疑的关键。反观FF,相信只有在明年7月顺利量产交付跳票已久的首款产品FF 91,才是最好的方式。

而目前,为了回击“空头”,据FF官方发布的消息来看,其高管团队在验收汉福德工厂生产进度的同时,也与汉福德市当地政府官员分享了详细时间表,保证FF 91于2022年7月按时交付。

“FF汉福德工厂的各类资源已经到位,工厂施工和设备安装进度都有明确的节点,这一切都是为了实现我们的目标。”同样,在公司CEO毕福康眼中,FF 91的量产准备工作,仍在按部就班地推进。

只不过,即便已经给予回应和阶段性证明,可FF在当下资本市场眼中,依旧存在着太多风险与不确定因素。

最为直接的反馈便是其股价,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0月26日收盘,仅报收于每股7.450美元,跌幅3.25%,总市值也缩水至3.26亿美元。上市三个月以来,缩水超过40%。

由此看来,尚未量产之前,贾跃亭的FF或将一直挣扎在“生死线”上。

回国,很难

如果要为目前贾跃亭的所作所为下一个定义,想必“割美国的韭菜,还中国的债”显得颇为恰当。

近日,从相关消息来看,FF已经向中国区前员工和现员工补发2019全年拖欠的工资,补发金额与其在职时被扣减的薪资相符。举措背后,也大有一副用实际行动与诚意,弥补曾经所犯下过错的意味。

但这样的力度,看似还远远不够。据天眼查显示,贾跃亭新增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95,543,048元,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相关被执行人还包括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北京宏城鑫泰置业有限公司。截至目前,被执行总金额已超70亿元。

不可否认,这般高昂的“外债”,就像压在其身上颇为沉重的枷锁,一方面继续拖累着其在整个汽车行业的信誉度,另一方面也在阻碍着 “下周回国”的脚步。

“贾跃亭被执行总额超70亿元”的消息一经爆出,新浪汽车便在微博中发起“是否回国”相关话题的投票,有限的样本容量中,大多人均笃定地认为前者“不会”。显然,民心已然能够证明所向。

由此引发出一个全新论题:既然贾跃亭回国很难,而在FF所展现出的未来规划中,除了确定位于美国进行量产,“国产化”也将是其重要的战略之一,那么究竟进展与前景如何?

其实,从1月吉利控股对外披露,其和FF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到3月FF官方宣布前奇瑞捷豹路虎“少帅”陈雪峰正式加入,担任FF中国区CEO;到7月传出珠海市国资参与FF上市,注资20亿元;再到9月FF未来主义日上,透露与吉利控股的双方合作取得实质性进展,实现技术合作的第一阶段。

进展尚可之下,FF想要重新回归国内的“决心”,一刻也没有中断。但看似美好的理想背后,往往是现实的残酷。

此刻,中国新能源市场的终端厮杀,早已变得愈发激烈。更为严峻的是,有了例如特斯拉、蔚来、小鹏、理想甚至比亚迪般先发者的率先突围,格局正在变得渐渐清晰,资源也在朝着它们慢慢倾斜。因此,留给追赶者的时间,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回到最为现实的产品层面,多年前当FF 91首次亮相时,承认它是一款足够吸睛,并将科技感与豪华感较为完美融合的产品,但是放至在当下,看似已经毫无“领先性”可言,无论是在三电层面、智能化层面甚至品牌调性层面,彻底的沦为后来者。

接下来,即便这款产品能够顺利国产交付,究竟还会有多少人愿意为其买单?能否实现后来者居上?一个个问题接踵而至,FF 91所面临的近况看似同样是“回国,很难”。

文末,依然想说,“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是曾经对贾跃亭与FF过去所经历一切的最好形容。此刻,既然选择再度开始、重头再来,二者想必已经对将会遇到的困难与挑战,做好提前的心理建设。机会,只有最后一次。

至于最终结果如何,这位演说家曾经的某一句名言,已经能够给出回答:“我们也许会成功,也许会死在成功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