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真子公主“裸婚”小室圭:别人眼里的火坑,对她却是救赎

说真的,哪怕是一个平民,也没有几个人的婚礼像日本真子公主大婚这般寒酸的了。

没有仪式,没有礼车,没有嫁妆,只有新娘一个人,孤零零地离开了30年的家。

家门口站着父母和妹妹,唯一的弟弟没有来,新娘跟爸妈握手告别,客套得像个官方的仪式,只有妹妹难掩真情,给了她最后一个拥抱,从此再见,将是两个不同阶级的人。

之后,真子前往酒店,跟新郎小室圭汇合,与记者见面,整个过程,10分钟草草结束。

这就是传说中的领个证,算不上什么婚礼,整个过程,只有真子的笑容是最温暖的。

两个人看起来郎才女貌,对视时也是爱意满满,可为什么婚姻如此不被祝福呢?仅仅是因为公主和平民的身份差距吗?

非也。

之所以如此低调,如此寒酸,是因为新郎小室圭这个人风评不好,别说做驸马了,就是作为普通人家的女婿,都很差劲。

小室圭出身贫寒,是真子的大学同学,两人于2012年相识后,真子就完全放飞自我,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可是,两人在2017年9月订婚之后,小室圭被挖出很多黑料,负面新闻缠身。看看媒体都挖出了些什么?

小室圭10岁的时候,父亲和祖父在一周内先后自杀身亡,他母亲佳代冒领父亲的保险金维系生活,涉嫌欺诈。

小室圭考入大学时,佳代嫁给男友竹田,两人2012年离婚。竹田不满自己被当做提款机利用,要求他们偿还约400万日元的支出。但因没有借条,佳代抵赖不还,双方产生经济纠纷。

小室圭和母亲佳代加入了一个名为“大山祇命神示教”的邪教,该教曾做过诈骗、性侵女性等行为。

小室圭本人举止轻浮,感情生活混乱,在派对上对几个女孩左拥右抱,和真子交往期间,脚踏两只船。

这些黑料,让小室圭和其母亲被日网骂爆,日本民众还组织游行,抗议真子公主嫁给小室圭。

他们认为,小室圭只是看上了公主的嫁妆,他根本配不上真子。

为此,日本皇室不得不屡次延后婚礼,而小室圭出走美国留学,留下真子公主独面国内的舆论。

4年来,真子公主备受压力,与父母关系紧张,可就算这样,她依然没有放弃。

顶着巨大的痛苦和压力,真子暴瘦并患上了精神疾病。她的医生认为,只有换一个环境生存,她才不会有性命的危险。于是僵持4年后,她父母只能无奈同意她嫁人。

其实,说同意,又没有完全同意,只是在固执的女儿面前妥协而已。同意,他们只是失去一位公主;而不同意,他们有可能失去的是女儿。

为了堵住悠悠众口,真子也是非常争气,她什么都不要,包括大婚仪式、公主头衔,还有巨额嫁妆,她只要小室圭这个人。

神奇的是,这次婚礼,是他们分别3年多后第一次见面。小室圭刚从美国回来过了隔离期,参加完婚礼,第二天就继续飞往美国,匆匆过场,就像剧组请来表演的特邀嘉宾。

也许,真子只是要向天下人证明,小室圭爱的不是她的钱。

婚后,真子会暂住在东京租来的一所公寓中,等到签证手续完成后,就会飞到纽约,和丈夫开启全新的生活。

其实,真子和小室圭有没有爱情不知道,而要说起日本民众最担心的小室圭对真子的利用,可以说,真子也利用了小室圭。

结婚发言中,真子说道:

“对我而言,小室圭独一无二,结婚是我生存的必要选择。”

这句话,很容易让人想到一首诗: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应该说,真子做出结婚的决定,不是什么恋爱脑,而是有她的私心——她对皇室生活有多厌恶,就想逃得有多远。

这个目的,小室圭可以帮她达到——这个男人敢和她结婚,还带她去往美国。

其实,他们婚后的生活让人担心,因为两人都没有什么正当工作,小室圭7月份才参加完美国司法考试,结果要到12月份才出来,而且他留学美国的钱,据说还是日本律所贷款的。

不过这些,真子是不会考虑的,她觉得以后自己可以养活自己,而当前,她需要的是活下去。

从小作为公主,她受困于皇室的森严规矩,一举一动都被盯着,甚至因为走路时步子跨的大一点就被日本民众指责。皇室对她来说,就像好看的牢笼,她是里面圈养的金丝鸟。

外面的人羡慕城堡的富贵,而里面的人却向往外面的自由。不仅真子,历代皇室女性都有这个矛盾。

比如1990年代,皇后美智子曾因压力过大,出现过“失语”症状。如今的皇后雅子,也因为无法适应,患上此病长达数十年之久,更因为生不出儿子,备受压力和煎熬。

真子是勇敢的,她用前30年抗争迈出了第一步,也赌上了自己的后半生,只为食一碗人间烟火。

在自由面前,爱情不算什么。在爱情面前,柴米油盐不是问题。

希望她看中的男人小室圭,没有传闻中的不堪,也希望她以后的生活,能像她最后一张公主照一样,温文尔雅,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