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南昌:创新企业濒临倒闭 或有人涉嫌违法行政

龚兆汉,江西南昌安义县曾经小有名气的企业家,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敢为人先白手起家,经过多年的努力打拼,先后创建了江西雄鹰实业有限公司和江西雄鹰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两家企业,曾当选市、县人大代表,两届人大常委会委员。先后荣获江西省及南昌市多项荣誉称号。

然而,一切的辉煌成绩和荣誉,皆因当地自然资源部门某位领导的“任性”,被打的元气大伤,企业面临破产边缘,龚兆汉本人也被羁押当中。

借壳国资绘蓝图谋求发展为家乡

安义县人民法院[(2017)赣0123行初1号]《行政判决书》显示:安义县振兴中小企业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起初名称为“安义县中小企业担保投资有限公司”,于2004年12月成立,注册资金500万元。2008年8月,增加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2011年7月22日,经报安义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更名为“安义县中小企业担保有限公司”。2012年3月14日,经安义县人民政府批准,将原安义县中小企业担保投资有限公司名下[安义国用(2007)第10555一2号]土地名称变更为“安义县中小企业担保有限公司”,并在县自然资源局办理了变更登记,颁发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安义国用(2012)第10555一2号]。安义县振兴中小企业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再次于2015年7月10日向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申请并批准更名为现名称安义县振兴中小企业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

换证更名受阻为破解寻求司法解决

据江西省安义县人民法院(2017)赣0123行初1号《行政判决书》和南昌市铁路运输法院(2019)赣7101行赔初110号《行政判决书》记载:原告(雄鹰实业)于2016年8月申请将原安义县中小企业担保有限公司名下的土地使用证变更为“安义县振兴中小企业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被告(安义县自然资源局)受理并作出审批,但一直未办理变更登记。

另查,安义县中小企业担保投资有限公司增加注册资本后,由于政策调整,根据规定,投资担保公司必须为货币资金投入,不得以土地房产等实物投资,以及名称上不得称以“投资”。安义县中小企业担保投资有限公司的持股人安义县中小企业服务中心向政府申请退出,由雄鹰实业以1850万元收购其股权,其中包括涉及本案土地作价1050万元。

2012年3月14日,经安义县人民政府批准,将原安义县中小企业担保投资有限公司名下[安义国用(2007)第10555一2号]土地变更至“安义县中小企业担保有限公司”名下,并在被告处办理了交更登记,颁发[安义国用(2012)第10555-2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

后原告向安义县市场监管理申请并批准,更名为“安义县振兴中小企业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为此,原告向被告申请将[安义国用(2012)第10555-2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中土地使用权人变更为“安义县振兴中小企业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被告受理后,未为原告办理变更登记。

安义县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责令被告在判决生效后三十个工作日内,依法对原告要求对变更名称的申请予以审查,并做出具体行政行为。

该判决生效后,被告向原告做出《答复书》,对要求变更名称的申请,不予办理变更登记,诉至本院。本院做出(2019)赣7101行初184号行政判决:一、撤销向原告做出的《答复书》;二、责令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个工作日内,依法将土地使用权人变更为“安义县振兴中小企业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

权证拖延致资金断裂 遭断贷背负巨额债务

至此,南昌铁路中院判决[赣(2019)安义县不动产权第0002222号]不动产权证书应予核准颁发的判决,本应为争议多年的案件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而事态在2019年7月24日出现了另一个变化,令这起纠纷再次掀起巨大漩涡。

南昌市铁路运输法院(2019)赣7101行赔初110号《行政判决书》载明:

2019年7月24日,振兴中小企业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向县自然资源局提出行政赔偿,该局拒绝赔偿,诉至本院。

经查明,原告与江西雄鹰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雄鹰铝业公司)签订《抵押担保协议书》约定:雄鹰铝业公司拟向借款债权人农业银行股份公司安义县支行(以下简称安义县农行)借款4000万元,由原告向借款债权人安义县农行提供土地抵押担保;协议期限为6年,原告以上述抵押物为雄鹰铝业公司4000万元贷款做循环担保;

另,雄鹰铝业公司与安义农行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约定:雄鹰铝业向安义农行借款3000万元,借款期限为1年。同日,原告与安义农行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原告为安义农行与雄鹰铝业公司签订的一系列借款合同形成的债权提供担保债权最高余额4000万元;原告同意以商业用地设定抵押。同日,安义县农行办理了坐落于安义县凤凰山工业开发区的国有土地使用权33333㎡[安义国用(2012)第10555-2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的安义他项(2013)第013号他项权证。

2016年7月26日,雄鹰铝业与江西赣企互助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赣企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约定:雄鹰铝业向赣企公司借款3700万元用于还贷;雄鹰铝业于2016年8月10日一次性还本;借款利率为月利率3.6%;雄鹰实业等14人与赣企公司签订《保证合同》。因雄鹰铝业公司未归还赣企公司借款,保证人亦未承担保证责任,赣企公司向南昌市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再查明,因原告提供的案涉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登记的土地使用权人名称与原告名称不一致,导致无法办理抵押登记,安义县农行直至原告起诉前仍未向雄鹰铝业公司发放该笔款项。

本院认为,原告向被告申请将案涉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中土地使用权人名称变更,被告受理后,未按照规定的30个工作日内办结,迟延至2019年9月10日将案涉土地使用权证中土地使用权人名称予以变更的行政行为违法。

判决如下:

被告安义县自然资源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赔偿原告安义县振兴中小企业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损失1200万元以及利息损失以1200万元为基数,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

家属述说个中详情

雄鹰实业法人龚兆汉的妻子凌秀兰表述了整个事情的全过程。她说:安义县自然资源局偷卖雄鹰公司子公司50亩土地并伪造证据,威逼担保公司“放弃土地使用权”。

2016年8月,我们在银行办理4000万元续贷款项业务时被告知,用来担保的50亩土地出现异常,后经多方了解得知,在我担保公司毫不知情情况下,安义县自然资源局于2012年—2014年,将原本属于担保公司的50亩土地,擅自出售给另外两家单位。失去土地担保,企业的续贷款项发放无望,从而引发资金链断裂、高利贷借款无法返还等一系列严重后果。雄鹰实业为继续办理抵押贷款续贷手续,因担保公司名称变更,要求自然资源局为其土地证变更名称,该局拒不办理,在经法院判决生效并强制执行后,才作名称变更,但为时已晚。银行因不给该土地证更名,使已经审批好的4000万续贷款项,无法放贷而被迫终止,企业由此资金链断裂。”

凌秀兰气愤的说:“诉讼过程中,自然资源局恣意妄为,目无国法,伪造证据,拒不向法庭提供该地块和其为“江西伟星”所发土地证的原始地藉档案资料和座标点,也不按法定程序举证,还提供七、八份假的证据材料交给法庭,严重干扰法院的正常审判活动。

资金断裂土地二次转卖 法院判决补救

土地证变更风波尚未平息,原本属于自己的合法土地又被二次转卖,并已经建成了廉租房小区,其中占用担保公司合法土地建设了9幢住宅楼。土地被侵占,原貌已遭破坏,失去了原有的使用价值。这让龚兆汉等人愤怒至极,于是再次另案启动诉讼程序。

根据南昌铁路运输法院(2019)赣7101行赔初70—78号《行政判决书》内容显示:

原告是安义国用(2012)第10555-2号国有土地使用权人,由于被告的工作疏漏导致上述国有土地部分划拨给安义县房地产管理局建设凤凰安居花园(廉租房),并办理了不动产登记,2018年3月7日又变更登记给第三人国资运营公司。2018年12月27日,被告发现登记错误后,向第三人收回了案涉的不动产权证,同时启动注销程序,由第三人向被告申请注销案涉不动产权证,2019年2月21日,被告办理了注销登记,但不动产权证上所载明的房屋至今仍占用着原告所有的国有土地。

经本院审理查明:本案中被告将已登记在原告名下的土地使用权再次初始登记在安义县房地产管理局名下,又转移登记至国资运营公司名下,该登记行为违反法律规定,应确认违法。鉴于案涉土地已经建设廉租房,涉及社会公共利益,如判决恢复土地原状,将对当地社会生活造成不利影响。尽管无法恢复土地原状但被告应承担采取相应补救措施的贵任,故原告要求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确认被告行为违法的同时请求被告采取补救措施,不违反法定程序。

判决:1.被告恢复赣(2018)安义县不动产权第0001093号(建有14号楼)土地原状,或作出补救措施;

屡遭刁难忍无可忍 过激行为至法人入狱

凌秀兰说:“雄鹰公司法人龚兆汉因维权被刑事拘留后,县委政法委书记亲自到看守所,要求他签写‘同意政府收回50亩土地’,并且要求其承认伪造承诺书的真实性,龚兆汉没有同意。

安义县警方办案人员多次威逼龚兆汉承认《承诺书》并要其签字,承担到县自然资源局寻衅滋事组织者的罪名,同时指使参与维权的龚细长把责任往龚兆汉身上推,还骗龚兆汉和龚细长,如果照做了,就先放龚细长出去过年,并帮助企业尽快办理本该正常办理的土地证转移登记与预售证。

为了维护“政府形象”,迫使企业就范,在违法事实被戳穿后,自然资源局疯狂报复企业。180亩工业地产项目,因预售证难产而烂尾,企业全面停工。

到了2016年,雄鹰实业为响应县里号召,申请开发企业老厂区180亩工业用地,改造成高端门窗产业园项目的标准工业厂房。该项目被县委、县政府列为形象工程,先后以《安义县改革攻坚和机制创新工作领导小组会议纪要》(2016)第3次、《安义县城市规划委员会2018第一次会议纪要》、《安义县人民政府2017年第27次常务会议纪要》等会议文件重点推进。

在建设过程中,县园区管委会下文要求县自然资源局,为企业边建边办理土地证转移登记,然而,企业在具体办理过程中,却遭到了自然资源局人为的故意阻碍,万般刁难。我们要求自然资源局出具办理手续所需的材料清单,企业可按要求准备资料,自然资源局拒不出示,我们前后跑了40多趟,自然资源局出示了五份告知函,故意刁难企业。

2020年1月2日,通过企业、银行、县自然资源局以及各自法律顾问参加的三方协调会议,终于敲定了办证所需要的材料。1月6日,我们备好全部材料要求办理土地转移登记时,县自然资源局主要领导又突然变卦,口头又要我们增加材料。面对大家的义愤和讨要说法,当日自然资源局局长办公会再次定调,明天“秒办”。

2020年1月7日上午,顺利办理了三个土地证的转移登记。下午,刚开始上班,正准备办理剩下的两个证的转移登记手续,没想到先是被告知“资源局系统故障”,紧接着不到五分钟,窗口工作人员接到某局长的电话,要求银行出具一份违规证明,否则停止办理有关手续。银行领导当即回绝了他的无理要求。至此,自然资源局对企业的刁难和报复被推向了极致。”

想想几年来企业所遭遇的无端刁难和迫害;想想春节将近,面对企业员工半年多没发工资的压力;想想企业欠付建设工业地产项目二年之久农民工工资及工程款;想想某局长故意无端刁难,导致银行贷款落空,企业资金链断裂,现又为办理土地转移登记,借了600万高利贷给银行还贷;企业负责人龚兆汉认为,在这个节骨眼上,某局长来这一招,就是要把企业逼上绝路,置企业于死地。

龚兆汉终于暴发了,一伸手划掉了办公桌上了两个小工作牌。有两个被激怒后头脑发热的员工更是难掩怒火,“既然不办事,要这个牌子干什么?”顺手摘下了自然资源局的牌匾,放到了大厅地上,之后感到不妥,又放回了原处。第二天,企业十三人被拘留,在没有新证据的情况下,四人第九天被转为刑拘,并被判寻衅滋事罪入狱,目前羁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