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中国近代石油人

当代,我国的石油战线上活跃着数以百万计的石油人,他们是我国石油工业强大的力量。那么,早期中国的石油工业是何时起步的呢?那还得从100多年前讲起……

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中国社会进入了近代史发展时期。从石油工业自身发展来看,何时是近代石油工业的开端呢? 1859年,美国德瑞克上校在宾夕法尼亚泰特斯维尔的油溪附近钻出石油,作为世界近代石油工业开端。中国近代石油工业,以清政府在台湾设立中国第一个开发石油的行政管理机构—矿油局,并于1878年聘请美国钻井技师,购进石油机械钻机,在台湾苗栗钻出了第一口油井算起,至1949年,已经经历了70年漫长而艰辛的探索之路。

近代地质科学是由西方于清朝末年传入中国。19世纪70年代,华衡芳等人将莱伊尔的《地质学原理》和丹纳的《金石识别》译成中文,介绍到中国来。19世纪末,清政府洋务派在南京设立了矿路学堂,开始讲授地质学。鲁迅先生曾在这里求学,并在毕业后于1903年,发表了《中国地质略论》一文。1905年留美回国的邝荣光编制了中国第一幅地质图《直隶省地质图》。

辛亥革命成功后,1912年孙中山组织临时政府,在实业部矿务(政)局下设置了地质科(章鸿钊任科长)。1913年,地质科改为农(工)商部地质调查所(丁文江任所长)。后又设立于地质研究所(由章鸿钊任所长),实为培养地质人才的讲习所。经过3年培养,于1916年6月,30名学生中有18人取得了毕业证书,并都进入了地质调查所,成为中国地质界的骨干和开拓者。

中国近代石油地质调查是依附于地质调查工作的。中国近代早期的地质调查工作,首先是由外国地质学家开始进行的,如美国人庞培莱(R.Pumpelly)、德国人李希霍芬(Richthofen);自1916年中国有了自己培养的地质人员以后,在中国大地上,逐步开展了地质调查工作,其中包括石油地质调查。

中国的石油地质勘查,最早是在1914年由美国人在陕北延长及其周围地区进行的。美孚石油公司在这一地区作了100平方米的地质勘查,在延长、肤施(今延安)、安塞、中部(今黄陵)、宜君钻井7口,共耗资250万元,最后宣告失败。美国人在陕北勘探石油失败后,“中国贫油”的舆论便在世界各地传开了。1922年,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E·布莱克威尔德(E.Blackwelder)发表文章,断言中国东部大平原是一片近期沉积区,若找到石油是偶然的;东南部地层褶皱、断裂强烈,找到石油的可能性不会更大;西南部也因地层断裂强烈,找到石油的可能性更为遥远;西北部虽然在生产极少量的石油,但不会找到一个更为主要的油田。结论是:中国绝不会生产出大量的石油

20世纪初北洋政府财政部关于美孚石油公司在我国陕北进行石油勘探的公文

中国真是一个贫油国吗? 不少中国地质学家提出了质疑。1928年,李四光在《现代评论》著文说:“美孚的失败,并不能证明中国没有油田可办”。他指出:“中国西北方出油的希望虽然最大,但是还有许多地方并非没有希望。热河据说也有油苗,四川的大平原也值得好好研究。和‘四川盆地'类似的地域也不少,都值得一番考察”。谢家荣在1930年就指出:“延长官井产油已十余年,而未曾钻探之处尚多,倘能依据地质学原理,更作精密之探查;未必无获得佳油之希望;故一隅之失败,殊不能定全局之命运耳”。

地质学家李四光先生

从20世纪20年代初,我国地质学家即开始了艰苦的石油地质勘查活动,足迹遍及陕北高原、河西走廊、四川盆地、云贵高原、天山南北和沿海平原。1921年,地质学家翁文灏和谢家荣到玉门调查石油地质,并于1922年首次提出玉门油田有开采价值:石油泉附近地质构造确为一背斜层;地层中属于疏松砂岩,厚者达数米,足能蕴蓄油量;松质砂岩之上下,时有致密质红色页岩,足以阻止油液之渗透

华夏地质的拓荒人谢家荣先生

1923年,王竹泉赴陕北调查石油地质,由陕西东北隅之府谷县入境,沿长城西南行,经榆林抵靖边,复折而东行,越绥德至黄河西岸之吴堡县。1932年,他又和潘钟祥再次赴陕北调查,沿途除研究含油地层之岩石性质及地质构造外,并详勘各地之油苗,寻找植物化石。经实地调查,证实延长附近为一很平缓之背斜层,背斜轴大致为东西向,其北翼向北倾斜一二度,南翼向南倾斜一二度,油苗即分布于轴部。不仅初步查清了肤施县与延长县地下油层情况,修正了美国地质技师马栋臣(F.G.Clapp),王国栋(M.L.Fuller)以前划分地层中的错误,而且发现了永坪油田和蕴藏丰富的油页岩矿。1933年,王竹泉与潘钟样共同发表了《陕北油田地质》一文。这是我国地质学家在国内发表的一篇水平较高的地质科学论文,它向国际地质界表明,中国石油地质工作者能够用自己的力量,为祖国找到丰富的油藏。

石油地质学家潘钟祥

1928年,张人鉴赴河西走廊调查,再次向国内详细介绍了玉门县赤金堡石油河和白杨河石油沟的油苗露头、地理位置、地层情况等,提出了开发计划。由于当时政局不定,地方政府无能,计划被无限期搁置。

“工矿泰斗”孙越崎

20世纪30年代中国石油地质研究很活跃。1930年谢家荣著《石油》问世,这是我国近代继张丙昌的《石油概论》之后一部较早的重要石油专著,为我国石油地质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作者认为我国油田的分布,“大抵自新疆北部,沿南山(即祁连山)北麓而至玉门、敦煌,复自甘肃东部,延入陕西北部,越秦岭山脉,而至四川盆地,适绕西藏高原之半”;同时指出,“热河、奉天有油母页岩,直、晋、鲁、豫诸省就地质上推想,或亦有此项页岩,在中国缺油之地,将来必能居为重要之富源”。

我国四川地区由于有两千多年油气开发历史,历来为中外地质学家所重视。20世纪20年代末和30年代,我国地质界的赵亚曾、黄汲清、谭锡畴、李春昱、陆贯一、潘钟祥等;曾先后到四川调查石油地质。1933年,谭锡畴、李春昱发表地质报告《四川石油概论》,这是我国地质学家关于四川油气资源的一部重要论著。他们认为,四川盆地含油地层不止一层,地层更非一系,与石油产生有关系者为三叠系、侏罗系、白垩系,而各系之中又分上下层位,共七层,已出油者六层;原生油量在六层之中,多寡未必一律,如有一层原生油量多,即有成为富集油田之可能,因此四川油田颇有发展之希望

正是这些前辈们的不懈努力,开创、奠定了中国的地质学和石油地质学基础,后来人前仆后继,才产生了现代中国辉宏的石油工业,造福中国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