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主人自称“打工人”?16万的“网红柴犬”后续来了!

大家还记得11月4日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第二次拍卖的柴犬“登登”么?

在延时了4个多小时,480个报名者现场“角逐”,引发将近16万次围观后,这个起拍价“500元人民币”的小狗子,最终被编号为A9977的竞买人以160010元的价格拍下。

我们的公号也在第一时间做了追踪,当时评论区很多小伙伴都留言表示:

然后,亲爱的伙伴们,后续来了!

因为那个神秘的买家,他现身了!

11月8日,通过联系阿里拍卖的伙伴我们获知,编号为A9977的神秘买家已经交齐了全款,而此时距离11月15日最后的付款时限还有整整一周。

从早前的一份资料上,我们可以发现编号为A9977的竞买人姓舒。

往后看,你会发现这位舒先生,应该就是登登等待的那个人!

舒先生说,其实他和柴犬登登的缘分,早在2018年它被第一次拍卖时就结下了。当时他的心态是好奇占大部分,因为此前从未见过“宠物拍卖”的例子,话题一出就占领了热搜,而自己只觉得这条小狗子很可爱,并没有直接参与拍卖。

谁想到,原主人在最后一刻出现,终止了拍卖,随着话题热度的消散,舒先生认为,这件事可能从此告一段落,登登也许从此就会和主人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

可令人没想到的是,今年10月18日那天,他收到了一条短信,提醒他三年前关注的那条“成年日本柴犬一条”法院已再次上拍。

他忽然觉得,也许,他和登登之间的缘分还在;他也坦白,很担心这条自己曾经关注的小狗子变成某些网红直播公司收割流量的工具,它已经等了主人7年,不应该有这样的结局。

而避免这样结局的最好办法,就是改写它!

于是舒先生当天晚上就缴纳了100块报名金,“亲身入局”。

但对于家人的反应,他其实还是有所担心的,那天晚上,他郑重地把正在上幼儿园的小女儿叫来跟前,说,爸爸现在要买一条小狗回来,但是有很多人都喜欢这个狗狗,所以它可能会有点贵,如果我们要把它带回家,那么在你上小学之前我们都不能再买新玩具了,而且等狗狗到家之后,你要负责照顾它,你愿意么?

小姑娘使劲点点头,说,我愿意。

图片来自网络

女儿的回答其实在意料中。

因为舒先生此前养过两条狗,一只猫,都是可爱且独特的“中华田园属”,他清楚的知道8岁对于一只狗意味着什么,其实这世界留给登登的时间并不充裕,但他还是希望能把这只命运多舛的柴犬接到身边,因为他觉得生命的意义在于经历,他希望登登能有机会看更多的世界、更多的人,过更多和在宠物学校里不同的生活。

竞价的过程万分激烈,舒先生一直在关注着这一过程,他每次只在对手的出价基础上加10元,哪怕因此引来众多猜测也不做回应,直到他卡着倒计时几秒又加了10块,那一刻,他知道,自己真的成为了登登的主人。

只是16万的价格,确实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他并非“土豪”,这笔钱也是东拼西凑准备的,他妈妈知道后当面问他: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买下一只8岁的狗?

他说:“妈妈你以前跟我讲了很多道理,现在我希望它们能在现实里成真。钱应该花在它值得的地方,人应该去做他应该做的事。金钱和生命相比,不值一提;可是生命也很短暂啊。”

“我希望能成就一个故事,登登承载了太多的爱、希望和善良。我希望这个故事能够留下来,这个故事我也是送给我女儿的。我希望她能喜欢。”

图片来自网络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只是想给这个原本普通的狗子一个好的结局,他想把用自己的方式续写一个和幸福有关的结尾,仅此而已,别无其它。

舒先生住的地方离北京不算近,目前,他正在想办法通过安全的渠道把登登接回家。

他说,自己拍下登登,真的不是为了成为“话题”,他明白大家对这只狗狗的牵挂,所以在日后他也会尝试找到一种彼此舒服的方法告知大家登登日后的生活。

他希望登登有天热度不再的时候,这种全民自发的善意依然可以延续下去。他希望可以和登登可以回馈这些爱和关心,让更多人关心与动物相关的法制,关心慈善。

“还有”,他说,“我不会给它改名,它永远叫登登”。

截止发稿前,据朝阳法院透露,就在11月4日当天,登登竞拍价落槌之后,登登原主人肖先生再次联系到法院,表示希望撤销拍卖,说目前他还身处国外,暂时不能回国,他想要回登登,他这次的说辞跟2018年说的一样,但已经被法院方面明确拒绝。

网友们其实不理解,为什么登登的原主人三番两次把登登扔在宠物学校不闻不问;不理解,为什么在第一次终止拍卖后没把登登带走,反而继续上演“失联”;不理解为什么肖先生每次都会“准时准点”选择在拍卖时现身......

舒先生也不理解,但那早已不再重要。

因为拍卖已经顺利结束,登登的命运已经不再受那位“薛定谔的肖先生”所左右。

如今登登的故事,也终于有了一个Happy Ending式的结局,大家可以松口气了。

我们有理由相信,美好而幸福的故事会继续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上演,但是借着登登的后续我们真的想再次大声呼吁:

请善待身边的动物朋友

别让它们的生命只剩无穷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