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漫让我想念尊龙张国荣:时尚可以有美丑,但艺术家应当有人格

赚国人的钱还想丑化国人?

最近好莱坞电影《尚气》被国人拒之门外,陈漫给迪奥拍的“阴间宣传照”也被迫下架,引发争议。

#摄影师陈漫作品为何屡次引发争议#



《尚气》里面的满大人凶狠毒辣,喜欢用刑和毒药,喜欢大喝“杀光白人,抢走他们的女人”。中国人形象皮肤病黄、眼神阴鸷,犹如僵尸。

陈漫拍的迪奥宣传照,这女人带着清朝护甲、眼神犹如山村老尸,满屏溢出“我要毁灭你”的信息。

关键是这两个形象出奇的“中国人”,被西方称为“庆祝中国文化”“魅力四射”。

抱歉,我理解的东方美人不是应该这样的吗?

哪怕是魅力的表现,也是或神采飞扬或阳刚飘逸……什么时候变成他们眼中的“假、恶、丑”了?

一下子明白了为何早年前黄安骂过陈漫:

“别人拍她(指陈漫),拍得挺正常;她拍别人,哎哟WC,中国女人都是鬼。”

也明白了王力宏当年为何把“西方给中国人做造型”称为“霸凌”:

“他们会给你弄眼睛(咪咪眼),中国人、R本人,脏兮兮、嗨MM。”

有官媒已批评了陈漫,可是陈漫到现在都没有道歉的意思。

陈漫这种热衷于拍国人“假恶丑”的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7年,陈漫踩着“三个中国肩膀”走红

陈漫是踩着华人艺术家陈逸飞、“彩妆教父”李东田,和中国的时尚界大腕娱乐界明星的“三个肩膀”上来的。

陈逸飞把自己做的事叫作“视觉产业”,并创立了《青年视觉》杂志。

陈漫在央美毕业并在西方获了一个奖后,于2003年顺利面试到《青年视觉》做了封面摄影师。

那个时期,她的作品风格还比较正常,带点魔幻、超现实色彩。

接着,她的成名作《祖国万岁》来了,这部作品是

受某国际杂志邀请,与

杜鹃合作完成的。

画面里的杜鹃充满信仰感的同时,新锐而艳丽,似乎代表着未来与古老的中国的文化冲击和剥离……这系列照片的分寸也算正常,被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永久收藏;

接着,陈漫搭上了彩妆教父李东田。

开始专门给当红明星拍形象照:范冰冰、张靓颖、李易峰、李宇春、Angelababy……

那时的李东田大概有“东方不败”的感觉,行业里突然出现这位一位新锐小妹妹,不遗余力地在各种场合推介陈漫:

陈漫是非常传奇的女子,在她的镜头下,所有的明星、所有的名模都会脱胎换骨。

陈漫结交的“肩膀”里,还在时尚一姐苏芒。

苏芒在《了不起的姐姐》里评价陈漫说:

“陈漫的作品,除了令人震撼的效果之外,能让人看得更远一点、更酷一点……她就像一颗树,伸出无数枝桠,来试探这个世界。”

陈漫走红的“枝桠”不是通过李东田就是苏芒。

而她给自己打造的“陈漫视觉艺术”的品牌概念,则来自于陈逸飞。

这些巨人的肩膀,让她迅速爆火,越来越多的明星请陈漫“掌镜”,甚至行业里有这样的说法,没被陈漫拍过,怎么算红?

跑偏的开始,打开“迎合西方审美的窗”

红了的陈漫开始

跑偏——拍拍明星之类的成就感,并不能让她满足。

短短两三年就发迹的过去告诉她,要想名利双收,一定要得到国际市场的认同。

一次好友苏芒在采访中,突然问陈漫:

“你从小在胡同长大,没留过学,什么时候打开了西方审美的窗?”

陈漫大概没料到会被这样问,楞了一秒随即答(指着作品):

“我的照相机和后期就像是我的画笔,既不是艺术也不是时尚,但它能产生一种新的能量、平衡的方式。”

这里面说的“平衡方式”应该就是指,被西方认同的审美。

这种四不像、异化的风格,让西方世界关注到她,随即让她得到了“前途的平衡”。

引发争议的“迪奥宣传照”拍摄于2011年,一年后2,英国《i-D》杂志又邀请陈漫创作一组照片,《中国十二色》诞生。

对于这组照片,网友评价很到位:

这些照片有的像印第安人、像黑人、像白人、像拉丁人,就是不像中国人!

不过这些“鬼玩意儿”英国人竟然很满意——很明显,这就是他们眼中乐见的中国人。

(也许这些酷似“清朝老照片里皇妃”的形象,让他们可以YY一番……)

陈漫不知道中国女性的美吗?那是不可能的!

陈漫在开创事业的初期,为舒淇拍过一系列“正常”照片。彼时时尚圈对舒淇的解读大多是烟熏妆、大红唇,但陈漫却揣摩出了舒淇的清纯和知性美。

陈漫自己常拍杂志封面和写真,几乎清一色的简洁黑白风:或知性、淡雅或性感,或明媚健美,或充满女性力量。

尤其这张,裙子是中国传统的罗裙款式、背景是阳光的东方庭院、头部是充满东方传统烟火气的温暖铜壶。

她何曾在给西方的“中国人形象”里加入如此温暖、融合的亮色?

她简直太知道西方对东方人的“审丑”喜好了——

眯眯眼、冷酷、异化、无人性、麻木、平庸、肮脏、苍白无血色(图为陈漫作品《中医》)

所以,她常用一些特别中国化的词汇、时事来做作品名称,蹭国际大奖。

比如,陈漫早年拍摄的另一系列儿童照《少先队员和三峡大坝》(这两个关键词,太容易引起西方媒体的注意)。

照片上的儿童形象没看出来我国少先队员的风貌,反而有一种“随时随地想离开这个世界”的可怕异星人感。

2020年,陈漫拍摄的刘亦菲《花木兰》的定妆照也出现过两版风格,一版是接近中国文学内涵的。一版是迎合西方审美的“丑女”风。

陈漫让人怀念张国荣、尊龙、成龙……

有人说,陈漫搞的是商业摄影,在西方的品牌里混或者身不由已吧!就像章子怡说的“好莱坞是欺负亚洲演员的,钱会减半。”

但当你看到张国荣、尊龙、成龙这些明星,就会明白,即使身不由已,中国人也完全可以有自己的态度:

好莱坞想要邀请张国荣,但是他却以“外国人不懂中国文化”而拒绝了。而基本在一年份,张国荣却出演了《红色恋人》,成为香港明星的表率。

尊龙,这个首位获得金球奖最佳男配、被美国《人物》杂志评为”最美50人”的华裔男影星,从未因西方审美把自己眼神P小啊!

尊龙当然经历过各种歧视,但当有记者问他:你会因为自己是东方人而受到限制吗?

他的回答是:我从来没有身份认同的问题,我为自己来自中国而骄傲。

同样的境遇,尊龙没有丧失自我,在西方成功树立了“东方美男子”的形象。

成龙一辈子都在好莱坞努力树立中国人的新形象。

那个于危难时刻总能乐观面对,用坚实身躯保护女性儿童的中国人;即是慈爱的父亲、勇敢的爱人,也是保家卫国的战士的中国人;珍视生命、以德服人的中国人。

和他们一比,陈漫的气节哪去了?

迪奥在自己的社媒信息里,这样诠释自己的品牌“我的设计就是让每个女人都成为美丽的女人”“优雅、卓越与奢华的完美呈现”。

可他们为何故意要选上这些与美丽、优雅无关的照片?

答案就在配文里——“国际艺术界兼收博彩”。

它的意思是,各国的艺术风格有高有低,陈漫的呈现的就是低的、丑的那个,但迪奥兼容并纳了。

好一个大度的迪奥!

西方时尚界对于中国的“傲慢与偏见”不是一天两天,可怕的是,有陈漫这样的所谓设计师,甘愿“温水煮青蛙”,甘愿被利用。

说给陈漫:艺术可以有美丑,但艺术家当有“人格”

网友并没有冤枉陈漫,陈漫自己曾在社媒里跪舔西方审美:

“事实证明西方文化主导的世界是美好的,并且要命的。”

这样毫无原则的价值观,是陈漫能被西方邪恶的审美异化的根本原因。

陈漫作品的出现,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原因,那就是水平——她只知肤浅美丑,却可能真的看不到中国文化的魅力。

陈漫家里来客人的时候,她特别喜欢展示书房,案头摆了不少精致的文房四宝,但从她的水墨作品和书法作品,真的连刘晓庆都不如。

打着“我从小学国画的”“喜欢水墨”招牌,但看她的字就知道,她只在是拿“中国水墨”作幌子,这两笔字,连练过半年书法的小侄女都不如。

记得清华美院学生为陈漫站过台,说非专业人士的审美和专业人士已经断层了。

这更让人啼笑皆非,国人的审美水平再低,也会明白什么咪咪眼和“中国女性的古典美”之差别,更能读懂一幅艺术作品里蕴含的爱和恨、善与恶。

借用央广网的那句话,客观的结尾吧:

“艺术不该分肤色、种族,更不应充斥着歧视、偏见”“我们推崇个性化创作,并不代表接受无底线丑化。

从艺术和时尚的角色讲,陈漫的作品可以美,也可以丑,那是艺术家的权力,但做人却不能没有人格,那是做人的底线。

五十多岁的尊龙接受采访时说:

“我还可以更出名,更有钱,但我很满足,我不愁吃不愁穿不愁住,我就可以不去想怎么样多赚钱。我一点遗憾都没有。我真的很满足自己没有变得傲慢和贪心,没有变成一个空的壳子走来走去。”

一个人有廉耻而平淡地活着,远比失去人格的成功更高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