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和TA们未被看见的职场故事

在我们的世界——一个“健全人”的成长轨迹里,上学、毕业、找工作.....似乎是像流水线一样流畅又再自然不过的必经环节。在中国,残障人士总人数超过 8500 万人,占全国总人口数的 6.21%,这个数字仍在逐年攀升。他们在从事什么样的工作?他们在找工作时会经历什么?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有何不同吗?

从残奥会起,青年志开始关注残障群体。在走访残障青年和服务残障人士的公益组织的过程中,我们也对残障人群的就业情况产生了更多的好奇。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再次访问了一些服务残障人士就业的组织和相关青年,希望了解那些在健全人的世界中鲜少被看到的职场故事。

01

“残障人士办公很困难?

你看见了就不会这么想了!”

在抖音上,一条视频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视频中一条金毛正在等待主人给它盛水喝,配文是,“姐姐很爱我,每天一到公司都先给我洗盆盆喝水”。仔细一看,我们才从这条金毛身着的红色背心认出了这是一条叫呆萌的导盲犬。

导盲犬呆萌带莫惜坐地铁

点进“导盲犬呆萌徐莫惜”的账号中,翻看一段段视频,我们慢慢对这条导盲犬的主人熟悉起来。在这个抖音账号中,我们能瞥见这个留着刘海、高鼻梁、大眼睛,叫徐莫惜的女孩,每天日常生活的一些片段。然而,直到我们开始和她在微信上聊天、通过语音电话聊天,那些她生活的细碎片段才开始在我们脑海中完整起来。

“每天去到公司,我都会冲一杯茶,有时候是绿茶,有时候是红茶”,莫惜办公的电脑旁总是放着一杯盛着茶水的白色陶瓷杯,“我的杯盖上印着一朵荷花,还有一群小鱼围着。我平时比较喜欢买这种有意境的小物件,虽然我看不见,但我能感受到”。

平时办公的时候,呆萌会乖乖地趴在莫惜的办公桌下。无论是办公桌的陈设,还是工作方式,莫惜都没有和其他同事展现出迥异的差别,“我们是要被看见的。很多公司、同事不知道你是怎么办公的,会觉得一个残障人士办公很困难。但他们要是了解了、看到了,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一位健全人与招聘公司面试的过程中,往往只会牵涉到工作经验、综合能力等相关方面的考量,而残障人群在面试时要经历的考量却复杂的多,尤其是在与一些对残障不甚了解的招聘方面试时,残障人群最基础的工作能力也会遭到质疑。

徐健穿着冬天的工服和呆萌在公司地下一层的音乐室里弹琴

曾经,莫惜应聘过一份电话销售的工作。招聘的 HR 问她,你能用电脑办公吗?对于这样的疑问,莫惜早已做好了准备。她打开安装了读屏软件的笔记本电脑,开始一点点向HR讲解她是如何用电脑办公的。为了证明自己的打字速度,莫惜还让HR随便翻开一本杂志,邀请他从头到尾把文章里的字句包括标点符号读出来,自己则边听边打出 HR 诵读的内容,以此来证明她的打字速度。

类似的找工作经历,对于莫惜而言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她形容每次找工作都像在玩闯关游戏,尽管充满着坎坷,但只要一关接着一关,总能到达攻下 boss 的最终关。“很多的拒绝源于不了解。我可以去证明,我能独立出行,我能用电脑办公,我能熟练操作手机,我能完成表格的制作、发邮件。只要不断地说,不断地证明,我相信一定会有公司录用我的。”

但在莫惜的身边,像她这样坚持到最终关,闯关成功的残障人士并不多。“首先很多残障人士在学历、技能方面就吃亏了”。在我们国家,拥有大专、本科学历的残障人士相对较少。哪怕坚持读完了大专、本科,学校的课程设置和公司的能力需求仍然存在有一定的差距。

在恩三基金会工作的波波,也拥有和莫惜相同的感受,恩三是一家残障人士友好的慈善组织,波波身边许多残障朋友都会找他介绍工作。

“每次他们来找我介绍工作时,第一个问题往往是习惯性地问,有什么工作可以介绍?而不是表明自己能做什么,对薪资的期待有多少?”这些对话让波波意识到,很多残障人士在找工作时缺乏信心,并且很少有人能意识到自己的就业优势在哪。

同为残障人士的波波因此也联想起了自己在求职时的遭遇,“我在大学毕业后,也曾经历了 10 个月的漫长找工作时期”。彼时尚未出现专门帮助残障人士就业的服务,在这个过程中,波波始终是孤军奋战。

工作多年后,波波才意识到,“很难说公司会偏好具有哪种品质的人,但公司一定会招能为它创造价值的人”。如果能有一个平台帮助残障人士去提高他们的能力和信心,帮助他们找到自己的就业优势,发现自己更大的工作价值,那么也会有更多公司会考虑接纳他们。

因此,在 2019 年,波波和他的领导决定发起“集光计划”。报名的学员可以加入到“集光计划”的社群中。在这里,会有像波波一样有经验的前辈帮助解答找工作时的困惑。除了答疑解惑之外,“集光计划”还开发了一批新媒体电商的线上课程。2020 年初,疫情来袭,自媒体行业因此异军突起,参与计划的学员很多也因此在疫情期间没有失业。

集光计划的学员们

至今,参与“集光计划”的学员累计达到七八百人。其中,有仍在学校读书、即将毕业的学生,也有有过几年工作经验的“老手”。这群来自天南海北的残障人士共同组成了“集光计划”的社群。在社群里,恩三的伙伴定期给学员修改简历、模拟面试、进行朋辈的分享解惑,提高大家找工作的成功率。

02

“想玩又玩不了,

我就自己开发一款。”

你是否留意过手机辅助功能(Accessibility)里的旁白(VoiceOver)工具?打开旁白以后,手机会在第一次点击时朗读出屏幕上的文字,比如“返回”,此时双击就可以确认点击你选择的按钮,返回到上层菜单。

对于莫惜这样的视障人士来说,这样的读屏软件是他们工作场景中使用频次最高的辅助工具。

以电话销售的工作为例,通常情况下,接听电话的按钮显示为绿色的电话图标,挂断则是一个红色的叉。但为了视障者可以无障碍使用,开发者会在代码中将电话图标和红叉分别标注为“接听电话”、“挂断电话”的文字标签,读屏软件读出后,视障者就可以正确选择。

“残障人士是一群未被开发的人才库,我们会认为残障人士的工作状态存在很多特殊环节,其实并没有,他们借助辅助工具和设备,完全可以在工作中无障碍交流、文档处理,甚至是产品开发。”深圳市联谛信息无障碍有限责任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徐徐有很多残障同事,她告诉我们,“健全人怎么工作,他们就怎么工作。”

尽管如此,读屏软件也并非万能,莫惜的工作中仍存在一些技术难题,“如果 PDF 文件中插入了图片,读屏软件是没办法准确识别的。它可以识别到一张桌子,但它可能分辨不了这是一张饭桌、电脑桌还是化妆台”。

添加标签对于开发者来说,是一个非常简单、顺手就能完成的步骤,但如果不对图标、按钮、图片加以描述,视障者就只能听到“未加标签”,因此各类 APP、小程序、网站在没有做这样的信息无障碍改造之前,对于视障用户而言都是不能友好使用的。

徐徐所在的联谛,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给众多企业提供信息无障碍解决方案。互联网在成为了多数人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时,却也将两类人悄然拒之门外。一类是老年群体,另一类就是在听觉、视觉等方面存在障碍的残障人群。

“过去互联网企业往往存在着一个认知差异,认为听障、视障者没有使用互联网产品的需求,但事实上他们的使用场景非常广泛。”举例来说,残障人士线下去银行办事可能会面临出行不便,如果银行 APP 做好了无障碍优化,他们就可以直接在手机上完成操作。

在联谛,许多工程师自己就是视障人士,他们既承担着用户体验的角色,又是开发者,这样的双重身份使他们可以明确知道视障者使用电子产品时的需求,并对症下药地检测和解决 bug。

95 后的广荣是视障工程师团队中的一员。和大多数 95 后一样,广荣也是一位忠实的游戏玩家,业余时间,他常常利用辅助工具玩《炉石传说》。

广荣

曾在年轻人之间风靡一时的“吃鸡(绝地求生)”游戏,也令广荣心中蠢蠢欲动。苦于视障人士玩不了这类依赖视觉效果推动的游戏,他就想着可以发挥自己做开发的特长,设计一款视障版“吃鸡”,把所有视觉的元素都转化成听觉,让视障人士也可以体验到游戏的乐趣。

作为一款射击类游戏,绝地求生在听声辨位方面已经开发了一些初步的设计,玩家可以听见靠近的脚步声、远处的枪声等,但很多细节依然需要依靠视觉观察,比如我们通过地图上的脚印、子弹标记看到敌人的方位,还需要用眼睛看地上有什么装备,为各种类型的枪匹配合适的子弹、倍镜等。因此,我们很好奇视障者玩“吃鸡”的状态,广荣便给我们发送了一段游戏录音。

然而打开这段音频之后,我们却发现里面的人声提示像是加了倍速的机器人,很难听辨语音的内容。放慢播放速度后,我们才听清人声播报的是目标所在的方位坐标:“右转”、“东南”、“南”……人声播报的速度可以调节,但像广荣这样的视障玩家平时已经适应了如此快速的声音,并能根据声音在游戏中迅速做出操作反应。

除了人声以外,音频中有很明显的“哔哔哔”声,忽快忽慢,就像是发电报的声音。广荣告诉我们,这种声音类似汽车雷达,当视野范围内出现对象,就会发出“哔哔哔”的提示,游戏中的“敌人”靠得越近,“哔”声频率越快。此外,视障玩家还可以通过各种快捷键调取他们希望听到的信息,比如子弹数、血量等等。

联谛经常会举办残健共融的团建活动,有一次活动就是用广荣设计的游戏进行视障版吃鸡比赛,残障和健全员工有机会同台竞技。广荣说自己“虽然看不见,但是脑子里会有一个图示”,常常比健全人的反应更快。

视障版吃鸡比赛现场

目前,国内并没有游戏公司开发专门针对残障人士的游戏。不仅是考虑到成本和盈利的回报比,“开发游戏赚残障者的钱”是否符合企业社会责任的要求,也是很多游戏开发商内心最大的顾虑之一。然而不止是广荣,还有很多身患残障的人们也渴望享受游戏带给他们的欢乐,这和健全人士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

03

“原来他是那么怯懦,

现在是这么自如。”

相比可以借助软硬件辅助工具开展工作的视障、听障、肢体障碍者,对于心智障碍的群体来说,独立地走上就业岗位会是更加困难的事。

根据财新网的报道,心智障碍者约占中国总人口的 1.5%(近 2000 万人),仅北京就有约 20 万人。而在 2000 万这一庞大的数字中,真实就业的心智障碍者仅占区区 2 %,这与德国心智障碍者约 30%的就业率形成了迥异的对比。

作为一位心智障碍者,小王每天下班后最大的乐趣,就是站在便利店的橱窗前,认真挑选一盒完美的三元牛奶。他对任何包装上的压痕、瑕疵锱铢必较,必须要挑到一个包装最完美的才行,这是他内心始终在坚守的一种秩序。而买牛奶的钱,来源于他在洗车行工作的收入。

小王在洗车行工作

能够顺利找到工作,不仅依赖小王自身的努力,也依赖「融爱融乐」的帮助,他们是一家专门为心智障碍者融入社会提供帮助的公益平台。

我们在海淀区的一个酒店附近和刘敬老师见了面,她束着头发,化了淡妆,看起来很精神,脖子上挂着一块工作牌。刘敬是融爱融乐的就业辅导员,也是持续支持小王在洗车行工作的人。和大学里的“就业辅导员”很像,心智障碍者的辅导员也会帮助他们找到工作。

刘敬老师在这家酒店里支持两位刚刚入职的“心青年”——这是他们对心智障碍青年的称呼。对“心青年”来说,洗车、保洁、服务员、快递收发员这种简单、重复性高的工作更容易适应。

像刘敬老师这样的就业辅导员,会在密集支持阶段每天陪着他们上班,帮助他们熟悉工作环境,教他们与人沟通;在两周到一个月后,就业辅导员逐渐退出,转为定期回访的跟踪支持;最后则需要在密集支持阶段建立的自然支持与他工作相关的同事进行必要的帮助。

过去的观念中,人们常常觉得心智障碍者是需要“救济”、“保护”的对象,把他们养在温室中就是最安全的选择,并没有想过与社会融合的可能。但许多心智障碍者家庭其实期待着孩子能和社会建立关系。

“工作对他们的改变是巨大的。”这在一个叫超超的发育迟缓青年身上尤为明显。超超是个极度内向的人,面试时他不怎么多说,在家庭里和父母也很少交流。

融爱融乐为他找了一份收发快递的工作,起初同事的花名他也记不住,记不全,叫她们“姐姐”。由于企业的接纳和他自身的努力,在就业辅导员的支持下,超超已经可以和同事侃侃而谈,工作起来得心应手,还能和新来的“心青年”交流经验。

超超在工作

后来刘敬老师去超超所在的公司支持新的学员,同事“兔子姐姐”跟她吐槽超超“现在已经学会甩锅啦”。这种“甩锅”并非贬义,而是意味着超超已经有了非常社会化的人格。

刘敬老师发自内心地跟我们感叹,语气里带着抑扬:“原来他是那么怯懦,现在是这么自如。”

如果没有这种支持性的就业,超超很可能现在还在家里,不怎么与人说话。但是工作让他离开“温室”,成为了“社会动物”。

工作的过程中也并非没有坎坷,“闯祸”也是避免不了的。“心青年”小洋就是刘敬老师最初曾遇到的瓶颈之一。支持小洋在车行工作两周之后,本以为他已经熟悉了洗车的流程和方法,第三周刘敬老师打算渐退时,发现小洋却完全忘记了怎么工作。刘敬老师陷入了迷茫,那会儿她“真着了急”,不明白“怎么到了第三周,学过的东西就全都还给我了呢”。

曾经的努力和付出在此刻化为乌有,这也让刘敬老师想要坚持下去的信念产生了动摇。但如果真的放弃了,自己将要面对的,不仅是一位心智障碍青年的无助,更可能是一个家庭命运的改写。最终,她决定咬咬牙,重新来过一遍,就像最开始教导小洋那样,更加耐心细致地帮助他学会如何工作,熟悉身边的环境,直到小洋可以独立工作为止。

小洋在工作

我们采访她的那天,正好是小洋入职两周年。现在,那个一米八几的大男孩,即使因为疫情中断了很长时间的工作,再次复工时也不用重新接受密集支持了。

小洋爱吃糖,他妈妈问他为什么每次都多带一块糖果,他总说要带去给刘敬老师吃。

刚刚入行时,刘敬很容易敏感,怕“心青年”受到不友好的对待。但随着工作年限的增长,自己也变得越来越平和、专业,她会和心青年建立良好的关系,尊重他们心中的“秩序”,同时也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做到“感性和理性的结合”。

走访刘敬老师的那天,正值北京秋季的尾声。我们相约在酒店附近的一片草地旁,草叶还未完全枯黄,像是在高楼缝隙之间生长出的一小片绿色原野。

当被问及为什么选择这份工作时,身为基督徒的她念起了《圣经》中的一段话:“行事公义、说话正直、憎恶欺压的财利、摆手不受贿赂、塞耳不听流血的话,闭眼不看邪恶事的,他必居高处;他的保障是磐石的坚垒;他的粮必不缺乏;他的水必不断绝。”秋风带着几分萧瑟的冷意在我们身边呼啸而过,而她的话语却在风声之中显得格外坚定。

这风声吹过了我们身后的“绿色原野”,也吹到了更高更远的地方。

*感谢文中受访的个人、组织以及吕飞老师、林红老师为本文提供的极大帮助

撰文 | 小曾、璐璐

编辑 | 青豆

排版 | 酒喝了一点点

设计 | Sam

你可能还想看看

为我们点亮星标

青年志 Youthology .

青年的发问与探寻

点个“在看”,关注我们,设为星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