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民主”原形毕露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美式民主”那一套,如今在国际上越来越没有销路了。

皮尤研究中心近期的一项调查显示,海外民众对美国政治制度持正面看法的程度已然下降。超过一半的全球受访者(57%)表示,“美式民主”曾经是一个很好的榜样,“但近年来不是”。72%的美国人也表示,“‘美式民主’曾经是其他国家效仿的好榜样,但最近不再如此”。

国际社会看得清楚,“美式民主”旧日的政治红利已经消退,其病灶根深的“基因缺陷”开始逐渐暴露。

所谓“美式民主”,是贫富差距急剧扩大的民主。资产差距让美国富人阶层与低收入者之间存在巨大的财富鸿沟,而美国税收政策在调节财富分配上的作用向低收入者倾斜有限。据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日前发布的美国财富分布情况报告,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1%的高收入美国家庭总净资产为36.2万亿美元,超过全部中等收入家庭的总净资产。哈佛大学教授帕特南指出,“美国社会已经出现了基于阶级隔离的普遍分裂”。

所谓“美式民主”,是种族主义变本加厉的民主。当今美国,种族问题遗毒不解,白人至上思想占据上风,少数族裔和移民群体面临肆无忌惮的显性攻击与隐形歧视。前有2020年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执法死亡事件,后有今年亚裔遇袭的悲剧频繁发生,但问题仍旧得不到制度层面的根本解决。如今,美国右翼民粹主义势力坐大,排外思想有增无减,美国社会日益被偏见、仇恨撕成碎片。

所谓“美式民主”,是政治极化愈演愈烈的民主。美国两党利用“民主”机制,彼此缠斗不休,结果是政府陷入内耗,国家治理失灵。一方上台,就将另一方留下的医保法案等推倒重来,民生工程难以取得持续性进展。政客口舌生花的竞选演讲只为赢得选票支持,满足背后的集团利益,执政时却没有几句能落实为给民众的实惠。这样的“美式民主”,不过是表演式的民主、作秀式的民主,真到应对大事时,“美式民主”注定顶不上去,也办不成事。

新冠肺炎疫情就是一场让“美式民主”原形毕露的大考。美国缺乏强有力的国家力量推动科学抗疫方案的执行,数万亿美元的纾困法案也沦为少数富人攫取利益的“吸金”利器。疫情之下,美国社会贫者愈贫、老无所依,少数族裔的感染率和致死率“不成比例”地高于白人,社会贫富差距达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最高点,超77万累计死亡病例成为美式抗疫无力的牺牲品。然而,即便疫情恶化至此,美国两党还忙于相互拆台,就戴不戴口罩、打不打疫苗的基础问题争论得不可开交,把民众的生命权、健康权抛诸脑后。

这样一套行之无效的“民主”,美国竟还想推销给世界各国。多年来,美国动辄打着“自由”“民主”“人权”等旗号,在欧亚国家策动“颜色革命”、在拉美地区大搞“新门罗主义”、在中东地区遥控“阿拉伯之春”,堂而皇之干涉他国内政,操纵他国政权更迭,妄图把“美式民主”强行嫁接到他国,最终不仅对当地建立真正稳定、可持续的民主制度毫无助益,而且加剧了冲突和混乱,酿成无数人道主义危机。

长久以来,美国自诩其“民主”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理想范式,以高高在上的姿态给他国发放“民主牌照”,以“开化”“传教”般的神气训导他国如何“民主”。然而,美国人权的斑斑劣迹一再证明,其所谓的“民主灯塔”早已坍塌,根本不配当“颐指气使的教师爷”,更没资格充当“人权卫道士”。近期,美国还要召开所谓“领导人民主峰会”,纠集“价值观伙伴”,分享“民主经验”、批评“威权政治”。只可惜,这些国家跟着灯影昏黄的“美式灯塔”找方向,最终只会驶入迷途。

以攻击别人来掩饰弱点,这正是政治自信下降的表现。正如皮尤中心的调查结果所示,哪种制度才是真正为人民带来福祉的好制度,国际社会正在逐渐认知清楚。(林子涵)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11月25日 第06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