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身后三国——王平汉中击退曹爽十万大军,延续蜀汉国祚二十年

前言

王平,建安二十四年,刘备与曹操汉中大战时,脱离曹魏阵营,转而跳槽蜀汉政权,先后跟随诸葛亮平南蛮,北伐曹魏等,每到之处,丞相尽意指教,亦可算是丞相门生。王平在北伐中崭露头角:第一次北伐,马谡街亭大败,士卒离散。唯有王平所领的千余人士兵鸣鼓自持,张郃怀疑王平有伏兵,不敢进攻。于是王平将诸营军士统一起来,率领他们平安归还,因功进封亭侯。第四次北伐,卤城之战中,司马懿发动钳形攻势,其中一路由张郃率领,王平死守南围,张郃不能胜。诸葛身后,王平守备汉中。

汉亭侯王平

大战背景

魏主曹芳年仅八岁,司马懿乃与大将军曹爽一起接受遗诏辅佐少主。

魏国辅政大臣曹爽

司马懿不负明帝重托,先是大败由孙权亲自主持的四路攻势,东吴名将朱然由于是直接面对司马懿,损失最为惨重,接着又逼退诸葛恪,并且在战斗中拔擢了后起之秀邓艾。司马懿的威望达到了顶点。

曹爽是靠着承袭父亲的爵位、再加上自幼与曹睿相交的近亲关系,才得以成为辅政大臣的。既没有在外充当封疆大吏的显赫经历,也没有在中央从基层干起的历练过程,以这样毫无尺寸之功,自然很难震慑那些曹魏的老臣。

蜀汉蒋琬率主力从汉中退回涪县,所留兵力仅仅有镇北大将军王平所率三万人。曹爽却认为是蜀汉的全线退却,攻蜀的时机已经成熟,而且急于立功,于是就在公元244年3月,曹爽率10万大军,兵发汉中。

曹爽无能,劳师以远

汉中是处于关中平原和成都平原之间一片较为狭小的山间盆地,它的北面是莽莽秦岭,南面为大巴山。自古就被称为“形势之地”。从关中前往汉中较为近捷的是穿越秦岭山脉的三条通道,即褒斜道、傥骆道和子午道。

古汉中地形图

东路是最长的,总计超过330公里,北端直达长安以南,南段称为子谷,北段称为午谷。子午谷崎岖的地貌提供了大量可以完美伏击的地点,设伏方可以轻易全歼谷内敌军,所以这条最长的路线也是最危险的。如果蜀汉发动攻势,经此道路可以轻易威胁长安,这也是诸葛亮首次北伐时魏延所建议走的路。这也是后世争议比较大的,可参考闯王高迎祥兵败子午谷的事例。

西路是长235公里的褒斜道,在三条之中路况最好,北段称为斜谷,南段称为褒谷,其南端在汉中北约25公里,北端在今陕西眉县南15公里。在褒斜道中心,另一条峡谷箕谷西向延伸,然后转而北向,最终止于当蜀汉进攻时受到威胁的战略要地陈仓附近。

中路是210公里长的傥骆道,它是最短的一条,以其两端得名。南端接近今陕西洋县的傥水河,北端在今陕西周至县西面的骆峪。因此,其南段叫傥谷,北段叫骆谷。

曹爽犯了一个重大的战略错误。他选择从中路攻蜀,此路虽然最短,但路况最糟。更重要的是,在三条路中,傥骆道没有水源的路段最长。

因此,攻蜀军队为后勤所羁绊,魏军出谷前,大量负责运输的牛、马、骡、驴等驮运牲畜因缺水而渴死。曹爽只得征调数万役夫为苦力运输粮草,其中很多也渴死了。魏军士气骤降,曹爽军中乃至曹魏本土不满曹爽主政的情绪迅速蔓延。

汉中的防御体系完备

自刘备在公元219年夺下汉中后,鉴于汉中地理位置的重要,刘备、魏延、诸葛亮都不同程度地加强和完善了汉中防御体系。刘备时期,在汉中往关中一带沿路设置烽火台,以备预警;魏延时期,在汉中通往关中平原的要隘修筑营寨,驻军防守(兴势、黄金谷就是其中两个据点);诸葛亮时期,在阳平关外围修筑汉、乐两城。

至此形成了烽火台预警,前线营寨为一,汉、乐两城为二,阳平关为三的三道防御体系,曹魏的几次征蜀大战基本都是被挡在了前两道防线之外。汉中体系至此才算完全完成。

王平指挥得当

10万敌军来势汹汹,而当时汉中的守备兵力仅有三万,一时间,汉中诸将领议论纷纷,这可怎么守得住呢?

有的将领说 : 我们的兵力不足以阻挡魏军,应该放弃关隘固守汉、乐二城,魏军进入汉中以后,涪城的援军一到,就可以将阳平关抢回来“。”

刘敏将军站出来说:“汉中百姓男女布满田野,庄稼还在田里,如果听任魏军进入平原,则大事去矣”

王平赞成刘敏将的想法,认为“汉中去涪城有一千余里,魏军若是得了阳平关就会成为祸患,应该遣军据兴势,我为后拒,若是魏军分兵进攻黄金城,我亲自率兵前往救援,到时候涪城的救兵就刚好到来,这才是上策。”

王平遂派刘敏将军据守兴势,兴势山在洋县西北43里,“形如一盆,缘外险而内有大谷”,是傥骆道南出口战略要地。蜀汉依山而筑“兴势围”,这里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由于兵力严重不足,蜀军在防御时不得不采用虚张声势的做法,“多张旗帜,弥亘百余里”。魏国大军入骆谷数百里,成了一字长蛇阵,兵力上的优势得不到发挥。当此之下,魏军“进不获战,攻之不下”,陷入被动境地。王平的坚守为蜀军主力的到来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数日,蜀汉援军到达战场,使得蜀汉有了进攻的资本。曹爽的参军杨伟意识到危险,求曹爽放弃行动立即撤军,但邓飏反对,不顾自己缺乏军事常识与杨伟争论。杨伟未能说服他们,愤然说:“邓飏、李胜败坏国家,可以处斩。”曹爽不悦,拒绝了两人的建议。

然而此时,魏军前不能进,后不能退,被前后夹击大败。郭淮因为早有准备,不至于全军覆没。可曹爽就惨了,“争岭苦战,仅乃得过。所发牛马转运者,死失略尽,羌、胡怨叹,而关右悉虚耗矣”。

战争的影响

一、曹爽派夏侯玄为征西将军,是因为曹魏宗室后人中,夏侯玄是领袖,而且声名不错。曹爽派他去接收关陇集团,再合适不过。但曹爽此时还必须依赖司马懿的军事能力,为了达到让夏侯玄出任征西将军,不得已将夏侯玄的中护军交给了司马师,这让司马家族首次有了禁军的势力,为日后高平陵之变奠定了基础。

二、极大动摇了曹爽在朝中的威望,加速了他的垮台。本来曹爽就没有什么军事建树,此次伐蜀是他首次用兵,结果非但没能旗开得胜反而深深被羞辱了一遭,曹氏亲贵在朝中的形象和地位受到严重打击,也正是这场惨败,让曹爽不得不在政治上更加的独断专行,意图将权力紧紧的攥在自己手中,这也间接加速了高平陵之变得到来。

三、延长了蜀汉政权的国祚,推迟了三国一统的进程。兴势之战的大胜使得曹魏在此后的20年里都不敢侵犯蜀汉,令魏国内部对伐蜀产生恐惧心理,魏长期对蜀采取守势,“畏蜀如虎”,以至于20年后司马昭提议伐蜀时朝中竟然无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