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三党公布联合组阁协议:文本涉华部分措辞被认为“史上最强硬”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自9月底德国大选结果出炉后,无论是社民党、还是联盟党,都希望与绿党、自民党结成联盟,从而在联邦议院占据组阁所需的过半数议席。经过一系列磋商,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携手”,上月正式启动组阁谈判。

据路透社当地时间11月24日报道,来自社民党的奥夫拉·朔尔茨(Olaf Scholz)当天宣布已经就联合组阁正式达成协议,他所在的政党将与绿党以及自民党在联邦层面上首次结盟,组建一个新的执政联盟。

同时,他本人也将出任新一任德国总理,结束默克尔长达16年的执政时代。三党将全力确保在未来的10天之内通过各自党代会投票通过该协议,从而正式组建新一任德国联邦政府内阁,预计协议内容不太可能发生重大变化。

香港《南华早报》注意到,共同组建政府后,绿党和自民党中资历尚浅的人士都将赢得关键内阁职位,其中一些职位将由在涉华议题和外交政策上言辞强硬的人担任。而在联盟协议的文本中,更是十多次提及中国,还首次提到了涉台、涉港、涉疆的中国问题。

有专家认为,这是德国有史以来涉华部分措辞最强硬一份联盟协议,三党如此大剌剌地提及中国的“红线问题”,是想更公开谈论与中国的分歧,并加重在对华关系上“竞争”和“对抗”的分量。对此,有台媒就“兴奋”认为,德国新政府将会积极“挺台”,对中国大陆展示强势姿态。不过,也有德国国内政治人物表示,新一届德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和对华政策不会在一夜之间突然改变,即便有改变,也会是一个相对循序渐进的过程。

对于这份协议的内容,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中欧关系研究中心副研究员严少华则并不感到意外。他分析认为,相比默克尔政府低调务实处理中德关系,三党联合执政的德国新政府或将转变对华政策的基调,加重意识形态色彩,但鉴于中国的重要性和影响中德关系的结构性因素不会改变,两国关系会“稳中有变”,不会“彻底把船掀翻”。同时,德国新政府也势必会影响欧盟政策,即便新总理朔尔茨也有如默克尔一般强大的意愿推动中欧投资协定的批准,但阻力依旧重重。

《南华早报》报道截图

据德媒报道,这份177页的联合执政协议包括序言在内共有九个章节,提出了一系列核心施政目标。在对华政策方面,协议文本中一共12次提到中国,尤其是在关于外交政策的第七章“德国对于欧洲及世界的责任”中,多处与中国有关。

这份宣布组建德国全新执政联盟的文件表示,德国希望“在伙伴关系、形成竞争以及体制对手的维度上发展与中国的关系”,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寻求在“基于人权的前提下”与中国合作。因此,它们将中国描述为是一个“系统性的对手”,呼吁德国要在“欧盟-中国共同政策的框架内”,制定全面的中国战略。

协议文本中写到涉华政策的部分,还提到了涉台、涉港和涉疆问题这些中国内政事务,其中不仅宣称“支持‘民主台湾’实际参与国际组织”,还继续污蔑中国在新疆地区“侵犯人权”,“一国两制”在香港需要得到恢复等等。

此外,在对华政策方面,这份文件还强调了德国和美国进行跨大西洋密切合作的必要性,表示要“与志同道合的国家进行合作,以求减少战略依赖性”。而在谈及南海问题等事关中国领土主权的问题时,执政协议称,中国应为周边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发挥负责任作用,德国致力于“确保南海和东海的领土争端在国际海洋法的基础上得以解决”。

当地时间11月24日,德国社民党(红)、绿党(绿)和自民党(黄)公布了三党达成的联合组阁协议。社民党总理候选人、现任副总理兼财长朔尔茨(左二)将出任新总理。图自澎湃影像

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中国业务执行主编、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MF)高级访问学者诺亚·巴金(Noah Barkin)认为:“这是有史以来在中国部分措辞最强硬的一份德国联盟协议,这反映出有人对于中国在日益担忧。”

巴金补充称,这份文件提及了许多被认为是中国的“红线问题”,这表明三党联盟想要更公开地谈论与中国的分歧。

《南华早报》称,该协议还提到了中欧投资协定,声称在欧方人员和实体被中国制裁后,该协定目前无法得到批准,这表明各方都意识到协定想要走上“回归之路”没有那么容易。

“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向中国发出的)信息非常明确。”智库机构“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亚洲项目负责人扬卡·欧特尔(Janka Oertel)说:“我们之间的关系在过去几年发生了变化,这反映在了德国的新联盟协议中,协议接受了新的现实。”

“是的,中国是三者兼而有之,合作伙伴、对手、竞争者(partner,rival,competitor),但是在竞争和对抗的维度,现在的分量更大了。”欧特尔这样说道。

对于德国三党达成联合执政协议,台湾地区也很关注。台媒“中央社”11月25日就在其报道中声称,三党的协议预示着德国新政府会在参与国际组织方面“挺台”,还援引部分“欧洲学者”的观点渲染,德国新政府将会向中国大陆展示“强势政策”。

台媒“中央社”报道截图

不过,《南华早报》指出,目前有一些政治人物已提醒,不要指望德国的对华政策会在一夜之间发生变化。

上周,德国上届议会的社民党外交政策发言人尼尔斯·施密德(Nils Schmid)在对智库听众演讲时表示:“不要指望德国新政府在外交政策方面有太多改变。”

同时,也有一些人表示,改革还是会有的,但预计会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不是突如其来般的改革。一名参与联盟谈判的人士形容道:“如果你驾驶一艘油轮,把它的方向转5度,结果会完全不同。”

11月17日,路透社在一篇报道中称,中国在2016年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默克尔的对华政策“重塑”了德国和欧洲的对华立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也推动了默克尔任内德国经济的增长。但有一些反对派声称,默克尔让德国“过于依赖中国”,且未能在所谓的“人权问题”上对中国“提出批评”。

对此,德国留守内阁总理默克尔近日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回应称,德国起初对待某些合作伙伴关系的态度可能“过于天真”,但现在德国及欧盟都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相互学习经验。“在我看来,完全‘脱钩’不是正确的做法,它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当地时间10月26日,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在默克尔政府卸任仪式上,向默克尔递交了任期结束通知,默克尔正式卸任总理。图自澎湃影像

对于德国三党组阁协议的内容,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中欧关系研究中心副研究员严少华告诉观察者网,他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在此前的德国政府组阁协议中也曾提过中国,新政府显然对中国议题十分重视,继承了默克尔时期把中国作为优先事项的做法。然而,在对华政策的基调上,以往默克尔政府奉行“以贸促变”的政策,重视经贸合作,在“人权”和“价值观”问题上相对低调和务实,而在如今三党联合执政,绿党和自民党加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特别是绿党,这一政党尤其注重所谓“人权”和“价值观”等领域的话题,德国新政府对华政策的意识形态色彩也更加浓厚。

日前,社民党外交政策人士表示,德国外交及对华政策不会一夜之间改变,即使改变也会“循序渐进”,严少华对此观点表示认同,认为中德关系会“稳中有变”,原因就在于中国对于德国的重要性不会改变,影响中德关系的结构性因素也不会马上改变,虽然绿党和自民党对华态度相对强硬,但同样需要中国的合作。绿党长期关注环保和气候领域的问题,自民党则在商界耕耘颇深,这些全球性议题和经贸合作始终都离不开中国的参与。

“他们对当前中德关系有不满,但不会彻底把船掀翻。”严少华用了这一比喻指出,相比于前任默克尔政府,新一届德国政府未来的对华政策不会在战略上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而是会在战术上,或者说在某些特定议题上发生变化。

严少华补充称,德国作为欧盟中的核心国家,其政策变化的一举一动肯定也会影响欧盟,特别是在经贸领域。对于德国经贸界而言,过去中国是一个拥有巨大机遇的广阔市场,而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后,中国还是他们的机遇和市场,但也认为依赖中国会有风险,试图在合作的同时减少这种依赖性和风险性,增加自主性和韧性。

因此,德国和欧盟在经贸领域会越发趋于保守。德国新政府中的社民党和绿党特别强调劳工权利和环保标准等议题,中德经贸关系被政治化的可能性增加。德国和欧盟也可能强化各种“经贸工具”,比如抛出针对供应链和所谓“反经济胁迫”的相关法案。严少华还谈到了中欧投资协定,他表示,去年底默克尔可谓是“力排众议”促成了该协定如期完成谈判,但随着她的离任和新政府的上台执政,即使新总理朔尔茨有同样强大的意愿推动中欧投资协定的批准,它也需要在德国国内和欧盟层面克服更大的阻力。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中欧关系研究中心副研究员严少华 受访者供图

此前9月,在德国举行的联邦议院(议会下院)选举中,社民党获得25.7%的选票,排名第一;默克尔所属的联盟党得票率24.1%,排名第二;绿党和自民党得票率分别为14.8%和11.5%,排名第三和第四。

选举结果出炉后,社民党和联盟党都希望与绿党和自民党结成联盟,从而在联邦议院占据组阁所需的过半数议席。经过一系列磋商,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携手”,上月正式启动组阁谈判。由于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代表色分别为红色、绿色和黄色,它们被称为“红绿灯”组合。

参与谈判的三党人士数日前重申,他们的目标是在12月6日开始的那一周推选社民党总理候选人、现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朔尔茨出任新总理。如果朔尔茨按上述时间表出任新总理,那意味着默克尔将无法打破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的任职纪录,不会成为德国二战后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理。两者任期长度将仅相差数日。

社民党总理候选人、现任副总理兼财长朔尔茨 图自澎湃影像

作为未来的新一任总理,朔尔茨希望“新内阁能够为德国的未来发挥开创性作用。”他表示,根据新的组阁协议,德国将会提高最低工资,同时保持养老金和儿童福利的稳定,每年还将新建40万套公寓,为此德国将进行大规模的投资,但债务刹车原则不会改变。

朔尔茨还特别强调,德国目前新冠疫情形势严峻,他再次呼吁民众团结一致,积极接种疫苗,共同抗击疫情。德国也将尽快组建“疫情危机小组”。

除了达成协议,目前德国新内阁也已现雏形。据报道,除总理府外,社民党将执掌内政部、国防部、卫生部、劳动与社会事务部等;绿党主席哈贝克(Robert Habeck)将担任副总理兼新设立的气候和经济事务部部长,另一位党主席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将出任外交部长;自民党主席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将出任财政部长。

9月27日,针对中德关系和德国即将产生新政府,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指出,近些年来中德关系总体上发展是非常良好的,中方重视发展对德关系,认为中德关系稳定健康发展符合两国的共同利益。

华春莹表示,中方愿意同德国新政府共同致力于维护中德关系,维护中德对话合作,继续以互利开放的精神推动两国的务实合作,本着相互尊重、求同存异的原则和精神,推动两国关系行稳致远。中方也希望并且期待着德国的新政府能够延续务实平衡的对华政策,巩固中德关系合作的主基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