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出事,卓琳第一时间对孩子们说:爸爸不是那种人

1939年9月,延安的黄昏彤云漫天。毛泽东手里端着两条板凳,走到一个圆桌前放下,一起忙活的,还有刘少奇、张闻天、李富春等人。

这是邓小平和卓琳的婚礼,吃过饭,二人就算结婚了。

喜欢饮酒的邓小平向到场的战友们举杯说道:“愿革命胜利!”卓琳在一旁害羞,笑着不说话,她喝一杯便醉了。

两人相伴58年的婚姻由此开始。

一、卓琳到延安:从巨商家庭走出,又从北大辍学

卓琳原名蒲琼英,1916年出生于云南宣威。她的父亲浦在廷是“宣威火腿”的创始人,曾经追随孙中山参与北伐,乐善好施,是云南有名的“革命商人”。

蒲琼英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上面有三个哥哥,三个姐姐,在家中备受宠爱。

但浦在廷从不骄纵孩子,他专门为小女儿安排新式学堂,从小教育女儿:“要为国家谋解放,为乡亲们造幸福”。

蒲琼英将父亲的教导牢记在心,不论在家中还是学校,始终努力学习,品学兼优,特别擅长体育运动。

有朋友听说蒲琼英这个掌上明珠,想上门求亲,结果还没开口,便被蒲琼英挡了回来:“我自己的婚事,别人做得什么主?”

浦在廷听了哈哈大笑,问道:“婚姻不请父母做主,你将来找谁给你说媒?”蒲琼英瞪着眼睛说道:“我自己给自己说!”

过了不久,宣威当地人都知道,蒲家有个不得了的“七小姐”,活泼好动,能文能武,以后还要“自媒”说亲。

1931年,国民政府召开全国运动会,15岁的蒲琼英被选为省队的短跑选手,一路来到北京。

却没想到“九一八”爆发了,国难当头,运动会停办,云南省队只好打道回府,可蒲琼英却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她想留在北京这个“风暴中心”。她自小受到革命教育,深知革命之重要,现在好不容易到了北京,目标就在眼前,此时不革命,更待何时!

于是她让队友先行返回,自己给家里人写信:要在北京完成学业,投身革命。

浦在廷收到小女儿来信,虽然担心,但也无可奈何,只得托人送钱,让蒲琼英寄住在北京的亲戚家,多少有个照应。

蒲琼英很快考上北平第一女中,与数千学生走上街头,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还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思想产生了质的飞跃。

1936年,蒲琼英以优异成绩考上北大物理系,这是北大校史上的第一个云南籍女学生,她给父亲写信:

今中华被欺,因无立国之业,我欲以实业救国、科学救国。

浦在廷看到小女儿考上北大,又有如此志向,不禁老泪纵横。他鼓励蒲琼英的两个姐姐,蒲石英和蒲代英也来到北京,三姐妹一起深造、共同进退。

蒲琼英看到父亲支持,姐姐们纷纷到来,内心激动不已,她们一起常谈革命理想,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可时局变化容不得蒲琼英想那么多。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摆在三姐妹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跟着北大转移到云南,继续学习;另一条则是直接去到当时的“革命圣地”延安。

蒲琼英力劝两位姐姐:考学是为革命,若国家沦陷,学问再高又有什么用呢?

于是姐妹三人扮作农妇,辗转千里来到延安。

二、卓琳与邓小平结婚:从“老兄”摇身一变成“老公”

来到延安后,蒲琼英和姐姐们考入陕北公学,她系统地学习了共产主义理论,正式确定了革命理想。为了脱掉“阶级身份”,蒲琼英为自己改名“卓琳”。

毕业后的卓琳被分配到延安的保卫部工作,她的学识、热情很快受到大家的喜爱。也正是在这里,卓琳认识了邓小平。

当时邓小平已经35岁,卓琳听说他16岁参加革命,又在苏联留过学,还走过长征,资历很老,便叫他“老兄”。

年轻活泼的卓琳经常拉着这个“老兄”,请他给自己讲如何开展斗争,如何团结老百姓,卓琳听得津津有味,有时还去邓小平的窑洞里做客。

旁人注意到:在生活中沉默寡言,几乎不和女同志交往的邓小平突然话多了起来,两人也渐渐熟悉。

突然有一天,一位女性朋友找到卓琳,说到:“有人托我给你说媒,就是经来找你的邓小平。”

卓琳“啊”了一声,感到十分诧异,随即拒绝了。

卓琳是北大的高材生,而在她眼里,邓小平是个工农干部,她怕两个人说不到一块儿去。再说,卓琳从小也比较反感说媒这件事,没有想到要结婚。

可没过多久,邓小平亲自来了。他对卓琳谈自己的经历,从法国到苏联留学,又怎样建立革命根据地,后来在苏区参与长征,以及他两次不顺利的婚姻。

邓小平没有说半句情话,卓琳却发现:对面这个人不但有着波澜壮阔的经历,也有知识、魅力和魄力,值得托付终身,于是答应了。

毛泽东出面,在杨家岭的窑洞前请大家吃了饭,对着延安的清风朗月,举办了一个充满“红色浪漫”的婚礼。

当时还有一对夫妻,孔原和许明也是结婚,于是4个人一起拍了唯一一张结婚照。

在两人结婚后的第四天,抗战情况危急,卓琳跟着邓小平回到太行山前线。

对许多革命者来说,因斗争而分离是家常便饭,但卓琳和邓小平几乎没有分开过。

邓小平做部队政委的时候,卓琳就在秘书科搞服务;邓小平后来做了副总理,卓琳就当他的文字秘书;即便邓小平“下放”,卓琳也始终跟在身边。

当时敌军频繁地进攻、扫荡,大部队经常转移,而女同志不得不就地隐蔽。她们常常被安置到山崖下面,不能点火做饭,只能每天去找水,再啃一点干粮。

卓琳自小生长在巨富之家,却一点也没有骄纵之气,无怨无悔,始终支持、理解邓小平。

三、邓小平被“打倒”,卓琳第一时间给孩子带话:爸爸不是那种人

面对邓小平在平常生活沉默寡言,卓琳对他说:“你的性格是不爱说话,我的性格是爱说话,所以只有我跟你说了。所以我说的你一定要听,说错了你可以批评,我来改。”

邓小平很高兴地用四川话回答:“要得!”他们一人善于主动,一人善于倾听,筑起了一个美满家庭。

后来国家解放,邓小平忙于主持西南局工作,无暇顾及孩子,卓琳又义无反顾担负起教育孩子的职责,办了一个小学,专门招收许多军人子弟,让他们的父母亲没有后顾之忧。

上学问题解决,新的情况马上出现。很多孩子没有经过父母教导,非常调皮捣蛋,老师都管不住。

卓琳便拿着自家的大儿子,也是“孩子王”的邓朴方开刀。那时朴方只有8岁,正是“闲不住”的年纪,到了上课时间却不好好进教室听课。

卓琳毫不客气,拧着他的耳朵,捂着他的嘴,要求他认真上课。其他孩子看卓琳连自己的孩子都这么“治”,以后也都老老实实的。

卓琳自己还兼着许多课程,她自己本是北大的高材生,许多孩子经她一点拨,学习都进步很快。

邓家有三个子女,都受卓琳影响,考上了北京大学物理系。其他家孩子也有许多考上名校,长大以后还经常来看她。

这段幸福忙碌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邓小平很快被调到中央,工作一段时间又受到风波,被指为“全国第二大走资派”(第一是刘少奇)。

那是邓家最艰难的一段时间。邓小平被撤了职,孩子们被赶出中南海,陪在邓小平身边的,除了行动不便的继母夏伯根,还有卓琳。

有一次,卓琳看邓小平抽烟,居然拿着他剩下的烟蒂来抽。

邓小平心疼地问:“你怎么也抽起烟来了?你要是有了烟瘾,以后怎么戒啊!”卓琳回答:“我想孩子,孩子回来我就不抽了。”

邓小平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可以去找他们。”

卓琳没有搭话,她虽然想极了孩子们,但他知道,此刻更需要陪伴的是邓小平。

但她受到邓小平启发,请信得过的人给孩子们带话:“我相信老兄,你们也要相信爸爸,他绝对不是那种人。”

孩子们收到母亲的口信,知道两老在“海里”过得去,也都松了口气。

四、邓小平离开,卓琳身边的时光好像“停滞”了

两人唯一一次分开,是因为卓琳得了角膜溃疡,已经看不见东西。

医生看过后说:如果不做手术,将有完全失明的风险。卓琳这才同意住院。

她刚做完手术,在医院听说,毛主席的健康状况不好,便马上给邓小平写了一个条子:

千万不要离开住处,谁让你走都不要离开。

趁着邓小平的警卫员到医院取药,卓琳把纸条放在了药瓶中。

邓小平看到条子后,非常敏锐地意识到,中国政坛将有大事发生。他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把卓琳的口信牢牢记在心里。

邓小平想到卓琳大病初愈,需要一些慰藉,于是破天荒地给毛主席写信,说了自己的“家事”:希望能与孩子一起住。

毛主席看到这封信也很是动容。在他心里,邓小平是个极刚强的人,公私分明,很少和他说私事,便同意了邓小平的请求。

于是邓小平又给卓琳写信:

已批准我们同小孩们同住,在原处。孩子们是否全回,须同他们商量。几天后才动,注意秘密。你能够见到孩子们,就不急于出院,把别的病也治一治。

从这两张条子就能看到,卓琳和邓小平一家,在那个艰难的岁月想保全自己有多么不易。卓琳也深知这一点,情况稍一好转,马上和邓小平团聚。

看着邓小平体贴的样子,卓琳打心里温暖,又给丈夫起了个“昵称”:老爷子。

正是有这样的妻子支持,邓小平在外面才有了莫大底气。

1997年,邓小平仙逝,卓琳感到深深的孤独。

每到邓小平去世的纪念日,卓琳拿着鲜花在院子里边走边撒:“老爷子,给你撒花了”,仿佛丈夫没有走远,就在身边看着。

庭院里常常洒满明亮的月光,一如几十年前他们相识的延安,他们结婚的夜晚。

邓小平的身影在清辉中慢慢清晰,继而渐行渐远,消失在天边。

这一次,他不再是指挥千军万马挥斥方遒的总指挥,也不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他只是卓琳的“老兄”“老爷子”,是最亲密的爱人。

晚年的卓琳很少出门,她更愿意留在充满回忆的家中。唯一一次出远门,是参加香港回归的仪式,那是邓小平从撒切尔夫人手中拿回的。

2009年,卓琳永远闭上了眼睛,她和邓小平一样,遗体捐给医学事业、角膜捐给需要光芒的人,骨灰撒向大海。

两人的婚姻持续了58年。

58年说长不长,邓小平和卓琳都属龙,都活了93岁,58年只占他们婚姻的一半多。

58年说短不短,在革命年代,许多人的生命都定格十几二十,能携手半个多世纪,硝烟里转战南北,风雨中起落同随,千辛万苦,来之不易。

卓琳去世之前,外甥女有一次问她:“毛孃孃,姨爹这么大功劳,该有你的一份吧?”

卓琳低下头湿了眼眶:“不敢说有多大贡献,起码我是努了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