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米华”被查,或许仅仅是一个开始

11月29日,最高检召开“依法履行检察职能 从严惩治开设赌场犯罪”主题新闻发布会,称因疫情原因,境外实施开设赌场犯罪的团伙为继续牟取非法利益,多开始向网络赌场转型;一些民营企业主成为境外赌博犯罪集团重点“围猎”的目标,有的还被引诱发展为代理,实施开设赌场犯罪。

有些新闻是需要连起来看的。就在三天前,浙江省温州市公安局通报,已查明以犯罪嫌疑人周焯华为首、张宁宁等人为骨干的跨境赌博犯罪集团,涉嫌在中国境内实施开设赌场犯罪行为,敦促其投案自首。

周焯华,正是大名鼎鼎的“洗米华”,澳门太阳城博彩中介一人有限公司股东、董事,还是知名的制片人、监制、演员。

11月28日下午,澳门特区政府司法警察局举行特别新闻发布会,公布侦破一宗涉及犯罪集团、不法经营赌博及清洗黑钱罪案件的相关情况,拘留了包括周焯华在内的11名犯罪嫌疑人。经初步盘问,上述人士均承认在海外架设有关赌博平台等犯罪活动。

一时间,跨境涉赌犯罪成为热议话题。其实细看这些报道,我们会发现,涉赌犯罪话题的热度不是一天炼成的,也不是这几天炼成的,而是有一个较长的积蓄过程。尤其是疫情以来,一些少了客源的赌场经营者“狗急跳墙”,有铤而走险之势。

最高检在发布会就指出,开设赌场犯罪呈高发态势,今年1至9月,与2018年至2020年三年同期平均办案数相比较,全国检察机关受理审查逮捕24539件52422人,上升22.85%和14.18%;批准逮捕18739件36780人,上升17.79%和6.4%;受理审查起诉29870件74104人,上升46%和33.26%;提起公诉25140件63238人,上升49.27%和45.71%。

数据是令人忧心的,与此同时爆出的典型案例也是令人震惊的。要知道,上一个涉开设赌场罪的名人,还是郭美美。无论是涉案规模,还是“行业资历”,以及案件所引发的重视程度、影响力,周焯华一案都远比当年的郭美美案更具风向标,也更有看点。

很多人可能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澳门司法警察局表示,是于2019年8月收到情报,有不法集团利用澳门经营贵宾厅业务,在海外架设赌博平台。

巧合的是,在2019年7月,《经济参考报》便发表了一篇题为《特大国际网络赌博平台渗透国内,年赌注额为全国彩票收入两倍》的报道,直接点名由周焯华控制的菲律宾和柬埔寨太阳城网络赌博平台,赌场和网络服务器设在境外,赌客主要集中在中国内地,借助视频远程下注。

这俩时间点或许没有直接联系,但是可以看出,无论是内地还是澳门,对网络跨境涉赌犯罪早已经心中有底,也早已经开始布局查处。再隐秘的手段,再巧妙的包装,只要内核里仍然是“把赌场开在了不该开的地方”的实际性质,就摆脱不了违法犯罪的事实,就必须得到司法严惩。

或许,伏笔早已经埋下,但有些人仍然执迷不悟,不知道是对基于互联网的种种隐秘手段太过自信,还是对司法机关打击涉赌博犯罪的决心太过低估。

现在,无论是最高检的发布会,还是温州警方的通报、澳门警方的特别发布会,都已经在明确警告:无论是开设赌场的(渗透到内地),还是参与赌博的(资金流向境外),都不要再抱有侥幸心理,天真地认为只要服务器、工作人员、线下场所不在境内,就可以高枕无忧、为所欲为。

要看到,今年3月1日生效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对刑法第303条进行了修改,将开设赌场犯罪第一档法定最高刑从原来的有期徒刑三年,提高到五年,并增加了组织参与国(境)外赌博罪的新规定。

互联网可以“+”一切,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事物都应该进行“互联网+”。将赌场开在互联网上,突破的不仅是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也逾越了很多国家和地区的法律底线。和线上会议也是会议一样,线上赌博也是实实在在的赌博,它跳不出法律的包围圈。

任何时候,互联网的自由度,都必须建立在守法有序的基础上。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名人,有着怎样光鲜的身份,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因此,从更广阔的背景、更深层次的治理目标来看,周焯华的被查,可能仅仅是一个开始。

这起案件,或者说这一轮针对网络赌博的治理,究竟会牵出多少平日里看起来“有头有脸”的人物,会涉及多大的金额,打掉涉及多少人的违法犯罪团伙,我们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