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缅怀│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段艺兵先生逝世

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二级演员,原天水市秦剧团秦腔须生名家段艺兵先生,2021年11月29日22时20分因病逝世,享年76岁。

段艺兵,生于1946年10月5日,陕西眉县齐镇人。二级演员,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原天水市秦剧团秦腔须生名家。1959年进入眉县剧团学艺,师承前辈名家王集荣、冯志民、田新民、华新中等,主工须生。学艺期满,先后在眉县剧团、周至剧团、天水北道(麦积区)秦剧团、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秦腔团、天水市秦剧团工作。

段艺兵的嗓音苍劲,唱腔婉转,做工洗练,表演精到,既能熟练掌握传统表演程式,又善于钻研、创造,为传统艺术注入活力,逐渐形成自己黑白不挡、文武兼备、别具一格的艺术风格。代表作主要有《葫芦峪》《金沙滩》《闯宫抱斗》《烈火扬州》《祭灵》《二启箭》《放饭》《走雪》《打镇台》等。

段艺兵自幼酷爱秦腔艺术,13岁入科学艺。他以坚忍不拔的惊人毅力,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不怕筋骨疼,苦练“四功五法”。学艺初期,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生活极其困苦贫寒,练功条件异常艰苦,几个同学合用一床铺盖,挤在麦草堆里就地而睡。每天早上天未全亮,他就在河边田间练嗓子练念白,接着是腰腿架子功。寒冬腊月冷风呼啸,衣单身冷的段艺兵在泥土地上翻打滚爬、在冰雪地里拿顶下腰。盛夏时节,头顶烈日拼命练功,直练得双膀颤抖,全身酸麻,汗水流淌,苦痛难当。梅花香自苦寒来,年复一年的艰苦磨砺,段艺兵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为后来的艺术生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段艺兵《葫芦峪》托印

段艺兵生前曾说:“功夫是练出来的,也是逼出来的,只有严师才能出高徒。对传统程式绝技要全面地学,要‘死学用活’。既要苦练,还要善于思考,作为一个演员只是具备‘四功五法’的基本功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开动脑筋,钻研剧本,研究角色,钻研艺术表现上每个问题,并且要努力学习文艺理论,历史知识,才能使自已的功夫和技术得到正确地发挥,只有功夫和技巧与人物的内在,和规定情景,特定环境融汇一体,加以提炼,才能把各个不同的舞台人物形象塑造得有血有肉。”

通过数十年的演出实践,段艺兵深刻体会到,学海无涯,艺无止境,学不等于会,会不等于对,对不等于好,好不等于精,还应精益求精。段艺兵一生能戏颇多,尤以《葫芦峪》《祭灵》《放饭》享誉秦坛。

段艺兵《放饭》饰朱春登

段艺兵《放饭》饰朱春登

段艺兵《放饭》饰朱春登

经典传统折子戏《放饭》,唱做并重,技巧繁多,剧情起伏感人,是段艺兵代表剧目之一。当年他为了学好这出戏,不是先学套路,而是先练戏中“技巧”,他常把髯口、纱帽、翅子带在身旁,抓紧一切时间,在下乡的宿舍内,在演出的后台,在自己的房间内,在镜子前、在灯光下练帽翅、弹口条,晚上团内人都围在院子里看电视,一片欢声笑语,唯有他关上门窗戴上纱帽、髯口,聚精会神,默默苦练。为了掌握“甩发”技巧,每天早晨脚踩两块砖头,弯着腰,扎“坐马”,左甩右抡,苦练甩发绝技。同时又一遍一遍地练习双膝跪步,一跪就是两三米长,双膝经常血流不止,磨破练功衣,汗水血水湿透衣裤,膝盖处常年结疤。攻克技巧之后,在《放饭》的排导上,在全面继承师辈们及其它剧种的精华、神韵的基础上,去粗取精,集中精练,创新立异,提升丰富了戏的品位。

段艺兵《祭灵》饰刘备

《祭灵》作为《大报仇》中的重点场次,历经几代前辈名家精雕细琢,成为秦腔中的艺术瑰宝,唱做并重,节奏性强,技巧难度大,是秦腔老生行当中经典名剧之首。段艺兵深受恩师王集荣的真传,并在继承前辈艺术精华神韵的基础上,博采众长,融进时代气息,对传统程式技巧不断创新,千锤百炼,精益求精,最终成为他自己的拿手戏。陈尚华先生当年看过段艺兵的《祭灵》后,赞不绝口:“要知当年陆顺子、王集荣的《祭灵》咋个样?段艺兵就是活着的陆顺子,王集荣。真有特色!”原甘肃省副省长穆永吉在兰州看完段艺兵演出后,挥毫泼墨“誉满陇原”。

《葫芦峪》也是段艺兵久演不衰的代表作之一。段艺兵根据已故名老艺人王文鹏先生的演出本集中精炼整理而来,把前四场浓缩为两场戏,并对《祭灯》一场,设计了幕间曲和孔明祭灯的曲子,天空星光暗淡,地上刁斗无声,舞台正中下垂一面“北斗七星” 的大吊旗,两边垂有八卦的四面条旗,帷帐两边设两杆座灯架,每架上有三盏灯,正中台阶中央陈设一盏主灯——即“命灯”也。当夜四方寂静,帐内孔明披发掌剑。哀告苍穹,禳星祭斗。帐外,姜维率穿青之士严密巡视。这一系列的设计,布局,表演让戏的开场提高了艺术品位,深化了规定情景。段艺兵通过自己灵性生动的精妙表演,使舞台人物得以不断升华飞跃,把孔明这个人物形象塑造到一个高品位的艺术层次。

润山在《声情并茂遒劲奔放》一文中评价段艺兵:“他的演出使人顿感异军突起,别开生面,姿态纵横,气度超凡,大有‘铁中铮铮、庸中姣姣’之感。”戏剧评论家范克俊先生曾在题为《金凤送爽到金城》一文中说:“段艺兵是一位修养有素、胸有成竹的人才,他演戏既讲究人物,也讲究表演技巧,在舞台上从容不迫,一举一动,清工如水,是那样沉稳、安详、熨帖而富有火花。他演的《放饭》《打镇台》都非常精细动人,使观众为之神往……”

作为一个戏曲演员,必须诚挚信守艺术规律。艺术是一门科学,凡科学的东西来不得半点虚假,而艺术规律包括着方方面面,其中首要的一条规律就是“声情并茂”。声是枝,情是根,声是流,情是源。无声则成无枝之木,无源之水;无情,则成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故声须圆、须美,情须深、须真。此外,还要做到“形神兼备”。无神之形,情同断魂之尸,无形之神;犹如失壳之魅,只有形神兼备,内外合一,方能完美地塑造出既有筋骨又有血肉的人物形象。

——段艺兵

怀

秦腔《二启箭》

段艺兵——刘 备

杜仓元——黄 忠

秦腔《斩韩信》

段艺兵——韩 信

常小红——吕 后

田 芳——陈仓女

编辑/刘军 审核/妍薇 终审/何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