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杀猪盘团伙后,他偷出了105名受害者名单丨和陌生人说话

2021年3月22日,南昌昌北机场。

“欢迎你回南昌”,南昌市公安局的陶警官登上某航班,迎接一名从中缅南伞口岸“逃”回来的男子,和他手中的一份105人的杀猪盘受害者名单

这名男子叫郝振东(化名),今年37岁。去年年底,他经亲戚介绍偷渡到缅甸打工,却不料陷入杀猪盘窝点。 “当时我想着,能活着回来已经特别不容易了。” 郝振东谈到当时的心情。

32岁之前郝振东的人生都很顺遂。

由于父母做生意很早就奔了小康,郝振东打小就没吃过生活的苦,“上学的时候,人家都是背着书,我的书包里背的都是方便面跟火腿肠。”

他的人生规划也是跟父母一样——做生意。

初中毕业后,郝振东就踏入社会,开过烧烤、开过超市,尝试各种买卖,直到开了一家网游代练工作室,终于赚到了钱。

彼时的他,房子、车子、老婆、孩子,顺风顺水。

2016年,由于投资失败,郝振东欠下160多万,他卖房子想再搏一把,不料再次血本无归。他人生中第一次栽了坑。

禁不住生活的一地鸡毛,郝振东跟妻子和平离婚,女儿归妻子照顾。“离的时候我就说,女儿你带走,因为我确实没这个能力。”他对陈晓楠说。

卖车、卖房、努力还债,每个月坚持给女儿打生活费…郝振东就这样过了4年多。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小叔提起自己在缅甸做客服很挣钱,一个月能挣6、7万,可以介绍郝振东也过去。

急于摆平债务的他,决定试一把。

2020年的最后一天,郝振东从云南出发,跟着蛇头辗转了3、4个酒店,翻了6个小时山路,最后被一辆非法武装的“军车”送到了一个产业园。

掉进狼坑了。” 郝振东苦笑着对陈晓楠说。

产业园里有人持枪把守,里面集齐了彩票、外汇、裸聊、黄播等等各种诈骗产业,而他所加入的公司是一个杀猪盘团伙。

报到的第二天,他就领到一本“话术手册”,里面是从添加“客户”开始经历的每一个步骤,以及对应的土味情话。

他马上明白:这是一个诈骗集团,专门在网络上挑选目标受害者,以情感为诱饵,诱导受害人将全部身家投资于非法线上赌博。

而他则是承担诈骗的角色,俗称“狗推”。

新“狗推”入伙的第一周不需要上手,先熟悉话术、养号和见习。

郝振东很快就发现,这里的每个人都把诈骗看作理所当然,甚至为了业绩不惜杀人

有个上海女孩被骗走292万,以死相逼想见“狗推”本人一面,“狗推”不肯露面,女孩跳楼自杀。结果这件事成了那个“狗推”炫耀的资本——有女孩愿意为我而死

公司每次开会也总讲这个案例,“那个狗推人是比较笨的,人家都能骗来292万,公司鼓励大家向他学习。”郝振东解释道。

他还亲眼看着“狗推”骗光一个武汉女孩的全部家当后,还追着女孩从下午4点一直辱骂到凌晨6点——让女孩赔自己帮她“垫付”的8万。

实际这8万块根本不存在,“狗推”只是想利用女孩的愧疚,让她不敢报警。

当时我觉得这人性太他妈险恶了。” 郝振东愤愤地说。

一想到女儿没几年也要到恋爱的年纪,他就背脊一凉,“我姑娘要是好好的,什么都好。我只要能回去怎么样都行,回去我就老老实实做个人。”

丧尽天良的另一面是纸醉金迷。

公司每个月发奖金用的都是现金,每次都是把200万的纸钞往桌上一摊,场面极其壮观。

在这一点上小叔确实没有骗他——每月拿6、7万是很正常的,“业绩”好的狗推甚至能领走几十万。

陈晓楠问:“那你为什么不能拿这个钱呢?既然已经到那了。”

为了我的这个姑娘,我都不会去做这个事。”郝振东说。

见习期就很快过了,他迎来了第一个“客户”:山西的女护士小白。

在网聊了20天后,组长催促他赶紧下手。

在“杀猪”当天,郝振东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偷跑到天台给小白打了一个电话,第一句话就是:

我是在海外做杀猪盘的。”

他让对方陪他演一出戏,编个理由拒绝他,删了他的微信。在电话的两头,两人都哭得很伤心。

“其实内心也挺挣扎的,我还想跟她继续聊下去,要不诈骗的话,那聊一辈子也愿意。”郝振东说。

在此之后,他如法炮制放走了每一个“客户”。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郝振东的处境越来越危险,回国的机会越发渺茫。

直到杨宇的出现。

杨宇是郝振东的第6个“客户”。

听到他自爆杀猪盘后,杨宇愣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删了他的微信,而是问:

我要怎么帮你回来?

这句话让困在窝点已经近两个月的郝振东瞬间被戳中。那天中午,缅甸的太阳很毒,他在公司楼顶的天台第一次跟“客户”拨通了视频通话,以真面目示人。

坦白之后,两人联系更加频繁,杨宇甚至还帮助郝振东拖住他的上级:她时不时的投进去一两千块,并谎称自己的理财产品再有几个月到期,上面还有35万,到时候全部都投进去。

一天半夜,杨宇接到郝振东的电话:“我从公司偷了一批受害人名单,你想办法把它交给警察。”

2021年2月,南昌市公安局反诈中心接到了这份18人的受害者名单。

在警方干预下,多名女性免于继续受骗。与此同时,郝振东面临暴露的风险。

陈晓楠问郝振东,名单上的人并不是他的客户,为什么要冒险偷名单。他狠狠地说:

他们骗我过来,我要报复他们。”

不久后,杨宇转告他,警方将帮助其逃离缅甸。

警方为郝振东联系了一名线人带他出边境,并为他确定好了逃跑路线和时间。

临走前,郝振东决定再盗出一批受害者名单。

2021年2月28日 凌晨2:30。

郝振东按计划准备翻墙逃跑,却发现产业园区外面正在进行武装巡逻…

他把自己偷拍的公司领导的照片全部发给杨宇,委托她到早上8点,如果联系不上他,就把照片全部发给警方,他说:

“我要是死了,他们全都得给我陪葬。”

* 版权声明: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