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不开玩笑,美国有了“官办吸毒馆”

前两天,岛妹看到一条新闻,人都懵了:

11月30日,纽约市长白思豪宣布,为方便美国老百姓吸毒,纽约市将开放首批“合法毒品注射点”。在这里,瘾君子们能享受政府提供的“干净针头及社会服务”。注射点有个超迷惑的名字:“用药过量预防中心”(OPC)

这不就是“官办吸毒馆”吗?!

纽约市卫生部门公布的注射点内景(图源:推特)

还有一个月,白思豪就该卸任了。看样子,这“官办吸毒馆”是他留给纽约市民的重磅执政遗产。

为啥要搞官方认可的“合法毒品注射点”?白思豪振振有词:因为瘾君子们在家注射风险高,自己弄个针头戳,时常面临用药过量、意外死亡的危险

怎么办呢?来“用药过量预防中心”呗!这里有专用吸毒隔间和急救室,有干净的针头和及时的医疗护理和社会救助……白市长认为,这可以为解决美国吸毒问题“提供一种更有效的方式”。

言外之意,反正毒品泛滥管不了,禁毒不可能禁得完,干脆把大伙儿集中起来,“独吸吸不如众吸吸”,还能防止他们出事儿。

这种充满“人性光辉”的“关怀”,让岛妹连连咋舌。

虽然面临不少争议,纽约的“官办吸毒馆”还真开门大吉了。

据报道,开业首日,两家注射点共接待了近百名吸毒者;吸毒者听说市内有了官方注射点,一窝蜂地喊“同去同去”。《纽约邮报》报道称,不时有急救人员出入注射点。在东哈莱姆区注射点,5名吸毒者因吸毒过量被抢救。注射点负责人长舒了一口气:“他们确实吸毒过量,可他们活下来了,不是吗?”

白市长“用心良苦”。纽约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纽约有超过2000人死于“药物过量”,创下20年来最高纪录。纽约市卫生部门称,首批注射点每年可“拯救”约130条生命,未来将设立更多注射点,拯救更多生命,可谓“功德无量”。

纽约不孤。把官办吸毒馆提上日程的,还有西雅图、旧金山、费城等多个城市。此前,美国罗德岛州曾声称将开设全美首个“合法毒品注射点”。只是这次被纽约抢了先

岛妹恍惚间看到这些城市都有一个梦想:“有一天,无论肤色、贫富或其他,瘾君子们都能有一个合法的场所扎针,不必被毒贩的物价勒索,也不必因嗑药过量丧生,因为在你背后,有政府的医护人员……”

11月30日,在纽约东哈莱姆区注射点外排队吸毒的人群。图源:纽约时报

说起来,在毒品泛滥这事上,美国要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美国疾控中心数据显示,1999年至2019年的20年间,全美有近50万人死于阿片类药物服用过量。2020年,美国死于用药过量的人数超过9.3万——相当于平均每天超过250人死亡,每小时约11人死亡,创下了上世纪90年代鸦片在美大流行以来的历史新高。

美国毒品泛滥的另一个显著特征是吸毒者低龄化。2019年的数据显示,21%的美国12年级(相当于高三)学生、19%的10年级(相当于高一)学生,曾有过使用电子烟吸食大麻的经历。

吸毒者的口味也越来越重。美疾控中心称,美国的吸毒者中,选择吸食芬太尼或混合吸食可卡因和合成阿片类药物的人数“增长规模惊人”。要知道,芬太尼的麻醉效力比第一代“硬毒品”海洛因强50倍,比吗啡强100倍。几粒白糖大小的芬太尼,足以致人于死地。

有位美国视频博主记录了这样的镜头:在臭名昭著的“毒品街”费城肯辛顿大街上,有流浪汉露宿街头、衣不蔽体,有吸毒者神志不清、姿态怪异。放眼望去,满街都是吸毒者的粪便尿液、针头垃圾。

视频博主镜头中的“毒品街”(图源:美媒)

吸毒的人这么多,药物和毒品这么泛滥,对美国多地政府来说,禁毒几乎不可能。

今年2月,俄勒冈州率先“躺平”,宣布“放弃治疗”,成为美国首个将海洛因、冰毒、可卡因等“硬毒品”合法化的州。根据该州法案,只要民众持有的这些毒品不超过规定数量,就不用坐监,顶多交点罚款。同时,已有15个州批准个人可以出于“娱乐目的”使用大麻。

早在1997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即承认,美国消费了全球毒品总量的50%。20多年过去,全球“头号毒品消费国”的交椅,从未从山姆大叔屁股底下挪走。

毒品泛滥还伴随着包括枪支暴力在内的犯罪事件激增。比如去年在费城“毒品街”上,就有47人被杀、231人受伤。

显然,这早已不是一般的“公共卫生危机”。在不少美国媒体看来,毒品泛滥已是美国社会的“头号难题”

美国街头的吸毒者(图源:美媒)

美国是怎么成为“吸毒者天堂”的?

二战后,美国经济一路高歌,但随着美国频繁陷入战争泥潭,“垮掉的一代”为代表的反主流文化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听摇滚、吸大麻、辍学成为一代消极混世的年轻人“反抗三部曲”。

当然,更重要的是利益:吸毒和戒毒都是生意,背后运作的唯有资本。在美国,制药公司、药店和医生、监管者及立法者已形成某种共谋。制药公司收买医生、媒体、智库,隐瞒阿片类药物成瘾和致死风险;零售商追求利润,施压药房快速售药,不充分筛查可疑处方,加剧药物滥用;联邦和各州政府表面称要“管控毒品”,但在利益集团游说下,全美已大面积放开对特定毒品的管控措施。

毒品问题背后还有政治盘算。

本届美国政府上台后,就放松毒品管控推出多项举措:美国国家毒品管制政策办公室首次将“减少伤害”列为优先事项,之后,美国毒品执法局解除长达10年的“暂停阿片类药物治疗项目”禁令。今年7月,参议院公布《大麻管理和机会法案》,民主党正力推法案通过。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说得很直白:民主党人会因支持大麻合法化获得政治上的好处,比如“年轻选民的支持”。

自上而下的“开闸泄洪”,由己及人的“共享经济”,早就使吸毒在美国人眼中见怪不怪。调查显示,半数美国人认为吸食毒品“没问题”,近一半人表示未来会“尝试”大麻等毒品。在疫情带来的生存压力及社会创伤下,整个美国的“毒瘾”愈趋深重。这时候再来个“官办吸毒馆”,到底是救人性命,还是陷人于水火?

文/点苍、云歌

编辑/绫波、九段

资料/常晋、杨帆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新华社、环球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