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退市背后:阵地正在失守,很多业务岗位收缩,造车遇挑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最话FunTalk,作者 | 行者,编辑 | 王芳洁

滴滴终于还是要退市了。

12月3日上午9:00,滴滴突然通过微博发声,表示将从美国证券市场退市,回归香港股市重新上市。此时,距离这家年轻的上市公司完成IPO,不过过去了156天。

6月30日,滴滴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此时,中美就中概股企业的数据管辖权已拉锯了一段时间,在双方未达成一致的背景下,身为互联网巨头的滴滴悄然赴美上市,甚至连钟都不敲一下,令各界震动。

“在那种情况下,像滴滴这样,闪电式通过SEC审核,从递交IPO文件到正式上市不到一个月时间,之前我们从来没看过”,美国华人证券分析师王琪对《最话》表示。

至于滴滴为何一意孤行,关键人的心事大概只能埋藏心底。外界只能通过一些常识揣测,但究竟与事实的真相有多远,却未可知。

例如,突击上市的背后是否有对赌协议在催促。毕竟从2012年成立至今,滴滴在一级市场融资23次,累计融资金额超过226亿美元,软银、Uber、腾讯、阿里巴巴、苹果、中投等都在股东之列。

“软银等一些主流投资者,在2021年上半年或多或少出现一些资金方面的问题,这些因素的叠加,很可能是促使滴滴6月份悄然赴美上市的重要原因。” 香港投行分析师林曦说。

但很快,这次强把“生米煮成熟饭”的“任性”,就让滴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上市两天后,国家相关部委发布通知对其展开数据安全审查,同时新用户被暂停注册。而《数据安全法》也在不久后火速出台,为中国网络行业数据的保护定下了法律标准。

自那时起,市场已有预料,滴滴将很快退市。一位中概股CFO对《最话》表示,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数据的国家主权要被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上来,“所以滴滴从美国退市是肯定会发生的事情”。

或许不是巧合,就在滴滴宣布退市计划当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SEC宣布通过法规修正案,完善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FCAA)》相关信息提交与披露实施细则,监管即将进入实质性执行阶段。

当晚,中概股全面飘绿,哀鸿遍野。滴滴的股价跌幅甚至达到22.18%之巨。目前6美元的股价,相较于14美元的发行价来说,已经是在膝关节上打折了。

“滴滴的这个声明,其实超乎香港投行分析师预料,我们一直觉得滴滴回归港股的速度没那么快,最早也应该到明年春节后才会有消息”林曦表示。

对于当下的滴滴来说,一切当然越快越好。它太需要一次胜利。

2020年是滴滴的全盛时期。在大规模的补贴政策下,花小猪打车市场份额提升迅速,助力滴滴网约车业务重新回到巅峰时期,同年11月在程维“投入不设上限”的口号下,滴滴旗下橙心优选日订单突破1000万,一度跃居社区团购行业第一。

然而随着2021年赴美上市,这家互联网企业就像度过了生命力最旺盛的青春期,步入中年。中年人的世界是危机四伏的,它对宏观环境的感知变得迟钝,核心业务的地盘又遭到侵蚀,那些曾经给予厚望的新业务,开展起来也没想象中容易。

和所有中年人一样,滴滴还需要一场和解,和宏观环境和解,和反垄断的市场和解,和自己和解。

就在滴滴退市声明发布几个小时后,苹果中国的软件下载平台以及其他一些主流安卓软件市场,滴滴旗下部分软件悄然恢复下载。

01 阵地正在失守

从2016年收购Uber中国区业务之后,滴滴在网约车市场再无强劲竞争对手,一统江湖之势日盛。

但6月份滴滴被数据安全审查并暂停新用户注册之后,滴滴旗下软件悉数被平台下架。网约车市场中的其他玩家如打了鸡血一般,纷纷开始抢夺滴滴的失地。

移动互联网数据平台极光大数据三季度报告显示,曹操出行月活用户上升为1101.5万,曹操出行也成为继滴滴之后,首个突破千万月活用户大关的网约车出行平台。

而背靠强大资本的T3出行,在这场战斗中的火力输出相当凶猛。2019年7月,一汽、东风、长安三家汽车集团,联合腾讯、阿里巴巴、苏宁等头部公司共同推出了T3出行,现在成为继滴滴之后,估值和业务最被看好的出行平台。

T3高层先是在内部“打鸡血”,喊出“全员开启战斗模式”、“主动实行007”等口号;随后在外部开启了“铺广霸屏”模式,双微一抖、小红书等社交媒体平台都可以见到T3出行广告的身影。至于拉新红包、司乘补贴,只能算是常规操作。

三季末,T3出行月活用户为986.7万,与一季度相比,增长接近一倍。

曾经下架两年之久的美团打车APP,在滴滴出事之后,“改头换面”火速上线,一边推出多项激励抢招司机,一边通过大额补贴抢占客源。

而之前在阿里内部并未获得战略级支持的高德打车,现在也展开了疯狂招人和市场拓展的模式。一位与高德同处一个写字楼的互联网大厂员工透露,之前高德打车部门的员工基本都准点下班,“很少能跟他们抢加班后的电梯,但最近这几个月,每天晚上九点多,电梯里都少不了高德的员工”。

事实上,由于巨大的先发优势,目前还难说,这些网约车市场的后起之秀,有谁可以真正撼动滴滴的地位。

根据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发布的数据显示,滴滴出行8-9月订单量连续两月环比下降。其中,8月订单量环比下降21.1%。但10月份的相关数据又显示,滴滴当月订单量环比上涨了7.5%。

相比于积淀深厚的网约车业务,这次监管给滴滴新业务带来的打击,更为致命。

例如社区团购业务——橙心优选,当程维内部说出“投入不设上限”之后,橙心优选就进入了全国扩张阶段,每天都在疯狂地开城、抢流量。据说为了刺激一线团长的积极性,橙心优选除了给到团长10%以上的提成外,每拉到一个新用户就直接奖励5块钱,加上新人下单的提成奖励,团长平均拉到一个新人就能获得二三十块的奖励。

另外,在网点的配送环节,橙心优选也开出了各种诱人的补贴政策。特别是针对米面粮油等大件商品,会有40元一吨的计重补贴,并且对容量超过20L的食用油、重量超过50公斤一袋的白糖、25公斤以上的大米也都有每件1块的计件补贴。此外,对BD销售也有8%-9%的GMV提成。

但是,这些政策从今年7月份开始就陆续停止了。受数据审查带来后续一系列措施的影响,橙心优选的用户和订单急速下降。

为了尽快止损,7月初,橙心优选把大区的直营团队解散了,根据内部透露的信息,到了11月20号,很多大城市的中心仓被关闭。橙心优选将从一个to C的社区团购平台转型成一个B to B的生鲜批发平台。

业界分析,橙心优选大撤退的主要原因是没有能够达到预期。易观千帆数据显示,橙心优选在今年4月份的活跃用户为293.57万,但在5月和6月,这一数据环比下滑了4.35%以及10.7%。

02 造车、造车

随着市场格局的变化,滴滴一直心心念念的造车项目,战略基础也遇到了挑战。

滴滴的造车项目,中文名为“达芬奇”,由副总裁杨军牵头。杨军同时也是D1的首席产品官,D1为滴滴去年与比亚迪合作推出的、为共享汽车定制的第一辆电动车。

一位汽车供应链人士向《最话》透露,滴滴已经在顺义建立汽车研究院,正在设计滴滴第二辆自研汽车。

这位知情人士透露,滴滴原来想加强和比亚迪的合作,“但一方面比亚迪自己的汽车都卖不过来,滴滴代工还要占据产能,确实并不十分积极;另一方面滴滴也想自己切入造车行业,争取能建立未来10年发展的基础”。

如果造车是滴滴未来10年发展的基础,那么在上述人士看来,平台上的海量网约车司机,就是滴滴造车的基础,因为车可以卖给他们。

但显然,上述判断若要成立,首先要滴滴司机买单。当滴滴对网约车市场具有绝对主导权时,它确实有定义司机用车的能力。一个典型的案例是,在深圳市政府推动全市网约车电动化后,绝大多数专车司机都淘汰了旧车,选择了比亚迪的一款车,因为这是符合专车营运标准,又价格最低的一款新能源汽车。

所以,当滴滴对平台司机用车有定义权,其造车计划将有绝对的市场优势。可是,一旦滴滴的核心业务优势减弱,网约车司机就不一定会听它的了。

目前来看,滴滴造车计划仍在推进过程中,上述人士表示, “大概率滴滴会自己建厂生产下一款汽车”。

根据相关披露的信息可以看出,滴滴下一款自研汽车是自动驾驶的网约车。早在2016年,在竞争对手优步宣布其自动驾驶目标一年后,滴滴也创建了自动驾驶部门。据滴滴的招股说明书,该部门在2019年升级为一家独立公司,团队拥有超过250名工程师,并正在开发4级自动驾驶技术。

自7月下旬来,滴滴为其“Voyager”独立部门发布50多个自动驾驶工程师和产品经理的招聘信息,该部门将专门负责自动驾驶技术。

但问题是,开发自动驾驶技术是一个艰难且烧钱的过程,无人驾驶出租车实现替代可能还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时间。

现在唯一拿到无人驾驶出租车试商用许可的只有百度,而这也是十几天前才发生的事情。

“之前听说滴滴的第2款车应该是在D1技术上进行升级,还是基于服务司机的意识,但现在这款车拔高了需求,后续制造难度直线上升”,曾经在北京奔驰工作5年的汽车行业资深人士张旭图表示,据他了解的情况,滴滴在今年8月份提高了第2款车的设计标准和技术水平。

他建议滴滴还是要务实,在现有情况下做一个保守的车型,通过市场销售反馈再来不断优化,“根据我自己的行业能力和判断,如果照现在传出来的技术标准,这款车三年都不一定能上市”。

03 何时再少年

从脉脉上得到的信息显示,滴滴的HC在很多业务上目前呈现收缩的态势。据说许多业务岗连校招的实习生都开始辞退,相应的用工需求也已经被锁定,不再放出。

都说没有企业的时代,只有时代的企业,以上是一家遭遇时代转换的企业,再正常不过的反应。

某种意义上说,现在的程维和他的滴滴,在网约车行业里,已经变成了一个防守方。

从2018年5月及8月两起顺风车安全事件开始,这家年轻的公司不断遇到重大挑战。顺风车事件所招致的口诛笔伐,让滴滴整个团队异常狼狈。此后相关业务一度下架,令公司整体业绩受到重创。

在经历了长达一年多的整改后,滴滴终于2019年末重新上架顺风车业务。但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再次让其主营业务陷入窘境。

也许是在整个过程中,程维发现团队的心态有变化,据说他在内部会议上喊出了口号,要二次创业重回巅峰。

然后就是多面出击,不管是社区团购项目橙心优选,还是悄悄上线的低端网约车平台花小猪,亦或是货运、跑腿、外卖等服务,程维都不惜成本的正面竞争,要把整个团队的创业精神找回来。

创业精神,曾是程维身上最突出的标签,这位阿里前员工,出身于以狼性闻名的中供铁军,曾在老东家负责过一个只有四个人的销售团队。只花一年,他就带这四个人把业绩做到了全国第三。

创办滴滴之后,程维身上狼性不泯。起初,为了让更多的出租车司机和打车用户了解滴滴和下载滴滴,程维自己跑到北京火车站、机场,说服司机和用户下载并使用滴滴。

“我自己掏腰包买最便宜的智能手机送给司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程维不止一次的说起过这些事,包括自己曾被出租车司机呵斥、辱骂,但他并没有把这些挂在心上,反而更激发了斗志。

这些不断被咀嚼的故事,被视作滴滴的底色,依凭这个底色,年轻的滴滴在热竞争时代胜出。

程维曾喜欢用“血海狼窝”来形容滴滴的处境,在他看来,“滴滴是一家非常没有安全感的公司,出生在血海狼窝,生下来就面临激烈的竞争”。

据说,在血海狼窝的那些年,程维明白了一个道理,狼的力量,不光体现于吼叫和撕咬,更体现在长途奔袭和雪夜蹲守,而耐力才是最强大的力量。

现在,远渡重洋的滴滴踏上了归途,虽则归来已不是少年,但它脚下的路既不窄也不短。

但愿少年记忆还留在这个组织里,习惯不安全感,享受长途奔袭,享受雪夜蹲守,并且保持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