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戏侃戏|展学昌《祭灵》早期录像

张振秦先生对展老先生的评价:行腔流畅自然,高低自如,气力充沛,演唱以喉音为主,脑后音为辅。他的唱腔,高亢激昂,豪放壮美,拖腔韵味浓厚,独树一帜。听他的唱,给人心旷神怡之感,犹如身居高山峻岭之中,荡气回肠,声腔有“回声”之效,酣畅淋漓。他的音准极好,如《祭灵》中“满营中”的拖腔,跌宕有致,错落有序,犹如拔丝山药,非常‘缠弦’,属于典型的“中锋嗓子”。由于常年在基层演出,剧场多为空旷地界,导致他的唱腔重腔而轻字,嗓音爆发力强,唱腔富于感染力,而推字则有含糊不清和“倒字”的弊病,这是不足之处。可能是早年学小生的缘故,他的做派与很多甘肃派演员相比,更多了一丝潇洒气韵。如“投袖”、“提袖”、“甩袖”等水袖功夫,化用了很多小生的水袖程式,表演显得飘逸洒脱。他的髯口、台步、眼神戏、帽翅功夫也非常精湛。如《祭灵》的“水上漂”,头上、身上、脚底下,边式潇洒,极见功夫;《放饭》中的髯口、梢子、跪步、帽翅等,也是信手拈来,驾轻就熟;《烙碗计》的唱念、老生的台步,都独到考究,匠心独具。他塑造的人物,多是悲剧形象,尤擅演唱一些悲壮愤怨的唱段,酣畅醇厚,韵味十足,腔拉的相当自然,听起来热耳酸鼻,又加演唱特别买力,一声拉腔,沁人心脾,感情饱满,能引起很强的观众共鸣。

说到展老先生的秦腔艺术风格,张振秦先生的评价是:唱念已与陕西秦腔无二致,做派偏重于陕西风格但又不完全是,很多戏中总有一些陕西流派中所没有的表演。如《祭灵》中演到刘备对黄忠说:“老将军,说是你也来奉陪,呵、呵、呵……”,这个地方要踩着鼓点走蹉步,同时“呵、呵”也是合着鼓点笑出,这个就难得多了。这项绝技,恐怕只有这一份了。《打镇台》中,演唱“陈世美秦香莲结为丝罗”一大段唱时,边唱边舞动帽翅,左右交换,一直到唱完这段‘乱弹’为止,此种演法,为陕西所无;并且,《打镇台》的套路比较陕西也增添了很多技巧表演,如左右报李庆若“咽气”,他不像现在演的双袖甩出爬在桌子上抖须,而是坐在椅子上,斜亮腿,抖须,这个地方,每演必有彩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