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美国“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那又怎样?!

扭扭捏捏一段时间后,白宫终于表态,要“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也就是不派出美国政府官员参加冬奥会,但不阻挠美国运动员参加比赛。理由是,“中国‘侵犯人权’”。

白宫(图源:网络)

其实,早在一两年前,一些“活动人士”和美国议员就四处游说各国政客、商业机构、国际体育组织等抵制北京冬奥会,认为中国在新疆等地“侵犯人权”,不适合召开冬奥会。

他们的要求还挺高,一开始想说服国际奥委会取消北京冬奥会的举办资格。发现行不通后,就游说各大公司,希望取消对冬奥会的赞助。四处碰壁后,退而求其次,就有了所谓“外交抵制”冬奥会。有外媒引述分析人士说,这是“程度最轻的抵制手段”,既表明态度立场又不影响运动员,还不触动奥运会广泛涉及的商业利益。话语间颇有点自得。

在此期间,白宫态度反反复复。一年前,当被问到有无“抵制冬奥会”考虑时,白宫发言人斩钉截铁否认:“我们从未与盟国讨论过抵制冬奥会的事。”今年10月底通过的G20领导人峰会《罗马峰会宣言》还明确写道:“我们期待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这是来自世界各国的运动员竞技的重要机会,也是人类韧性的象征。”11月,白宫突然放风:“美国政府正认真考虑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

翻脸比翻书还快。美国态度变化,不排除为两天后召开的“民主峰会”造势,以凸显美国“人权卫士”的“光辉形象”。但美方也有点心虚,不确定这手牌盟友会不会跟,于是白宫发言人说,“是否‘外交抵制’,交给盟友自己选择”。

美国的这波操作并不新奇。2008年中国举办夏季奥运会,美西方政客就嚷嚷着要“抵制”,这次也是如法炮制,只不过议题从“西藏人权”换成了“新疆人权”。说实话,这种“人权牌”的套路搞得中国老百姓都有点审美疲劳了。但不得不佩服他们造词的本领,比如“外交抵制”——只要不派出政府代表团就是“外交抵制”,轻巧而有迷惑性,听起来像是美国拒绝了中方邀请。

事实上,中国外交部说得很明确:中国从未向美国政客发出过出席北京冬奥会的邀请,美国政客在没有受到邀请情况下炒作“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完全是自作多情,哗众取宠。

美国咋自作多情了?按奥运会规则,各国政要是否出席奥运会,要由本国奥委会发出邀请,东道主、主办方只是提供便利而已。如果美国总统想来看开幕式,那得美国奥委会邀请。

北京冬奥会张家口赛区,运动员在训练。图源:新华社

除了造词本领,美西方的“驰名双标”也令人叹为观止。

1936年柏林奥运会,美国毫无包袱地就去了,或许是因为纳粹德国保障犹太人人权?1976年新西兰办奥运会,因支持采取种族隔离政策的南非,遭许多非洲国家抵制奥运,但美国也去了,难道种族隔离无关人权?

总之,在美国的头脑里,有没有侵犯人权,事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你侵犯了,你就侵犯了。只要这是张打压对手的趁手牌,那就随便打。

正是这种数十年如一日的“价值观大棒”套路,让全世界逐渐看清了什么叫“话语即霸权”:不仅要站在工业生产、价值链的最高端,还要占据道德高地、价值高地,以美西方为标准,衡量一切,也审判一切。这次“民主峰会”同样逃不出话语霸权的底色。

奥运会本是相互理解、增进友谊和公平竞争的赛场,是全人类的盛大节日,但总有一些政客非要横插一脚,把体育政治化,觉得这样就能“扇中国一个巴掌”,此等傲慢实在有违奥林匹克精神。

现任世界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就感到疑惑:“‘外交抵制’是毫无意义且有害的,这空洞的姿态意味着什么?又会让我们的外交使命处于何地?”而针对德国候任外长贝尔伯克“考虑抵制”的言论,新上任的德国奥委会主席维克特怼得直接:“让我把话说清楚,贝尔伯克女士不要太过分,‘抵制’从不会给任何人带来任何好处。”

北京冬奥组委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1月17日,欧洲和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奥委会已提交了1.4万多条注册申请,仅美国奥委会就提出了1528条。其实,对运动员来说,有无本国官员在现场加油完全无所谓;对中国来说,冬奥会成功的前提是全球高水平运动员的参与,至于那些聒噪的政客,理他作甚?

说到这儿,想起一个老故事。那是一场真正体现体育精神并保障人权的“奥运会”——

1952年11月,在朝鲜碧潼,中国人民志愿军俘管处从全部6个战俘营的13107名战俘中选拔出500名(1254人次)优秀选手,根据《奥林匹克宪章》,战俘们自行操办了一场“奥运会”。来自美、英、法、加、哥、澳等10余国的选手,进行了跨栏、跳高、篮球、排球、足球、拳击、游泳、跳水等项目比赛,水平很高,甚至有20岁的美国黑人选手跑出了百米10.6秒的成绩。赛事的名字也是美国战俘提议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碧潼战俘奥林匹克运动会”。

后来,当美国总统杜鲁门发布“90天的冷却期”政策、允许战俘自行选择去处时,有21名美军战俘、1名英国战俘拒绝遣返回国,选择到中国生活居住和工作,其中12人参加过这场“奥运会”。

不知当时白宫是否对此作出了“外交抵制”,至少我们没找到相关记载,有点遗憾。

文/绫波

编辑/九段、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