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拜“见”完了,俄美根本利益冲突犹存,问题多到解决不完

【环球网报道 记者 侯佳欣】时隔5个多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拜登再度“见面”。

此次“普拜会”被外界视为拜登上台十个多月以来“风险最高的一次政府首脑对话”,关乎乌克兰的国家命运。会后,关于这场持续约两小时会谈的讨论也在国际舆论场持续发酵。普京和拜登谈了什么?它对当前紧张的局势有何影响?俄美关系将走向何方?

闭门会谈两小时,普京拜登谈了啥?

普京、拜登当地时间7日举行视频会谈

当地时间7日,备受关注的俄美视频峰会开始,这是一场闭门会谈。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描述说,会谈开始时,普京向拜登微笑致意,后者表示,希望他们下次能够面对面会晤。这是双方首次使用受保护的视频专线。

拜登和普京当天举行约两小时的视频会晤,就乌克兰问题、伊核协议、信息安全问题、双边问题等议题展开讨论。

俄罗斯克里姆林宫在会后发表声明说,乌克兰问题是此次会晤的主要议题,会谈是“坦率和专业的”。双方领导人表示,鉴于维护俄美安全与稳定的责任,将继续对话和接触。

声明还说,普京要求美方保证北约不会继续东扩,不在俄罗斯周边国家部署进攻性打击武器,并建议双方取消对两国大使馆工作人员的所有限制。

另据美联社援引美国官员的消息说,拜登未对俄方的要求作出任何承诺,并警告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将面临进一步制裁。

值得一提的是,美媒注意到,美俄总统进行视频会晤后不久,美国参众两院军事委员会公布了2022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草案。

这项草案批准了高达约7700亿美元的军费开支,其中包括将美国军人工资提高2.7%,并授权实施一系列国防项目以及应对“地缘政治威胁”的战略。

在涉及中国方面,该草案包含了为“震慑中国”而提出的“太平洋威慑计划”提供71亿美元资金,以及美国国会所谓“支持台湾防御”的声明。关于后者,草案建议美国国防部邀请台湾参加2022年环太平洋军演,同时也呼吁美国国防部制定计划协助台湾促进“不对称防卫能力”。

此外,草案还为“乌克兰安全援助计划”提供3亿美元,据称是为了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和装备,以“阻止俄罗斯的侵略”。草案为欧洲防御计划批准的40亿美元则是用于加强与东欧国家的合作,威慑俄罗斯。

公布国防授权法案并不罕见,不过选择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确实给本就紧张的美俄关系带来更多障碍。

其实,不只是会谈当天,在此之前,美俄之间的氛围就接近溢出。

问题多而棘手,一个月甚至一年都解决不完

拜登、普京当地时间7日举行视频会谈

峰会前,美俄双方都在不遗余力造势。

美国这边,峰会前,美国官员的强硬表态出现在国际媒体上,声称如果莫斯科没有展现出以外交方式解决乌克兰问题的意愿,将面临严重后果。

美参议员墨菲6日对CNN称,“若俄罗斯选择采取进一步行动,那么乌克兰可能成为下一个阿富汗”。美军退役将领杰克 基恩甚至宣称,美国“应该在乌克兰部署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不仅如此,华盛顿还在峰会前一天密集地进行一系列协商活动,包括与法国、德国、英国、意大利领导人磋商,表达对“俄在乌克兰边境附近集结军事力量的共同担忧”,强调“外交是解决冲突的唯一途径”。英国《金融时报》7日称,西方领导人试图展示“统一战线”。

同一天,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等军方高官召开会议,6日稍晚,米利与北约军方官员举行视频会晤。当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还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话,重申“坚定不移地支持乌克兰捍卫主权”。

俄罗斯这边,最近已多次严词反驳美国的指控。普京6日还对印度进行为期一天的闪电式访问,俄印当天还举行了两国首次外长和防长“2+2”会谈。

普京6日和印度总理莫迪在新德里海德拉巴宫举行俄印年度峰会。普京当天表示,俄印两国之间的关系正在得到发展,“我正在展望未来”。他还邀请莫迪明年访问俄罗斯,出席第22届俄印年度峰会。莫迪表现出对两国双边关系的坚定信念,称印俄关系是一种“独特而可靠的国家间的友谊模式”。

此外,两人就战略稳定、反恐、亚太地区局势和阿富汗局势等热点问题进行讨论。两国领导人还签署约十项双边协议,涉及能源和国防等领域。据悉,这是普京和莫迪自2019年11月以来的首次会晤,也是俄总统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第二次出国访问。

不难发现,会谈前夕,俄美双方的架势就已剑拔弩张,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这种氛围并未因“普拜会”的召开而有所改变。

“普拜会”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白宫记者会上的论调,与拜登的说法基本保持一致。此外,根据白宫记者团公布的消息,与普京会谈结束后,拜登将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意大利总理德拉吉和英国首相约翰逊通话。

俄罗斯这边,俄总统助理尤里 乌沙科夫谈及此次“普拜会”时表示,俄罗斯和美国将需要可能不止一个月或者一年的时间来解决双边关系中的问题,因为问题积累得很多。“让我们看看情况将如何发展……再往后看看吧。很难预测,这甚至有点傻。”乌沙科夫补充说。

美俄之间不断加剧的紧张关系,也引发了国际社会的普遍担忧。

俄美关系将走向何方?

拜登和普京今年6月在瑞士日内瓦举行面对面会晤

关于这场“普拜会”,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表示,距离上一次“普拜会”刚刚过去5个月,期间美俄关系可以说是急转直下。如果说上次会晤的成果是非常有限,那么这次基本上可说是无果而终。美俄双方在会后都发布了声明,但他们不论如何表态,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美俄关系现状与趋势都是极度不乐观的。

谈及会晤前夕美俄双方的动作,李海东称,美俄在全球范围的战略竞争孰优孰劣很大程度取决于各自能否拉拢所谓的“盟国”或者“伙伴”。“普拜会”前夕,不论是美方与西方盟友协商,还是普京与莫迪会晤,都是在塑造和加强自身的支持力量。李海东进一步表示,不难看出,大国政治角逐的时代已经再次降临。这一次,中国也成了其中的重要角色。可以说,美对中俄战略竞争和博弈的态势已越来越清晰,此进程正进入一个更为复杂和更趋激烈的时期。

谈及美俄未来关系的走向,李海东称,美俄关系不是扎根于领导人之间的感情好恶,而是扎根于美俄之间在涉及欧洲安全架构和国际秩序构建原则等重大议题中难以调和与根本性利益尖锐冲突基础之上。这种难以调和、根深蒂固的深刻矛盾或分歧使得美俄任何一方都没有妥协和回旋空间。我们经常说,美俄关系没有最低点,只有更低点,事实确实如此,这意味着两国可能会无穷接近军事冲突,乃至于更糟糕场景出现的话也不需感到意外。可以明确的是,美俄关系出现真正缓和的可能性极低,继续实质性恶化的可能性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