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通报|省委政法委原副书记江楷鑫只喝年份茅台和陈年普洱

点击箭头处

“蓝色字”

,关注我们哦!!

本文转自网易新闻

海报新闻见习记者 孔一颖 广州报道

2021年12月31日下午,广东省纪委省监委官方账号“南粤清风”发布通报,集中披露了8起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典型问题。

小编很辛苦,欢迎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帝江有料

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元旦、春节“双节临近”的重要时间节点上,“南粤清风”也选择了具有吃喝玩乐等节日特点的违法违规典型案例进行通报,其中广东省委政法委原副书记江楷鑫更是被披露有专供娱乐的住房,配厨师保洁,长期喝年份茅台酒和名贵红酒,抽进口雪茄,饮高档陈年普洱茶。

接受游玩安排,查

在这次“南粤清风”通报的几起违法违规问题中,江楷鑫被披露长期违规使用管理服务对象场所吃喝玩乐;省公安厅经济犯罪侦查局原政委龙水波则是违规接受游玩安排。

据通报,2018年至2020年,江楷鑫先是使用某私营企业主租用的公寓,后又授意其租用一套住房,内设影音室、按摩室、茶室,配备厨师、保洁人员,专门用作个人休闲娱乐,举办家庭、朋友聚会。2013年至2020年,江楷鑫多次收受4名私营企业主所送礼金共计36.8万元,长期喝年份茅台酒和名贵红酒,抽进口雪茄,饮高档陈年普洱茶。江楷鑫还存在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2021年11月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江楷鑫(资料图)

龙水波则是在2013年至2021年多次违规接受某私营企业主安排,搭乘其私人直升飞机在广州、东莞、惠州等地飞行游玩;先后7次在广州、东莞等地违规接受多名私营企业主安排的宴请,享用高档酒水和菜肴。龙水波还存在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2021年10月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被取消退休待遇,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同样是“免费旅游”,龙水波接受宴请并搭乘私人飞机,广东省商业贸易进出口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黄建钢则瞄向公款。据介绍2018年6月底,黄建钢借赴乌鲁木齐市考察项目之机,乘坐飞机往返喀纳斯景区旅游,相关住宿等费用由项目方支付,事后违规报销旅游期间的机票、餐费和领取出差补助共计3344元。2013年至2018年,黄建钢先后5次在春节、中秋等节日,接受与所在公司有业务往来的某私营企业主在其企业食堂安排的宴请,并收受价值7600元的礼品。黄建钢还存在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2021年5月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借用豪华车辆,查

除了在旅游时享受豪华交通带来的满足,也有人将豪华交通带到日常,湛江吴川市委原书记全可文就因租借百万豪车被查。根据通报,2012年至2021年,全可文长期借某私营企业主价值一百多万元的原装进口奥迪A8豪华轿车,供个人使用;多次接受吴川市某私营企业主安排的高档宴请。全可文还存在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2021年10月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同时,查阅几人的违法违规行为细节不难发现,“接受宴请”成了同频动作,云浮罗定市委原书记彭仲典也因违规接受高档宴请等问题被查。根据通报,2017年至2021年,彭仲典接受罗定市多名私营企业主宴请,经常食用冬虫夏草、鱼胶等名贵菜肴,饮用茅台酒;收受某公职人员所送春节礼金10万元。彭仲典还存在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2021年10月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收礼还设“小金库”,查

除了上述违法违规的行为外,因收受礼品、礼金而被查的现象也较为常见,在此次通报的8起问题中,有3起明确与此有关。

其中,关于肇庆市高要区金利镇经济发展局党支部原书记黄伟强违规收受礼金问题,通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黄伟强多次在春节、中秋等节日,收受某私营企业主微信转账礼金10.5万元。2021年4月,黄伟强为该私营企业主办理环评审批提供帮助,收受其微信转账1万元。2021年7月,黄伟强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中山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中心小学党支部书记、校长刘刚毅则是在2019年至2021年,多次在春节、中秋等节日,收受该小学食堂承包商赠送的高档白酒、香烟等礼品;收受该小学相关项目合作商赠送的价值5000元购物卡;收受另一项目合作商赠送的高档香烟;先后3次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2021年11月,刘刚毅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揭阳市榕城区仙桥街道党工委原书记陈家跃更是存在设立“小金库”违规发放津补贴等问题。据通报,2020年1月至2021年1月,陈家跃授意仙桥街道办事处通过虚开发票、虚增费用、截留收入套取财政资金及向外借款等方式设立“小金库”,向街道班子成员等人违规发放2020年春节、中秋等节日补贴20.1万元,本人领取1.3万元;用于超标准、超范围接待支出48.1万元。陈家跃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使用该“小金库”支付其私家车加油、手机通讯等费用共计5.6万元。2021年9月,陈家跃受到开除党籍、政务撤职处分,降为一级科员。

延伸阅读:

“只有我才能喝15年茅台”的副市长,受贿连水电费都不放过

落马一年多后,乌鲁木齐市原副市长李伟受贿细节获公开披露。

12309中国检察网近日发布的相关起诉书显示,1998年5月至2020年3月,李伟利用职务便利,索要、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约2114万元,其中约808万元未实际取得。根据检方指控,李伟受贿所得包括8块价值万元至数十万元不等的名牌手表,还有商人为其“买单”的机票费、水电物业费、保姆雇佣费、儿子的补习费以及在北京的房租等。

李伟 图片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

“我是副市长,怎么能和他们喝一样的酒,必须有差别,只有我才能喝15年的茅台酒。”李伟曾如此放言。

低价买房高价卖房,变相索贿800余万

公开资料显示,李伟,男,回族,1966年6月出生,新疆乌鲁木齐人,1983年12月参加工作,2004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研究生学历;曾任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信贷部总经理,乌鲁木齐市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副县级),乌鲁木齐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正县级),乌鲁木齐县委副书记、县长等职,2016年8月出任乌鲁木齐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

2020年4月,李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年9月被双开。纪检部门通报指出,李伟充当恶势力犯罪团伙“保护伞”,处心积虑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公车私用、利用筹办丧事借机敛财、违规接受宴请和旅游安排;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利用职权为身边工作人员谋取私利,违反政策重复享受福利分房,由他人支付应由本人支付的费用;生活奢靡,聚众赌博,道德败坏等。

2020年10月,克拉玛依市人民检察院对李伟受贿案提起公诉。检方依法审查查明,1998年5月至2020年3月,李伟为30名私营企业主、3名干部在国有企业改制、工程项目承揽、审批、土地性质变更等方面提供帮助,索要、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2114.0553万元,其中808.8828万元未实际取得。

梳理李伟的“受贿清单”,手表是关键词之一。根据检方指控,李伟曾先后收受8块名牌手表,最贵的一块价值超25万元,另有3块价值超10万元。

将房产高价卖出、低价买入,是李伟的另一种受贿方式。

前述起诉书介绍,2004年5月至2015年8月,李伟为新疆某开发有限公司在自治区交通厅第一运输公司改制、大湾朗天峰景二期房产项目合作开发等方面提供帮助,索要、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某甲财物折合共计153.7万元,其中包括一套李伟以270万元卖给陈某甲的房屋(面积235.91㎡)。经评估,该房产价值186.3万元,相当于李伟变相索要83.7万元。

2015年初至2018年10月,李伟为新疆某公司在乌鲁木齐县房车露营地项目选址、项目落地、土地征用、工程项目审批、绿化验收、燃气开通等方面提供帮助,索要、收受李某甲财物共计832.0468万元,其中540.8828万元未实际取得。

检方指控显示,李伟与李某甲之间的“权钱交易”涉及3套房产。2015年初,李伟要求李某甲以明显低于市场价的金额出售位于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的一套别墅(面积336.34㎡)。经评估,2015年7月该房产价值、装修价值以及家具家电配置合计548.7148万元,实际以360万元出售给李伟,相当于后者变相索要财物188.7148万元。

2016年8月,李伟又提出用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的别墅置换李某甲公司开发的另一套别墅。2017年2月,李某甲同意置换,并按李伟要求装修该别墅。经评估,2017年2月,李伟的原别墅房产价值为291万元、装修价值为277.1882万元;打算置换的别墅价值924万元、装修费185.071万元。李伟通过上述置换房屋的方式,变相索要540.8828万元,不过尚未实际置换。

2017年1月,李伟要求李某甲以70万的价格购得其位于乌鲁木齐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一套房屋(面积150㎡)。经评估,2017年1月该房产市场价值为62.3万元,相当于李伟变相索要7.7万元。

酒桌上把人分三等,酒分三档

值得一提的是,身为副厅级干部的李伟,受贿财物可谓“五花八门”,从数百万元的别墅,到几千元的手机话费、机票、理发店充值卡等,通通由他人“买单”。

起诉书介绍,2007年3月至2018年7月,李伟为新疆某车辆检测有限责任公司在土地性质变更、介绍车辆检测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马某乙现金5万元,安排马某乙为其家人及朋友订购机票15张花费2.262万元、为其和妻子的手机充值0.5万元、为其子交补习费1.786万元、安排马某乙为其奥迪Q5越野车购买保险、轮胎、行车记录仪、维修保养共计1.4119万元,以上财物折合共计10.9599万元。

2014年7月至2020年1月,李伟安排罗某甲为其购买2张头等舱机票费用共计0.838万元、为其长子李某乙支付北京房租46.32万元,收受罗某甲现金1万元,以上合计48.158万元。2019年5月,李伟为罗某甲承揽智能公交系统项目提供帮助。

2015年7月至2019年11月,李伟为新疆某市场经营有限公司在小区工程验收、建材市场增加农贸功能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2次收受该公司董事长贾某现金3万元,并安排贾某为其支付雇佣保姆费9万元、免除物业费4.3724万元、支付暖气费1.437万元、电费2万元、购买蔬菜和肉类折合共计1.7583万元、支付3次家庭旅游费用4.3841万元,以上合计25.9518万元。

《中国纪检监察报》2020年10月刊发的《李伟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对此也有提及。文章称,扭曲的“三观”让李伟贪婪的本性暴露无遗,从几十元的水果蔬菜、上百元的水电费及理发费、上千元的手机话费、上万元的物业费,到几十万元的家具家电、近千万元的别墅,李伟直接向管理服务对象索要。

2018年6月至2019年11月间,李伟每周都向私营企业主贾某要菜要肉,有时还打电话催:“老贾,你不送菜送肉,是想把我们家饿死吗?”该交水电暖及物业费时,李伟竟质问贾某:“我是副市长,我还要交水电暖和物业费吗?”他甚至连理发费也要老板购卡支付。在与办案人员谈话时,贾某说:“一个首府城市的副市长整天找人要肉要菜的,一点形象也没有。”李伟把管理服务对象当作自家的“提款机”“摇钱树”,随要随取,他曾说:“我出门从来不带钱,我还需要花钱吗?全部都有人买单。”

文章还披露,李伟认为自己处处高人一等,与其他人不一样,必须有特别的安排。在接受老板宴请吃喝时,他在酒桌上刻意把人分三等,对应的酒也分三档——自己喝15年的“茅台”,老板喝“水井坊”,下属喝本地产的“三道坝”。他说:“我是副市长,怎么能和他们喝一样的酒,必须有差别,只有我才能喝15年的茅台酒。”

直到落马,李伟才对自己的行为有所反省,他在忏悔书中写到,“我在青年时期,就扣错了人生第一粒扣子,树立了‘金钱万能、关系至上’的错误人生观价值观,为自己的贪腐人生埋下畸形的‘种子’。”

克拉玛依市人民检察院指出,被告人李伟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涉嫌贪污罪、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部分贿赂款未实际取得,根据相关规定,系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

截至澎湃新闻发稿,李伟的具体获刑情况尚未公开发布。

声明:文中图片转自网络,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