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日确诊破100万,美国人真的不害怕吗?新冠的长期毒害更恐怖

奥米克戎真的可怕。

昨天美国瞠目结舌的单日新增破104万,再创新高,住院人数破10万,这还是保守估计,因为最近美国圣诞新年假期,统计数据滞后。

可就是这么一天确诊100万,总死亡破82万人,美国还是和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中国确诊个100例就高度紧张,有的小地方确诊三例就全城封闭。

为什么差别这么大?美国人真的不怕吗?

CNN统计的目前状况,全美四分之三医院病床被使用,其中重症病床占用率更是高达78%,医疗资源困境正步步紧逼。

雪上加霜的是,越来越多精疲力尽的医疗人员要么主动辞职,要么因为感染新冠,离开一线。

病床缺,人员缺,虽然卫生专家宣称,奥米克戎的致死率和重症率不如德尔塔,但架不住基数大,当一天新增100万确诊时,你势必面对更多的重症病患。

因为国内很多朋友没得过新冠,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有的还以为真和普通小感冒一样,但其实新冠病毒比大家想的要可怕。

它可怕在于各种奇怪的并发症,这些并发症也许要不了你的命,但绝对够你受的。

最常见的就是味觉丧失,朋友圈里就有朋友痛苦于感染了奥米克戎,味觉丧失的。

就是去加油站加了个油,忘戴口罩了,回来一车四个人全部中招,奥米克戎的传播力就是这么强。

四个人都打了疫苗,但其中两个还是出现了38度高烧,烧了两天,吃退烧药,烧退了。

可好了两天后,再度高烧38.5度,去了医院,医生开了药说让回家自主管理,别出门。

继续服药,烧一天后退了,本以为没什么事了,但其中两个慢慢出现了味觉丧失的症状。

味觉丧失是什么感觉?我没亲身感受过,但听朋友说就是不管吃什么都和吃蜡一样,来一份辣炸鸡都是和吃蜡一样,咽下去会觉得胃热,但嘴里感觉不到味道。

就算喝酒也是一样,给她喝伏特加,感觉不到伏特加的辛辣,说跟喝白开水一样,但是能觉得食道辣,也会醉会晕。

朋友们聊起这些像是玩笑话,很轻松,可是味觉丧失会极大剥夺人生活的幸福感,想想你一天三顿饭,每天每天吃什么都和吃蜡一样,这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慢慢的,人就会抑郁了,心理问题会加重。

至于味觉丧失能不能恢复?我两个朋友感染至今没有恢复,还有他们的朋友,味觉丧失两个月都没恢复的。

从大数据来看,新冠味觉丧失者68%能完全恢复,24%能部分恢复,8%完全无法恢复。

这东西就跟碰运气一样,万一你是那8%,一辈子吃什么都没味道,那生活幸福度一定大减。

而且这还是新冠并发症之一,另外嗅觉也会丧失,新冠有一大票各类并发症,而在西方,尤其是白人群体中,感染新冠后较多的一种并发症,就是“脑雾”。

所谓“脑雾”就是你人糊里糊涂的,大脑像盖着一层雾一样,主要症状是,健忘,记忆力远不如前,自控力明显下降,注意力难以集中,思维能力变弱。

在新冠爆发之初,大家还以为这些都是没休息好,或者自己没调整好状态所致,但随着研究深入,科学家发现,这并不是你没休息好,而是新冠病毒感染了你大脑的神经元。

神经元被病毒破坏,让你脑子像蒙了一层雾,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状态很差。

美国一名统计学教授,曾亲上电视诉说他感染德尔塔后的“脑雾”状况,他在课堂上时不时忘词,大脑要提取过去讲了半辈子的课,都越发困难,最终他只能选择回家休养。

脑雾是最普遍的新冠感染并发症,全球35%的新冠感染者会并发“脑雾”,也就是大脑神经元被病毒破坏。

新冠和普通感冒最大的区别在于,复杂的病毒长期症状。

交流中朋友给我讲了个真事。

他社区里一名44岁的CNN记者,过去爱好野湖游泳,登山,探险,天气好都是骑自行车上班。

可是从2020年感染了新冠,但现在16个月,她看起来,老了20岁。

朋友去她家拜访,她说自己从疼痛中醒来,晚上在疼痛中睡去,除了肌肉痛,还有偏头痛。

医院去了很多次,再好的专家都不知道怎么办,就给她一句,你这是“新冠长期症状”。

医生也确实不知道怎么办,这是人类未知的领域,也许你能猜到新冠破坏了哪里,但你无法治疗。

有时候今天有症状,明天没有,有时候这一周都有症状,下一周没有,原本很乐观的CNN记者说,现在我仅仅是生存,就觉得好累。

聊天中,她说试过了所有方法,服用各种补充药剂,限制饮食,然后听邻居说中国有针灸和拔罐,于是特地开车去城里做针灸。

但都没什么用,灸了几个疗程,该疼还疼。

根据不完全统计,网上一份参与者302万的新冠长期症状调查,有超过100万人觉得,新冠痊愈后4周,仍有较明显的不舒服症状。

很多感染者被统计学定义为新冠痊愈,但实际上他们饱受新冠长期症状困扰。

因为这东西没法治,也没人统计,所以根本没人重视。

大家只知道,得新冠了,小感冒嘛,好了痊愈了。

或者得新冠了,重症死了。

鲜少有人去关心新冠长期症状,这也造成了西方国家,低估或者故意忽视新冠对人体的更普遍危害。

另外在新变种奥米克戎下,病毒对孩子的杀伤力也很大,虽然美国推3-11岁打疫苗,但是美国网络上很多家长都不敢带孩子去打,因为怕疫苗副作用。

如此家里大人一感染,病毒带给孩子,孩子跟着被感染。

因为没有疫苗保护,孩子更易发烧肺炎,大人发烧吃退烧药能扛过去,可幼儿持续发烧,反复发烧,会对幼儿大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就是俗称的“烧坏脑子”。

而新冠和普通发烧最大的区别在于,普通发烧没有病毒侵蚀大脑,而新冠导致发烧,有。

美国儿童住院率在奥米克戎猛攻下创历史新高,单日儿童因新冠住院人数超过500人。

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在去年就有研究《儿童感染新冠,后果可能很严重》。

记者前往德克萨斯州的几家儿童医院,(德州是著名的不打疫苗的红州),医院里670名儿童,71%在重症病房,90%接受心电图监测,“因为住院儿童中有60%因循环系统衰竭而休克了”。

新冠对儿童的“杀伤力”远大于成人,大多数感染新冠的孩子都会伴有心脏功能障碍,所有儿童都出现高烧,呕吐,腹泻。

在调查结束时,十一名儿童因新冠死亡,死亡率1.7%,死亡率看着不高,但造成器官不同程度不可逆损伤的儿童411名。

调查记者最后抽泣着说,新冠也许不会让你的孩子死,但会让他生不如死,我求求你们了,为了我们的孩子,戴好口罩,去打疫苗吧。

美国一天新增感染100万,看似没事人一样,但是“新冠长期症状”和对“孩童”的伤害很大,我一直觉得,美国如果再不管,任由底层感染基数每天呈百万级别的膨胀,那最终造成的是美国社会的彻底撕裂。

新冠一代除了对儿童造成不可逆的损害外,也让美国人的思维习惯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半年来几个圈子里讨论最多的是,美国的人心,变了。

美国对于住在不同社区,生活品质差别巨大,以前的美国中产阶级社区是一派祥和,友善,和谐的气氛,但如今因为病毒感染太多太快,中产或多或少出现了社会性心理障碍。

有人封闭自己不沟通了,有人放任自己破罐子破摔了,也有人走上了孤僻和厌世的极端。

这个圣诞节,大家花园里虽然还是装扮的灯光闪闪的,但相互的交流明显少了。

同社区的邻居因为爱戴口罩,被贴上不受欢迎者的标签。

同样的从来不戴口罩的邻居朋友,让人嘴上say morning,心里却暗骂,不戴口罩,你快滚吧。

另外根据在美国朋友圈的众多经验(该经验不一定准确,没有科学依据,纯粹一群人自己感觉),现在美国唯一真有效的疫苗,是混打疫苗。

就算你打了一二三针,而不是混打疫苗,都没太大用,新变种奥米克戎的逃逸能力比德尔塔更强。

最后我想说的是,新冠真不是普通感冒,不说因为感染过多导致的医疗崩溃问题,就是你医疗没崩溃,上千万百万的感染者,几个月甚至几年都不好的长期症状能让你得抑郁,发神经,加深着人与人的猜忌和愤恨。

所以一天新增100万,美国人真不在乎吗?

怎么可能不在乎,美国人也怕也痛苦,尤其是社会的中坚力量,中产阶级,穷人破罐子破摔,领政府补助金度日,富人顶级医疗条件根本不担心。

最诚惶诚恐的当属中产,可是现在的美国“自由魔怔了”,“自由”成了一种政治正确,打着自由的旗号,堂而皇之的做伤害他人的事。

政客也不敢再提封城和严格防疫措施,谁再提谁就罚款,甚至官位不保。

佛州首府塔拉哈希市,要求公务员打疫苗,不打的别来上班,还辞退了30人。

跟着佛州州长对市政府行为展开攻击,以反疫苗法,罚款市府350万美元,撤销打疫苗令,相关官员被拎出来抨击指责,说剥夺了人民的选择自由。

德州州长也有样学样,不仅不鼓励大家打疫苗,连戴口罩最好都省了。

佐治亚州的州立大学系统,不光禁止学校强制要求打疫苗,也禁止强制核酸检测,最后发展到,禁止老师强制学生戴口罩,老师只能建议学生戴口罩,如果学校里有新冠确诊者,也不能强制要求他离开。

这类听来匪夷所思的政客政策,在美国红州尤为普遍,而蓝州的疫情管理也远不如去年那么严格了。

前天我写了《西安买菜难,饭吃不上》的文章,指出西安执政者面对疫情执政不利,政策一刀切,居民买菜难,生活难,昨天西安雁塔区书记被免职,管健康码的大数据局长被停职,相信后续会有更多追责措施。

中国是谁管疫情管的不好,下台。

而美国是谁管疫情管的好,下台。

这…讽刺。

感谢各位的点赞,转发和分享。

关注我,每天带来不一样的热点资讯。

转载合作,微观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