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一周内两射高超导弹,韩朝导弹竞赛转向高超领域

据朝中社1月15日报道,朝鲜平安北道铁道机动导弹团14日进行了发射训练。

报道称,14日上午,铁道机动导弹团接到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紧急下达的任务,迅速到达指定发射地点发射两枚战术导弹,导弹精确命中了设在朝鲜东海上的目标。

这是自本月11日朝鲜方面发射高超声速导弹后,时隔3天再次发射导弹,半个月内进行三次导弹发射活动再次引起外界对朝鲜半岛局势的高度关注。

朝鲜夜间试射高超声速导弹。

一周内朝鲜两度试射高超导弹

从朝中社公布的照片来看,此次试射的是基于被称为朝鲜版“伊斯坎德尔”(“火星”-11)的铁路机动弹道导弹,该导弹曾在去年9月首次公开亮相。

这是朝鲜本月第三次进行导弹发射,三次发射活动中,最受关注的还是1月5日和11日的两次高超声速导弹试射。

根据朝鲜官方媒体披露,朝鲜国防科学院于11日成功进行了高超声速导弹试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参观了试射活动。据称,此次试射目的在于最终确证新开发的高超声速导弹武器系统的全部技术特性。

朝鲜官媒还详细介绍了导弹的试射情况:从导弹分离的高超声速滑翔飞行战斗部距离600千米处起滑翔再跳跃,从初期发射方位角到目标点方位角进行强回旋机动240千米,成功击中了远离1000千米水域的既定目标。通过最终试射,高超声速滑翔飞行战斗部的优秀机动能力进一步得到了证明。

朝鲜公开高超声速导弹试射细节也是有意向外界证明导弹试射的成功,回击韩美情报部门对其的质疑。

从朝鲜官方公布的照片来看,此次试射的高超声速导弹与1月5日试射的导弹相同,使用的是带有小翼的轴对称双锥体构型,朝鲜曾在去年试射了“火星”-8高超声速导弹,“火星”-8采用了楔形滑翔弹头(乘波体外形),但两者都属于助推滑翔高超声速导弹,弹头应该都是无动力滑翔飞行器。相对于乘波体外形的弹头,带有小翼的轴对称双锥体构型升阻比比较小,气动稳定性较好,技术难度也相对较低,与传统的精确制导弹道导弹弹头也有较多的技术联系。美国陆军准备列装的高超声速导弹(LRHW)所用的弹头也是采用轴对称双锥体构型,而之前采用面对称乘波体外形的HTV-2高超声速飞行器两次试验都遭遇失败。

朝鲜5日进行高超声速导弹试射后6天就进行第二次高超声速导弹试射,颇有点“打脸”韩国情报部门的意思。

韩国情报部门6日发布消息称,朝鲜声称5日试射的高超声速导弹零偏差命中了布设在700千米外的靶标,这与韩美情报部门所探测到的射程不同,但韩美未具体介绍射程等参数,言外之意是朝鲜试射的导弹技术指标上没有达到助推滑翔高超声速导弹的主流水平。

11日,韩国联合参谋部称,朝鲜当天上午发射的导弹速度约为10马赫,比5日发射的高超声速导弹有所进展。考虑到5日发射导弹的速度在5-6马赫,后者较前者快了近两倍。10马赫的速度与主流助推滑翔高超声速导弹水平相当,而且实际上不可能被拦截。如果朝鲜进行实战部署,攻击韩国后方基地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

采用的安瓿化导弹燃料的导弹有更高的快速反应能力和生存性。

值得一提的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现场参观指导发射,也侧面证明这次试验是成功的。金正恩曾在朝鲜劳动党第八次代表大会提出的国防力量发展五年计划核心五大任务,而具有最重要战略意义的高超声速武器就是其中任务之一。

去年9月28日,朝鲜首次试射了新研发的“火星-8”高超声速导弹。在当年10月举行的“自卫·2021”国防发展展览会上,朝鲜首次近距离公开了“火星”-8导弹。上文提到,“火星”-8导弹配备了乘波体高超声速滑翔弹头,分析认为,助推器取自“火星”-12导弹一二级部分,“火星”-12导弹射程超过4000千米,“火星”-8导弹射程也将超过4000千米。而此次试射的第二款高超声速导弹助推器也与“火星”-12导弹有很大的技术联系,助推器长度短于“火星”-8导弹,从1000千米的射程看,应该是缩短的一级部分。

朝鲜官媒还提到,该导弹“第一次采用的安瓿化导弹燃料系统和发动机稳定性”已得到“确认”。 与需要在发射前数小时注入液体燃料的常规导弹相比,这种导弹的燃料能够在储存数月。韩国21世纪军事研究所专业研究委员柳成烨表示,“迄今为止,韩美都可以通过监视朝鲜的燃料注入过程,提前得知朝鲜挑衅的动向”,“一旦朝鲜普及使用安瓿化燃料,留给我们提前探测的时间就会大大缩短”。

朝鲜在助推滑翔高超声速导弹领域两条路线都进行探索说明其致力于紧跟世界军事前沿技术,此次试射的高超声速导弹技术难度相对低一些,但有利于尽快定型装备部队,破解围绕朝鲜越扎越牢的美日韩反导“篱笆”,而“火星”-8是一种战略级别的高超声速导弹,可搭载核战斗部,提升核威慑力。

去年10月,朝鲜首次近距离公开了“火星”-8导弹。

高超武器竞赛已经开启

朝韩分裂后,朝鲜和韩国一直都进行着针对性非常强的军备竞赛,你追我赶。近几年,朝鲜和韩国在导弹领域的竞赛从之前的陆基中近程弹道导弹转向远程巡航导弹、潜射弹道导弹,在高超声速武器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导弹竞赛又扩展到高超声速武器领域。

在1月5日朝鲜试射第二款高超声速导弹后,韩国媒体就刊文称,韩国国防科学研究所表示:高超领域声速技术领域领先于朝鲜,将于2020年年代后期实战部署。

2020年8月,时任韩国国防部长的郑景斗在大田国防科学研究所(ADD)成立50周年纪念仪式上表示,将加速研发高超声速导弹。 郑景斗的发言是政府首次正式宣布开发高超声速武器。此后国防部在2020年12月的全军主要指挥官会议上表示,从战略上遏制各种核武器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威胁的角度出发,将“需要”高超声速导弹。在武器开发过程中,“需要”是指计划研发或购买武器。

韩国Hycore高超声速导弹模型。

韩媒称,朝鲜试射的导弹是高超声速滑翔器(HGV),国防科学研究所研制的是高超声速巡航导弹(HCM),飞得更远、更复杂的高超声速巡航导弹的技术难度高于高超声速滑翔器。高超声速滑翔器(HGV)助推段、部分中段的目标特征与弹道导弹相同,容易被发现,而高超声速巡航导弹在飞行初段即可实现低空高速飞行,不容易被敌方雷达发现,可对敌方指挥部、军事设施等核心目标进行突袭精确打击。如果从首尔上空发射5马赫的高超声速导弹,只需1分15秒左右就能到达250千米外的平壤。

据称,韩国防科学研究所在2010-2012年进行了高超声速核心技术应用研究,在2011-2017年通过设立超高速进气发动机特化研究室进行了相关研究。在此基础上,从2018年开始研发5马赫以上的地面发射型高超声速飞行器。计划2023年前完成飞行试验。

去年12月,韩国防科学研究所首次向外界展示了Hycore高超声速导弹模型,外形上与美国X-51A高超声速飞行器相似。X-51A是美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PRA)和美空军研究实验室共同资助研制的高超声速试验飞行器,该飞行器采用乘波体设计,由巡航体、级间和助推器三部分组成,主动力是双模态超燃冲压发动机,设计飞行速度在6-6.5马赫之间。

韩国已经研制成功多款具备精确打击能力的“玄武”-2导弹,在其基础研制配备轴对称双锥体构型滑翔弹头的高超声速导弹技术跨度并不大。

Hycore导弹长8.7米、重2.4吨,导弹发射时,助推器将巡航体加速至6.2马赫,高度约19.8千米,助推器分离后,超燃冲压发动机开始工作,使其以至少5马赫的速度巡航飞行,最终完成打击任务,最大射程在500千米-1000千米之间,可执行对地或对海打击任务。Hycore导弹基于现有弹道导弹助推器、“玄武”-2发射系统和火控系统技术基础进行研制,主要研制工作集中于巡航体方面,这种做法可降低研制难度和成本。

正如韩媒所言,韩国的Hycore高超声速导弹技术复杂程度高于朝鲜的助推滑翔导弹,但是现在美国DARPA基于X-51A技术的吸气式高超声速导弹项目都进展缓慢,以韩国的技术积累和水平,很可能无法按时完成研制计划。考虑到韩国周边国家都在重点先推进助推滑翔高超声速导弹的研制列装,吸气式高超声速导弹的研制在时间上则相对宽松一些,因此韩国也可能调整高超声速导弹发展路线,而且近20年来,韩国大力发展采用固体火箭发动机的中近程弹道导弹,把主要精力放在滑翔弹头方面即可。

随着朝鲜连续试射高超声速导弹,韩国军工面临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这势必促使韩国政府增加投入,大力发展高超声速导弹,朝鲜半岛的高超声速武器竞赛也将日趋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