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销售公司总经理坠亡,为何销售系统成“高危”地带

近日,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曾祥彬,已于2021年12月7日坠亡,年仅49岁。至于其坠亡原因,有接近曾祥彬的知情人士透露,或与工作压力太大有关。

自2019年以来,茅台掀起反腐风暴。公开报道显示,从茅台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袁仁国落马算起,至少有13位茅台高管被查处。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被查处的高管中,多人出身于销售系统。

或因为销售系统是茅台“高危”地带,现有的茅台集团领导班子成员,并无一人来自销售渠道。

销售系统为何压力山大

1月14日晚间,据红星新闻报道,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曾祥彬,于2021年12月7日上午8点左右,从仁怀市自家4楼的窗台处坠楼身亡,年仅49岁。

据悉,茅台酒销售公司为上市公司贵州茅台旗下最重要的子公司之一,由贵州茅台持股95%。在茅台集团营销公司成立之前,茅台酒销售公司几乎掌握着所有茅台酒的销售计划。

时至今日,茅台酒销售公司也担负着茅台酒的主要经销任务。截至2020年年底,贵州茅台共实现茅台酒销售收入848亿元,其中茅台酒销售公司就卖出822亿元。

中国新闻周刊梳理其履历发现,曾祥彬虽然担任茅台酒销售公司总经理的时间并不长,但一直身处茅台销售系统。

曾祥彬出生于1973年,仁怀市茅台镇人,1993年8月参加工作,曾先后任贵州茅台酱香酒营销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贵州茅台酱香酒营销有限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等职位。

据企查查显示,2021年5月24日,曾祥彬被新增进入茅台酒销售公司高管层,后任董事兼总经理的职务。此外,曾祥彬还担任着36家公司法人代表,包括北京、上海、广东、四川等各省市国酒茅台销售有限公司。其中,曾祥彬刚于2021年12月担任新疆国酒茅台销售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一职。

至于其坠亡原因,有接近曾祥彬的知情人士透露,或与工作压力太大有关。对此,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表示,近年来贵州茅台整个企业的销售规模虽然在高速增长,但是销售公司主要财务指标增速却在下滑。

数据显示,2017-2020年,茅台酒销售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98亿元、625亿元、728亿元、822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24亿元、309亿元、373亿元、442亿元。从上述指标来看,2018-2020年,公司营收增速分别为25.5%、16.5%、12.9%;同期净利润增速分别为37.9%、20.7%、18.5%。此外,公司总资产也由2020年底的787亿元下滑至2021年6月底的599.8亿元。

在蔡学飞看来,虽然飞天茅台一瓶难求,但是对于其他系列酒以及销售体系等方面,茅台一直要求很高,并且提出了很多改革的举措。“作为销售公司的员工特别是总经理,其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销售系统曾是茅台高危地带

从历史情况看,销售系统为贵州茅台“高危”地带。

据媒体统计,自2019年5月茅台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袁仁国被通报“双开”至今,茅台集团及其子公司已有至少13名高管被查,其中多人出自茅台酒销售公司。

2019年11月至2020年2月,茅台酒销售公司原总经理马玉鹏、原董事长王崇琳、原副总经理雷声、原华东大区经理罗爱军相继因涉嫌受贿被逮捕。另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于2020年2月22日公布的一则刑事判决书显示,茅台酒销售公司一渠道经理李某刚,在2006年至2018年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受贿上千万元。

此外,在落马的原高管中,亦有不少曾在茅台酒销售公司任过职。

2020年7月,贵州省纪委监委通报称,茅台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李明灿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审查调查。公开资料显示,李明灿于1994年进入茅台酒厂,从供销公司业务员起步,历任贵州茅台酒厂销售公司副经理、茅台酒销售公司副经理兼华中片区经理、茅台酒销售公司副经理兼市场科科长、茅台酒销售公司经理等职务。

2018年落马的原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聂永也曾履职茅台酒销售公司。从其履历来看,他在茅台酒销售公司任职长达10年之久,2004年至2014年,先后担任茅台酒销售公司专卖店管理科科长、专卖店管理部经理、茅台酒销售公司副经理等职务。

酒水行业研究者欧阳千里表示,茅台酒销售公司是厂商对接的最后一个关卡,实权在握,在茅台体系中的地位极其重要。“平价茅台一瓶难求”、“茅台实际成交价远超建议零售价”,使得茅台酒销售公司各个环节都存在“利益输送”的可能。

或因为销售系统是茅台“高危”地带,现有的茅台集团领导班子成员并无一人来自销售渠道,多为外部“空降”。

据目前茅台集团官网披露的九人领导班子里,有七人属于“空降”茅台,分别是新任董事长丁雄军,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李静仁,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卓玛才让,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高山,党委委员兼总法律顾问段建桦,党委委员、总会计师、董事会秘书刘刚,以及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挂职)吴浩军。

而在丁雄军之前,曾任茅台集团董事长的李保芳与高卫东,也均为贵州地方官员。

根源在于“价格双轨制”

有观点认为,茅台销售系统成为腐败高发地带,或与茅台酒“价格双轨制”有关。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此前撰文指出,“价格双轨制”是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中国出现的,它是同种商品国家统一定价和市场调节价并存的价格管理制度,主要涉及粮食价格及生产资料价格。

在董登新看来,时至今日,贵州茅台却一直沿袭着计划经济和短缺经济下的“价格双轨制”模式来定价和销售,人为主观制造“饥饿营销”的市场环境与氛围,让消费者在正常价格下很难买到茅台酒,同时茅台经销商囤货惜售、黄牛党炒货、串货与假货等各种乱象频发。

据董登新介绍,贵州茅台在生产环节“暴利”的前提下,经销商在整个流通环节也是十分“暴利”的。这就催生了一套非常固化的经销商“套利”模式:假设经销商从贵州茅台提货10吨,只需要出货5吨便可以收回成本,剩下的5吨囤货待涨,成本就此锁定,剩下的全部是利润。

2020年年度贵州茅台股东大会期间,深圳市榕树投资董事长翟敬勇表示,现在市场上根本买不到1499元的飞天茅台酒,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茅台酒市场价高达3000元,这里面差价被谁赚走了?是否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希望公司把销售环节当成重中之重的工作。

事实上,改革销售体系,已经成为此轮白酒复苏以来贵州茅台掌舵人的重要工作之一。自李保芳时代起,贵州茅台就在加快经销商清退和直营模式布局。

财报显示,2018年年中至2021年年中,茅台国内经销商数量从3215家降至2096家,4年时间减少了近1200家经销商。

与此同时,对标新营销体系的贵州茅台集团营销有限公司于2019年5月揭牌成立。对此,李保芳曾表示,茅台酒重点是扩大直销渠道,推进营销扁平化,以减少中间环节,平衡终端价格。之后的高卫东与丁雄军基本沿袭了李保芳时期的控价政策。

然而事与愿违,飞天茅台价格继续攀升。目前在北京市场,飞天茅台酒的价格普遍在3300元至3500元之间。有经销商表示,茅台目前推行的直营改革是从厂家到电商或商超渠道,但大多数茅台酒又经过黄牛到酒商手里,然后才到消费者手上,流通环节并未实质缩短。

自丁雄军于2021年8月底出任茅台董事长之后,多次释放出改革信号,其中在2021年9月24日提出要推进营销体制和价格体系改革。对于这一改革的效果,仍然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