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自然增长率进入“零增长”区间后,深化户籍改革迫在眉睫

2022年1月17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2021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针对人口问题,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介绍,当前我国人口总量还在继续增长。2021年,出生人口1062万人,死亡人口首次达到千万级,人口净增长48万,自然增长率是0.34‰。

宁吉喆认为,出生人口减少问题,是多种因素综合影响的结果。人口增速放缓是我国经济发展,特别是工业化、城镇化到一定阶段的客观结果。未来一段时期,我国人口总量将保持在14亿人以上。

对于此次发布会的重点,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表示,人口自然增长率、人口年龄结构和人户分离人口的变动不可忽视。

他认为在少子化和老龄化的大趋势下,应该积极转变心态,从数量型的人口红利走向质量型人口红利,这是挑战也是机遇。

进入“零增长”区间

中国新闻周刊:按照最新公布的数据,全年出生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0.34‰,这个数据说明了什么?

陆杰华:2021年的自然增长率比2020年更低,出生人口再创新低,人口进入了零增长的区间。虽然是0.34‰,但是数据一般不会是正正好好的0,所以从区间来讲,2022年是不是进入负增长,要看进一步的发展,看三孩政策会不会促进生育率有所回升。

从人口增长的变化来看,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零增长比预期来得要快一些,原本的预计是十四五末期,但是2021年是十四五的第一年,我们就面临了人口出生的新困难。

中国新闻周刊:另外从数据来看,年龄结构也是这次数据的重点,对此你怎么看?

陆杰华:年龄结构的变化主要是“两升一降”。在通常情况下来说,人们大多认为数的增长是好事,但是“两升”预示了很多风险,“一升”是老年人口规模和比例的增加,特别是65岁以上老年人口的比重,占全国人口的14.2%的65岁以上老年人口预示着十四五的开局之年,我们就进入了中度老龄化社会。“二升”是少儿人口比重的上升,但是这次没有明确说明少儿人口比重。不过,从测算来看,少儿人口比重比2020年有所回升。

“一降”是劳动力人口的下降,从数据来看,无论是劳动力人口规模还是比例都在下降。“16-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88222万人,占全国人口的比重为62.5%”,这说明我们的人口红利走向下行的趋势更为明显。

其中,我们应该特别关注老年人口的增长和劳动力规模、比例的下降,这对社会经济的影响将是长期和深远的。

中国新闻周刊:应该如何应对?

陆杰华:“两升一降”特别是劳动力人口下降,要求我们要树立新的人口发展观,无论是老龄化社会还是劳动人口下降的趋势都是不可逆转的。

过去,我们的经济发展依靠人力资源、劳动人口数量,现在下降了,我们要做出积极回应,也就是提高劳动力素质,从数量型的人口红利走向质量型人口红利,毕竟我们受教育程度本来就在不断提高,这是个挑战,也是个机遇。我们要利用机遇,推动从人口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本强国的根本转型。

人口高流动性特征明显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一些人口问题的论调比较悲观,你怎么看?

陆杰华:我觉得我们在面临人口发展的新格局,这种趋势是客观的,是中国或者其他国家都不可避免要遇到的。改革开放之前我们是个“年轻型社会”,后面几十年是“成年型社会”,现在我们进入“老龄型社会”,我们需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人口的变化,正视出生率可能长期处于一个比较低的水平。

这是我们需要面对的新问题,也需要用前瞻性的方式来化解,降低零增长乃至负增长的潜在风险,我们需要超前做好准备。

中国新闻周刊:这次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中,全国人户分离人口的变动引起了很多关注。

陆杰华:这次数据无论是人户分离,还是流动人口增长都非常明显,应该说高流动性在中国的特征更加显著,更加鲜明。尤其在疫情期间,过去我们一般认为疫情会降低人口流动性,但是我们国家无论人户分离还是流动人口规模都比2020年有所增长,这是没有预料到的。从积极的方面,这说明了我们国家的经济潜力和新的发展格局。

中国新闻周刊:全国人户分离人口(即居住地和户口登记地不在同一个乡镇街道且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的人口)50429万人,比上年增加1153万人。你怎么看待人户分离带来的城市户籍改革和乡村空心化问题?

陆杰华: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如何适应这种高流动性,比如城市户籍制度改革和市场要素的配置,我觉得这也带来了一些新的问题。

从城乡构成看,城镇常住人口比上年末增加1205万人;乡村常住人口减少1157万人;城镇人口占全国人口比重(城镇化率)为64.72%,比上年末提高0.83个百分点。按照当下的人口流动性来说,说明我们现有的户籍制度已经不太适应我们现在的人口流动新格局。

2020年3月,国务院曾下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其中就提到要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推动超大、特大城市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探索推动在长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计互认。2021年底,国务院印发《要素市场化配置综合改革试点总体方案》,预示着户籍改革将要深化。

这都是我们未来改革的突破口,能够保证和促进人口的有序流动,以及流动人口基本公共服务的权益,这个改革迫在眉睫,否则就会不利于人口流动和市场要素的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