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岁姚子羚仍苦苦等待做女主角,被tvb利用曝光是年龄最大的花旦

万千世界、人生海海,总逃不过一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觉悟,所以有时候一个人的意难平,往往是另一个人的天花板,正当很多人都以为钟嘉欣在无线拍足17年剧,就连个最受欢迎电视女角色都拿不到,实属电视城最大的意难平之际。

殊不知城中还有一位花旦,她心心念念够不着的意难平,仅仅只是钟嘉欣已经演到腻、演到厌的“女一号”,就在今天,TVB突然间在讨论区里公布了50强人气花旦和歌手。

话说无线方面也不知出于什么居心,竟然将50强花旦来了个年龄从大到小排名,排在第一名的赫然是已经年届41岁的姚子羚,看到无线这波奇葩操作,明眼人都看得出。

他有点造话题、博关注、搞事情的小心机在里面,只是这小心机玩弄得着实有点不厚道,皆因作为一间大公司,公然用女性的年龄来说事,不多不少暴露出了年龄歧视的丑陋嘴脸。

说白了,大龄小花又如何,虽然身体年龄是不可抗的客观因素,但是心理年龄和视觉年龄却全凭自己把握,只要颜值在线、保养得当,别说四十岁,就算五十岁都可以吊打十几二十岁的小美眉。

这不,就拿姚子羚在最近热播剧集《铁拳英雄》里面的亮眼表现来说,在剧中饰演泰国女高手的她,无论是论气势还是讲演技,甚至比身手看风情,几乎每一样都碾压花拳绣腿的小白兔女主角唐诗咏。

而姚子羚之所以能够做到比女主角更亮眼,也却归功于她的资历够深厚嘛,没错,只要回看姚子羚的履历,大家就会发现,她是2003年参加主持人比赛进入无线的,后来足足在电视城中摸爬打滚了19年。

在这十九年的漫长岁月里,电视城中人事变动、来来往往,别说佘诗曼和胡杏儿她们已经捧视后捧到手软,别说钟嘉欣、陈法拉和徐子珊她们已经当女主角当到尽兴。

就连同期的二线小花李施桦都当上女主角,拍了一部备受好评的《今宵大厦》之后就心满意足地离巢,更甚者比她小一岁的陈自瑶都即将在今年等来荣升女主角的机会。

唯独姚子羚这位无线花旦大姐姐,却依然在女主角的门槛外游游离离、恍恍惚惚、迷迷茫茫,一直都无法实现那个心心念念的主角梦,这又是为什么呢?她是差了靠山、努力,还是机遇。

答案是全都不然,而是差了运气与格局,其中运气是机遇的杀手,格局则是努力的绊脚石,没错,无论是职场还是娱乐圈,都存在一个大家都不愿承认却又不得不接受的现实,那就是女人的事业黄金期,或许真的只有二十到四十岁之间那短短二十年。

而在这二十年里,最有可能出现意外际遇、事业高光的时期,正是三十多岁的时候,所以回看姚子羚的三十多岁,确实曾经迎来过一次可一不可再的机遇,那就是2017年由鲍姐、陈展鹏和胡定欣主演的《同盟》 。

还记得当时那部《同盟》,首次将商战和功夫融合为一体,既捧红了陈展鹏和胡定欣这对屏幕CP,也带火了男女配角陈山聪和姚子羚。

我们可想而知,如果那时候的姚子羚再接再厉,适时适当为自己添一把火,那么她必然能够乘胜追击、当上女主,后面的人生路就大不相同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姚子羚刚刚凭借着《同盟》,初尝到了一点点红的滋味,这一点红马上就被接下来无休无止的客观阻滞、主观作死,给抹杀得一干二净。

其中客观阻滞就是《同盟》本来组建了一个很好的拍剧班底,这个拍剧班底以陈展鹏和胡定欣这对荧幕情侣作为中心点,如果两人肯按照TVB的规划,继续当假面情侣、合作愉快的话,那么《同盟》班底必然可以一路高歌、续集无穷。

可惜陈展鹏和胡定欣两人偏要逆公司的旨意而行,男方就爱美人不爱江山,自顾自地跑去娶了港姐单文柔,女方就记恨无线将自己摆上台面,遭受冷眼,干脆与TVB渐行渐远,所以在这样的客观阻滞之下,《同盟》所带来的热度也迅速冷却下来。

当然,如果姚子羚有本事的话,就算她没有《同盟》班底的加持,一样可以在其他剧集发光发热,只可惜再多的机会也架不住她的“自我作死”。

没错,姚子羚的事业转淚点就是在2019年那时候,还记得当时“安心事件”曝光之后,无线这边厢刚刚处理完黄心颖这个烫手芋头,那边厢却收到姚子羚勾引闺蜜老公的爆料,甚至还流传出了姚子羚和闺蜜老公的亲密照。

对于那件毁人三观丑闻,我们当时也曾经讲述过,并且也深入分析了,姚子羚如此不顾形象饥不择食、撬人墙角的归因,还是因为她被富贵前任郑子邦甩了之后恨嫁心切。可不管事件背后藏有多少情非得已、可怜之处,丑闻就是丑闻,丑闻一出,形象必毁。

所以事件发生之后,观众对姚子羚已经彻底改观了:“以往还以为她是努力向上、洁身自好的女孩子,想不到她竟然如此豪放?”

喜提“豪放”称号之后,姚子羚的名声彻底地毁了,不过无线这个时候并没有放弃她,而是找来她在同盟时期的最佳拍档陈山聪,为两人打造了一部以长跑为主题的励志电视剧《大步走》,大有为她洗白的意图。

可惜《大步走》的剧情平平无奇、反响一般,几乎是悄悄地开播,又悄悄地结局了,可谓一点存在感都没有,所以在这个时候姚子羚特别需要一部有话题有挑战,有热度的剧集来一挽颓势,在这个节骨眼上她终于幸运地遇到了重头剧《铁拳英雄》。

只可惜遇到《铁拳英雄》对于姚子羚来说既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这部剧让她看到了咸鱼翻生的机会,让她重拾《同盟》时期的激情和动力去拍摄。

不幸的是,《铁拳英雄》偏偏又是杜之克时期的产物,在杜之克掌权的时候《铁拳英雄》还叫《城寨英雄》续集,想不到无线一改朝换代,这部前朝重头制作就惨变仓底剧。

就算播出了宣传片都无法面世,最后一拖二二拖三,拖了足足三年才播出,并且还要在一个台庆之后的炮灰档期播出,用陈山聪的话来说就是:“拍这部剧的时候,我刚结婚,现在儿子都差不多三岁可以和我一起看剧了!”

听到陈山聪这番说话,我不其然觉得特别唏嘘,人生有几多个三年,特别是对于姚子羚这位,三十好几直奔四十的女明星来说,三年的押后,三年的冷藏,三年的低迷,足以令她从一位意气风发的玉女变成郁结难舒的熟女。

可这样的挫败怪谁呢?要怪只能怪自己没有眼光,竟然在垃圾堆里找真爱,结果令事业一子错满盘皆落索罢了。没错,女孩子的吸渣体质,不懂得带眼识人,虽然有运气成分,但是终究和人生格局有关,而人生格局又藏在成长的经历里。

回看姚子羚的成长经历,虽然出生于小康之家,经济条件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是一场家道中落的挫却,让她的价值观蒙上了金钱至上、酒池肉林的尘垢。

那就是当年,姚子羚在澳洲读大学的时候,父亲生意却因为受到金融风暴影响而破产,父亲破产导致她不得不终止学当啤酒推销员为父亲还债,在那些年当推销员的日子里,姚子羚也耳濡目染了不少酒吧里的不良风气。

并且因为遇到过不少被欢场男人揩油的经历,不得不开启自我防御机制,这个机制令到她对一些风月场所没底线的事情习以为常。

也正因为这份习以为常,导致日后的姚子羚习惯在酒吧找男友,她对男人的要求也是有钱即可,至于人品三观如何,就不计较太多了,毕竟从小到大的经历告诉她“天下乌鸦一般黑!”

看到姚子羚这样的观点,我不得不承认她代表了千千万万出生于普通家庭,没有读过多少书,也没有得到父母贴心规划和教导的女孩子。

这些女孩子普遍都有点吸渣体质,普遍都在择偶这一块上随随便便、浑浑噩噩就过去了,运气好的话,也许她们能够遇到良人,可一旦运气不好,耽误的终将是青春和时间。

不过好就好在,姚子羚纵然混沌,却不失坚定,纵然平庸,却终究淡然。别的不说,就拿她能在无线苦熬十九年,熬到被人称最老花旦、无缘女主,她一样能气定神闲、淡然接受,这都需要一个很好的心态。

看来人生就是由命数、运数和定数所组成,你人生之中无论如何都要去做的事情就叫命数,你人生之中所预想不到的意外事件就叫运数,无论你怎样努力都无法达到的那个高度就叫定数,如果说死心塌地地当无线花旦是姚子羚的命数,那么《同盟》就是她的运数,至于望尘莫及女主角则是她的定数。

所以人到中年,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学会找准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做的事情,坚信自己能够在所做的事情里面做出点意外成绩,如果遇到了无论如何都无法达到的事情,那就坦然的接受现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