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净增创60年新低,学者:印度人口将在5-10年内超越中国

文|《财经》记者 张明丽 孙颖妮

编辑|王延春 朱弢

在1月17日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介绍,2021年末全国人口(包括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现役军人的人口,不包括居住在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港澳台居民和外籍人员)141260万人,比上年末增加48万人。全年出生人口1062万人,人口出生率为7.52‰;死亡人口1014万人,人口死亡率为7.18‰;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34‰。

从性别构成看,男性人口72311万人,女性人口68949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104.88(以女性为100)。从年龄构成看,16岁-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88222万人,占全国人口的比重为62.5%;60岁及以上人口26736万人,占全国人口的18.9%,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20056万人,占全国人口的14.2%。

从城乡构成看,城镇常住人口91425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205万人;乡村常住人口49835万人,减少1157万人;城镇人口占全国人口比重(城镇化率)为64.72%,比上年末提高0.83个百分点。全国人户分离人口(即居住地和户口登记地不在同一个乡镇街道且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的人口)50429万人,比上年增加1153万人;其中流动人口38467万人,比上年增加885万人。

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对《财经》记者表示,此次公布的人口数据反映了人口发展规律的老问题与新特点。老问题是指,人口老龄化问题更加严峻,流动人口规模依然巨大,低生育率时代还在继续;新问题是说,中国已经进入“零人口增长波动期”,即将开启人口负增长征程。零人口增长的出现,不会是一个时间点,而是从人口正增长到人口负增长过渡的时间段,中国将先在人口零增长阶段徘徊一段时间,再进入人口常态化的、稳定的负增长阶段。

从人口结构来看,性别比例没有太大变化。年龄结构上,中国65岁以上老人首次突破2亿,意味着中国进入中度老龄社会与快速老龄化阶段。地域结构上,乡村常住人口持续减少,城镇人口占全国人口比重提升,城镇化水平进一步加深,人口流动依然处于一个旺盛阶段。

中国人口见顶?

2021年全国人口净增长48万人。对比前五年的数据,2017年,全国净增人口779万人;2018年,全国净增人口530万人;2019年,全国净增人口467万人;2020年,全国净增人口204万人;2021年,全国净增人口48万人。48万为自1961年以来历史最低数据。

48万人口净增长之于14亿人口基数是什么概念?盘古智库老龄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高级研究员李佳告诉《财经》记者,48万的净增长数据已经接近零增长,当前距离人口负增长还有多少时间还不能确定,但是可以明确地说,中国已经迎来了人口“零增长”,这也会成为未来一两年主要关注的点。

原新认为,自2020年起,中国已经进入了“零人口增长波动期”,“零人口增长波动期”是人口在零增长附近徘徊的阶段,因为绝对的零增长很难出现,相较于14亿人口基数而言,48万的净增人口已经逼近零增长。“这个阶段意味着,中国人口已经见顶,中国人口的峰值就在14.2亿上下,过了‘零人口增长波动期’后,会进入常态化的、稳定的负增长阶段。”

不过,原新的判断是,中国2022年人口不会立即出现“负增长”现象,甚至出生人口会出现反弹,原因是2021年6月“三孩”政策的全面放开,尽管民间对“三孩”政策产生的效果预期较低,但政策的颁布依然会产生一定效果,且效果会出现在2022年及以后。

“三孩”政策见效,人口出现小范围抬升后,中国人口或将进入负增长阶段。“保守估计,‘十四五’期间,中国人口将实现负增长。”原新说,若按联合国关于老龄化的划分标准,当一个国家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超过20%或65岁以上人口比重超过14%,表示该国家进入中度老龄社会。按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全国人口的14.2%,中国已经进入中度老龄社会。

也就是说,在“零人口增长波动期”阶段,中国人口总量已经见顶。尤其叠加1.3的低生育率水平(适度生育率为1.8),近几年中国人口已经达到峰值,峰值人口规模14.2亿人左右。按此趋势,原新预计,在生育率没有显著提升的情况下,到本世纪中期,中国人口数量约为12亿-13亿,本世纪末为6亿-7亿。印度人口将在未来5年-10年内超越中国,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

盘古智库老龄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高级研究员李佳告诉《财经》记者,此前有人预测疫情会导致生育率增加,但结果却是与预想完全相反的。此前“二孩”政策全面放开时,也有专家担心会造成人口“井喷式”增长,结果也是生育率并不见上涨。这其实也反映了我们并不十分了解当代居民尤其是年轻人的想法。经济社会、科技文化在发生改变,人的思维想法和生活方式也在发生着巨大改变,这些改变到底是什么,年轻人到底如何想的,我们并没有研究透彻,我们需要从新的视角进行新观察。

人口零增长短期内对经济不会造成大幅冲击

中国未富先老争论不休,原因是发达国家经济发展与老龄化同步,进入老龄社会时人均GDP一般在5000美元到10000美元以上,而中国是在尚未实现现代化、经济还不发达的情况下提前进入老龄社会。

不过,原新认为,中国有14亿的人口总量和近9亿的劳动人口,劳动人口规模庞大,即便中国人口出现零增长甚至负增长,短期内也不会对经济产生巨大冲击。长期看,等到人口规模巨大的惯性效应消除以后,人口问题对经济发展的挑战才会愈发严峻。

尽管如此,在原新看来,对人口问题的判断要有超前预见性。

实际上,中国劳动年龄人口(16岁-59岁)近几年已经出现减少趋势。2011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达到了峰值9.4亿,2012开始,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进入负增长阶段。尽管2021年劳动年龄人口8.82亿与2020年劳动年龄人口8.79亿相比略有抬升。但主要原因在于,去年统计数据中60岁的老人出生于1961年,中国1961年出生人口数量较少,为1190万。16岁的人出生于2005年,2005年中国出生人口为1617万。也就是说,在此次统计的劳动年龄人口数据中,进入劳动年龄的人口要远多于退出劳动年龄的人口。也因如此反馈到就业端,年轻人的就业压力依然严峻。

李佳表示,长期来看,人口的变化将带来一系列矛盾,必然会对经济社会产生巨大影响,包括劳动力的大量减少,整个消费市场的变化,对工业生产、服务模式的影响等等。随着老龄化的不断加深,传统的经济理论和模型将会受到冲击,越来越不适用。例如,部分经济模型是建立在劳动力无限供给的情况下,如果未来劳动力持续减少,模型必然发生变化。

在人口学专家、华侨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兼职教授姚美雄看来,老龄化越严重,经济增速越慢。劳动力供给下降势必造成总产出的减少,导致中国潜在生产率下降,并带来劳动成本的上涨。同时,老龄化加速降低消费能力,造成总需求萎缩,弱化社会创新能力,减少社会总储蓄,大幅增加医疗、养老支出,给社会养老带来巨大压力,从而引发产业竞争力下降,制约经济增长。

生育意愿低迷如何破局?

截至目前,中国人口依然维持着净增长,人口基数还在扩大,不过与之同步的是,中国净增人口数已达到历史低谷。从趋势上来看,中国人口转入人口总量减少只是时间问题。

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在2020年的生育率是1.3,根据国际上的“低生育陷阱理论”,当总生育率降至1.5时,人口将进一步下降,再次提高生育率将变得更加困难。

此前,有学者提出观点,通过经济补贴来提振生育意愿。

但在原新看来,生育意愿低迷的原因十分复杂,完全使用补贴手段,未必奏效。比如,新加坡对于生二胎、三胎的补贴很高,但生育率没有显著提升。更需要关注的是,年轻一代的生育观念已经改变,不在意传统观念里的“传宗接代”与“养儿防老”。另一个原因是,社会竞争日渐加剧,年轻人在生育问题上选择了“躺平”,不愿意再生育让后代参与激烈的社会竞争。

2021年,中国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那么,三孩政策有望多大程度提升生育水平?

原新认为,鼓励生育有必要打提前量,但三孩政策的核心不在政策本身,也不在于允许一个家庭生育几个孩子,核心在于配套支持措施以及配套支持措施的有效落地。配套措施要更贴近生育者,他们需要什么福利和措施才愿意生育是问题的本质。但政策的提出与制定需要量力而行,在国家可支持范围内。“观察国际经验,在过去40年里,很多发达国家都在努力提升生育率,但尚未有国家取得巨大成果,这也证明,提升生育率是一件相当艰难的事情。”

李佳表示,三孩政策只是一个开始,低生育率的出现不是一两年才出现,是政策、文化和社会长期作用带来的结果。所以,并不是相关鼓励政策一出台就能在短时间内起到作用,还需要一段时间让居民感受得到。例如,鼓励生育政策到底鼓励到什么程度?与之相关的其他配套措施完善了吗?这都需要时间去大力推行。

李佳认为,当前很多鼓励生育政策的出台其实并没有真正站在女性的视角。例如,为女性延长产假,目的是为了让更多女性愿意去生育,但是这并没有解决女性担心的核心问题。这一政策不仅不会使女性职场受到的歧视减少,反而很可能让企业更加担心女性工作的稳定性,从而进一步降低了女性的职场竞争力。当下的社会不可能再回归到“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模式,女性已经深入参与到经济社会发展中,有了很强烈的独立意识。所以,相关政策的出台要站在女性的角度、多倾听女性的声音和想法,更多考虑如何让女性不受生育影响的去工作和生活,这才是政策的着眼点。例如,考虑女性生育后职场上升通道不受影响的问题,考虑女性生育后生活状态不受到较大冲击的问题。

“放开生育只是一个开始,更重要的是解决如何养的问题。三岁以下的小孩谁来照顾,去哪上幼儿园?帮照顾孩子的老年人的户口和医保如何解决?这都是最为现实的问题。”李佳表示,鼓励生育政策的出台要找到问题的根源,单纯就生育谈生育是无解的。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财经杂志】所有,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