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GDP要重回全国前30强 这个“小目标”难度有点大

被网友戏称为“小透明”的石家庄,最近定了个“小目标”。

近日,石家庄市委、市政府印发《推动高质量发展确保实现经济总量过万亿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计划》),明确提出到2025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GDP)突破万亿,力争综合经济实力重回全国前30强。

去年7月,河北省出台《关于大力支持省会建设和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也曾提出到2025年石家庄经济总量力争超万亿元,也即进入“万亿城市俱乐部”。

那么,这个“小目标”对于石家庄意味着什么?这个北方省会城市面临着怎样的挑战和机遇?

全国前30强是什么概念

距离首都北京高铁通达不过1个小时的石家庄,是华北平原拥有千万人口的特大城市,常住人口为1123.5万余人,其中城区常住人口超过500万。

作为河北的省会和交通枢纽,石家庄拥有良好的工业基础,经济也曾十分强盛。

上世纪90年代,石家庄的经济总量曾一度高居全国前20,在省会城市中也有排进前6的高光时刻,仅次于广州、杭州、成都、武汉和沈阳。

然而,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经历国企改制、环境整治、技术升级、结构调整之后,石家庄的传统工业逐渐失去优势,又缺乏新兴产业的补充,全市经济增长放缓,GDP排名也一降再降,从全国前20逐渐掉到30名开外。

2020年,石家庄经济总量达到5935.1亿元,排在全国第38名。排在石家庄之前的8个城市分别为,温州、昆明、长春、沈阳、厦门、扬州、绍兴和盐城。

其中,石家庄追赶和超越的目标——排在全国第30位的温州,经济总量为6870.9亿元,比石家庄高出近千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前三季度,石家庄GDP总量为4807.30亿元,全国排名降至第39名。

不仅全国排名一路下滑,就连在河北省内,从2004年开始,石家庄的GDP就被唐山反超,被连续“压制”17年。

根据2020年河北GDP排行,唐山当年的GDP为7210.9亿元,较石家庄的多出1200亿元。

石家庄的经济首位度,也从18%下降至16%,是全国有名的“弱省会”。

与周边省份的省会城市相比,石家庄经济增长的速度也落后明显。

比如,2010年与石家庄处同一经济发展水平的郑州,10年之后经济总量已是石家庄的2倍,达到1.2万亿;去年刚刚加入万亿俱乐部的合肥,在过去20年经济增长了27倍,达到了石家庄短时间内难以企及的10045亿。

在27个省会城市的排名中,石家庄仅仅排在第15位,落后于郑州8位。排在它前面的有11个省会GDP超过1万亿元,排在第12至14位的昆明、长春和沈阳,GDP也都超过6500亿元。

2020年,石家庄第二产业增加值仅有1745.2亿元,占比约为29.4%,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为62.2%。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目前,石家庄的支柱产业是医药、冶金钢铁、建筑建材和石油化工,面临着产业结构偏重、自主创新能力不强、新旧动能转换任务艰巨等难题。

对于石家庄来说,要实现既定目标,在“十四五”期间实现“换挡超车”,首要任务是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

完成既定目标有多难?

此次,石家庄将工业经济振兴,摆在最重要的位置,对生物医药产业和新一代电子信息产业寄予厚望。

《计划》要求,要聚焦“五大千亿产业”和省级主导产业,开展延链补链强链行动;推动新一代电子信息、生物医药两大产业率先突破;高质量建设装备制造和现代食品产业园区;推动钢铁、石化等传统产业向高端化、绿色化、智能化转型。

《计划》提到,要推动新一代电子信息、生物医药两大产业率先突破千亿。

围绕前述两大产业,石家庄积极布局。比如在政策支持上,出台了《关于支持新一代电子信息产业和生物医药产业率先突破的若干措施(试行)》,每年安排10亿元资金,支持两大产业的产业化项目、技术研发、技术改造、人才和项目引进、市场开拓等。

2021年9月底,石家庄出台《全力做大做强医药产业行动计划(2021—2023年)》,提出培育全国龙头企业15家以上,实现由制药大市向制药强市跨越的发展目标。

同时,还设立了规模50亿元的生物医药产业发展基金,重点培育和引进领军企业、高成长性中小企业和重大项目。

去年以来,石家庄累计引进华为、中睿信、正清和等67家企业,先后签约53个电子信息产业项目。

新一代电子信息产业项目“代表作”——海康威视石家庄科技园项目,预计2023年投产。位于石家庄高新区的万亩生物医药产业园、鹿泉区的2.6万亩新一代电子信息产业园,也在加速建设中。

这些都是石家庄重回全国前30强的重要依托。

数据显示,石家庄2021年前三季度GDP为4807.3亿元,2021年底可以实现突破6000亿元。但石家庄若想在2025年完成1万亿的GDP目标,GDP年均增速要达到10%以上,未来4年,每年平均至少需要增长1000亿元。

2021年前三季度石家庄GDP实际增速为7.2%,名义增速为8.03%,以这样的增速显然难以实现目标。

要知道,整个十三五期间,石家庄的GDP由2016年的5927.7亿元,增长到2020年的5935.1亿元,经历GDP数据“挤水分”,5年间只增长了7.4亿元。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石家庄要想跻身“万亿俱乐部”,难度有多大可想而知。

而石家庄要想重回全国前30名,不仅要看自己的发展情况,也要看其他城市的发展脚步。

石家庄当前面临的形势,可以用“标兵渐远,追兵渐近”来形容。

从目前的排名来看,石家庄至少需要超越前面8个城市,这些对手也都实力不俗,且雄心勃勃。

以前述两大产业为例,长春、厦门、扬州、绍兴、盐城、南昌等多个城市都有所布局。其中绍兴为生物医药产业制定了“十四五”规划,将与上海对接,实现优势互补;厦门明确提出“到2025年,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总规模达到7000亿元”。

石家庄想要一举超越他们,怕是没那么容易。

另外,排在石家庄身后的潍坊、南昌等城市,近年来也发展迅速。

其中,潍坊2020年GDP与石家庄仅相差63亿,2021年前三季度,潍坊GDP甚至超越石家庄位列第35位。

石家庄想要保住现在的位次,恐怕也不容易。

专家:需要承担引领冀中南发展的角色

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薄弱一环,对于石家庄的发展,多位受访专家都提到,石家庄作为冀中南的中心城市,不仅要扮演好河北省会的角色,还要承担引领冀中南发展,支撑冀中南发展的作用。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耀认为,石家庄要作为区域的中心城市培育,成为冀中南地区的中心,围绕石家庄打造成一个比较大的省会经济圈、省会都市圈,“否则冀中南地区没有支撑”。

陈耀表示,对于冀中南,特别是冀南地区的邢台、衡水、邯郸,需要石家庄作为支撑,京津冀的协同发展才能实现,“如果石家庄的体量和能力上不来,那么对京津冀协同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河北经贸大学教授董葆茗同样认为,石家庄未来的发展,除了扮演好河北省会的角色之外,比如承担行政中心、教育中心等,作为冀中南的中心城市,它还要承担引领和支撑冀中南发展的作用。

在他看来,随着冀中南的发展,石家庄也可以缩小和京津的差距,“显得这一极不那么弱”。

也有分析认为,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一个短板,冀中南核心城市石家庄的规模虽然相对比较小,但已经进入都市的门槛。未来以石家庄为核心的都市圈,应该构建合理的城镇体系,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

石家庄经济实现跨越发展和产业优化的同时,让周边城市也能够加快发展,这样石家庄未来或许有条件实现它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