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之后,重庆GDP也望超辽宁,西南经济全面超越东北?

各地陆续发布2021年经济数据,继四川之后,重庆经济总量有望超过东北第一经济大省辽宁,西南省份在全国经济版图中的位置逐步提升。

重庆GDP望超辽宁

2020年,辽宁和重庆地区生产总值(GDP)分别为25114.96亿和25002.79亿元,在全国排名中分列第16位和第17位。两者相差仅110亿元。

1月19日,重庆市统计局发布,根据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结果,2021年全市实现GDP27894.02亿元,比上年增长8.3%,两年平均增长6.1%。

截至目前,辽宁省统计局尚未公布辽宁2021年经济数据,不过,1月20日开幕的辽宁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披露,2021年辽宁经济运行呈现稳定恢复、稳中向好态势,GDP增长5.8%。

2021年前三季度,辽宁GDP为19722.65亿元,同比增长7.4%;重庆GDP为19951.89亿元,增长9.9%。前三季度重庆总量已超过辽宁,而全年增速又高于辽宁2.5个百分点。因此,从前三季度数据以及全年增速可以预见,重庆2021年GDP将超过辽宁。

2015年,西部第一经济大省四川经济总量超过东北经济第一大省辽宁,当时,重庆和辽宁两地的经济总量还相差悬殊,2015年辽宁GDP比重庆高1.5万亿元,在总量排名上,辽宁是第10位,重庆是第20位,辽宁领先重庆10个位次。

重庆综合经济研究院院长易小光向第一财经表示,重庆和辽宁都是老工业基地,产业结构相似。重庆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产业结构调整取得比较好的进展,围绕产业结构调整,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大创新和开放力度。

作为老工业基地,重庆过去的产业多是“傻大黑粗”。不过,最近10多年来,重庆大力招商引资承接产业转移,电子信息和汽车产业成为重庆经济高歌猛进的主要动力。其中,从2014年至今,重庆笔电产量一直位居全球第一,占比维持在三成左右。

中国区域经济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陈耀向第一财经表示,东北省份的产业结构调整还处于阵痛期。辽宁的产业中又有一部分是高端装备“大国重器”,不可能像其他产业一样大规模扩张,因此受到一定限制。辽宁经济本身面临问题,又遇到统计挤水分,因此双重减量。

其实,在过去几年,辽宁和重庆的经济发展都遭遇了深度调整。2018年,重庆经济增速大幅下滑。从2017年的9.3%降到2018年的6%。此前拉动重庆高增长的汽车和电子工业,尤其是汽车产业出现大幅下滑。

不过,重庆经济逐渐走出低谷。2020年经济增长3.9%,回升到全国前列的位置。2021年同比增长8.3%,两年平均增长6.1%。无论是2021年增速还是两年平均增速,都位于全国前列。

易小光表示,这几年,重庆大力推进产品结构调整、产业结构调整。过去汽车产业产品结构偏重于中低端,现在向产业中高端转型;电子信息产业中除了笔记本电脑产业之外,液晶面板等其他行业也在兴起。这些带动重庆经济走出低谷。2021年,重庆两大支柱产业汽摩、电子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1.3%和17.3%,其中汽车产业增长12.6%。

西南将全面超过东北?

在重庆超过辽宁的同时,云南也在逼近辽宁。实际上,在2021年上半年云南GDP超过了辽宁,但是前三季度又被辽宁反超。2021年前三季度,辽宁省GDP为19722.65亿元,云南省GDP为19607.76亿元。

1月20日开幕的云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披露,2021年,云南省GDP为2.71万亿元、增长7.3%。

重庆和云南对辽宁的追赶是继2015年四川超过辽宁之后又一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代表了两个渊源颇深的“小兄弟”西南地区对“老大哥”东北地区的追赶超越。

上世纪60年代的三线建设,东北地区和西南地区形成了密切联系。东北三省是主要援建者,而西南三省则是东北核心资源的主要接收地,东北援建重塑了西南地区的生产力布局,为西南地区的工业化和城镇化奠定基础。

经过10多年的三线建设,西南地区形成了重庆特大型综合性工业基地、川东船舶工业基地、川北国防科研及电子工业基地、成都综合性工业基地、攀枝花—西昌冶金能源工业基地、贵州航空航天电子电器工业基地等。

陈耀表示,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以后,东北地区增速总体一直处于低位,而西南地区增速处于全国第一方阵。这样东北省份总量提升就相对较慢,而发展快的地区总量提升就比较快。连续几年之后就会发生很大变化。

2015年,四川超越辽宁晋升全国第六位,而辽宁的经济总量全国排名随后还一路下滑,跌出全国前十。目前,重庆有望超过辽宁,云南也已经逼近。不仅如此,曾经长期落后的云南和贵州也超过了吉林和黑龙江的经济总量。

2015年,重庆、黑龙江、吉林、云南和贵州在全国排名分别是第20、21、22、23和25位。2020年,重庆、黑龙江、吉林、云南和贵州在全国排名分别是第17、25、26、18和20位。重庆、云南和贵州分别上升3、5和5位,黑龙江和吉林则分别下降了4和6位。

其中,2014年以来,重庆和贵州在全国接力领跑。目前,西南四省市总量最低的贵州分别比黑龙江和吉林2020年GDP总量高4100多亿元和5300多亿元。即使与辽宁相比,两者的差距也从2015年的相差1.8万亿缩小到7200多亿元。

截至目前,西南地区的重庆、四川、云南和贵州都已经公布了2021年经济数据,除了云南(7.3%)之外,其他省份地区生产总值(GDP)增长都超过8%。四省市经济总量占全国比重已经超过11%。

陈耀表示,西南地区和东北地区的发展是南北发展差异的突出代表。由于连续多年经济增速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目前,东北地区经济总量全国占比已经大幅下降,现在只有5%左右,而在以前超过10%。

易小光表示,这几年西南省份都处于全国增长的第一方队,经济增长一直保持高的增速,主要原因在于承接产业转移、国家政策导引、基础设施改善,以及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推动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创造产业发展的环境。

不过,虽然西南地区经济总量超过东北,但是并不意味着西南地区已经全面超越东北。比如,在人均可支配收入上,辽宁2020年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738元,而四川、重庆、云南和贵州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26522元、30824元、23295元和21795元。

陈耀认为,西南地区人多地少,山地面积大,自然条件不如东北。作为相对欠发达地区,以前贫困人口多,经历脱贫攻坚之后,未来要将推进城镇化、乡村振兴,实现共同富裕作为主攻方向。东北经济基础比较好、人口素质比较高,发展环境也在改善,老工业基地不可能像过去那么辉煌,但是经历产业调整之后,会走出困境重新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