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中国网文出海20年得与失

◆ 截至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共向海外输出网文作品10000余部。网站订阅和阅读APP用户1亿多,覆盖世界大部分国家和地区

◆ 不少海外作者在创作中,其世界观架构都受到了早期翻译的中国网文的影响,有的融合了仙侠、道法、武功等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有的也运用了熊猫、高铁等中国特色现代生活元素

◆ “数字化传播开启了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第三次系统化传播。”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冯源 商意盈

从20年前的名不见经传,到20年后成为拥有上亿海外市场规模的“世界级”文化现象,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屡屡受到瞩目,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新亮点。

这条路起自何处?将走向何方?网文出海向世界讲述什么样的中国故事?期间又会经历几重风浪?

20年间的“四功五法”

“目前,中国网络文学已形成从线上到线下,从PC(个人电脑)端到移动端、从文本阅读到IP(知识产权)开发的多元化国际传播生态。”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副主任何弘说。

2021年9月,该中心发布的《中国网络文学国际传播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中国共向海外输出网文作品10000余部。其中,实体书授权超4000部,上线翻译作品3000余部。网站订阅和阅读APP用户1亿多,覆盖世界大部分国家和地区。

2001年,一批网络小说在港台地区出版实体书,迅速扩展到东南亚,开启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之路。

作出上述阐述的《中国网络文学国际传播发展报告》显示,此后20年间,中国网文出海经历了平台对外授权阶段、在线翻译传播阶段、海外本土化生态建立阶段。目前,实体书出版传播、IP传播、在线翻译传播、投资海外平台传播和海外本土化传播,已成为中国网文出海的主要传播方式。

近年来,多家网络文学平台通过投资,与外方形成战略合作关系,扩大了中国网文海外平台的传播新路径。同时,一批海外网络文学平台也通过翻译中国网文作品,吸引本土作者创作,建立起了本土化传播的运营生态。研究发现,不少海外作者在创作中,其世界观架构都受到了早期翻译的中国网文的影响,有的融合了仙侠、道法、武功等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有的也运用了熊猫、高铁等中国特色现代生活元素。

“从实体书出版到爱好者自发翻译在线发布,从建立线上互动阅读平台到建立海外本土化发展生态,中国网络文学全球影响力不断扩大。”何弘说。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传播处负责人张富丽分析说,网络文学叙事能力强,消费门槛低,适宜国际传播。而且,它经过20多年的发展,具备了强大的外溢能力,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内容生产与分发的商业模式日渐成熟。同时,当前各国线下人际交流频率大大降低,以互联网为主要载体、以阅读为主要形式的网络文学也契合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国际传播需求。

让外国读者看到中国

对于网文出海,浙江网络作家王泰(笔名“发飙的蜗牛”)认为,成绩最好的恰恰是一批最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作品。“我们往往会认为,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外国人接受理解起来会比较困难,但是实际上,外国人希望能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看到一些新奇的内容。”

王泰的代表作《妖神记》讲述了一个出生在被妖神围困的城池的少年,继承祖辈遗志,保护家园的故事。改编的漫画已在东南亚、日韩、北美等国家和地区上线。

同样走红的还有改编自同名小说的电视剧《燕云台》,自2020年11月起相继在马来西亚、加拿大、韩国、日本等国家播出,在海外评分网站上得到高分。小说作者、网络文学作家蒋胜男表示,网络文学如今不仅是对内讲故事,还是对外讲故事。“网文出海的成果,最重要的一点是让老百姓为故事中的人物同喜同悲。”蒋胜男说,情绪最能让人们产生共鸣,如果读者能和故事中的人物产生情绪共鸣,最终就能实现文化上的共振和价值上的共情。

网络文学作家唐家三少(张威)表示,网络文学具有强故事性和强代入感,“抓人”能力很强,如果能让外国读者喜爱,就能增强他们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的方向应该是传播中国文化。”

在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的研究报告中,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读者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偏好有异也有同。北美读者偏好男性为主的仙侠以及玄幻、古代言情类型,欧洲读者则偏好武侠和仙侠类型,东南亚和日韩读者偏好女性为主的古代言情作品,和都市言情作品。中国传统文化是网文出海的一大“读点”。

“好莱坞的超级英雄们到处去做世界警察,信奉拳头。中国的文化是爱好和平、帮助弱小、尊重他人,对待强权要勇敢抗争,对待挫折要迎难而上、力争上游。”王泰认为,这些价值更能引起世界人民的共鸣。

“我们拥有一群最勤奋的网络作家,他们笔耕不辍,每天都创作出了超过1亿字的作品。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文学样式,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都是从无数作品中厮杀出来的,所以故事性很强,传播到海外也能收获一大群粉丝。”王泰说,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力来自于庞大的基数,这是无数人智慧的融合。

前景广阔仍有短板

“回顾中国文化走向世界,我认为有三次比较大的传播:首先是张骞通西域开始的陆路传播,然后是从郑和下西洋开始的海陆系统性传播,现在,数字化传播开启了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第三次系统化传播。”国内知名网文平台中文在线董事长童之磊此前曾作此表示。他认为,由于自身的独创优势,网络文学会是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最成功的形式之一。

“‘后疫情时代’下,网络文学多形态输出空间巨大,内容也将进一步迭代,快节奏、强情感作品会更受欢迎,而传播环境也会变得更复杂。”国内知名网文平台阅文集团副总裁、总编辑杨晨表示,网络文学的国际传播会面临更大的挑战,需要业界冷静面对,“但是我们有信心,因为基于中国个性和全球共鸣,经过读者验证的好故事,是很难超越的。”

去年,中国作协在中国网络文学影响力榜(2020)的评审中,已经注重突出了国际传播,在2021中国互联网大会期间,还与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了“2021中国国际网络文学周”。多位专家表示,网络文学“走出去”还存在短板。例如,反映当代中国发展新成就的现实题材作品偏少,翻译是制约网文出海的重要因素,此外市场推广和传播渠道拓展不足,海外盗版严重且作者维权困难,在线支付的阅读模式也不成熟。为此,中国网络文学需要加强统筹规划形成合力,特别是加强翻译扶持力度。同时,也要聚合国际传播资源,推动海外平台的规模化发展,加强海外推介和海外版权保护工作。国家有关部门需加大选题引导和项目传播力度,在条件适合时,进一步推动国际网络文学交流。

杭州师范大学国际网络文艺研究中心主任、知名文艺评论家夏烈教授则认为,当前网文出海虽然已经在着力构建全链条生态,但是主要赢利模式为收费阅读,业界应该更注重探索“IP出海”,尤其是影视改编、动漫改编、互动阅读和游戏改编,要参照世界文化娱乐工业和产业链的先进经验。

他建议,充分认识网文出海中产业和资本的协同作用,进一步推动实施文化贸易大发展,充分认识网文出海中文化交流和传播的价值,提供出一批真正受世界受众喜欢、有流行度的文化符号和消费作品。

刊于《瞭望》2022年第4期

长按上图,关注【瞭望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