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部元宇宙言情片问世!22岁男孩执导“我们在虚拟现实中相遇”

新智元报道

编辑:桃子 拉燕

【新智元导读】近日,一部名为「我们在虚拟现实中相遇」的元宇宙专题纪录片已在圣丹斯电影节首映,影片长达91分钟。22岁导演Joe Hunting带我们一起探寻元宇宙的真。

「元宇宙」首部纪录片上映啦!

近日,一部名为「我们在虚拟现实中相遇」(We Met in Virtual Reality)的元宇宙专题纪录片已在圣丹斯电影节首映。

这是第一部完全在社交虚拟平台VRChat拍摄的纪录片,也是22岁导演Joe Hunting的处女作,长达91分钟。

不负盛名,「我们在虚拟现实中相遇」还获得了本届圣丹斯电影节评审团大奖(Grand Jury Prize)的提名。

先来感受下其中的情节:

手语老师授课,和伙伴一起兜风。

去游乐园玩旋转木马,台球厅对决等不同主题都在纪录片中有所展现。

在Joe Hunting的视角下,你就会感受到自己好像就是虚拟世界中的一部分。

那么,这部纪录片讲了什么呢?

肚皮舞娘和美国小伙异地相恋

或许对于许多人而言,虚拟现实如想象般的世界遥不可及。

「我们在虚拟现实中相遇」其中讲述了一位来自英国的肚皮舞娘和另一个住在迈阿密的VRChat用户在虚拟现实中相识,然后在一起的故事。

他们可以共同呆在一个虚拟空间里,每晚去不同的地方约会,可以做任何在现实生活中能做的事情。

纪录片中这对情侣最后结果怎么样,这里就先不剧透了...(要保持神秘感)

上面这对情侣只是导演镜头下的一个故事情节。

在这部开创性的作品中,首次执导长片的Joe Hunting带着令人惊喜的温柔,检视着这一人类交往的新领域。

他聚焦于疫情期间在虚拟现实中相识的多对情侣,以浪漫为主线,对于技术、边界与想象力展开了探索。

这部电影带领我们穿越了许多不同的虚拟环境:从沙漠中的舞蹈课,手语课程、到台球室、夜总会、钢琴音乐会,再到恐龙丛中的狩猎旅行。

这一切都为这片陌生空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熟悉感。

VR相机+直接电影法

作为在视觉体验上最独特、形式上最精彩的疫情纪实影像之一,「我们在虚拟现实中相遇」有力地见证着创造力所能缔造的人际联结的新途径。

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如果没有VR技术的帮助,在网上谈恋爱的结果可远没想象中那么好。

疫情期间,人们借助VR技术在虚拟的世界中相聚,证明了为什么VR聊天技术会这么吸引人。

但在VR中的体验还是和在现实世界里亲身感受是不一样的。就好比在VR里坐过山车,肯定没有在线下的游乐场坐过山车来的刺激。

坐过山车的时候,你整个人的视野都被快速掠过的景物充斥,很容易就会晕头转向。

但是这种体验感的差别并不能全怪导演Hunting。他所做的只是把虚拟世界中的体验浓缩在2D屏幕上,让人们可以在2D屏幕上享受这一切。而这部纪录片在这个方面上,基本算是成功的。

Hunting介绍,这部纪录片通过虚拟相机VRCLens拍摄,虚拟相机可以模拟传统摄影机的所有功能,从焦点到光圈水平等等。

所以说,尽管这部纪录片是在一个大多数人都不熟悉的环境中拍摄的,它给人的感觉还是传统的纪录片那样。

从2018年开始,Hunting便一直在做VR纪录片。刚开始是几部短片,还有Virtually Speaking这个系列。

就比如,2019年2月,Joe Hunting还拍摄了一部同样在VRChat上演的纪录片A Wider Screen,当时他仅19岁。

此外,「我们在虚拟现实中相遇」最吸引人的地方还在于导演Joe Hunting如何设法营造出的独特体验。

这就不得不提到,在这部纪录片Hunting使用了虚拟「直接电影」(direct cinema)的方法。

上世纪60年代初,直接电影是罗伯特·德鲁和理查德·利科克为首的一批纪录片人提出这样的电影主张 。

它强调摄影机永远是旁观者,不干涉、不影响事件的过程,永远只作静观默察式的记录;不需要采访,拒绝重演,不用灯光,没有解说,排斥一切可能破坏生活原生态的主观介入。

就像一部典型的现实纪录片一样,只有完全呈现主人公的现实角色,就能让其中的人参与到富有洞察力和感人的交流中,让他们去反思自己的虚拟生活。

很明显,一位卓越的纪录片导演的诞生一定要精通这门讲故事的艺术。

个人主义:https://joeahunting.com/

而令人印象深刻的是,Joe Hunting的再次剪辑能够让这部作品俘获人心的重要一步。

元宇宙的「真」

在「我们在虚拟现实中相遇」这部纪录片中,通过他们的虚拟化身,导演遇到了那些真诚交流自己感受的用户,以及他们为什么在这个虚拟环境中感觉如此舒适的原因。

显然,Hunting制作「我们在虚拟现实中相遇」这部纪录片的初衷并不是为了随随便便讲一个故事才融入VR这个圈子。

他在虚拟化身和虚拟关系的背后看到了人性。虚拟现实中的人们并不只是为了逃避现实生活才走进VR,恰恰是VR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充实。

人们可以尝试在不同虚拟环境中体验生活,这要比现实生活中的体验容易得多。

在Joe Hunting对这个空间的探索中,突出的是用户共享的几个核心价值观: 自我表达、包容和团结。

这些人物背后有时会有一段关于纯洁友谊,或者真爱的辛酸故事。

其中一个虚拟用户承认,她在社区中找到了克服现实生活中心理健康问题所需的力量和支持。

另一位用户表示,在虚拟现实中教舞蹈是如何帮助她摆脱酗酒问题。

比起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在VRChat更有可能表达真实的自我。他们逐渐感到自己被重视,并去创造有意义的记忆。

看过这部记录片的预告后,有网友表示,

「哇,看到了几个见过的人疫情真是......因为疫情让我在这个虚拟世界中认识了我的朋友们,但也因为疫情,我们见不到彼此。去年认识了帮中国朋友,一起跳舞一起逛漫展,一起整活,今年认识了帮日本朋友,一起喝酒一起唠嗑一起玩游戏,真的很快乐,这让我很想线下见见他们。希望疫情能尽快好转起来,好想去见见朋友们。」

还有网友表示自己看了预告片已经深深触动。

「如果是真人电影,这几个角色和故事就很普通,但在全程VRChat录屏画面代表的全新生活可能之中,平凡的邂逅都变得极致浪漫。有点期待导演能跟拍那对VR结婚的情侣,褪去虚拟世界的幻象奔现之后的生活会如何;同时又觉得不知道结局才是最好的。」

「这种真得很棒!蹲一个跨语言的微纪录片。」

可以看到,「我们在虚拟现实中相遇」探索了虚拟空间如何成为人性最美好的沃土。

参考资料:

https://www.engadget.com/we-met-in-virtual-reality-review-sundance-vrchat-234048235.html

https://www.film-fest-report.com/home/sundance-2022-we-met-in-vr-review

https://thefilmstage.com/sundance-review-we-met-in-virtual-reality-examines-digital-connections-with-beautiful-sincerit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SNJUngJ_fQ

https://fieldofvision.org/we-met-in-virtual-reality